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_文筆好的言情經典小說

CH2-3 寡欲。 好吧,其實手機不見這件事情,我倒是很快就看開了。跟麻清允斷了聯繫,說不難過是騙人的,但是我也忙得沒這么多心思糾結,因為大學專院校的跆拳道比賽已經迫在眉睫,身為學校女子組王牌,整天就是在武打教室操練,等回到宿舍埋頭就睡,哪來的動力去接電話?
所以這沒手機的日子,倒也是沒受到什么干擾。畢竟我要找的人,多半都會自己送到眼前,例如最近整天搖著尾巴纏著我學弟。
「學姊,該吃晚餐了。」聽到熟悉的聲音,我立即拿毛巾擦擦臉,順道把皮包拎過去給他。
「這次多少錢?」接受他半個月來的照顧,也不需要太客氣。畢竟我已經說得很清楚,老娘剛失戀,根本沒必要去淌這種愛情的渾水。朋友,這是我們之間最要好的關係。
「唉,七十五塊含飲料。」似乎也很清楚彼此的關係,小脩沒有在那裝男友的闊氣,每天送飯都乖乖的收錢,這種交流做得十分良好。
「給你,謝謝。」說得也巧,這小子竟然跟我同個社團,雖然他只算是跆拳道男子組的肉腳,但還挺認真練習的。撐開筷子,一邊喝著飲料一邊問道:「你那天有沒有要出賽啊?」
這個禮拜六,一年一度的比賽就要來臨,警校跟體大的戰爭一觸即發,老師、教練都發了瘋,虐死我們這些主將。畢竟去年我一腳奪冠,踹飛體大的三連貫。經過一年,平日加減練習,賽前研習技巧,二次衛冕應該不是夢。
「沒有喔,學校的學長這么厲害,若真的輪到我,咱們學校大概也墮落了吧。」聳肩笑道,繼續當個太陽發光發熱。
「加緊練習總能上戰場的!唉,這肥肉太多,現在我做體能訓練不能吃。」順手把豬肉夾到他的便當里,抬起頭就對上好友張芹的臉。嘖嘖,這女人消失了半個月,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妳怎么來了?」不等她開口,先發奪人地發問。
「嘿嘿,想說最近冷落妳太久,良心發現就來跟妳敘舊。沒想到這里竟然有一個讓人流口水的小帥哥!唉,妳還真不夠意思,這種事情怎么都不跟我說,每天給妳打電話也沒接,是在氣妳生日那天我先跟臣岳偷跑啊?」果然像機關槍的張芹小朋友,張嘴就是劈哩啪啦,轟得我頭暈腦脹。
「誰管妳有偷跑還是沒偷跑,我只是手機掉了,沒去找回來。」見學弟還在這里,不好意思罵髒話,單純沒好氣地回答。
「手機掉了?里面有沒有什么性感照片,萬一被人撿到公布怎么辦!」腦袋結構不一樣,自然注意的點就不同。張芹喜歡自拍、上傳,每天打扮得宛如花蝴蝶在外招搖,看似很花心糜爛的人,卻是一個只要時間一到,就老實地像男朋友打電話,報告行程的好小孩。
「怎么可能有什么性感照片,我又不愛照相。」聳聳肩,無所謂的樣子,「而且有人撿到應該要還我吧,嘖嘖。」
覺得怪可惡的,KTV的員工怎么能夠這么沒良心呢?
「學姊的手機長什么樣子,我去幫妳看看?剛好今天練習過后,會跟同班同學去那唱歌。」一直沉默吃飯的小脩突然提議,圓潤的眼睛眨啊眨,怪可愛的。
「就是一支很普通的黑色手機,如果沒有就算了啦,等我比完賽,再去電信公司配一只新的。謝謝小脩,這幾天都在麻煩你。」用燦爛笑容當做回報,學弟沒說什么,只是勾起嘴角地背起書包。
「既然學姊現在有人陪了,我先進去練習。學姊加油!」
小脩才剛走,一旁賊笑的張芹就佔據那個位置,賊頭賊腦地問:「妳是不是跟人家有一腿啊?」
「啊?妳在說什么。」翻個白眼,不理解她在顛哪條。
「陽光小學弟啊!妳不要說沒感覺他喜歡妳喔,這樣太賤了。」
「我們是朋友,而且現今也沒這個心思去談戀愛。」默默地進食,不想理會。
「靠,唐水柔!妳有沒有這么迂迴啊,之前問妳跟麻清允的關係,妳說是純友誼,現在這個妳再說是朋友!我活到這么大,沒看過這么清心寡欲的女人!是打算出家是不是啊?」
張芹也知道我跟麻清允奇妙的互動,當下就像個戀愛大師,批評我交友的情況。

CH2-4 混蛋。 皺著眉頭,深深地體驗到張芹這三八的威力。靠,又不是我每一個都喜歡當朋友?想當情人的那位現在有了新歡,我再怎么樣也不可能橫刀奪愛吧?就算我有這個心思,還要看麻清允給不給奪啊。
「好了,不要一直唸。我怕我以后出家沒人陪妳胡鬧。」白了她一眼,把便當里最后幾口飯給吃掉,抹抹嘴就聽到張芹的電話在響,看來是臣岳打來的吧。
「等一下,我講完電話妳再進去。」張芹抓住手臂,不讓我走,快速地接起來電,嘴角都要勾到眼睛那了。「臣岳我在社團這陪水柔吃晚飯,我們沒有吵架……嗯,她不是生氣啦,只是把手機搞丟在KTV了。你不用擔心……今天比完劍道了嗎?馬上就回來了對不對?」
她在那邊甜甜蜜蜜,我在這邊傻傻發呆。最近在外縣市舉辦全國劍道比賽,楊臣岳作為學校代表,與張芹分開有一個多禮拜。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三八相許,連帥哥文青都被捕獲了。
「好,我知道……等會我就回去了,不用擔心。」依依不捨地告別,掛一個電話都要講個十分鐘。好可怕,談戀愛都會變成這樣嗎?原來我還是有點矜持的。
見她終于掛上電話,濃妝豔抹的臉龐微微黯淡,瞧了我一眼,「吶,妳要去練習了嗎?」
「對啊,不練習要干嘛?老娘馬上要比賽了耶。妳怎么了?」納悶地問道,得到的是她搖頭嘆息。
「臣岳不準我去接他,說時間太晚。妳去發揮妳暴力武打精神吧,我要回去宿舍了。」張芹挺沮喪的,大概是十分思念臣岳吧。
「妳家那個對妳不錯啊,馬上就回來了,不差這一時,乖。」摸摸她的頭,兩人笑了笑,發現她難過得連要罵我的話都忘了,心中竟然有莫名的感激。
好險她忘了,不然今天一定會被疲勞轟炸 。
「那我走啦。」撐起嘴角,對我揮手道別。
看著張芹的背影,突然覺得她是幸福的,至少她還有資格難過,而我現在什么都沒有,無限唏噓在心中蔓延。甩甩頭,深深地吐氣后便開始晚上的痛苦災難。
而這份辛苦持續到週末,比賽當天,我一早就起床暖身,來到社團教室來集合。由于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_文筆好的言情經典小說我一坐大型車就會頭暈目眩,教練知道我這點,特別開轎車帶著我去北市參賽,比同學們還早了一些。
空曠的會場沒有多少人,隨意地走走看看,意外地見到一個熟悉到自己心痛的男人。
啊,麻清允怎么會在這。
「唐水柔!」發現我的身影,他立即把我給叫住,修長的腿小跑步而來,一手抓住我的手腕,劈頭就是責罵:「妳為什么一直不接電話!」
瞪大眼眸,呼吸一窒,頓時間不知道如何回應。
「說啊,鬧失蹤一個月,總有個理由吧?」窮追不捨地問著,臉色不太好看。我回過神,狼狽地抽回手,退后了一步。
「我……我的手機掉了,你不要動手動腳的。」低頭無措,就像做錯事情的小貓,焦躁不安。
「手機掉了總要去配一只,妳不知道我找妳很久了嗎?一定要我找到這里,才比較開心是不是?」
莫名其妙,有誰要他找了?好好地去談戀愛,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有這么困難嗎?
「沒有,我最近太忙了,馬上就要比賽,想說沒有手機比較能專心……你干嘛這么生氣啊。」
「等會比賽結束,我帶妳去配一只。」強勢地決定,麻清允的一舉一動還真是有夠詭異。什么跟什么嘛!我是他養的寵物,一定要遵守這個規定?
撇撇嘴,不高興地轉過頭,一時不知道如何溝通下去。發神經的王八蛋,為何要攪和我的人生啊!手機辦不辦干你屁事,竟然敢對我這么兇悍,哼!可惡的混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8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