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揉了要噴水了_文筆好好的現代文有肉

第三章 天真無上課揉了要噴水了_文筆好好的現代文有肉邪的小孩(3) 寒晴忽然起了惡作劇的念頭,這家伙不照顧好弟弟,必須受懲罰。她朝祐實比了噤聲的手勢,「我來跟你哥哥說,我們是好朋友。」
祐實點點頭,將手機遞給寒晴。
寒晴壓低語調,學壞人的語氣,「喂?你就是這孩子的哥哥?你弟現在在我手上,你打算拿多少錢……」
「豬頭寒晴!果然是你搞的鬼!你這家伙帶走我弟干嘛!你敢對他怎樣我絕對宰了你!你這沒節操的渾蛋連我弟都不放過!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砍了你!」
電話那頭霹靂啪啦一連串咒罵,寒晴將手機拿開一段距離還能清楚聽到,可見對方有多激動。
怒罵誘拐自家弟弟的人可以理解,寒晴不懂的是,明明已經變聲,為何還可以聽得出來是她?
不想耳朵遭殘害,寒晴將手機開擴音。
「哇,哥哥好有精神喔!」祐實驚呼,他很少看到哥哥中氣十足說出一連串不需換氣的話。
「小祐,你現在身旁還有誰?」電話那頭著急的確認。
聽到哥哥叫他,祐實開心的回答,「有寒晴、雷晴、少毅朗、少毅絕四個大哥哥!」
「你現在請少毅朗照顧你,遠離那兩個名字里有晴的家伙,尤其是姓寒的!不要接近他也不要跟他說話!」
……
奕君說的話他們聽得一清二楚,什么叫遠離名字有晴的!竟然還特別點名姓寒的!她還沒有卑劣到對未成年出手!
「為什么?我很喜歡雷晴哥哥跟寒晴哥哥。」祐實疑惑的問。
「總之你現在先去找少毅朗或少毅絕,其他人不要靠近!」
其他人?指的是O班的人嗎?他也知道班上其他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那哥哥什么時候要來?」
「哥哥還有事,等等就過去,你把電話拿給少毅朗。」
祐實看向兩個長的一樣的人,「哥哥找少毅朗。」
「什么事?」毅朗接話,開擴音誰都聽得到。
「我在打工,快要下班了,我弟麻煩你們照顧。絕對不要讓寒晴接近他!」
「喂喂喂!你說的話我都聽的到,太沒禮貌了吧!」寒晴不滿的抱怨。到底在奕君心里,她是多可惡的人?
「知道了。」毅朗回應。這時間還在打工,難不成奕君是接大夜班?總之先讓對方安心。
有毅朗照顧,奕君放心許多,不需要特別趕回去。儘管平時不是很熟,之間也有多次爭執,不過哪些人是可以託付他很清楚,祐實讓他們帶絕對不會出問題。
「平常態度那么差,請人幫忙時倒是理所當然。」寒晴嘀咕,電話那頭隨即又傳來爆吼。
「寒晴!你要敢教小祐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就完了!」
「拜託,我這么純潔,我還怕我被教壞咧。」寒晴不禁想翻白眼,他自己不檢討,竟然好意思說她。

在奕君回學校的期間,毅朗將祐實帶到一旁涂鴉,毅絕買了一些早餐給他吃。他很乖,他們不需要花太多心力照顧他。
隨著時間流逝,班上的人越來越多。
……
寒晴耐心快被磨光,從一早開始,只要注意到小祐的人,下一秒就會詭異的目光看她,從難以置信到鄙視都有。
「他不是我的小孩。」寒晴第N次解釋,已經不需要等到對方開口,她直接回答。
「那是從哪拐來?」紹羽問了大家接下來會問的問題。
「你們是怎樣?有默契也不需要這樣。每個人都一樣的問題!換點新鮮的好嗎?」寒晴忍住怒氣,在小孩子面前要冷靜。
「所以是哪里?」紹羽走到座位上,寒晴還是沒回答他的問題。
警察兄弟忍住笑意,祐實則天真的在白紙上畫圖,完全沒發現氣氛不對勁,雷晴在一旁替姐姐搧風,勉強降點火氣。
「才爆出跟會長的戀情,今天就帶小孩出現,你還真行。」
寒晴側過頭,零夜一臉諷刺的睨著她。
提到這個,大家才想起昨晚在社群上瘋傳的消息,因為突然出現個小孩都忘了這件事。
「你不是才跟副會長告白,怎么是跟會長交往?」彥銘好奇的問。「難道你同時在跟很多人交往?」
「原來會長也是同性戀嗎?」萬城挺訝異的,看似嚴肅的會長,竟然也是那圈子的人。
「所以孩子的媽是誰?難不成是成美學生的?」漾程問。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自行揣測。
這群家伙腦袋有問題嗎?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她的,小祐怎么看都有五歲,五年前她才幾歲,怎么可能當爸爸!
「小孩是毅朗抱著,怎么看他都比我還像爸爸!」寒晴想拖人下水,然而其他人立刻潑了她冷水。
「怎么想都覺得只有你會做這種不負責任的事。」紹羽說出了大家心聲。毅朗怎么可能做出未婚生子這種事,孩子肯定是寒晴的。
「如果我不負責任就不會把小孩帶來!」
寒晴的反駁,在其他人眼里是間接承認她做的事,大家一副抓包的神情。
「吼,承認了吧!」彥銘一臉果然是這樣,孩子果然跟寒晴關係匪淺。
「是你跟會長的私生子吧?」漾程八卦的問。
「阿漾!不要問這么敏感的問題!」可峻想阻止對方,有些私事外人是管不著的。
「你有沒有常識?我和會長最好生的出來。」一群健康課沒學好的蠢蛋,男人跟男人之間最好可以生。
「好像不行,那不然小孩到底是誰的?你在外面養女人,會長知道嗎?」漾程再次追問。
不想回答這無意義的問題,寒晴最后再解釋一次,「他是奕君的弟弟,現在只是暫時照顧而已。」
「少騙人了,你是看奕君不在,才把責任推給他吧!」彥銘完全不信。在場也沒幾個人相信。
「他真的是奕君的弟弟,只是託我照顧。」毅朗開始同情起寒晴,誰讓寒晴平時這么不正經。
毅朗一說,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他真的是奕君的弟弟,沒人再懷疑。
「搞什么,是奕君的弟弟就早點說,害我們誤會。」漾程一臉無趣,還以為有什么八卦。
「……」寒晴再次無言。
「不過如果身邊已經有會長這么優秀的人,還偷吃就太夸張了。」毅朗深深覺得,會長配寒晴實在太可惜了。
「你是怎么騙到會長的?」毅絕好奇的問,寒晴到底是如何拐到正派的會長?
「會長慧眼識英雄,欣賞我才氣縱橫。」寒晴敷衍的道。
「……」眾人目光無一不鄙視,沉默以對。
這反應讓她挺不滿,她有哪里說錯嗎?這些八卦男閉嘴最好,盡問些無中生有的事。

第三章 天真無邪的小孩(4) 今天班導比以往還早進教室,目光不意外瞥到小男孩,下一秒又瞪向寒晴,后者一臉無奈。
「老師你知道你傷害了我幼小的心靈嗎?」
孩子明明就是毅朗抱著,為什么大家視線最后都落在她身上?難道長得帥就要被針對嗎?
身為老師竟然問都不問就懷疑學生,這世界是怎么了!
「他是祐實,奕君的弟弟。」毅絕解釋道。
漠鷹看了小男孩一眼,并沒有依照規定把他們抓到訓導處問話,而是裝作什么都沒看到,走到講臺。
他不想多管閑事,尤其是家務事。這種麻煩事就交給其他老師,他懶的干涉。
「老師好!」搞不懂狀況的祐實笑咪咪地朝著老師揮揮手。
大家心一驚,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什么人都敢惹。
「你好。」漠鷹淡淡回應。
「老師要上課了嗎?」祐實語調里滿是期待。
「還沒,要等上課鐘聲響。」
「老師,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什么事?」
「我聽哥哥說,他的班導很兇很恐怖,老是板著一張臉,一副全世界都欠他的樣子。而且莫名其妙不講道理,是個魔鬼!」祐實表情夸張,彷彿形容食人魔似的。
其他人聽得都心驚了,他們看向班導始終冷冽的神情。
這小孩難道不覺得自己形容的人跟眼前人很神似嗎?他怎么敢說這些話!
警察兄弟已經不敢看向漠鷹,心中暗暗替奕君默哀,他們知道班上過半數的人都罵過班導,但只有奕君的被爆出來,可憐的代罪羔羊,他是別想安穩度過校園生活了。
寒晴趴在桌上,大力敲著桌子狂笑,雷晴嘴角上揚,漠鷹也有今天啊?倒想看看他如何回應一個小孩子。
「我怕他看到我,會把我趕出去,你可以幫我跟那個很兇的老師說嗎?」祐實哀求的道,好似拒絕的話就要大哭一場。
漠鷹EQ意外高,沒有將情緒表現出來,平靜的回應,「嗯,我會幫你說。」
「YA!謝謝老師!老師人真好!如果你是哥哥的班導該有多好!」祐實高舉雙手歡呼,可愛行為引人發笑。
「我哥哥經常迷糊迷糊,還麻煩老師多照顧哥哥!」
「我一定會特別照顧他。」漠鷹語氣特別低沉。
大家默默同情起奕君,他以后的日子難過了,要怪就怪他有這么貼心的好弟弟,都替他感動到想哭了。
「我打死都不會帶我弟來學校了。」彥銘小聲的道。

一直到上課鐘聲響起,奕君都還沒來上課,起初祐實還會乖乖聽課,不過似乎是膩了,他開始四處走動,玩起了老師的游戲。
啪——
「痛!」紹羽小腿被抽了一下,他低下頭看著打他的小兇手。
「上課不準發呆!」祐實拿著跟毅朗借來的尺,對著紹羽說教。
紹羽看向講臺,班導仍在上課,對于臺下發生的事視若無睹。他也不想跟小孩生氣,隨意應了聲。
「喔。」
祐實雙手交叉放在背后,視線左右觀察,走起路來頗有架勢,一手拿著鐵尺,哪有動靜往哪揮。
「你怎么連筆都沒拿出來?數學不寫怎么會!」祐實走至零夜的座位,用尺指著對方訓斥。
零夜冷睨了小男孩一眼,其他人正替祐實冒冷汗,就怕老大沒他們的耐性。
他懶的和小孩子計較,側過身想和萬城借一只筆,隨即遭到鐵尺攻擊。
啪——
「學生連筆都沒帶,成何體統!」祐實仰著頭,雙手叉腰的斥責。
看到這景象,只能說初生之犢不畏虎。要是其他人,不要說碰到他,早先被打趴。
班導仍是教他的,不管臺下發生的事。反正只要不要干擾到他,都不關他的事。
寒晴看到零夜吃鱉的模樣,忍不住發笑,還O班老大,遇上小孩一樣沒轍!
「上課不準嘻笑!」眼尖的祐實立刻睨向寒晴。
寒晴立刻斂起笑容,一臉認真的轉向黑板,眼尾余光可以看見零夜嘴角上揚。
五十步笑百步,活該。
數學符號就像催眠曲一樣,上著上著就會想闔上眼,不一會就會聽到稚嫩的聲音和清脆的拍打聲。
「上課不準睡覺!」這一喊,差點瞇上眼的人都醒了,認真的凝視黑板。
果然小孩子是最強大的,O班的王不用選,直接給祐實當就好了。
祐實巡堂般在教室里穿梭,誰不認真就打誰,班上的人也都讓著他,不會真的跟小孩子計較。
較讓人意外的是,有人在課堂上恣意妄為,班導連管都不管,還對小孩子有求必應。

下課后沒事做,祐實坐在雷晴的腿上,無聊的趴在桌上。他已經忘了哥哥說不能靠近她們的事。
「哥哥怎么還沒來?」
「你哥哥就快來了,我們再等一下。」雷晴道。
「哥哥每次說一下子就回來,都出去好久!」祐實不滿的嘟著嘴,開始抱怨起哥哥。
「每天晚上都趁我睡著后跑出去,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說好要帶我出去玩,最后都有事,打電話說快要回家也都等不到人。」
越說越委屈,祐實吸了吸鼻子,眼眶泛淚。正當他們心慌,想不到該如何安慰小孩時,寒晴一開口便止住他的淚水。
「留你一個人在家,你哥哥比誰都心疼,但他為了小祐連晚上都必須努力。他不是騙你,只是希望你開心,但又有不得不處理的事,毀約他也很難過。」寒晴輕輕揉著他的頭髮。
「可是哥哥可以跟我說他在做什么。」
「因為他很重視小祐,希望小祐快樂成長,不想你擔心,才會一個人獨自承擔。你哥哥是個男子漢呢!」寒晴溫柔的笑道,讓祐實備感安心。
聽到有人夸獎哥哥,祐實眨著眼,一臉興奮驕傲,「哥哥是男子漢嗎?他真的很重視小祐嗎?」
「是啊,你哥哥是個男子漢,小祐是他最重視的人呢!」
小祐一反剛才哭腔,整個人笑開來,完全相信寒晴說的話。
警察兄弟一臉佩服,寒晴不只對女人很行,連哄小孩都很厲害!
「好厲害喔。」偉豪讚嘆,幾句話就讓一個泫然欲泣的小孩笑開來,不愧是寒晴!
「你可別犯罪。」武智警告。
「對小孩出手是很不道德的。」俊修補一刀,不這樣提醒,難保不會連小孩都成為寒晴的目標。
「我知道你們忌妒我人氣高,不跟你們一般見識。」分明是見她有小孩緣在忌妒,一群沒人緣的幼稚高中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6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