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時他伸手進我的褲子_文筆好有肉古代言情經典小說

第四章 意外曝光的身分(4) 該死的,原來寒晴早有防範!
難道非法制者的事已經曝光了……不,這怎么可能!
「你知道那系統啊?蠻方便的,錄音同時還可以上傳,現在我的電腦里大概有我們現在所有的對話吧?」寒晴笑咪咪的道,彷彿只是說件有趣的事。
「差點忘了說遺言,如果我有什么萬一,記得抓漠鷹小隊下來陪葬,尤其是少毅朗,我挺喜歡他的,記得班導也要丟下來。」
寒晴輕快的語調令痕鷹的心跳亂了調,后者不可置信的看著寒晴,眸底閃過了一絲驚恐……
一注意到痕鷹露出破綻,寒晴迅速的往前卡位,手刀擊落敵人手中的槍枝,再迅速旋身將人壓制在沙發上,一手按住對方的慣用手,一手掐住頸部。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分?」痕鷹惡狠狠的道,絲毫沒有因為行動被限制而恐懼。
「你說呢?」寒晴勾起嘴角。
既然情勢已無法控制,那她就反利用這點,痕鷹就算知道些什么,也沒膽子說出去。
該死!身分曝光是多危險的事!難道他們一直曝于殺機中?他們的身分和行動一直都是機密,怎么可能這么簡單就被查出來!
一定有臥底!
「臥底是哪個家伙?」痕鷹憤怒的問。
不愧是學生會長,果然很聰明,這么快就發現有臥底。不過這也好,知道有臥底,這家伙回去才不敢亂說話。
「只要妳可以承諾,不把今天的事說出去,包括我知道你們身分,以及有臥底的事。我可以跟以前一樣裝做不知道,你們也能繼續執行任務。如何?」
「開什么玩笑!」痕鷹不顧手肘的疼痛,掙扎的吼道:「難道要等到被你們刬除嗎?」
「要動手我們早動手。你不用擔心,知道這件事的只有少數幾人,只要你們不要做的太超過,我們不會對非法制者出手。」
痕鷹無法理解,既然天獄早就知道了他們的身分,為什么到現在都沒有動作?那毅朗他們從天獄取得的情報,又是怎么回事?
「你們目的到底是什么?」
「鞏固勢力,刬除異己。」寒晴簡潔有力的說明。
鞏固勢力,刬除異己……
似乎想到什么可能性,痕鷹難以置信的道:「你們想利用白道替你們除掉敵人?」
不愧是漠鷹小隊最優秀的成員,果然一點就通。
「放點風聲情報,就有人替我們抓住罪犯,一來社會安定,二來警察得利,三來天獄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刬除異己。」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某方面來說,天獄也在和警察合作,不過只有天獄單方面知道這件事。
料想不到天獄竟然如此狡詐,竟然連白道都敢利用,卻又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智慧,這可不是一般黑道膽敢嘗試。
「卑鄙小人!」痕鷹咬牙切齒,恨不得現在就將身后人碎尸萬段。
「隨你怎么說,我言歸于此。」寒晴沉下嗓音,在痕鷹的耳邊道:「只要你敢透漏任何事,漠鷹小隊,別想有人生還。」
痕鷹根本沒有選擇余地,一旦身分曝于陽光下,他們的存在就失去了意義。對上天獄,他們一點勝算也沒有,就算能夠造成巨大沖擊,但絕對不可能贏的了。

寒晴忽然覺得膝下卡著的地方有些異樣。她的視線緩緩往下移,這是……
發覺寒晴神情怪異,痕鷹視線跟著望去,這才發現身上某個部位被對方不小心壓著。
「……」寒晴不確定自己是否判斷錯誤。
抓到空隙,痕鷹猛然一個使力,寒晴來不及反應,瞬間被反制,情勢再次對調。
寒晴還來不及發問,痕鷹鐵青著臉警告:「警告你不要亂說話。」
為了避免寒晴反擊,痕鷹一手鎖住對方喉結,取出暗藏的刀片抵著對方腹部。
然而位置拿捏失當,手放得太下面,意外發覺有哪里不對,本來應該有的觸感現在卻感覺不到……
敏感的部位被人襲擊,寒晴不管被人拿利器抵著,下意識使勁踹去,痕鷹防備不及跌下沙發。
下一秒兩人雙雙對視,表情比方才都要驚恐。
「你是女的?」
「妳是男的?」
寒晴心一驚,沒想過身分會在這情況下暴露,天獄繼承人是女人的事,絕對不能傳出去!
「這件事不準跟任何人說。」寒晴一反輕鬆姿態,擰眉警告。
剛才威脅他時還游刃有余,現在整個人臉色都變了,可見這件事有多嚴重。
痕鷹思緒一時無法反應。寒晴是女人?這種事怎么可能……天獄的繼承人一直以來都是男人不是嗎?
難道從頭到尾,所有人都被天獄耍著玩?
這隱藏十六年的秘密,儘管只是性別不同,對黑白兩道都會是個沖擊。
女人是不能繼承家業,這是黑道間不成文的規定,況且又是天獄這樣龐大的家族。
因此天獄的首領至今仍是雷老,并沒有傳承給寒媚,而下一任繼承人,無疑是他的孫兒,然而大家認為的繼承人竟然也是女人!

「我聽說當年寒媚生的是兒子。」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是男的。」寒晴雙拳微微緊握。如果她是男人,就能保護無法保護的人。
身處黑社會,只要她是女人,無論再有本事,存在的價值就是低人一等。
短時間內接收太多訊息,痕鷹的思緒一片混亂。
一直以來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竟然是場騙局,不可能發生的事卻出現在眼前……
向來表現得比男人還強悍,在人群中總主導全局,始終游刃有余面對難關的寒晴,竟然是女人!
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寒晴起身,再待下去也沒什么意思,離上課時他伸手進我的褲子_文筆好有肉古代言情經典小說去前留下警告。「最好不要做出愚蠢的行為,否則你失去的不只是性命。」
直到寒晴離去,痕鷹仍呆坐在地上,回想著不久前發生的事。
他們的身分已經曝光……
他們之中有臥底……
寒晴是女人……
雜亂訊息充斥腦中,他現在到底該怎么辦?
他們之中有臥底,他所做的任何事都可能被天獄知道,根本不能輕舉妄動。如果惹火天獄,非法制者的事肯定會曝光,到時不只是漠鷹小隊,整個組織都會受到牽連。
但是不說,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天獄隨時都能除掉他們。
該死!不管走哪條都是死路,現在只剩唯一辦法,找出臥底。在這之前他必須隱瞞。
可是臥底的範圍從小隊里到高層,他該從何找起?
一想到局勢完全倒向天獄,心里不免慌張,一向冷靜的他此時無比浮躁。

Chapter 1 可憐的窮研究生(一) 『嗨,妳還記得我嗎?』

眼前的他露出那多年不變迷死人的笑容,用溫柔的聲音跟我打著招呼。
這么多年來,我從沒想過,我和他竟然會有機會再次重逢。
真沒想到,再見面,竟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 * *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那年我還是個資管所的研究生,每天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不但要應付繁重的學業壓力,還必須同時面對殘酷的現實生活,每天我的眼球總在一堆專業Paper那令人眼花撩亂的字里行間當中鉆來鉆去不斷探索學術巨塔里的理論問題,我的腦袋卻又得分神去思索下個月的生活費該從哪兒籌措才好的經濟問題。而所有的故事就是從那件事開始的,那是在我研究所一年級要進入下學期的那個寒假。
『教授,拜託啦。』
身為一位研究生,除了必須練就一身收集資料、整理資料,以及從錯綜複雜的亂象中歸納出一些原理原則的好本領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還必須學會如何節省研究經費。
關于前者,我可是很不得了的。從小到大,我的筆記可說是全班同學的典範哩,要是有什么做筆記之類的比賽,我想冠軍一定非我莫屬。可是,至于談到后者嘛,無論如何,我總是學不會。總搞不懂,為什么同樣的研究經費,其他的同學們都能夠花錢花在刀口上,而我…每次總是赤字。
或許是我天生就對數字沒什么概念吧,也或許,和我衣櫥里那一堆永遠少一件的衣服有關吧。
這不能怪我啊,誰叫當初在決定研究經費時,沒有把研究生的性別考慮進去的啊。女孩子嘛,總得打扮的得體一點才能去收集資料嘛。
『妳真的很奇怪,為什么妳的研究經費總是花得比別人多,可是研究成果也不見得偉大到哪里去啊?妳到底都花到哪去了?』
『這…教授…。』我總不能老老實實地招了吧?這時候終于知道「善意的謊言」有時候也是很重要的。
『我不管了,這已經是極限了。其他的,妳就自己想辦法了。好了,好了,妳可以回去了。』
『這…,喔,是,教授。』
我還能說什么?人家都說不要了,難不成,還要我拿把刀押在他脖子上嗎?我只好自己抱著受創的心靈,難過地、乖乖地退出教授的辦公室了。
可是,不夠的研究費上哪兒去找呢?我是個光明磊落的人,當然不會去偷去搶的。可是,總得想個辦法讓我的研究計劃不至于因為經費不足而中斷吧。研究計劃一旦中斷,也代表我就畢不了業了。不行,我怎么可以讓自己畢不了業呢?我不允許自己做出這樣有辱家風的事情。我如果畢不了業,那就太對不起我的父母,太對不起我的爺爺奶奶,太對不起我家祖宗八代,尤其是太對不起我家那條狗了。
想當初,我家那只狗狗知道我要來念研究所,他是感到多么光榮啊。畢竟,很少有狗狗是由研究生帶他出去上廁所,回來還幫他洗屁屁的喔。
嗯,為了我家的狗狗,不,應該說是為了所有對我有期許的人(狗),我必須想辦法讓我的研究計劃能繼續。只不過,叫我放棄繼續Shopping那簡直比登天還難。那…既然沒有辦法「節流」,那就想想法子「開源」啰,而至于要怎么開源嘛,那就得動動腦筋仔細想想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6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