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同桌扒衣服長篇故事_文筆好的破鏡重圓小說

CH1-7 禮物。 不過詛咒歸詛咒,我還沒有想讓它實現的一天!什么仙人跳啊、失戀啊,最后折騰的一定是我,求老天爺不要跟我這個嘴巴又壞又笨的人計較啊!
「怎么恍恍惚惚的,不舒服嗎?」麻清允見我遲遲不過去,人就過來貼住我的額頭。冰涼逐漸滾燙,眼睛不自覺地瞪大,全身僵硬得不知如何是好。「嗯,看來沒有發燒啊。」
沒注意到我的反應,他自顧自地說著。明知這只是朋友之間的關心,卻軟弱卑微地感到雀躍。喜歡一個人怎么這樣,賣了自己,還替人數錢,整個傻到不行。
「別老是動手動腳的,我只是肚子有點餓。」閃過麻清允的騷擾,看他無所謂地笑笑,沒有一點失落讓我沾沾自喜。
「既然餓了就走吧!妳不是很喜歡吃火鍋嗎?這里有一家湯頭很好的麻辣鴛鴦鍋店,我們這就去。」這次他沒再握住我,走在前頭,街燈的照耀下,顯得很修長。
麻清允,我喜歡你。在一個不知名的夜晚,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了你。喜歡你的觸碰、關心、霸道,一點一滴交出我這不曾給過其他人的心。認識了四年,這緣份終究是靠友情走下去嗎?
「還是牽著妳吧,不是要吃妳豆腐,只是看妳這病厭厭的樣子,這樣比較安全。」拐回來,沒得到我的允許就拉著我的手往前走。在此時眼眶堆積的淚水,不經意地掉落。
喜歡……是多遠的距離。我在這條暗戀的道路,顯得茫然無知。
「唉,我們為什么會當上朋友啊?」氣氛有些曖昧,趕緊找了個疑惑很久的問題來暖場。很多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記得當初怒擊過肩摔后,這人就暈倒在地上,回過神的我立即把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廢物麻清允給送到醫院。折騰了整整一個晚上,累到覺得要往生,允爺醒來就是要求高額的醫藥費。
泥馬,現在想來還真是讓人不爽!明明只是手脫臼而已,竟然逼我每天去醫院倒茶、奉水!最后不知怎么得竟然勾搭上來,而我的寶貝手機,在晚上就從未安靜過。
「妳這暴力女。」麻清允臉黑了一半,大概被一個女生打暈,自尊心受創。「我當初本來想考警校的,因為妳的關係,讓我的體檢過不了,夢想徹底破碎!」
「別了吧,以你的廢物體能,就算去考術試也過不了啊。」別怪我太老實,而是這廝想當警察真是癡人說夢,一公里跑完都不知道會不會虛脫呢。
「靠,妳一定要這樣打擊我嗎?」
「我也是為你好,看你現在去法律系也混得不錯啊,不用天天六點爬起來慢跑,也可以大玩特玩來把妹,當初那過肩摔,真是把你摔到人生的正軌。看!我就是你人生的啟明燈!」很是驕傲地說道,恰巧到達目的地。
麻清允白了我一眼,跟帶位的店員講了幾句話,手也再度放下。
「以后我也不會大玩特玩,畢竟遇上真正喜歡的女生,不能再這樣花心了。」剛坐上位子,他就講出這讓我了無胃口的話。咱們的允大少,終究栽到一個女人上面,開始設立貞節牌坊。
「是嗎?那我晚上終于能夠好好地打副本、睡大覺啦!」強迫嘴角往上勾,不想讓上課被同桌扒衣服長篇故事_文筆好的破鏡重圓小說他看到悲傷難過的自己。
「我像是那種見色忘友的人嗎?放心好了唄,以后照常奪命連環CALL,妳少碰那些電動了。」口氣不太好,麻清允強調我們之間永遠不會改變。
暗下眼瞼,笑笑地開始進食,胡亂地跟他說著一堆垃圾話,多么狗屁都不記得,只知道眼睛很澀,想快速解決這一餐,回家抱頭痛哭。沒想到在晚餐的最末,麻清允笑著把袋子里其中一瓶指甲油塞到我手中。
「這是干嘛啊?」雙手顫抖,不懂他的舉動是為什么。
「嘿,唐水柔妳快生日了吧?這是妳的禮物,小呆子。」這是我剛剛最中意的一款,麻清允發現我目光的停留。
然而,這么敏銳的他始終沒發現我對他呼之欲出的愛意。

CH1-8 成為。 快速地低下頭,是酸是痛是難受,綜合出了一個牽強的笑容。透明的罐子里頭,裝著飽和璀璨的顏色。我想我應該是捨不得用了,畢竟這是他送我的生日禮物。
「謝謝。沒想到你竟然會買我的份,我很喜歡。」麻清允的溫柔,一定要好好收藏。這是他給予的美好回憶,若我們真的無法有個好結局,至少有個好回憶。
「咱們是什么關係!不只是妳,連我媽、我妹的份都有買。」聽他這么說,內心有種詭異的平衡。原來,那四瓶不是全給他的真命天女,還有他家人的份。
我……跟他家人一樣嗎?
「你哦,買給女朋友應該要最特別的啊,怎么搞得跟團購一樣。」忍不住笑出來,并肩走往附近的停車場。這大爺有錢、有勢、有腦袋,年紀輕輕就開百萬名車,氣死我們這些死老百姓。
「沒有團購,妳們都是特別的人。」特別的媽媽、特別的妹妹、特別的朋友、特別的情人。麻清允的腦袋怎么可以這么簡單?
是他真的不懂,還是享受曖昧而裝傻?我想應該是前面的原因,這樣我才不會更加難過。
「走啦!晚上還有一場公會大戰要打,我這棟樑不上線,電話會被打爆。」坐上車,看了時間就覺得挺緊迫的,于是便出言催促。
「妳不是跟網友玩嗎?」發動車子,他一臉狐疑地問著。
「對啊,畢竟我這人一玩就會爆口粗,跟認識的人玩會挺不下去,警大校花的名譽就會掃地!想來我就會做噩夢,不要不要。」
「那妳還給他們手機的號碼?妳到底有沒有身為女人的自覺?」冷眼斜瞪,麻清允再度提醒我的脫線。
「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不會約見,又不知道我是誰,頂多聽到我的聲音罷了。唉,你可以不要像我媽一樣,一直告訴我是女的嗎?如果發生了什么事情,老娘可是跆拳道的全國冠軍,怕個屁。」
「萬一他們真的不安好心——」
「好了!麻清允,我會小心!你給我好好開車!」制止他滔滔不絕的叨念,我已頭痛欲裂。
這人永遠對我打電動很有意見,每次只要談到這個問題,就會不停地跳針。雖然有被在乎的感覺,但這是我的興趣啊!不喜歡一直被干涉。
「妳玩什么游戲?」沉默片刻,麻清允又開口,眼神不容許我迴避問題。
「就是……就是獻希啊。你干嘛?」心中有種不太好的預感,無辜地回答。
「沒有干嘛,只是以后妳玩每個游戲,我都要參與。唐水柔,妳真的欠人管。」理所當然的態度讓我瞠目結舌,他是住海中央嗎?未免管太多了吧?
但我可不敢造次,雖然認為這是多此一舉的行為,還是隨他去了。可惜這份畏懼,竟然成為我日后的麻煩!麻清允這肢體、手指嚴重障礙者,已經讓我深深地憤怒。
整整連續一個月,拆了我的隊、我的副本、我的任務傭兵,走到哪就陪我到哪,最后把名聲整個往地上踩,讓我徹底黑掉。
「麻清允,你是不是故意的!」忍無可忍地打電話去罵人,得到的卻是他得逞的笑聲。
滿臉黑線,傻望日曆,發現后天就是我的生日。
「唐水柔,妳生日那天我就不去幫妳慶生了。那天也剛好是我真命天女的生日,好巧。」
「是嗎?我早知道你是見色忘友的人,哼哼。」好巧……去你媽的巧合!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我們就撞日期?什么鬼啊!
「妳也知道這是非常時期,我想她已經對我有好感,再一點時間,我一定能抱得美人歸!」
有點發怔,知道他喜歡人是一回事,明白他們要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內心有點發疼,假裝不在意地說:「等會打本專心一點!別一直當拖油瓶,知道嗎?」
迴避那問題,因為我很清楚,只要麻清允認真想追的女人,基本上沒有落網之魚。
然而在我生日慶祝會的那個晚上,透過電話,我得到一個殘忍的禮物……麻清允興高采烈地跟我說,他們已經成為了情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8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