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摸美女同桌的美腿_文筆好有意思的小說

第四章 意外曝光的身分(2) 雷晴將手舉起,示意要點餐,服務生一看見,將咖啡端至客人桌上后,拿了菜單走向他們。
「不好意思,請問店里還有其他服務生嗎?」雷晴問。
聞言,服務生愣住,眨著眼茫然的望向他們。
「這里還有一個叫偉豪的服務生對吧?他還沒來嗎?」武智擔心的問。偉豪應該早就要到了,難道途中發生什么事了?
服務生的神情忽然慌張起來,頓時手足無措不知該回答什么,臉頰因緊張而泛紅。
「我、我……那個……對不起……我……」
這感覺和聲音上課摸美女同桌的美腿_文筆好有意思的小說有點熟悉,難不成……
他們猛然瞪大雙眸,審視著眼前五官清秀端正的服務生,這不可能吧!
「你就是偉豪?」毅絕無法置信的開口。他聽過女人能靠化妝易容,現在男人也可以變這么大嗎?
偉豪整張臉幾乎炸紅,大力的點著頭,不敢直視他們。
他們吃驚的瞠大雙眸,原來偉豪那么耐看!
以前的偉豪瀏海幾乎蓋到眼鏡,頭髮梳得很整齊,總是低著頭,給人感覺很陰沉。而現在,他的瀏海整個梳上去,頭髮稍微抓過,呆板的眼睛也拿掉了,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
原來這才是偉豪真正的容貌,改造過后就連畏縮的個性都讓人覺得可愛。
「對不起,現在店里很忙,我不能聊太久。」偉豪抱歉的道。雖然店長人很好,不過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偷懶。
「那我們一人一杯招牌咖啡就好了,你先去忙吧!」武智道。大家對他的點餐沒有異議
「招牌咖啡六杯,馬上來,請稍等。」偉豪快速的在菜單上寫下,離去時仍是不好意思看他們的眼睛,低著頭快步走開。
「額頭露出來多有精神,偉豪應該在學校也要這樣打扮才對!」少毅朗不解,這樣好看多了,怎么只在打工時將頭髮梳起來?
「這樣智智就會被比下去。」寒晴開玩笑的道。
「胡說!我露額頭也很帥!」
「是是,智智最帥了。」寒晴喝了口檸檬水。
「不準敷衍,給我真心的重複一次!」這敷衍的回應讓武智更加火大。
「跟寒晴認真只會氣死自己。」毅朗深有同感的道。

忽然有人將裝有可愛造型餅乾的盤子放至桌上,他們這才停止嬉鬧,不約而同望著帶著親切笑容的店長。
寒晴盯著眼前溫文儒雅的男人,再一次覺得人不能只看外表。
KA只不過是戴了副無框眼鏡,綁著低馬尾,穿了整齊乾凈的白襯衫,再掛著淡淡的微笑,就和夜晚那橫掃所有女性目光的瘋狂調酒師判若兩人。
「你們是偉豪的朋友對吧?這是請你們的。」
「謝謝。」他們禮貌的道謝。
「聽偉豪說,你們在學校很照顧他,他是很單純的孩子,沒有你們幫忙一定會受欺負,謝謝你們。」店長笑道,話語中似乎已經將偉豪視如己出。
「那我先去忙了,有什么需要儘管說,這桌就算我的。」說完后店長走回柜臺,繼續忙著泡咖啡。
「店長人感覺好好,偉豪找到了不錯的工作呢!」毅朗真心替他開心,最近常剝削學生的雇主太多了,好在偉豪傻人有傻福。
「對啊,幸好店長是個親切的人。」毅絕道。
俊修注意到在店長走后,寒晴一手拿著菜單,一手拿著螢光筆,菜單已經出現三條以上的線。
「你在干嘛?」毅絕有不好的預感,總覺得這家伙又想干蠢事。
寒晴理所當然的道:「店長都說要請客,當然要多點一些!」
……
丟不起臉的幾人立刻阻止寒晴,武智直接將菜單奪走,毅朗將她手上的筆抽掉。
「店長只是客套,你還真的想點!」武智不可置信的道。寒晴臉皮到底多厚?竟然做得出這種事!
寒晴一臉不悅,莫名其妙的道,「你們奇怪耶,我想點什么你們也有意見。」
「你不要盡做些丟臉的事!」毅朗吼道。跟這家伙在一起真是一刻都不得鬆懈!
「我不過把想吃的東西寫上去,反應這么大干嘛?」寒晴不解的問。她想吃什么,他們管那么多干嘛!
「不準點!」武智受不了的道。
寒晴根本沒搞清楚狀況,在別人要請客的時候,一般人通常會點便宜的,哪有人跟她一樣瘋狂下單!
「不點就不點,愛計較。」寒晴小聲嘀咕。
俊修倒是不以為意,丟臉這種事早習慣了,跟寒晴在一起,臉皮不厚都不行。
雖然他們最后沒有點餐,但店長仍是招待他們許多小點心,除了寒晴和雷晴外,其他人吃的都不好意思了,頻頻道謝。
偉豪因為店里實在太忙,連說句話的時間都空不出來,為了不打擾他工作,他們吃完后就馬上離開,將位置讓給其他人。
而寒晴一眨眼的工夫就和隔壁桌的女孩們聊開來,最后要離開時是被俊修強拖出去。

聚餐比想像中早結束,離開店里后他們直接散會,幾個大男生也沒什么好逛。
寒晴看了下時間,約莫快六點,離約定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要赴約了嗎?」雷晴問。
「反正也不知道要干嘛,就先過去等。」
「小心點。」
「嗯。」
寒晴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不知道這場聚餐是鴻門宴,抑或只是單純想還人情。不過非法制者也不會蠢到輕易對天獄動手,后續的責任可不是他們擔的起的。
收到成美會長的簡訊后,她下課便回覆,表示七點過后才有空,對方隨即又稍來一封,內容連詢問都沒有,直接相約七點在某地見。
還有點時間,正好可以拿來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
雖然一個人赴約有點危險,但敵人還不知道她已經握有漠鷹小隊的所有名單,輕舉妄動可能會讓他們提高警覺,「小鳥兒」說過短時間內非法制者不會有動作,估計這次邀約只是想試探她。
就算真有意外,她已經想好應對方式,沒那么容易被干掉。
走了一段路,寒晴停下腳步,拿出手機開啟定位系統,之后又點出應用程式,打開后縮小視窗。

準備完成,寒晴走向不遠處約定的地點,然而左顧右盼,地址都差了一點。最終不得不看往一旁金碧輝煌的高級飯店。
應該只是吃頓飯吧?有需要開房間嗎……
還來不及確定住址,一名服務員恭迎的走出來。
「您好,您就是寒晴少爺對吧?」服務員露出專業的笑容。
真的是這里?開玩笑的吧!吃個晚餐需要到大飯店?是有多大手筆!
「我是。」難道痕鷹打算色誘她?
服務員微鞠躬,一手放置胸前,一手迎向門口,「里面請。」
這進去后還出的來嗎?把她帶進私人空間,總覺得危機四伏。
寒晴沒有將情緒表現出來,禮貌的微笑。
「謝謝。」倒想看痕鷹能搞出什么名堂。
服務員一路帶著專業笑容,她們進了電梯,服務員按下最高的樓層。
有錢人通常有個習慣,老愛往高處待,可見她要去的地方是整棟飯店最高檔的。
最后的晚餐,所以讓她吃高級點是嗎?
到達最上層,服務員彎著身讓寒晴先出去,隨后自己才出來。她們一路前往最里頭的房間,寒晴邊走邊關注周遭,壁畫及路途擺設都不放過。
服務員在一扇門前停下,敲了五聲。正當寒晴疑惑這門的厚度是否會隔絕聲音,忽然「喀」的一聲,門出現了縫隙。
哇,還遙控式的,這么高級!希望停電時門不會鎖死。
「請進。」服務員開了門,彎下身。
寒晴才走進去,門隨后被關上。這是不讓她逃走的意思嗎?

第四章 意外曝光的身分(3) 房間規格無疑是總統套房,那KING SIZE的床看了就想讓人飛撲,廚房、客廳和臥室該有的都有了。
忽然浴室出現動靜,寒晴警戒的望去,成美會長身著輕便運動衫走出來,顯然是剛洗完澡。
美女就是美女,穿什么都養眼。
似乎是來的太早,對方都還沒準備好。痕鷹只是冷冷瞥了寒晴一眼,繼續擦拭著頭髮。
寒晴走向沙發,大喇喇的坐下,「我可是公認的正人君子,清心寡慾不近美色,妳是誘惑不了我的。」
痕鷹一臉鄙視,不想理會寒晴,走到床邊拿起電話,淡淡的道:「可以上菜了。」
「我只是不想被人看到跟你在外頭廝混,才帶你來我的住處。」
會長說得淡定,寒晴聽得吃驚,「妳平常住這?」
這種一晚幾萬塊的房間痕鷹睡得下去?不怕睡到一半夢到被錢砸死嗎?
「剛好親戚是這飯店的大股東,懶得去外頭找房子,就住這了。」當然是不用錢才住,否則就算有錢也不會往這砸。
有錢人的生活果然無法想像。不過與其要一個人睡這么大的床,她還是喜歡跟晴兒擠一起。
敲門聲響起,寒晴看往厚實的門,原來聲音傳的進來。
痕鷹走去開門,兩名服務生推了臺餐車,見到人就行禮,「樊晞小姐。」
寒晴不確定的問,「等下還有十個人要來嗎?」
服務生手腳俐落的將餐點一一放到桌上,痕鷹走至沙發坐下。
餐點全上桌后,服務生旋身敬禮,推著餐車離開。「有任何需要請通知我們,祝您用餐愉快。」

待房內只剩他們后,痕鷹開口:「你覺得我是會找一群人來家里玩的人嗎?」
「一點也不像。」說真話,她連成美會長有沒有朋友都很懷疑。「我們就兩個人,這么多東西怎么吃的完?」
「又沒人要你全吞下去。」會長拿起碗筷。
「浪費食物會遭天譴。隨便準備三菜一湯就夠了,弄一大桌是想害誰被雷劈?」寒晴說話之余不忘用餐。
「少在那邊馬后炮。」痕鷹冷道。
「誰馬后炮?妳又沒說要帶我去哪!我這么紳士的人,是不會隨便進女孩子房間的!」
痕鷹停下進食動作,狠瞪眼前人,「不要在吃飯時間說噁心的笑話。」
……
寒晴噤聲,她剛才有說笑話嗎?她可是很認真,多少女生想邀她回家,她都一概回絕!
「妳都這樣隨便帶男生回家嗎?」寒晴揚眉。
痕鷹冷冷瞥了寒晴一眼,「你是第一個,這也會是你最后一次來。我不想讓人看到我們有交集,又必須還你人情,只好讓你過來。」
痕鷹毫不留情的道,絲毫不怕惹火對方。
這么委屈,干嘛一定要請她?嚴格說起來,她幫忙的對象是那個叫韓芹的女孩,這對她來說只是小事一件,何必非得還人情?會長的想法真讓人不可恭維,不愧是漠鷹的粉絲,都執著在詭異的點上。
「我實在搞不懂,為什么會有人對你著迷。」痕鷹毫不掩飾鄙視的態度。這種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竟然會有人喜歡。
「我也搞不懂,會長明明是個大美人,怎么老擺張臭臉?」寒晴不怒反問。
「你管不著。」
對于痕鷹的冷漠,寒晴只是笑了笑。不知為何,雖然痕鷹明顯討厭她,但她卻意外的喜歡痕鷹。

驀然,兩道不同的鈴聲響起。
他們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機,同時接起來。
寒晴還未出聲,電話另一頭隨即傳來因緊張而急促的聲音,「大少爺,出現緊急狀況!剛才媚姐和幾個黑道老大一起開會,突然遭人暗算,媚姐左手臂中槍,她現在帶著兄弟追上去了。」
黑道間的開會日期和地點竟然外流,能躲過重重監控,來者一定不是泛泛之輩。
「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寒晴掛上手機,抬起頭來,即刻發現對面的人臉色不比她好看。
痕鷹的雙眸剎那染上殺氣,如猛獸般嗜血的眼神狠瞪著她,寒晴即刻警覺到危機,不等對方動作,她將桌上的湯匙用力一擲,命中痕鷹想動作的右手。
痕鷹一個悶哼,轉眼間寒晴已旋身到他面前,痕鷹反手拿起名片卡,揮舞而去。寒晴一個后躍,鋒利的名片劃過她的髮絲,些許頭髮飄落地面。
趁著寒晴躲避的空檔,痕鷹掏出身上的小槍,對準敵人。
手無寸鐵的寒晴停止動作,但她卻沒有處于弱勢的姿態,冷笑道:「不愧是受過專業訓練,連名片都能當武器。」
痕鷹鎖著眉,冷酷的雙眸緊瞅著對方。「立刻叫天獄停止追擊。」扳下保險,冰冷的語氣參雜著濃厚的警告意味。
聽到對方要求,寒晴這才恍然大悟,難怪痕鷹突然之間這么激動。「看來我們接到的電話似乎很相關。能躲過層層監控潛入敵營,該不會是漠鷹?」
聞言,痕鷹詫異的瞠大雙眸,瞧這副吃驚的表情,寒晴知道她猜中了。
痕鷹大概是接到漠鷹被追擊的消息,才會無預警的對她動手。
「妳該慶幸我媽沒事,否則追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殺了他。」寒晴微笑著,但眼神卻是冷了令人不寒而慄,接著態度又轉為平常,「不過我對非法制者的命不感興趣,這次就算了。」
說話同時,寒晴撥打電話,很快的被接通。「停止追擊,有事我負責。」
痕鷹舉著槍的手仍沒放下,殺氣表露無遺,寒晴從容不迫的遞出手機。
寒晴這似笑非笑的神情,令痕鷹莫名覺得不安,明明是佔上風的那方,卻有種一開始就輸的感覺。
「放心,它不會爆炸。只是想讓妳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
寒晴過于自信的笑容,讓痕鷹內心警鈴大響,單手奪過手機。
畫面沒什么特別,背景有個應用程式是開啟的,痕鷹點開來看。知道那是什么時,他的雙眸緩緩瞠大,「錄音程式……」
從錄製時間判斷,寒晴進來前程式就已經開啟,表示他們從最初到現在所有的對話,都被錄下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6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