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揉了要噴水了_日本五十路近親相奷

CH3-2 來到『這天』… … 我撈出數學課本不要揉了要噴水了_日本五十路近親相奷,趴在桌子上等著老師到來。
這怎么好意思呢?
說出來我都覺得自己會遭天打雷劈—開學短短不到兩個禮拜,我就遇到三位極品學長!
瀟灑率性的型男何莫學長、陽光帥氣的暖男程沐光學長、高傲自矜的冷男秦子寧學長,三大男神各有千秋難分高下,就像三道風味迥異的美食,難怪各擁眾多粉絲支持。
不過何莫和秦子寧永遠比不過陽光王子的啦,畢竟程沐光學長是我一見鍾情的對象啊!
First Love… …呵呵。‵(*∩_∩*)′
就在我雙手捧著臉頰幻想的時候,不知從哪里傳來一聲尖叫,驚擾我的美夢。
我睜開眼睛,對上小芙不斷眨巴的大眼睛。
看這表情,就知道這家伙的八卦求知慾被點然了。
「來,小芙,讓我看看妳的指甲油乾了沒,嗯,這顏色挺時尚的… …」我裝腔作勢拉起她十爪研究,「妳要不要考慮弄幾顆碎鉆在上面… …」
「這我會自己看著辦。」小芙抽開手,兩眼放光地逼過來,「聽說社聯會主席大人剛剛幫妳搬學生報?妳們還一路有說有笑?快說,妳們怎么認識的?進度到哪了?」
「唉唷,哪有什么進度啦?」我翻翻白眼,「拜託,妳也太夸張了,就去搬學生報的時候他剛好在那啊,就順便了… …。」
「去搬學生報的人那么多偏偏他就幫妳搬?他可是社聯會的主席耶,連學生會長大人見到都要禮讓三分的社聯會主席大人耶… …」
「唉唷,我怎么知道啦,大概是看我一個人搬不動吧。」為了澆熄這家伙的八卦慾火,我不惜貶低自己,「小芙,妳看看我這款,要長相沒長相要腦袋沒腦袋要身材沒身材要氣質沒氣質的女人,妳覺得他會這么沒眼光嗎?」說得口乾舌燥,我抄起桌上的礦泉水往口里灌。
「唔… …。」小芙把我左三圈右三圈打量好一會兒,說:「雖然就各方面而言,熊熊妳都差我一點點,但長得也算可愛啊,別那么妄自菲薄啦。況且說到胸部… …」她突然壞笑地靠過來,「搞不好何莫學長想換換口味… …」
噗一聲,我口中的礦泉水激射噴出,弄濕了攤開在桌上課本。
「啊,熊維妮!妳很髒耶!」小芙尖叫地彈開。
我和小芙忙著找面紙,口袋掏完掏書包,找了半天終于翻出幾張皺巴巴的面紙來擦課本。
體育股長不知何時出現,問:「熊維妮,我們班大隊接力的名單妳交了沒?」
我沒好氣回答:「交了啦。」真是,趁機來亂的。
整理完桌面,繼續我們未完的話題。
「唉,聽說學生會要公布直屬名單了,不知道我的直屬是誰,好緊張喔。」小芙幽幽嘆口氣。
「緊張也沒用啊,不是按照班級和學號末碼排下來?一入學就注定好妳的直屬是誰啦。」我是順其自然。
「這次不是哦,北鼻。」蔡美環消息超靈通。
「什么?!」
「因為今年度教育部增加名額的關係,造成我們這屆高一入學人數多過學長姐,所以排直屬的方式好像做了些調整,除了按照傳統排學號的方式,沒排到的學號據說是由學生會干部抽籤決定。」蔡美環推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不過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啦,據說有前例可循的… …」
謝謝,我們對『前例』一點興趣都沒有,做人要向前看,我們只關心現在。
「不知道誰能當上三大男神的直屬學妹?」小芙噘噘嘴,「那女人一定是燒了八輩子好香,運氣那么好,我一定要詛咒她吃飯吃到噎死、出門踩到狗屎、走路掉進水溝、胸部擠不出乳溝… …」
「這位太太請冷靜。」我抹汗,「如果剛好是學弟本來就擠不出乳溝啊… …」
????
風吹得書頁嘩嘩作響,帶來微醺的氣息。
教室里彷彿有什么暖流翻攪起來,被加熱得咕嘟咕嘟直冒水泡,正等著適當時機沸騰。
「…無理數就是不能用『整數分子和整數分母組成的分數』表示的數… …」數學老師滔滔不絕的講課,教室內的同學已經明顯心不在焉,頻頻望向窗外。
「剩最后幾分鐘,老師再講幾分鐘就好,下面這道題目是有理數和無理數的混合運算,大家可以這樣解… …」
老師口中的「再幾分鐘就好」通常就跟無理數一樣整除不盡,而我的注意力早已經無限發散,飄蕩到逐漸產生騷動的走廊… …。
是的,眾人引頸期盼,終于來到『這天』。
前一天,大家打掃教室特別賣力,當這天來臨,班上最邋遢的女生會把自己收拾乾凈、動不動爆粗口的女漢子也特別溫良恭儉讓,更別提平日就注重『儀容』的那群,一個個都能直接拉去和富二代相親。
『這天』究竟有什么魔力呢?
原來這天是和直屬學長姐相認的日子。

CH3-3我家的『學長』 「直屬制」是附中的優良傳統之一,「直屬」這兩個字,光想想就讓人臉紅心跳呀。
每年學生會都在川堂張貼直屬名單, 如果認到帥哥學長就像中樂透,學姐當然也很好哇,聽說學姐善體人意又超會照顧學弟妹,不男不女的我也可以接受哦。
身為一位花季(花癡)少女,當然希望能中樂透啰。
不過,學長太帥好像也很讓人煩惱,光想想周圍那些覬覦的目光我就一陣惡寒。
好不容易有直屬學長,我才不想跟別人分享,普通一點沒關係,最好還有點靦腆,看到女生會臉紅… …,這樣比較好欺負… …呵呵。
『學妹你好,我是妳的直屬學長,請多多指教。』
專屬于我的學長,不是別人的,是我的,我家的『學長』。
在我想像中,我們之間的相處應該是像這樣子的—
「學長,這是我親手做的便當,有荷包蛋、紅燒獅子頭還有你最愛吃的蘆筍培根捲,嚐嚐看嘛!」
咦?為什么是我要費盡心思討好他?
「好難吃。」他連吃都不吃一口。
「對不起,對不起,我下次一定改進。」
「學長,這題數學教教我嘛~」
咦?咦?為什么是我要如此委曲求全?(>﹏<)
「笨死了,連這都不懂!自己想辦法!」他面無表情地推開我。
「學長等等我!」我想要追上去,突然出現一團陰影擋住我的去路… …。
我揮舞雙手,想要撥開那團障礙,「走開!走開!」
「熊熊,熊熊!老師在看妳呢!」小芙使勁的推我一下。
幸好是夢。
我睜開眼睛,場景一下子回到教室,一雙雙黑漆漆的眼睛齊刷刷的望向我。
糗大了,剩最后五分鐘就要下課了,我居然還能睡著。
數學老師是一位身材微胖的和藹老伯,他推推鼻樑上的老花眼鏡,一臉似笑非笑:「哎呀,看來我好像打擾到妳的美夢了。」
才不是美夢,是噩夢,噩夢!
想起剛剛夢見的那張臉,我渾身抖了抖。
「沒有,沒有。」我連忙搖頭,羞憤交加之下,恨不得把自己塞進抽屜里,「老師對不起。」
數學老師回到講臺上,將課本輕輕一闔,「今天是你們跟直屬學長姊相認的日子吧?」
某同學嚷道:「老師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第一天教書!我也青春過呀。」他指指掛在窗臺上那一張張期待的臉孔,無奈地說:「看你們一個個心都飛了,連打瞌睡都能喊學長,唉,算了算了,老人我啊還是識相點早點下課,免得被年輕人討厭啰。」
「矮油~老師你怎么說自己是老人?你那么年輕,不說人家還以為你是大我們幾屆的學長而已。」蔡美環向來巴結老師不遺余力,逗得數學老師樂呵呵。
下課鐘聲剛響過,同學就迫不及待往川堂沖,有些已經看到公告的學長姐也等不及的跑過來,一時之間,走廊上擠滿黑壓壓的頭顱,像一顆顆西瓜等待被人挑選。
「欸,妳看,風紀和她學長還蠻登對的。」小芙對我咬耳朵,我噗一聲差點笑出來。
胖子風紀認到一個體型相當的學長,兩人站在一起就像互相依偎的兩座大山,共通的興趣就是吃,寒暄了一會兒就往餐廳移動去了。
蔡美環認到女神學姐蘇淇,樂的闔不攏嘴,打從新生報到那天,她就對蘇淇學姊驚為天人,把她當偶像崇拜。
只是女神學姐嫌棄的皺皺眉,敷衍說了幾句就要離開,蔡美環顛顛跟上去,喊著:「學姐等等我。」
小芙也順利認領到一位身材嬌小長相可愛的蘿莉學姐,要我們叫她奈奈學姐,兩人就像失散多年的姊妹,一下就熱絡起來,聊天聊得很起勁。
從她們談話中得知:原來奈奈、漪漪、蘇淇三位學姊是好朋友,不但是同班同學,也是從國中就認識的死黨,奈奈學姊還自己爆了個八卦,她男友是擊劍社的魔鬼魚社長—少禹學長!
「少禹學長的女友居然是妳!」我和小芙都驚呆了,異口同聲地嘆:「哇!太雷了!」
想起魔鬼魚那張兇神惡煞臉,怎樣看都覺得嬌俏甜美的奈奈學姊是羊入虎口啊!
話在嘴邊繞了一圈我沒說出口,倒是小芙直率的嚷起來:「是不是少禹學長用了可怕的手段逼妳跟他在一起?」
「呵呵,才不是呢。」奈奈學姊扭捏了一會兒,紅著臉說是她先追求少禹學長的,她還在新北樓貼對聯向他告白。
「哇!」我和小芙再次驚嘆,果然人不可貌相。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04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