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十大恐怖有毒昆蟲_日本高清videos sexotv

Lesson 04 少女心就跟乳溝一樣,總會有辦法擠出來(2) 「少牽拖給我!」劉淑真略帶不悅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她想當少奶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跟韓劇有什么關係?」
「妳知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還不勸勸她?」程宥寧真是服了這對母女。
劉淑真拉了靠在書桌的電腦椅過來,在她們附近坐下。「至少她還有個決心!妳看看妳,大妳妹妹多少歲,居然連個男朋友都沒交過!我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講了。」
「這有什么好跟別人講的啦!」聽她媽又扯上這個話題,程宥寧只覺心中煩躁。她重新將電腦抱到盤起的腿上,眼睛盯回螢幕藉此表示她不想再談這個話題。
但劉淑真顯然不打算就此放過她,她屁股向前一蹬帶著電腦椅往前滑行逼近程宥寧。「說回正經事,今天也見過面了,妳覺得沐禮怎么樣?」
「沒有怎么樣。」
劉淑真恨鐵不成鋼地嘖了一聲。「妳給我認真一點回答!第一印象呢?對他的第一印象怎么樣?」
「第一印象嗎?」程宥寧正專心瀏覽著網頁,也沒多想便脫口答道:「他讓我想解開他的襯衫釦子。」
感覺房間里突然被一片詭異的沉默氛圍籠罩著,程宥寧疑惑地從螢幕中抬起頭,發現劉淑真和程宥心都用一種曖昧又深沉的眼神盯著她看。
「干嘛?」
「姊……原來妳已經寂寞饑渴到這種地步了……」程宥心感慨地搖著頭。
「好,解開!去解開吧!難得有讓妳想撲倒的男人出現,絕對不能放過!」劉淑真夸張地抬手去擦眼角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淚。「在我死去之前,總算是等到這一天了啊!」
「你們想到哪里去了!」程宥寧這才發覺自己「字面上意思」的話在她們聽來有多兒童不宜,縱使她一貫淡定,此刻耳根也不禁微微發燙。「我指的是我看他穿衣服的方式很不順眼!哪有人襯衫釦子會扣到最上面一顆啊!」
「妳管人家怎么穿衣服!」劉淑真又是生氣又覺好笑。「人家釦子要扣到哪邊那是他的自由。」
「所以我尊重他啊!我又沒有當面跟他說『喂,你能不能不要扣上最上面那顆釦子?我看了很不爽!』……」
劉淑真無言了好一陣子,才有些僵硬地轉頭看向程宥心。「這個女人真的是我生的嗎?」
「可能是抱來的。」程宥心也心有戚戚焉地嘆了一口氣。
「我還有工作要處理,沒事的話你們就快點回去睡覺吧。」程宥寧索性下了逐客令,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談論這無聊話題。
劉淑真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咬咬牙又繼續開口:「好吧,先別管釦子不釦子的,沐禮這個人長得端正、品行又好,而且又是位醫生,如果妳嫁給他……」
「醫生?」程宥寧深深吸了一口氣,打斷她媽的推銷介紹。「好,妳真要談,我們就來談吧!妳到底去哪里給我找來了這樣的奇葩?精神科醫生?妳是覺得我有病需要治療嗎?」
「如果單身也是一種病,妳已經是單身癌末期了……」程宥心低低地補了一句。
「妳別添亂!」劉淑真警告地定了程宥心一眼,又望向程宥寧,雖然臉上氣勢十足,可中氣不足的嗓音卻透露了她的心虛。「精神科醫生又怎么了!人家可是很專業的,妳怎么能瞧不起精神科醫生?」
「我沒有瞧不起精神科醫生,我也覺得他們很辛苦,更不會懷疑他們的專業。」程宥寧輕嘆一聲。「但是當老公?妳知道精神科醫生罹患憂郁癥甚至是自殺的機率有多高嗎?而且他們每天都處于高風險的工作環境,什么時候會突然被失控的病人襲擊沒有人知道。
他們每一天接收這么多的心靈垃圾,那么他們自己的垃圾又要倒到哪里去?我承認我沒有這么賢慧,累得半死下班回家還要安撫老公的情緒,這我做不來。」
劉淑真聽她這么一番言論,其實心里也認同她的想法,可偏偏又不愿就此放棄這個把程宥寧銷出去的大好機會,只得最后奮力一搏。「妳這是偏見!也不是所有精神科醫生都會這樣的,說不定沐禮就沒有這些問題……」
「對,我知道我有偏見,也知道這樣子對他很不公平,但這些都不是重點。」程宥寧望著劉淑真的眼睛,誠懇而堅定地緩緩解釋道:「如果今天我愛他,那么就算他的工作再危險、再怪異我都會試著去包容和接受。可問題是,夏沐禮根本就不是我的菜。既然我不喜歡他,又何必自己找罪受?這樣對我對他都是負擔。」
「我這不也是走投無路了嗎?」劉淑真無法反駁,便只能從實招來。「妳以為我就樂意讓妳嫁給一個精神科醫生?可是比他條件差的妳看不上,比他條件好的妳又遇不到,難道妳就要這樣一直單身下去?
我知道妳獨立,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可是這是不一樣的。妳總是像個男人一樣一肩把這個家扛起來,但是有哪個做母親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被一個男人好好寵著、疼著?我也是希望妳可以不要這么累,什么都要自己撐著,有個伴可以依靠不是很好嗎?
姊姊,不是妳沒有緣分,是妳一直不給自己機會。就算不是沐禮也沒關係,就一次,妳就試一次打開自己的心房。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先不要急著下定論,好不好?」
說到最后,她的眼眶竟是真的紅了。
程宥世界十大恐怖有毒昆蟲_日本高清videos sexotv寧一直都對她媽三天兩頭想幫她介紹對象感到不耐煩和厭惡,直到今天才真正曉得她媽媽內心的想法。她的思緒很混亂,像是一條又一條絲線混亂地打成了一個死結,心里有些悲哀,又有點苦澀,有郁悶,還有點委屈,但最多的是感動。
她一向情感內斂,但此刻卻忍不住傾身向前,展臂摟住她媽媽。「我知道啦……我會自己看著辦的,妳不要再瞎操心了……」
劉淑真在她懷里點了點頭,本該是難得的母女相擁溫馨畫面,卻才沒維持多久就又被劉淑真打破了感人的氣氛。
她像是嚇到了一般猛地從她懷里掙脫,戒備地盯著程宥寧看:「姊姊妳……該不會是同性戀吧?」

Lesson 04 少女心就跟乳溝一樣,總會有辦法擠出來(3) *
一般來說,大部分女人的「失心瘋」會在兩種場合發作:第一,逛網拍。第二,答應劈腿前男友的復合請求。
程宥寧自認是「現實主義」派的,就算只是買衣服,也一定要確認那件衣服可以搭出五種以上不同的穿搭風格才會下訂,買包包也幾乎選擇堅固實用百搭款,因此在購物方面她一直自詡是個理性的女人。
至于前男友什么的,她連戀愛都沒有談過,又何來前男友的困擾?
但就算是如此理性淡定的她,也還是會有失心瘋的時候,而她的失心瘋通常都是被她老媽觸發的。
就像昨天晚上,在她媽懷疑她是同性戀之后,她一時沖動就撂下狠話保證今年過完之前一定會帶個女婿回家給她。現在是八月中旬了,距離年底只剩下三個半月,她連個曖昧的男人都沒有,又該去哪里給她媽生出個女婿?難道她最后還是只能跟余晉冬多元成家?
程宥寧越想頭越痛,她知道反悔耍賴對她老媽來說一點效果都沒有,到時肯定會以此為把柄替她安排相親車輪戰。于是,她決定用一個晚上的時間來好好擬定作戰計畫。
程宥寧住的套房里充滿著正常單身女子不會擁有的東西,其中一樣,便是一面有滑輪的白板墻。
這原先是公司會議室里的白板墻,壞掉之后換了新的,她便把這面舊的白板撿回來自己試著修了修,沒想到還真被她修好了就這么一直留到了現在。
她在思考複雜的事情時常像警察辦案時那樣,把每個可能的選項用樹狀圖一一列出來,再從中刪去或發展其他新的可能進而得到結論。
她先把該做的家事做完,又泡了個澡,穿上寬鬆舒適的棉質睡衣,披肩長髮用一條髮圈在腦后鬆鬆地扎成了個包頭,接著走到廚房為自己煮了杯黑咖啡放在隨手可觸及的小桌上,將白板墻從置物的角落拖了出來推到客廳中央的空地。
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后,她伸了伸懶腰舒展筋骨,最后如上戰場的戰士拔出腰間的寶劍一般,咬著牙以視死如歸的氣勢拿起板溝上的藍色白板筆拔開筆蓋。
「試分析程宥寧為何會單身三十三年……」她邊低喃著邊將標題在白板上寫下。
她在標題底下畫了兩條分岔線,想了想,然后在左邊那條線底下寫上了「沒機會認識好男人」,在另一邊則寫下「有機會認識好男人」。
她退后了一步,摸著下巴盯著白板開始細細思索了起來。她雖然高中讀的是女校,大學讀的科系又以女生居多,但并不是完全沒有機會接觸異性的。而在進入《玻璃鞋》之后,為了工作出席一些上流社會的宴會,也曾有幾次被所謂的「富二代」搭訕過。
她走上前,提筆在左邊的選項上打了個大叉,接著在右邊「有機會認識好男人」的選項底下又畫出了兩條線。
有機會認識好男人,卻沒有進一步發展,這是為什么呢?
她想了一會兒,分別寫下了「被拒絕」、「不敢告白」,又拉了一條線,寫下了「沒感覺」。
她這次很快地就在前面兩個選項上畫了叉,然后在「沒感覺」的選項下再畫了兩條線。
到底為什么會對這些男人沒感覺呢?難道……她真的喜歡女生?
程宥寧迅速搖了搖頭否定自己腦中一閃而過的假設,雖然她沒談過戀愛,但她確定自己是喜歡異性的。
這個關卡讓她停滯了很久,她握著筆好一會兒,就是不知道該在白板上寫下什么答案。
她試著回想最近一次遇見的男人……是夏沐禮。夏沐禮說覺得她很有趣時,她為什么一點都不覺得激動或者是害羞,為什么心跳和呼吸都依然平穩規律?那時候的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最后,她遲疑地提起筆,在白板上寫下「沒有少女心」五個字。「心」的最后那一點筆劃才剛落下,便聽身后傳來一個低沉隱忍的熟悉嗓音:「正解!」
突然冒出人聲簡直嚇壞了程宥寧,她的身體下意識地抖動了一下,扭過頭去便對上余晉冬那張因為憋笑而漲紅的俊臉。
「你神經病啊!大半夜跑來別人家里還不敲門,是想嚇死人嗎?」程宥寧撫著胸口怒罵道。「明知道我在家,好歹你也按個門鈴吧!」
「我不知道按了幾百遍了,只是某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聾了沒聽到。」余晉冬雙手交疊在胸前,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
程宥寧殺氣騰騰的目光頓時心虛了起來,她擠出了個乾笑。「呵呵……你也知道嘛!我只要認真思考事情,就會陷入老僧入定的狀態,就算地震來了也不會發現。」
「妳這次的問題倒是很值得好好深思。」余晉冬那雙妖精般的淡色眸子輕輕地掃過了白板上的標題,本來還想維持著冷傲的姿態,但肩膀抖動的幅度卻越來越大,最后終于還是忍不住爆笑出聲,抱著肚子彎下身哈哈大笑了起來。「不行……程宥寧妳真的太搞笑了……我都不知道妳已經走投無路成這樣了哈哈哈……」
「笑屁啊!」程宥寧惱羞成怒,用力在他緊實的背上甩下一記鐵砂掌后,忿忿地端起她的咖啡到沙發上坐下。
「不過好笑歸好笑,就結果而論還是很令人欣慰的。」余晉冬終于直起身,擦了擦眼角溢出的眼淚,用正經八百的語調語重心長地說道:「至少妳總算正視自己沒有『少女心』的這個問題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1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