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同學揉出水_文筆好的甜寵文現言

CH1-3 雙面。 這世界上,就是有這種白目到無可救藥的渣男。自以為這是很貼心親密的話,殊不知每句都很傷人。姊我雖然講話很粗礦,但也有一顆少女玻璃心啊!為什么要這樣虐我,為什么!
「靠,你什么都馬特別。」一邊流眼淚,一邊回嗆。我有時候都要被自己的情緒搞得精神分裂。
「只有妳才能夠讓我毫無掩飾得表現自己,不覺得很特別嗎?」
「泥馬,那這種特別我才不要。」有時候會默默慶幸自己不是他那些以抽衛生紙速度換掉的女朋友之一,可是更多的卻是這種無力的悲涼感。因為這說明,我連被他玩弄的機會,都沒有。
「唉,唐水柔妳是不是有點不太對勁?這兩天聽妳的聲音有點怪。」向來敏感的麻清允說出他的質疑,雷得我呼吸一窒。
「可能是太晚睡的關係,你干嘛大驚小怪。」咬著下唇,不想讓隱忍這么久的祕密被揭發。喜歡他是我獨自決定的事情,無需他的知曉。「時間不早了,你該不會現在還膩在宿舍里面不起來吧?快去吃早餐。」
「早吃了,我昨天興奮得睡不著覺,一直在想應該要怎么追求我的真命天女。妳覺得呢?女生通常喜歡什么啊?」
低頭看著還剩一半的蛋餅,我了無胃口地起身,準備一邊講電話,一邊把東西丟到廚余,隨即上學。那女的喜歡什么我怎么會知道,老娘我難道是通靈嗎?對一個毫不認識的女生有所了解,那樣很恐怖好不好。
「最近有家化妝品新出了一款不會掉色的指甲油,顏色挺漂亮的,剛好白色情人節快到了,可以送這個。」雖然內心OS一大堆,我還是提出了建議。近三月的天氣依舊寒冷,將食物一丟,后頭就有個人拍拍我的肩膀,是同期的朋友楊臣岳。他見我在講電話,也沒多說什么,默默地站在我旁邊,陪我一起走到教室。
「真的嗎?哪一家啊,我等會上網看看。」麻清允那頭零碎聲音不斷,看來他也離開了房間,正前往校園,連語調都變得十分溫和。
「喔,我也有點忘記名字……查好之后,我再傳簡訊告訴你吧。快上課了,先這樣子,掰掰。」壓抑內心酸澀的情緒,聽到手機斷訊的聲音。漾開一個笑容,對臣岳綻放。
「是在跟男朋友講話嗎?」楊臣岳很高,卻有種很纖細、單薄的感覺,黑色短髮配上斯文的眼鏡,可以說是警大難得的文藝帥哥。
「我沒有男朋友啦!是小允啊,你記得他嗎?」麻清允這個妖孽,為非作歹,大學幾乎沒有一個少女沒聽過他的英名。
「你們還有聯絡啊,真難得,聽說他不是挺花心的?上次小芹就有說她妹妹曾經被他迷惑過。逼得妳去跟人家打架,現在看來你們的感情不錯呢。」臣岳笑著,身為好朋友的男友,我真心覺得小芹看男人的眼光不錯。
沒錯,這個在警校的絕種斯文男已經死會有一年多的時間,對象正是張芹。
「嗯……后來她妹妹想開,也就沒事了。畢竟麻清允似乎沒對人家做什么,我們也就和解當朋友。」
「不過原來妳會打架,我聽到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也沒到打架,只是約出來把事情釐清而已,免得誤會越積越深。」靠,張芹那八婆,整天都在扯我后腿!難道不知道我裝氣質很辛苦嗎?
而且什么打架,分明就是老娘完勝!我一個過肩摔就讓他倒在地上閃到腰,還打什么屁股。
「好險有妳一直在小芹身邊盯著她那沖動的個性,不然一定慘了。」楊臣岳天真無邪的樣子,讓我騙得好有罪惡感。
「朋友嘛,本來就要互相幫助、包容,不用想太多。臣岳我們進去吧,教授要來了呢。」笑瞇了眼,內心卻心虛得很。
好可怕,為何我身邊的男生除了麻清允,其他人都把我當脾氣溫和善良的女神呢?
我看起來有這么無害嗎?有嗎?

CH1-4 簡訊。 然而不管我看起來到底有沒有很溫馴,大家的反應、態度,我都不感興趣。他們喜歡上的,是溫柔的我,充滿氣質、天真可人的個性。可惜我這個人,天生就是脾氣壞,嘴巴粗礦。
閉上雙眼,想要好好休息,卻不能夠因此偷懶。畢竟在這個班上,有太多人正在注目著我。嘆口氣,繼續提筆讀書,聚焦在老師的一言一行中。但昨夜沒睡好,疲倦層層堆加,眼皮越顯沉重,突然放在口袋的手機發起震動,有封簡訊傳來。
靠,這封簡訊根本是我的救命恩人。萬一在班上睡著,不用過多久我的美照就會被上傳,一堆猥褻男就會在那邊猥褻。
--不是說要傳店名給我嗎?怎么還沒有傳來,妳是不是太累了?
麻清允果真是一個該死的混帳。皺起眉頭,快速地回傳:「我剛忘了,你現在就要?」
--也不是,只擔心妳是不是睡倒在班上,我可不想在FB看警大校花的美照。
沒過多久,他的簡訊又殺來,惹得我嘴角忍不住上揚。朋友的默契就是如此吧?連在意的點都是一樣的。接著我們互相傳了好幾封簡訊,連手機都關上靜音,免得叮叮咚咚得吵死人,調侃及胡扯度過了四節課,但還是沒有講到他一開始想要知道的店名。
下課鐘聲一響起,我不顧他人眼光地拎起手提袋上課被同學揉出水_文筆好的甜寵文現言,快速地走出教室,撥打麻清允的電話。
「喂?」慵懶的聲音顯示他其實也挺累的,原來我們都是靠對方的簡訊支撐昏昏欲睡的腦袋。
「剛剛都沒跟你講到店名,你下午還有課嗎?我陪你去買就好啦!」其實我下午還有三堂刑事鑒識,但內心的鼓譟,使我決定蹺課來請女人一個月一次的例假。
「有兩堂民法歸屬,但這老師整天都在瞎扯,可以蹺掉。還是我上課,妳來我們學校坐坐?等會去買完東西,順便一起吃晚餐。」
「嗯,你還是上課吧,我去你學校等你。」
「那妳不要亂跑,吸引一堆蒼蠅。去國青大樓里面的咖啡廳等我。」麻清允的語氣向來都是如此霸道,但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抖M,聽到他這些話,根本沒有脾氣,只是乖乖地應允。
「好好好,我先回宿舍準備一下再過去,這樣也不會等太久。」要講的話,剛剛簡訊似乎都帶過了,也沒什么好多談,瞎扯兩句就掛斷電話。
將手機放在胸口,它發燙的溫熱感,使我心弦一動。
為什么會喜歡上麻清允?曾經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很久。現今我終于有點頭緒,我喜歡他對我的強勢霸道,卻有藏不住的關心。雖然這份情感,僅在于朋友,還是會使我忍不住著迷。
「水柔,妳還好嗎?」在神游時,剛剛一直坐在我旁邊的臣岳語帶憂慮地詢問。「妳今天不太專心,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泥馬得快要嚇死老娘,他到底什么時候跑來的?
「沒、沒有啦,只是我不太舒服。」笑得很心虛,迴避眼神的交會。
「那妳下午要不要請假休息?我叫小芹去陪妳,反正她鑒識科下午沒課。」楊臣岳邊說,邊要打給張芹,搞得我急忙按住他的手。
「不用,我等會自己去看醫生就好。就麻煩臣岳幫我抄一下筆記了!」
「沒問題,真的不需要小芹陪妳嗎?」他的臉色依舊憂心忡忡,似乎很猶豫是否要叫張芹來。
坑爹,就算我今天真的生病了,也不需要她來吵我睡覺好嗎?天知道那女人廢話的功力,跟麻清允有得拼,冠亞軍非他們莫屬。
「我可以自己來,你快去吃飯吧,時間不早了。」鬆開手,我露出溫柔甜美的笑容,隨后用優雅卻逃命般地速度離開臣岳的視線範圍。
好可怕好可怕,為什么我身邊總是有這么多走路沒聲音,靜悄悄到讓人抓狂的人呢?下次一定要忍住,好險剛剛沒對麻清允爆口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