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男同桌摸下面_文筆好的都市類小說

CH2-7 探病。 掙扎了數百回,身軀還是牢牢地被醫護人員給按住,大家直觀認為我是因為疼痛而擺動,不斷地安撫我的情緒。泥馬!老娘的腳早就痛到麻木,根本不是這個問題!而是一想到不知道是哪個混蛋代替我上臺領獎,竟然敢直接奪取我難得上臺的機會,我會記恨一輩子!
最終我還是妥協地昏過去,滿心的憤怒無從紓解,耳邊充斥著亂七八糟的吵雜聲響。好吧,我承認不是昏倒,是最近因為太操了,睡眠品質及時間嚴重下降,導致只要躺下來,腦袋就會像打了漿糊,直接睡著。
這一覺,意外地覺得舒爽,等我滿足地甦醒過來,這病房里的人可多得排隊排到門口。有爸爸、媽媽、三位教練、哭紅眼的三八芹、沉著的臣岳、滿臉擔憂的學弟,還有面癱嚴肅的麻清允。
「柔柔醒了!寶貝妳終于醒了啊。」率先發現我睜開眼睛的是懷胎十月生下我的娘親,她憂愁地抓住我的手,力氣有點大,讓我感到有點害怕。沒錯,這位女士也有表里不一的傾向,身為女兒的我實實在在地遺傳到了。
「媽,我醒了。」我睡醒了。
「妳這孩子也真是的,不舒服就要下場啊!醫生說了,妳若再堅持,右腳的腳筋都要被妳扯斷!」老爸也不落人后地開唸,不過浮夸的本事倒也沒有減弱,照樣把我的腳傷講得十分嚴重。
「爸,我知道。請不要擔心我。」請不要擔心我,快拿東西來餵我。
「這稀飯是我一早燉煮的,醫生說妳暈倒是過度疲勞,這胃要養,里頭只加了肉末,清淡舒爽得很,乖乖地吃,等放假回家,爸爸再給妳做幾道好吃的菜。」
知我者莫非老爸也,我聽到這些話,眼淚都要噴出來。但是為了我的偶像包袱,硬生生地吞下激動的淚水。
「是說,現在幾點了?我有睡很久嗎?」眨著眼眸,發現所有探病的人,身上的衣服都不太一樣。難不成我睡了一天一夜?
「妳還說呢,從昨天暈倒到現在,已經超過十八個小時了!讓大家都在這邊擔心妳。」媽媽輕拍我的手,柔柔地嬌斥著。突然感謝我人在醫院,若在家里我早就不用活了!
還輕拍?我看是拿竹子打斷我另外一只腳吧!可惡。
「讓大家擔心了,真是不好意思。那個教練……請問我還能夠繼續練空手道嗎?」擔憂地皺眉,跳過我媽的眼神威脅。哼,我不怕!
「只要好好地休息,一定可以再上戰場。水柔這次真是辛苦妳替我們學校奪得一面金牌。妳好好休息,學校的事情教練會幫妳請公假,不用擔心。」其中一名教練真誠地對我加油打氣,可惜講得都是屁話。老娘不用你打官腔好嗎?
「謝謝教練,我會好好養病,還希望有三連霸呢。」露出稚氣的笑容,間接送客。
沒戲唱的長輩們紛紛離開,父母只留下稀飯及食物,頓時還挺唏噓的。轉頭看向那邊的朋上課被男同桌摸下面_文筆好的都市類小說友掛,不懂他們干嘛不走。
「唐水柔我都快要被妳嚇死了!妳干嘛比賽搞得跟拼命一樣?如果妳掛掉,以后誰聽我的廢話?這樣很感傷耶!」眼淚掛在臉上,張芹的反應向來讓我想打人。
「沒事,不就好好的嗎?」無奈地回,瞧了瞧站在后面的三大門神。臣岳陪女朋友,還可以接受;學弟可能要拿東西給我,還可以理解;那個動不動就黑臉發脾氣的麻清允先生是在做什么?擺在那嚇我的吧?
「妳以后真的要小心一點啦!」又是在那嘰嘰喳喳,吵得臣岳趕緊把人給架出去。
啊,空氣又變得比較有清晰,再讓兩個人走,這里就成為我個人的小天地。燦爛地笑著,等待誰先開口,別老乾瞪眼。但他們誰也不讓誰,四顆眼睛相識著,仔細一聞還有點火藥味。

CH2-8 宣言。 好吧,大概使一個人率先妥協是要他們的命,那我先放炮開口總可以吧?不然站在這里,怪礙眼一把的。
「小脩你怎么不說話?找我有事嗎?」笑瞇瞇地問比較容易相處的學弟,見他的衣服似乎沒什么替換,可能昨天在這里照顧我一整晚,心中有種被關懷的感動。
「沒……只是等妳起來,想親自把這獎牌交給妳而已。學姊辛苦了,很高興妳能再次得到這份榮耀。」冰冷的黃色獎牌放在我手里,冠軍兩個字看得人心里舒爽。如果代替我上臺領獎的是小脩,還能夠接受。畢竟沒有他的加油打氣,我不會回神賣命。
「謝謝你。」忍不住狂熱的喜悅,眼眶都有點濕潤。努力這么久,終于有所回報。
「學姊好好的吃晚餐,我先回家去換洗,等會再拿一些筆記、衛生用品給妳。」學弟的照顧範圍非常龐大,連我的學業都包辦,果真使人泫然欲泣。泥馬的太專業!
「那就先麻煩你,期中考要到了,我要認真一點才是。啊,還沒給你我的宿舍鑰匙,我隨身的包包在哪?前面暗袋——」
「衣服什么的等會買一買就好了,讓一個男生去妳的宿舍,不太安全吧?」沉默不語的麻清允出言打斷我的話。身上的衣服也沒有換,表情依舊暗沉。
「學弟不會啦,你干嘛這樣子說話。」尷尬到不行,就算想罵也要等到小脩不在的時候吧?根本直接拆我的臺,存心逼我無語。
「沒怎樣,只是覺得防人之心不可無。」
「喂!人家是關心我,干嘛講話帶刺啊。」不知道在跳針什么,刻薄得要命。滿臉歉意地對學弟道歉:「不好意思,他不太會講話……不要生氣啊。」
「要生氣也不是對學姊。鑰匙我會拿,東西馬上就送到。」小脩眼底充滿挑釁,似乎把麻清允剛剛的酸話當放屁。兩人繼續隔空交戰,我艱澀地吞著口水,不等哪一方開始對嗆,就先把學弟給催促出去。
而小脩沒有為難我,告白完就離開了病房。留下魔王小允的黑色氣場,雷得我想用睡覺來逃避。
「不準睡。」看穿我的動作,他拉開了被子,強勢地逼迫我起床。嗚嗚,這是招誰惹誰了?干嘛好像我欠他好幾百萬似的。
「大爺,您哪里不舒爽了?好歹也笑一笑吧?」伸手將垂下的嘴角勾起,「乖,生氣會長皺紋,我們要保持淡定、冷靜。」
「我還不夠冷靜嗎?妳先是把手機搞丟讓我擔心,然后比賽又像是失心瘋一樣的受傷生病?為什么就是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不就是一個破金牌,妳要多少我買給妳!」霹靂啪啦地狂吼,麻清允這廝大概是憋太久,需要好好地抒發。
「你買的有比我踢來的有精神意義嗎?老娘又不是故意的,吼吼吼是想嚇唬誰啊!再吵我就把你從窗戶丟出去,啰哩八嗦的男人!」咬牙切齒,覺得他讓人很厭煩。
「就只會對我大聲!妳怎么沒對妳的小學弟嘶吼啊!」眼睛也瞪得老大,氣勢十分驚人。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就出去!」
下達了驅逐令,喜歡上他是我的錯,但不代表我真的犯賤好嗎?莫名其妙到一個炸!而且我會受傷跟這個王八蛋脫不了關係,若不是他帶著女朋友在那里親熱,我會受到刺激而重傷嗎?靠,為什么現在還要被他罵啊!
「這個給妳。」兩人沉默片刻,麻清允拿出了一個小箱子,里頭裝著一只挺漂亮的黑色手機。螢幕很大,應該是最新流行的觸控式,還貼上了保護貼,背后的花紋很典雅。
「你發什么神經啊,干嘛給我這個。」眨著眼睛,不太喜歡收這種貴重的禮物。
「不要讓我找不到妳,手機的錢就當做我打給妳的鐘點費好了,妳不用給我。里面有新的電話號碼,我是里頭的熱鍵一號,彼此互打不用錢。」
「我是做零二零四的嗎?還鐘點費!」他的思維可不可以不要這么奇怪?我都傻眼了。
「東西好好收著,不要弄壞。這次我是認真的,妳以后的夜晚都屬于我,請妳有所覺悟。」霸道地說出宣言,拉著手腕的大掌有些出力。麻清允在這一刻,讓我深深地著迷在其中。
我承認我是一個抖M,但也只對這個人如此懦弱罷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8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