不要塞了肚子鼓起來了小說_日代胡蘿卜和小桃

ch1-9 注定是暗戀 「我叫程沐光。」
說完還附送一個燦爛到不行的笑容,全班女生再也克制不住尖叫。
緊跟在學長身后走進來一位身材姣好但不重要的長髮學姐,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冷冷開口:「我是蘇淇。」
這兩位學長姐,男的俊朗,女的美豔,標準一對「豺狼虎豹」,哦,不,「郎不要塞了肚子鼓起來了小說_日代胡蘿卜和小桃才女貌」才對。
「大家都還穿著國中制服啊,真可愛,果然是小高一呢,今天就會發運動服啰,大家明天就可以穿來學校了。」程沐光學長笑了笑,「現在來點名,點到名的請上前來領資料袋和新生手冊,資料袋里面有張基本資料卡,大家拿到后要立刻填,填好后交給我身邊的這位蘇淇學姐。」
「… …蔡美環、游瑜思、胡俐菁、張巧芙… …」被點到名字的同學一一上前。
「熊維妮?」哦~學長的聲音好性感,讓人聽了就想懷孕。
「誰是熊維妮?」哦~是誰把我的名字叫這么可愛又充滿靈氣?
「熊維妮… …,學長叫妳啦。」有人用原子筆頭戳戳我的手臂。
我大夢初醒的站起來,不好意思的笑笑。
程沐光學長走下講臺,伸出修長的手指在我面前晃晃,「回魂呀,學妹不要失魂落魄的,跟學長說說妳剛剛在想什么?有問題儘管問,學長很親切的。」
在想… …跟你懷孕… …,咳,我當然不會這樣說啦,我臉紅的垂下頭,默默搖了搖頭。
我的反應似乎逗樂了學長,程沐光學長真的很愛笑呢,他的笑容跟他的名字一樣讓人如沐陽光。
寫資料卡的時候,發現一件不妙的事,我忘記帶筆袋來了。
教室很安靜,只聽見寫字的沙沙聲,大家專心寫著資料卡,小芙的座位離我有點遠,我不知道該怎么向不認識的前后左右座同學開口借,除了發呆,沒有更好的辦法。
一支原子筆遞到我眼前,我有些困惑的抬起頭來,又見到那張陽光般的笑臉。
他沒說話,帶著鼓勵似的微笑朝我點點頭,我伸手接過,握緊,塑膠筆身似乎還帶了一點余溫。
「有需要就開口說喔,學妹。」
我小聲道了謝:「謝謝學長。」
「這一屆的學弟妹真的好害羞。」他走回學姐身邊低語:「我去年也是這么羞澀嗎?蘇淇。」
「少噁心了,才開學第一天就跟學長稱兄道弟,你那叫『羞澀』,我就是『自閉癥』了。」學姐歪著頭看他,「我懷疑你這輩子根本沒臉紅過!」
「嗯,妳想看我臉紅嗎?」學長臉上閃過一抹捉摸不透的微笑,聲音更低近乎耳語,「妳在這里親我一下,我或許就會臉紅了… …。」
「程沐光,你真的很厚臉皮耶。」學姐冷哼一聲,美麗的嘴唇撅起來,連生氣都分外冷豔照人。
他們刻意壓低音量,對話還是一字不漏飄進我耳里,聽了一會兒,就有酸酸的感覺哽在喉嚨,我垂下頭,幾乎把臉埋在桌子上。
同學間開始有人交頭接耳。
「好羨慕哪,這兩個學長姐的感情真好… …」
我不想聽。
「豈止感情好?兩人早就是公認的一對,校花配校草,常常放閃到天怒人怨,還常常在臉書貼合照… …」
不要再說了。
「咦,你居然有學長臉書,太奸詐了,快交出來我也要,嘻嘻… …」
「喂,臺下不要竊竊私語,趕快寫,寫完快點交過來!」蘇淇學姐板起臉,敲了敲桌子。
程沐光學長在一旁用氣音說了三個字:「母、老、虎。」逗得大家一陣笑。
「喂,程沐光!你再帶頭作亂,信不信我把你轟出去!」她真的生氣了。
他舉手投降,臉上掛著莫可奈何的微笑。
他和她打情罵俏,那是我進不去的兩人世界。
難道,我的初戀就只能注定是暗戀了嗎?
唉—

ch1-10 該如何對他死心 回到家,我把自己投進棉被里,意志消沉。
雖然早就知道程沐光學長有個校花級的女友,以為自己不在意,沒想到親眼見到時,竟比自己想像中還難以承受… …。
「姊,媽說她這陣子都要加班,晚餐妳做!」熊維新扒扒房門,「快點,我餓了!」
對!不管如何,飯總是要吃的,人總是要活下去的。
我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弟正等著我做香噴噴的飯菜給他吃。
不能消沉下去了,我要振作!振作!振作!
小鬼迫不急待的用湯勺敲碗,發出匡匡的聲響,「姊,我好餓。」
「不要敲碗,敲碗的小孩長大會變乞丐喔。」我揉揉小鬼的頭,柔聲勸阻他,他卻用一種見鬼的驚恐表情看我。
「姊,妳失戀了喔?」
「呵呵,沒有啊,小孩子亂說什么,你姊連戀愛都沒有哪來失戀,呵呵呵呵… …」
不過就是… …我喜歡的他,喜歡她,唉,心好痛,覺得快要死掉了。
我恍恍惚惚的飄進廚房,洗手作羹湯,幾分鐘后,端出兩碗—
「泡麵!?」小鬼不滿的嚷,「姊,我是小孩子欸,妳給我吃泡麵,我怎么夠營養啦!」
「有雞蛋有青菜還有肉燥,哪里不夠營養?」我用筷子撈出泡麵里的好料,嘆了一口長氣,碎碎念他:「做人要懂得感謝,知福惜福,你知道多少非洲小孩連吃都沒得吃嗎?」
「哼!我要打113(全國婦幼保護專線)說妳虐待兒童!」
「… …你去吧… …」我幽怨看了熊維新一眼,他立刻識相地劃進一口麵,吃了一口后立刻吐出來。
「姊,這泡麵味道怪怪的,是不是過期啊?」
「嗯,過期幾天而已。」我淡定。
「什么?!」他傻眼。
「泡麵里有防腐劑,才過期幾天不會怎么樣啦,快吃。」我安慰他,「別浪費了,老爸老媽賺錢不容易。」
「… …」熊維新臉色變化了一下,默默放下筷子,「我吃飽了。」
「我也吃飽了,你碗放著待會我洗… …」我放下碗,又嘆了口氣,低頭看見桌上有幾塊汙漬,拿起抹布擦了擦,清理完桌面,正準備將廚余拿去倒時,看見地板有點髒,于是我從浴室拿出了水桶跟拖把,啊,浴室也不乾凈馬桶還黃黃的,噁,得趕緊清理乾凈才行… …。
熊維新瞪大眼,看我賣力地洗洗刷刷,里里外外徹底大掃除,下巴快掉到桌面,「老姊真的有事… …」
????
唉,新生訓練結束后,就再也見不到程沐光學長了。
不知不覺過了幾天。
偏偏上天完全沒有感受到我的消沉,接連賞我幾個萬里無云的好天氣,讓我想要用「天氣不好」來當「心情不好」的藉口都不行。
我拖著腳步,停好腳踏車后,無精打采走出停車棚。
「早安,學妹!」程沐光學長招招手,那張俊朗的臉朝我綻放笑容,彷彿全世界的光亮都跑到他身上。
原來我的陽光藏在他的笑容里。
「哈,哈嘍!程沐光學長。」我強裝鎮定,扯出一個僵硬的微笑,「有事嗎?」兩個字一出口我就想賞自己一巴掌,難道學長一定有事才能跟妳打招呼?
學長果然一愣,「沒事,倒是妳,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身體不舒服嗎?」
「啊!」我急忙從書包里掏出鏡子一照,臉色慘白,襯得兩個黑眼圈超級明顯。
「呵呵呵……可能最近都太晚睡吧!」不想讓他看到我憔悴的模樣,我微微低下頭,「不小心跟同學聊天聊太晚了。」
「原來如此。不過已經開學好幾天了,要趕緊把作息時間調整過來才行哦!」學長聲音好像在哄小孩子,帶著一點寵溺,伸出食指往我眼窩一點,「看,都有黑眼圈了。」
程沐光學長根本就是上天派來照顧學妹的溫柔天使啊。
天啊,我該如何對他死心呢?
("▔□▔)/("▔□▔)/與事實不符分隔線("▔□▔)/("▔□▔)/
聽說附中"主要"是男女分班(@[]@!!)
所以朵朵上網爬了下文…
以下轉貼自雅虎知識家:https://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514061105707
師大附中「主要」是男女分班的,
為何說「主要」呢?那是因為有特殊班級存在。
美術班、音樂班等特殊班級都是男女合班的,
就連日文班、實驗班也算在特殊班級之列,為男女合班。
所以基本上男女合校但不合班,但是特殊班級會男女合班。
(跪)各位對不起
附中的同學也很對不起╥﹏╥
朵朵是笨蛋
如果有與事實不符的部分,麻煩大家當作是另一個平行空間吧… …
(迷之音:這是逃避的意思嘛 = =)
以后朵朵會更加小心的 m(_ _)m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03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