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男生揉胸的故事_文筆好的高質量古言

CH3-5 質問。 暑假說是要到,也還沒這么快,主要還是要我能挺過萬惡的期末考。眼睛酸澀無比,昨晚聽麻清允講話太認真,搞到現在我的神情無比恍惚。連臣岳考完試,坐在我面前,都不知道地發呆著。
「聽說你們在找救生員?」大手在我眼前揮一揮,他看起來就是充滿自信的考生。嗚嗚,想到這里我就悲從中來,我的犯罪學,考那什么鬼題目!為什么總是愛出那些我不會寫的啊啊啊啊啊。這一定是老天爺給我的精神霸凌,看不慣我這感情廢物如此的渣!
「嗯、嗯!一早跟張芹講過了,臣岳你有打算要跟我們一起嗎?」露出虛弱的笑容,我略顯無力地邀約。頭痛欲裂到不行。
「好喔,感覺好像很好玩。妳似乎不太舒服?」
「剛剛被犯罪學給噁到了,有點想吐。」一點都不想要把我去打工的錢拿去重修,那是我要玩游戲的點數基金!誰都不可以奪取!
「才一科而已,調適一下心情,情況一定會有所改善。」臣岳安慰著,并且大發良心地把精美的筆記遞給我,頓時讓我感覺到神光附體,精神百倍!
然而后面的考試,果真像他所說,情形逐漸改善,只不過是往壞的地方邁進。雖然有了筆記,感覺某些題目變得很熟悉,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嗚嗚,我越寫越毛躁,考到最后一天都要靈魂出竅,頹靡地迎接暑假的到來。
人生何苦大起大落?為什么要讓學生的心情天天洗三溫暖!
整理一下宿舍里的衣物,大包小包地提出來,準備搭車返家。畢竟離去南部還上課被男生揉胸的故事_文筆好的高質量古言有四天的時間,還是回家騙吃騙喝,順便陪伴一下因為考試而許久未見的父母。
走到了站牌,進入眼簾的是麻清允。他開著車子,一個人在對面等待。見我出來,便對我揮揮手。
「你怎么在這?」呆愣地問道,一段時日沒有見到的身影變得更加帥氣,可能是有女朋友的加持,更加注重外表了吧。
「昨天妳不是說要打包回家嗎?怕妳一個人扛不動妳的家當,就想說過來幫妳。怎樣?有沒有感動?」麻清允接過行李,俐落地把它放在后車廂。
我站在原地,盡力地去平息緊到發疼的心,知道這份柔情是我不應該佔有,卻貪婪得阻止不了。
「干嘛還站在那邊?走啊。」指著車門,示意我快點上車。好久不見的副座,曾經我只要坐在這里,就會感到無比的幸福。如今這感覺早已消逝,卑微的暗戀使我要喘不過氣。
「以后不用這么麻煩了,你那里那么遠。」低頭懦弱地想推拒他的好意,厭惡自己患得患失的心態。
「怎么會麻煩,我們都什么關係了。」一邊說道,一邊啟動車子,開始上路。而我欲言又止地張開嘴,思索著他的話語。我跟他……是什么關係?
為什么要對我做出這么曖昧的行為、講出如此傷人的言語?我跟他到底是什么關係?
「妳怎么了?」麻清允被我認真的表情給嚇到,有些慌張的詢問。回過頭,眼眸對上他的臉。
「麻清允,我們……是什么關係?」壓抑的情緒快要爆炸,卻依然倔強地鎖住眼淚。
「啊?」眨著眼睛,他很納悶我的異狀。
「我說我們到底是什么關係!麻清允你告訴我啊!」尖銳地喊出口,悲傷醞釀太久,又嗆又濃,發瘋似地抱住頭顱,不讓他看到我宣泄不止的眼淚。
「家人、朋友,以及無法分割的一塊。」沉默了很久,麻清允才說出口。他摸摸我的頭,什么都不明白地安慰:「怎么了?誰欺負妳?要我去替妳出頭嗎?」
幾乎都要被眼淚、鼻涕給嗆到。覺得麻清允的回答還真是高竿,這世界除了你……還有誰會想欺負我呢?混蛋。

CH3-6 家人。 抹了抹眼淚,有點慶幸麻清允的神經大條,沒有發現我剛剛的不對勁。以前的我不敢表白,是害怕形象破裂,現在的我更不敢表露心意,是因為他已經有疼愛至極的女朋友。既然他這么傻,我又何必讓自己沒有臺階下呢?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強行地將車子開到路間,他一臉茫然地看著我沾滿淚水的雙頰,拿起衛生紙,輕柔地擦拭著。「可以跟我說啊,是誰欺負妳了?」
「沒有,我沒事。」垂下眼眸,努嘴回答。
「沒事妳哭這么凄慘干嘛?」皺起眉頭,他不太滿意我的迴避。「是身體不舒服嗎?」
「我都說了沒事!干嘛一定要逼我講出我考試考不好的祕密啊!」不太高興地白了他一眼,其實是一種偽裝。喜歡他的祕密,我希望他永遠都不要知道,不想讓他有為難的一天,我的身分止于妹妹、家人,就已經足夠了。
「妳有沒有這么夸張,考試考不好都哭成這樣。剛才那個態度,我還以為妳是要跟我告白呢,害我嚇了一跳。」麻清允開玩笑的話語,讓我心情更加難堪。原來,他這么害怕我開口告白,即時收回情緒,真是太好了呢。
「白癡,誰會跟你告白。快走啦,不然錯過晚餐就糟糕了。」催促他趕緊動作,聽著他啟動引擎的聲音,將眼神轉向窗外,心痛慢慢蔓延著。對不起,我喜歡上了你。
對不起,我沒有把持好自己的心,次次陷落你給予的溫柔。我沒用,就算知道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還是貪婪地竊取你的關愛,幻想總有一天你會明白。對不起,真的真的很抱歉。心痛到眼淚滴不下來,反而狼狽地笑了。
「唐水柔,妳還好嗎?」打破沉默,麻清允突然問道。
我轉過頭,看著他這么樣,輕輕地搖頭,「嗯,反正只是考試考不好,下次努力一點就行了。唉,等會要不要留在我家吃飯?我爸還挺喜歡跟你聊天的說。」
「真的嗎?那我就去騙吃騙喝了喔。妳媽滷的豬腳真的超好吃,不知道今天還有沒有。」高三的某一天,麻清允像是惡霸,大搖大擺地跑到我家作客,還露出天真善良的模樣,虜獲我那純真父母的心靈,老是覺得我們有一腿。
從那一天起,他偶爾會抽空去我家拜訪,比我還勤奮得多,幾乎都快成為唐家的三兒子。
「那不是我媽滷的,是我爸。我現在打電話回家跟他們說說看,準備一些你愛吃的食物。」從口袋拿出手機,卻被他一手按下。
「不用這么麻煩,因為我在出發的時候,就已經跟妳家人講過了。」露出驕傲的表情,看得我滿臉黑線。泥馬的,自動個鳥!
「好好好,你大爺屌!能夠收服我們家上上下下的心,真是了不起。」給他一個拇指,臉色黑得很精采。只見麻清允笑開懷,繼續那種曖昧不明的言語。
「還說呢,我們是什么關係來著。」
我垂下眼眸,沒有先前的激動,只是惆悵難熬。「是啊,我們是什么關係。」
沒有聽出我的失落,麻清允又在那邊嘀嘀咕咕,這趟返家之旅很快就畫上了句點。停下車,他替我拉出行李,走到門邊就碰上難得回家一趟的大哥。
「啊,你們回來了。」自家大哥的冰塊臉扯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我看得就好笑,立即勾住他強健的手臂。
「對啊!你的寶貝妹妹回來,有沒有覺得很開心啊?」笑瞇了眼,大哥是一個職業軍人,時常見不到面,今天決定回家真是太好了。
「有,爸媽都在里面等你們。妳二哥還吵著要吃飯、吃豬腳呢。」一邊對著我說,一邊招呼麻清允進來。隨后聽到喧天的喊叫聲,是我那燦爛奪目的二哥,看到我們就激動萬分。
「終于可以開飯了啊!我都等到快要睡著了。」看著跟大哥同樣面貌的二哥,我無言以對地坐在他身旁。修長的手立即揉捏我的臉蛋,賊兮兮地笑著。
二哥的職業是法官,看似嚴肅,其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幼稚鬼。只見麻清允對家人們笑了笑,往唯一空缺的椅子坐下。詭異到不行的晚餐,開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8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