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我穿超短裙被同桌摸出水_文筆好女主溫婉的現言

第三章 天真無邪的小孩(1) 大清早太陽還沒出來,外頭傳來一陣比鬧鐘還響亮的叫聲。
汪、汪、汪——
嗷唔——
雜亂的犬獸交響樂,她們想睡也睡不著,寒晴神情迷濛地摸向床頭柜,手機顯示才剛六點。
可惡的老媽,只會訓練狗狗做奇怪的事,牠們肯定是受到老媽指使,從外頭朝著她們房間喊。
「起床了啦!」寒晴起身走到窗戶旁,朝著外頭大喊。
一群狗兒彷彿做壞事的小孩被抓包般,見到小主人出現,仰著的頭立刻低下,一哄而散。
雷晴一臉沒睡飽,眼睛還睜不開,懶懶的走進浴室換洗。寒晴則轉身走向衣柜,先準備好等下要去上學的制服。
她們通常都是先起床那個會使用浴室,另一個則是先替對方準備好要到學校的用品,如果只有一個醒,就是用完浴室后默默整理好東西,再叫醒對方。
寒晴準備得差不多,妹妹也換洗好,她接過姐姐手上的書包。寒晴打個哈欠,走進浴室,兩人動作極為流暢,不需要言語就知道對方想表達什么。
換好衣服后,雷晴拿著自己和姐姐的書包先行下樓。一進客廳,就看到餐桌上比以往多了一個人。
不對,人似乎有點多了,現在才六點,這時間老媽通常不會出現,老爸也是七點左右才會下樓。
大家會在這時間出沒,可見現場有讓他們在意的人。

「早。」雷晴道。
「早啊,晴兒。」雷爺爺笑容滿面的道。
「早。」俊修態度稀鬆平常,彷彿在這是理所當然。
「早安。」雷傳打了聲招呼。
「那只豬該不會又睡回籠覺?」寒媚探了探頭。現在可不是睡覺時間,那家伙不在要怎么看好戲?
雷晴放下書包,找個位置坐下,桌上已經有準備好的早餐。
「已經醒了,待會就會下來。」
「不好意思,因為小晴,讓你在這里多待一晚,每次都讓你費心了。」雷爺爺完全沒有黑道大老的樣子,而是以愛子心切的口吻和俊修說上課我穿超短裙被同桌摸出水_文筆好女主溫婉的現言話。
「這是我的責任。」俊修禮貌的回應。
「班長責任還真重大,想操死自己也不是這樣。」寒晴一出現立刻吸引大家注意,大喇喇的走到剩下的位置,同樣是俊修旁邊坐下。
寒晴發現今天早餐特別不一樣,竟然有肉有菜有蛋,明顯特別豐盛。太可惡了,一定是為了俊修準備,到底誰才是他們的小孩!
心理不平衡的寒晴決定怒吃洩憤。

「如果我說只對你負責呢?」
俊修的聲音不大,不過對于專注觀察他們的其他人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噗——
寒晴噴出口中的雞排,運氣好沒嗆到。其他人就不見得,雷爺爺手一滑,盤子里半熟的蛋慘遭筷子分解,橙黃汁液流出。寒媚剛嚥下的豆漿一股沖出,嗆的她趴下身忍住悶咳。雷傳表面看似最平靜,實則是動搖不知該做什么反應。
最為鎮定的雷晴拿了張紙巾替姐姐擦了擦嘴角。這家伙意外大膽,在別人父母前竟敢說這種話,如果是一般家庭,大概沒人會當真,笑笑就算了。不過他們可不是一般家庭。
寒晴回過神來,立刻壓低聲音,警告的道,「在我家人面前亂說什么!」
「開個玩笑而已,你不是最喜歡開玩笑?」俊修嘴角帶著笑意,每次都被寒晴呼嚨,這次看到對方羞窘緊張的樣貌,還挺有趣的。

雷爺爺忽然放聲大笑,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兩個拌嘴的人注意力被轉移,不明所以的看著爺爺,后者一臉愉快的笑道。
「好像回到了幾十年前,當年妳媽在道上可是勁辣到男人只敢遠觀不敢褻玩,妳爸絲毫不畏懼,經常單槍匹馬直闖到這來找妳媽!」雷爺爺說起往事,臉上多了些慈祥,這些生活中的瑣事是他們在道上唯一可以享受的美好回憶。
「不管妳媽怎么威嚇他、揍他都沒用。幸虧最后還是在一起,否則就被白打了!」
聞言,她們無法茍同的擰眉,這種恐怖的女人到底是哪點讓老爸死心蹋地?
「原來爸是M嗎?」寒晴眼神怪異的瞧向爸爸。
「爸,過去的事就別再說了。」想起年少輕狂的作為,雷傳不免尷尬,這些事他可不想讓小孩知道。
「老爸,現在應該要說小晴的事才對。」寒媚平順好呼吸,立刻反駁,她可不想過往的糗事全被挖出來。
「喂喂,干嘛扯到我身上,我可還沒遇到勁辣的女人闖進來找我。」寒晴一點也不想成為八卦話題。
「只有老媽經常踹門進來抓人。」雷晴補了一句,勁辣的女人倒是常闖她們房間。
俊修看著寒晴一家和樂融融的模樣,雖然他們是黑道世家,但其實也和一般家庭一樣會拌嘴。一般人大概很難想像,畢竟天獄給外界的形象是非常嚴肅拘謹。
他曾聽寒晴說過家里的事,雷傳以前也是優等生,當年以第一名身分入學天日,三年后同樣以第一名畢業。而寒媚同年考進成美便造成轟動,她在道上本就赫赫有名,不只是令人驚豔的外型,還有那聰明過人的智慧。
他們是當年全國入學考唯二滿分的人,往后的日子里,明明在不同學校,優秀過人的他們,卻是唯一難分彼此的對手。
兩個完全不同世界,互看不順眼,對彼此作為非常有意見,從此結下孽緣。

「我以為黑道的車子都是黑色,其實也蠻普通的。」俊修坐上車后發表感想。
他們吃完早餐后,基于俊修是學生會干部,需要提早到校處理事情,決定請人開車送他們比較快。
為了不引人注目,刀疤叔開了臺普通銀色小轎車到門口接他們。
「誰規定黑道只能開黑車?」寒晴反問。
「不過家里的車至少都具有防彈功能。」前座的雷晴繫上安全帶。
否則難保開在路上不會變成蜂窩。
「是說,你好像很習慣這種場合,該不會曾接觸過吧?」寒晴隨意說說,對方意外認真。
「如果是,你會很失望嗎?」俊修試探性的問。
「失望什么?」寒晴一臉納悶。
俊修沒有回應,抿著唇直勾勾盯著寒晴,后者感覺到不對勁,她問了什么不該問的問題嗎?
寒晴會這樣問,表示無論他有什么樣的過往,她都不在乎。
雷晴輕嘆口氣,只能說姐姐這方面神經真的很大條,大概沒藥醫了。
刀疤叔偷瞄后照鏡,他一直對這孩子感到很好奇,應該說全家族都知道有個資優生常到家里來找寒晴,雖是以送假卡之類的名義,不過只要有腦袋的人都知道,肯定另有目的。
車子并沒有開到校門口,而是在還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停下。
「謝啦,回家路上小心。」寒晴下車后關上門。
「你們也是,有什么需要儘管打電話。」刀疤叔一手朝他們揮動,一手發動車子離去。

第三章 天真無邪的小孩(2) 「請問一下。」一道稚嫩的聲音傳來,小小的手拉了拉雷晴褲腳。
她低下頭看著聲音主人,是一個看起來四、五歲的小男孩。雷晴蹲下身,柔聲的道,「怎么了嗎?你媽媽呢?」
寒晴看了看四周,并沒有大人在尋找小孩的蹤跡,「可能跟媽媽走散了。」
「你還有事先去學校吧,我和晴兒替他找媽媽。」
俊修也沒多說什么,如果是寒晴,一定會陪著他找到家人才離開,「嗯,有什么事電話聯絡。」
「我哥哥忘記帶課本,我送過來給他。哥哥經常忘東忘西,真讓人受不了。」小男孩一臉苦惱,一副小大人語氣。
「那你哥哥叫什么名字?我們該去哪里找他?」雷晴耐心的詢問。
「我哥哥叫做王奕君,跟你們一樣是天日的。」小男孩是看到她們穿著跟哥哥一樣的制服,才前來搭話。
「奕君?」寒晴覺得似乎認識一個名字很像的人,應該不是同一個吧?否則弟弟那么可愛,哥哥怎么會那樣?
談到哥哥,小男孩立刻閃著雙眸,興奮的道,「對壓,我哥哥很厲害唷,考上了錄取率超低的天日!」
「可以借我看課本嗎?」雷晴問,只要看了課本,就可以知道班級姓名。
小男孩從小小的書包里拿出國文課本,雷晴接過手,寒晴湊過去,兩人看看正反面,再翻翻內頁。
看完后,寒晴幾乎可以非常肯定的下結論。「這絕對是我們班的學生。」
「嗯。」雷晴同意。
這課本不要說寫上姓名,乾凈潔白的都閃到她們眼睛了!
可見從拿到課本后保存得多好,根本沒去動過它,這種只在不必要的地方愛乾凈,全校只有O班會做。

「怎么辦?要送警局嗎?還是要帶去班上?」雷晴問姐姐的意見,她們都沒有奕君的電話。
「帶去班上好了,送警局他們家人還要跑一趟。」以奕君的家庭狀況,送到警局挺麻煩的。
雷晴點點頭,隨即看往小男孩,微笑道:「我們現在帶你去找哥哥。」
一聽聞要去找哥哥,小男孩笑容立刻加大,連聲應好:「謝謝你們!」
小孩活潑可愛是好事,不過這么輕易就跟陌生人走,似乎不太好。有機會得好好教他。
雷晴一把抱起小男孩,對方也乖乖的不掙扎。寒晴則接過對方的小書包。
「你叫什么名字?」雷晴問。
「我叫王祐實,可以叫我小祐!大姐姐妳們長的好漂亮,是模特兒嗎?」祐實童言童語的道。
兩人輕笑出聲,小孩子果然想到什么就說什么,真可愛。
「我們是大哥哥,不是大姐姐。我是弟弟雷晴,他是哥哥寒晴。」
知道這兩人竟然是大哥哥,祐實驚訝的神情完全表現在臉上,張著大大的嘴,夸張的道,「你們是大哥哥?可是你們好漂亮,比我看到的女生都要漂亮!」
再次被祐實可愛的舉動逗笑,寒晴摸摸小男孩的頭,「謝謝小祐夸獎,小祐將來一定也會成為帥氣的男人。」
他們邊走邊聊,祐實爆了奕君平時在家的糗事,惹得他們哈哈大笑。不難想像以后祐實會是個多風趣的人。
七點后就會有學生會的人在校門口站崗,帶著孩子肯定會被攔下,她們看了看時間,加緊腳步趕在學生會的人出來前入校。

進到教室,里頭已經有人在,雷晴將小孩放下,祐實如好奇寶寶般四處看了看。
警察兄弟是最早到校,一見到兩個熟悉的人,后頭還跟著一個小男孩,神情立刻轉變。
毅朗一臉不可置信,語氣盡是責備,「你不知道安全性行為嗎?政府的宣導你都當耳邊風嗎?」
毅絕搖了搖頭,這么可愛的小孩,未來該如何是好?「還有幾個可憐的孩子?」
……
寒晴不用問,就知道那兩兄弟是在質問她。她可是難得善心大發,而且孩子是晴兒先遇到,怎么矛頭都指向她?
雷晴走到位置上放下書包,祐實伸出雙手示意要雷晴抱,她一使力將小孩抱到腿上。
「他不是我的小孩。」寒晴道。
「那你從哪里拐來的?」毅絕似乎很肯定,這孩子不是寒晴偷生就是拐的。
「他只是迷路……」寒晴還來不及說完便被打斷。
「迷路是送去警局不是帶來班上,當我們三歲小孩?」少毅朗一臉不會輕易相信的模樣。
「他是奕君的弟弟,路上被我們遇到,所以就帶來了。」雷晴簡單解釋。
「原來是這樣。」毅朗這才相信寒晴是清白的,原來是奕君的弟弟,這么可愛跟哥哥一點也不像。
寒晴無言,這什么差別待遇?他們好樣的!

「我叫少毅朗,他是少毅絕,你叫做什么名字?」知道他不是誘拐來的小孩,毅朗放心的和他搭話。
「我叫林祐實!你們可以叫我小祐!」祐實充滿活力的自我介紹,「我哥哥是林奕君,謝謝你們平常的照顧。」
祐實說完后禮貌的敬禮,他們心中忽然一陣感慨,真懂事的弟弟!怎么哥哥就……
「你們有奕君的電話嗎?他找不到弟弟應該會擔心。」雷晴看向警察兄弟。
兩人搖頭,跟奕君不怎么熟,沒有對方電話。祐實忽然舉起雙手,喊道:「我有我有!」
「可以幫我們打電話給你哥哥嗎?」雷晴拿出手機,轉到撥電話的畫面,遞給祐實。
「好啊!我來打!」祐實接過手機,兩只小小的手拿著手機,一鍵一鍵按下。
撥出后,祐實將手機放至耳邊,小小的臉期待著哥哥接電話。
然而手機響了會都沒反應,祐實顯得失望,就在以為要掛斷時,忽然被接起,祐實表情瞬間亮了。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我在你學校了,你怎么還沒來?」
電話那頭沉默,祐實困惑的拿起手機看了看,是壞掉了嗎?
「喂?哥哥?怎么沒聲音了?」
「祐實!你人在學校?我不是說要乖乖待在家嗎?你在哪間學校?我現在去接你!」電話另一頭傳來焦急的聲音。
「我在……」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6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