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女使用跳蛋黃文_文筆好偏成熟的現言

第二章 咫尺天涯的臥底(2) 「你們找機會到他們的房里,可能會有線索。」漠鷹下指示。
「是。」兩人同時回應。
以他們的交情,要到家里玩不是問題,只是要看什么理由較恰當。或許除了狙擊手的線索,還會有額外收穫。
痕鷹想起什么,視線直勾勾盯著他們,來回審視。
「干嘛?」這挑豬肉似的視線,令毅朗不舒服的蹙眉。
「聽說寒晴對少毅朗有意思?」
提及至此,毅朗猛然背脊發涼,極力否認,「才沒有!他都公開跟副會長告白了!」
「跟副會長告白的是我們學生會干部,一個跟寒晴名字很像的女生,當時寒晴是為了不讓那女生當眾出糗,才擔下來的。」痕鷹道。也是因為這件事,他對寒晴的評價再度上升。
聞言,他們恍然大悟!
難怪那天朝會時,他們在臺上欲言又止,才在懷疑寒晴的智商,怎么會有人挑這種方式告白,原來是這樣!
這讓他們不禁又對寒晴刮目相看,犧牲自己當丑角,這臉可不是每個人都敢丟的!
「所以寒晴其實還是對小朗有意思?」毅絕不顧自家老弟面孔扭曲,自顧自的推測。「是說,寒晴在一次聚餐上親了小朗。」
一聽到孫兒獻出初吻,少爺爺驚訝的道,「已經進展到這種地步了?」
兩位師長也震驚了,之前一直這么反抗,為了任務竟然獻身了!
看到其他人驚訝又好奇的目光,毅朗雞皮疙瘩四起,他們想的事絕對不可能發生!
「那只是寒晴在惡作劇!他只有親臉!臉而已!我怎么可能真的跟他怎樣!」毅朗奮力澄清,他的貞操完好無缺,初吻還沒給人!

「我想也是,寒晴現在正在跟天日會長交往。」痕鷹只是不經意的道,卻引來他們詫異的神情。
眾人目光無一不聚焦在痕鷹身上,極為不確定聽見了什么。
「你剛才說寒晴在跟誰交往?」毅絕眨著眼,他剛才絕對聽錯了。
他們一副懷疑自己幻聽的神情,連漠鷹都難以置信聽到什么。
痕鷹平靜的重複,「今天我去天日會長的辦公室,撞見寒晴將雷御壓在沙發上,雷御也沒有解釋,還抱住了寒晴,所有人都看見了,你們全校第一的資優生也在場。」
莫名的神發展讓他們腦袋轉不過來,那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竟然配成一對?
這怎么可能!學生會長這種神圣的存在,怎么可能會搭上寒晴!節奏怎么突然加快了?誰來慢轉劇情解釋!
王白石想不透他們是怎么發展的,年輕人跳躍式的思維,他們老人家已經跟不上。漠鷹連評論都不想了,寒晴根本已經跳脫正常人框架。
「天日學生會不是學校里最龐大的勢力,唯一可以鎮壓校園惡勢力的組織嗎?」老人印象中,天日學生會權力非常大,掌管一切的學生會長更是握有實權。
如果學生會靠向寒晴,那他們行動起來就更加麻煩了。
「我跟雷御接觸過不少次,他是公私分明的人,為人耿直正派,他不是會護短的人。他和寒晴都是交友廣泛的人,他們有交集不意外,但是否在交往或有其他特殊關係,我要再調查。」
身為成美會長,和天日會長自然有多次合作,痕鷹很欣賞雷御,他無論面對任何事,都是明理積極的處理,從來不會包庇自己人,出了什么錯也絕不推卸,所有責任一肩扛下。
他對他們之間原本就認識不意外,但總覺得兩人的關係不單純,直覺告訴他,他們不如表面見到的單純,有必要深入調查。
「不管他們到底是什么關係,今后學生會做出的決定,可能都會遭到質疑,尤其是跟寒晴扯上關係的人事物。這件事明天就會出現輿論,雷御最近也會不得安寧了。」
「寒晴是怎么搞的?竟然給學生會添這種麻煩!」毅朗絲毫不擔心寒晴受影響,反倒憂心學生會長,輿論肯定會對他造成壓力。
「該不會是會長有把柄被他抓到,所以不得不聽從他的命令?」少毅絕怎樣想,都無法相信雷御是心甘情愿接受寒晴。
可是寒晴之前不是說沒經驗?那只是誆他們嗎?
漠鷹思考了下,對著痕鷹道:「寒晴和天日會長到底是什么關係,一定要調查清楚。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是。」痕鷹道。

深夜里,她們疲倦的回家,衣衫不整,看得出來不久前折騰了一番。
「那兩個酒鬼,以后出去要禁她們酒!」寒晴一手握著后頸揉了揉,表情甚是無奈。
「尤其是舞舞,每次喝醉就掛在別人身上。」
剛才在店里聊著聊著,那兩個女人不知道發什么瘋開始拚酒,等她們察覺到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喝醉的女人是沒有理智可言,好不容易連哄帶騙,死拖活拉才將人帶出店里,又費一番工夫將她們塞進車里,還特別找來家里身手靈敏的保鑣開車護送,以防那兩個家伙把自己人當敵人干掉。
「明天她們肯定宿醉。」雷晴一點也不同情,今天喝成這樣,看她們明天怎么上班。
「大少爺、二少爺。」刀疤叔向迎面而來的兩人行禮。
「嗨,刀疤叔。」寒晴打聲招呼,雷晴微點頭。
「爸媽睡了嗎?」雷晴想拿今天得到的情報給母親看,不過她們離開夜店時就已經十一點,這時間他們可能休息了。
「他們在房間,不清楚休息了沒。不過我有另一件事要報告。」刀疤叔說著說著,目光轉向寒晴,后者一愣,感覺不是什么好消息。
「什么事?」
「班長送假卡來了。」
「喔。」習以為常,還以為是什么事。
「他在樓上。」
「……蛤?」她聽到什么?那家伙在樓上?這時間不回家想干嘛!
「班長七點多來的時候,媚姐說你們和朋友出去玩,會很晚回家,不過班長說他可以等,所以媚姐就請他在大少爺的書房等。」
臭老太婆,果然是她搞的鬼,分明想看戲!俊修也奇怪,就知道她會很晚回家還要等,假卡隨便請人拿給她不就好了?要不然明天去學校拿也可以,真不曉得他在想什么!
「那家伙是笨蛋啊?等到這么晚就為了送假卡。」
感覺得出姐姐似乎又忘了重要的事,雷晴上樓前提醒,「他是想見妳。」
雷晴一語點醒夢中人,剛才為了別的事煩心,都忘了今天俊修才向她告白……
寒晴看著妹妹的背影。儘管她們無所不談,但很少聊到感情的問題,畢竟她們生活不需要這種東西。
被告白她們都有過,通常不會多在意,也不會特別提,反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怎么這次感覺特別奇怪?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算了,現在想這些沒意義,還是趕快上樓,那家伙還在書房等著。

第二章 咫尺天涯的臥底(3) 由于性別關係,房間陳設物品多少有差別,至少男生房間不會出現衛生棉或束胸這種東西。為了預防像今天這種有朋友來家里玩的情況,她們各有一個為了掩人耳目而存在的房間,里頭就像一般男生的房間。
寒晴輕輕開啟書房的門,幾乎沒發出聲響。入眼的是一個有著資優生形象的人,認真坐在書桌前念書,眉頭因思考而微蹙。
俊修旁若無人的專注力連寒晴都佩服,聚精會神讀著教科書,右手同時拿著螢光筆與紅筆,兩者交叉使用,在密麻的筆記中加上重點。
這情景寒晴都看呆了,俊修擰眉沉思在問題中,似乎遇到難題。這讓她打斷不是,不打斷也很奇怪。
寒晴進房后關上門,這次的聲響引起對方注意,俊修停下筆,視線瞧向聲音來源。
「你當這是圖書上課女使用跳蛋黃文_文筆好偏成熟的現言館還自習中心?」
俊修沉默望著對方,緩緩起身朝她走近,這讓寒晴心跳漏了一拍,像做壞事被抓包的小孩,心虛的移開視線,退無可退靠著門板。
「干嘛?」
隨著距離接近,蹙著的眉更加深鎖。俊修一開口并不是回答對方的話,也不是說來這目的,而是質問般的道:「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
寒晴一愣,在身上嗅了嗅,一會才了解對方意思,「你說香水味?只是跟朋友聊天時留下來的。」肯定是舞舞趴在她身上時留下的。
「感情真好,聊得起勁就貼一起了。」
「我這么紳士的人,只有純聊天罷了。」
俊修冷眼瞥了眼寒晴的領口,立刻打破對方維持不久的謊言,「你要不要看看你自己的領口?」
不明所以的寒晴用手摸了摸領子,似乎有些黏黏的東西,這一看才發現沾上了紅色顏料……等等,這是口紅!
「只是純聊天?」俊修微瞇起雙眸。「你該不會去了酒店之類的地方?」
「說了我對女人沒興趣,我要也是去牛郎店。」寒晴故作鎮定,走到床邊脫下外套,反正她沒做虧心事,不需要跟別人多加解釋。

忽然感覺到背后溫度上升,可見對方貼的多近。寒晴身子一震,她停下手邊動作,想轉身卻發現空間不夠,一個后傾跌坐在床上。
「何必花錢?」俊修俯下身,一手支撐在床邊。
寒晴危機意識竄起,連呼吸都謹慎起來,她伸出一只手擋在他的胸前,防止兩人更加靠近。
「你讀書讀到精神錯亂了嗎?」寒晴呼吸紊亂略微慌張,這人的行為無法預料,太危險了!
無法攻擊的敵人,她不知該如何反應!
「還是你覺得我素質比他們差?」
寒晴的手臂需要施點力才能阻止俊修逼近,她根本無法思考他說的話,「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那我就用行動讓你理解。」說話同時,俊修握住她胸前的手。
寒晴彷彿觸電般猛然抽回手,「不、不用了!」她迅速的倒退到床的另一邊,期間緊盯著眼前人,深怕對方會再有動作。
「我很累,洗完澡就要睡了。時間很晚你就留下來,記得打電話回家報備。」寒晴轉移話題,奔向浴室,立刻將門上鎖。
頓時,她覺得自己窩囊的可以,竟然選擇逃跑,那家伙真是顆不定時炸彈,不能拆又不能引爆!

望向反鎖的門,俊修坐在床邊,胸口那股溫熱彷彿還未消散,儘管他表現如此鎮定,但心跳聲仍出賣了他。
又逃走了……
到底該如何做,才能讓寒晴只屬于他?
或者,他永遠沒有資格擁有?

為了除去腦海中混亂的思緒,寒晴將水調到最大,冰冷的水從她髮上落下,很快的她全身都浸濕了。
她看著鏡子,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寒晴雖然是女孩子,不過洗澡跟男孩子差不多,不超過半小時。
沖了個澡舒服許多,寒晴穿了件輕鬆衣褲,拿著小毛巾擦拭微濕的頭髮。一出浴室即刻想回頭,第一次覺得自己干嘛洗那么快!
俊修坐在書桌前,聽見聲音后停筆,旋過頭看著寒晴,將她從頭到腳審視了遍。
彷彿被看透的感覺令她覺得不自在,這種像是害羞的情緒怎么可能會發生在她身上!
「我帶你去客房,那里床比這大,很好睡。」寒晴佯裝平靜的走向門口。
「不用麻煩,這里就行了。」俊修沒有移動的打算。
「那我去客房睡。」現在情況跟以前不一樣,怎么可能睡一起!

她手才摸上門把,后頭便傳來聲音。
「今天學生會的事,是真的嗎?」
寒晴側過身看向對方,俊修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表情甚是認真。
寒晴抿了抿唇,現在木已成舟,如果否認可能會惹出更多麻煩,反正全都給哥哥們去處理,她就不要多說話了。
「你都看到了,我還有什么好說的?」
「我要的是真相。」俊修堅持要聽到寒晴親口說,他不想為不明不白的事痛心,就算失望還是要知道真相。
某些角度看來,俊修還挺有勇氣的,即便知道會有二度傷害,還是堅持想知道真相。
明明三言兩語就能呼嚨過去的事,不知道為什么,她不想騙他,但她不能說出實情。
「我們沒交往,只是打鬧時被撞見的時間點不對。」
聽到這答案,俊修鬆了口氣,緊繃的表情放鬆了下來。還好沒有在一起,他并沒有自信可以贏過會長……
看他鬆口氣的模樣,寒晴不確定的問,「你相信了?」
她以為俊修會問更多,他要的答案只是這個嗎?
他不懷疑一下嗎?隨便說說他就相信了?
「既然決定喜歡你,只要是你說的,我都相信。」
沒什么浪漫因子的寒晴并不領情,什么叫既然決定喜歡!說得很委屈一樣,她條件沒有差到哪里好嗎?
「其實我蠻常騙你的。」寒晴不打自招,在這環境下,要說實話實在太難了。
俊修不以為意,這種事不用對方說,他早知道了。
「沒有理由,你不會說謊,所以我相信你每個謊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