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痛輕點好緊_日本東京熱系列在線

【第三話】學生會長大人請小心 【第三話】學生會長大人請小心
「呼~總算訂正好了。」寫完最后一個數字,我把數學考卷遞給小老師,恭恭敬敬的說:「不好意思,久等了。」
「又是妳,每次都最后一個。」數學小老師隨手將我那張滿江紅的考卷擱在最上層。
「那個,」我雙掌合十,「我的考卷可不可以不要放在最上面?拜託—」
「最后交的還那么啰嗦。」她不耐煩的白我一眼,「不然妳幫我拿去數學老師的辦公室。」
「啊?」
「啊什么?我可是等妳到現在耶,不然我早拿去交了。」
「喔,不要好痛輕點好緊_日本東京熱系列在線好啦。」
我抱著全班的數學考卷,準備踏出教室時,同時被學藝股長和體育股長叫住。
「熊維妮,妳要去老師辦公室交作業嗎?」
「對啊,怎么了?」我停下腳步。
「太好了,我這邊有『幾本』同學遲交的週記,反正妳順路,可以『順便』幫我交給班導師嗎?」不管我有沒有答應,學藝股長胡俐菁將『幾十本』週記疊在數學考卷上。
「這是運動會大隊接力的參賽名單,要交給體育老師的,體育老師的辦公室在班導辦公室隔壁而已,麻煩妳也『順便』交一下。」體育股長自顧自將一張紙放在週記最上層,叮嚀:「小心點,別弄掉了!」
「等一下。」班代蔡美環也跑來湊一腳,「那最后再『順便』幫我去拿這一期的『學生報』!」
什么啊!
一、點、也、不、順、便、好、嗎? (╬ ̄皿 ̄)凸
「齁,妳們這些懶女人… …。」我嘟噥一聲,沒敢反抗。望向小芙,想用眼神暗示她幫忙,卻見到她跟幾個參加美甲社的女同學窩在一起,桌上擺滿瓶瓶罐罐指甲油、美甲用品,正忙著往十爪涂上不同顏色。
「熊熊,要不要幫妳?」小芙接受到我的暗示,舉高手,「不過要等我一下唷。」
我看看她指甲上一片片亮晶晶,不好意思麻煩她,便逞強說:「沒關係,我一個人可以的!」
我抱著那疊數學考卷、考卷上面是週記、週記上面是運動會大隊接力賽的參賽者名單,我用下巴抵著,搖搖晃晃踏進教師辦公室,喊了一聲報告,分別將考卷和週記拿給數學老師和班導師。
再來是參賽名單,體育老師不在,我等了一陣子就離開了。
看看時間,還有十分鐘才要上課,先去學生會辦公室拿『學生報』好了。
學生會辦公室!?我的小小心臟狠狠緊縮一下。
站在學生會辦公室門口躊躇了好一會兒,我時不時往門縫里探頭,短短五分鐘就看見不少人來來去去,應該都是學長姊吧,胸前掛著學生會的名牌,一副精明干練的模樣。
離門口不遠處有個長桌,放了好幾大疊的學生報,我苦惱地想著是要先喊「報告」、還是直接沖進去拿了就跑?
萬一遇上秦子寧怎么辦?
就在我下定決心要落跑的同時,門內傳來一道慵懶的男聲:「鬼鬼祟祟的那個學妹,有事么?」
(⊙?⊙)
鬼鬼祟祟?
是說我嗎?
我下意識前后左右看一下,沒人,是在說我沒錯!
「有事就進來吧。」他又說,「這里只剩我一個。」
「報告!」我輕輕推開門,低著頭走進去,用弱不可聞的聲音說:「你好,我是高一xxxx班,我… …。」
「學生會辦公室不是老師辦公室,進來的時候不用喊『報告』,敲一下門板… …」他笑了笑,彎起手指在空中模仿敲門的姿勢,「叩叩,就可以啰。」
我一陣發窘,轉頭看看門,又看看眼前的男生,他制服繡著三條槓,原來是高三學長,噢,還是個親切的帥哥學長。
「妳是來找會長的嗎?」他問。
「不是!」我急忙否認,音量不自覺大聲起來,隨即發現自己反應太大了,不好意思的低聲說:「我是來拿學生報的!」一副含羞帶怯的模樣。
「嗯,桌上全部都是了。」
「蛤!全部都是?」我哀哀地在心里罵了幾聲髒話,那好幾疊學生報,估計加起來快要我半個人高了。
「嗯,只剩妳們班還沒拿。」高三學長瞄瞄我身后:「妳一個人?」
我點點頭,怕學長沒看見,又輕輕嗯了一聲。
熊維妮,妳是有多假掰啦。平日我總唾棄班上那群女人人前人后兩種模樣,沒想到自己也是如此。
「妳們班其他同學呢?」
班上那群花癡女要是知道來搬學生報會遇上帥哥學長,下次一定爭先恐后來報到。
「她們都在忙,沒空。」我彎彎手臂,堅強的說:「沒關係,我一個人就夠了,我力氣很大。」
「再怎么力氣大,也還是女生啊!」學長有些失笑,走到長桌前分了一小疊給我,剩下大部分的學生報則掃進他懷里。

CH3-1 主席大人 「我幫妳拿去教室吧。」他說:「走吧。」
被不認識的學長照顧了呢!我忍不住紅了臉。
學長俐落的一手抱起那一大疊學生報,另支手還有余裕的拿著鑰匙鎖門。
我趁機偷瞄他的臉,這個陌生學長眼睛深邃細長,眼角微微上挑,隨時準備放電的樣子,斜瀏海若有若無遮住一邊眼睛,說不出慵懶與瀟灑。
不同秦子寧學長的清冷沉穩、不若程沐光學長的溫暖開朗,這位高三學長給人玩世不恭的感覺,也是個極品呀,隨便撞都能撞上一個天菜,學生會果然是全校帥哥密集度最高的地方。
「嘿,妳叫什么名字?」學長主動問我名字耶。
「唔… …。」每次說出自己名字總讓我感到不好意思,我紅著臉低聲道:「熊維妮,我爸喜歡『維尼熊』,所以就… …。」
「維尼熊很可愛啊。」
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可是,我的國中同學都喜歡叫我『大雄』,哆啦a夢里的那個『大雄』。」
學長噗出一聲笑,也簡單的自我介紹,「何莫。我爸姓『何』我媽姓『莫』,所以就叫我『何莫』!」
何莫?這名字好像常常聽班上女生提起過,總是伴隨著興奮語氣描述。
「真的假的?」
「真的。」他一臉認真,「要不要看我的身分證?」
「不,不用啦。」我的臉頰燒紅起來,低下頭默默走著,突然想到什么,忍不住笑起來。
「妳在笑什么?」
「沒什么。」我把唇抿成一條直線。
「喂,哪有人自顧自開心的?」何莫學長停下腳步,作勢要把學生報疊到我手上,「不說我不幫妳搬了。」
「好啦,我說啦,但是學長不能生氣喔。」
「說吧,我不像秦子寧,我脾氣好。」
于是我大了膽子,「我剛剛在想,何莫學長名字很好玩… …」
「哦?怎么說?」
「我就想啊,還好你媽媽不姓『劉』或『曹』,不然你就變成『河流』或『河槽』;也還好你媽媽不姓『童』或『董』,不然你不就變『河童』或『何董』… …」我說。
何莫學噗嗤一聲笑出來,懷里的學生報摔了幾本下來,我撿起來抱在自己懷里。
「還有… …。」我還沒說完。
「還有啊?」
「嗯,還好你媽媽不姓『尚』,不然你就變成『和尚』了。」我一本正經說。
「哈哈哈。」學長眼睛笑得彎彎的,「我都不知道我爸找老婆這么辛苦。」
我和何莫學長邊走邊聊,沿路接收到無數女生想要把我一瞬間扼殺掉的嫉妒眼神,我想還是低調點好,卻又不禁得意的想著:嘿嘿,羨慕嗎?下次妳們也來搬學生報啊?
噹噹噹~上課鐘聲響起,走廊上同學紛紛跑進教室。
高三教室在新北樓,離高一教室所在的南樓有些遠,我一邊擔心何莫學長上課遲到,一邊想著若這樣一起進教室,班上那些花癡羨慕忌妒恨的目光我可頂不住,便趕緊說:「謝謝何莫學長,到這里就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拿,你趕快回去上課吧。」
說完我挪挪身體,示意他把學生報疊上來,他卻順勢拿走我手上的,逕自走進我們班教室。
「不要緊,反正快到了。」他說。
我忐忑不安跟在他身后慢慢走進教室。
「班代呢?」何莫學長的視線環繞教室一圈,語氣聽似隨意,卻嚇得蔡美環口里的洋芋片差點噴出來。
「學學學學長—」她抹抹嘴角,立刻飛奔到學長面前,露出一臉討好的神色,「請問主席大人光臨敝班有何指教?」
主席大人?何莫?(。□。)
幫我搬學生報的高三學長何莫,就是社聯會主席—『何莫』?
號稱強力發電機,女友多如過江之鯽的何莫?
啊啊啊—難怪一路上被人指指點點。
何莫學長轉身朝我偷偷眨了一個眼,隨即收斂起嘴角的笑意,刻意擺出一副『學長』的嚴肅表情,將整疊學生報摔在講臺上,沉聲說:「以后不要再讓我幫妳們搬『學生報』了。」
「對不起啊,主席大人,麻煩您親自跑一躺。」蔡美環不住道歉,還夸張的九十度鞠躬:「以后我一定自己親自去搬…。」
何莫學長走后,蔡美環抱頭亂竄,不停嚷著:「天哪天哪!熊維妮妳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妳怎么敢讓社聯會主席大人幫妳搬學生報啊?」
「我也不知道他是社聯會主席啊。」我驚呆了,癱坐在椅子上:「要知道他是主席大人,就算向天借膽我也不會讓他搬啊…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04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