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孫妍沫拉了條浴巾落荒而逃。

她們房間是兩張雙人床,尚未決定床位。拉開大型落地窗有個小陽臺,放著青銅色有繁複雕花紋的桌椅。雖然不靠海,臺東的公路比起其他縣市顯得更為寧靜幽暗,只要闔上嘴,就能聽到似近若遠,彷彿在耳邊呢喃的海潮聲。

「想了想,今晚我還是最喜歡安奈醬的表演。《Ugly》貼合了她的心境,我很羨慕能夠自由自在詮釋的演唱方式。妳有聽見觀眾們明明就不懂韓語,但也在舞臺下大力喊著prettypretty嗎?」

金瑜把水果籃拿到陽臺,框啷框啷拉開椅子。雖然是夏天,經過海面冷卻的風捎來些許涼意,暖活的腳很快就冷了。金瑜雙腿併攏收在椅上。

「金瑜想成為偶像的理由,是因為自由嗎?」

孫妍沫往嘴里塞了顆櫻桃。她不曉得為什幺水果籃中間擺著一顆宛如佛頭的大釋迦,視覺上真是非常震撼。

「我應該很自由了,想做的事,不想做的事,家人不會逼迫我。我以為做自己就是絕對的自由。」

金瑜剝開黃澄澄的香蕉。

孫妍沫沒聽她講過成為偶像的理由。金瑜有個一起玩饒舌的黑人朋友馬蒂,喜歡她的貴族學生范倫汀。金瑜總是只講有趣好玩的事,對不開心的事情卻只字未提。

有時候,孫妍沫覺得自己任何事也沒能為她做到。

金瑜說:「有段時期特別流行EDMTRAP,歌詞被簡化成只為了符合節奏美感,饒舌元素只著重音節押韻。后來大家覺得這樣不好,饒舌失去了它的精神,所以EMA唱片不惜花重金舉辦世界巡迴的FreestyleBattle,稱作WorldRapChamiponship。第一站從美國出發,當時我和馬蒂就在DayStreet休息室觀看比賽現場,說好為了參加WorldRapChamiponship每個禮拜都要寫出一篇FreestyleRap。」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CafeGirl?」

「妳記得呢,嗯,以CafeGirl的名義去報名團體賽。」

金瑜露出小虎牙笑了。她真是懷念Superuncle泡的caffèlatte,雖然可能比不過世界上最好喝的咖啡,不過想來也是Hove最好喝的咖啡了。

「世界巡迴的第三站來到了溫徹斯特,我們當然也迫不及待去報名了,而且離Hove近,可以當天來回。嘿,妳知道ShuanoftheDead里有間Shuan每次和女主角約會都去的oldschoolbar,就叫Winchester。因為這間死氣沉沉的酒吧,Shuan被女主角嫌棄,最后他們就分手了……」

金瑜無意識以香蕉攪著切半的西瓜,放到嘴里吃了一口,驚覺這香蕉的味道怎幺怪怪的。

「妳們也分手了?」

孫妍沫問完才直覺這句話不太對勁,金瑜似乎沒有意識到。

「嗯哼,總之,鼠窩的人當然也知道我們報名了WorldRapChamiponship。鼠窩很髒亂,出入份子複雜,但他們其實人蠻好的。妳也知道,我的trap、G-funk、B-boy都是向他們學來。該怎幺說呢……」

「嗯。」

孫妍沫沒有催促金瑜,靜靜等待她開口。就在這時候,她們聽到了遠方傳來的海潮聲,沙沙沙,一波接一波拍打著柔軟的沙子。金瑜在聽見第七次回響時再度啟口。

「他們對這件事持負面意見,我很驚訝。他們說黃種女孩到鼠窩玩饒舌、學饒舌是一回事,同臺參加比賽又是另一回事,這件事非常不尊重他們,冒犯了饒舌精神。馬蒂被他們警告,所以她最后選擇和其他黑人參加WorldRapChamiponship。」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而不是妳。」孫妍沫低語。

「我不清楚……」金瑜往嘴里塞進一瓣橘子,整張臉酸得皺起。「不清楚這算什幺關係。當時只覺得,啊,原來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實,可能對它的想法都錯了。我的自由源于侵犯對方的權力,而且經常冒犯他們根深蒂固的精神信念。」

孫妍沫無從安慰她。那種苦澀像是含著一片檸檬嗎?像是大雨中的舞臺?還是像明明應該開口,想要開口,試著開口,看見對方卻又把話吞了回去。

「也就在那個時候,我發現了自己從未想像過的一面。」

「欺負人的那一面?」

「我哪有很愛欺負人。」

金瑜用腳趾戳了戳孫妍沫。

「我選擇站在他們的對立面,我很清楚,要達成目標一定會侵犯到某些人的權力,一定會攻擊到他們根深蒂固的信念,一定會造成反感,被他們一再阻止。我愿意這幺做。」金瑜搖搖頭,舔了舔手指上的果汁。「我絕對要這幺做。」

「這不就是欺負人嗎?」

「噢,我會盡可能小力。」

「晚上妳唱了《BlackHapiness》。」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嗯。」

「我第一次坐妳的腳踏車,妳也唱了這首歌。」

「嗯……對喔。」金瑜的眼珠子往上轉了轉。

她當然記得,不可能忘記,只是裝作需要一點時間回想。

并沒有把孫妍沫當成是馬蒂的替代品。

孫妍沫就是孫妍沫,沒有人可以取代。

孫妍沫側耳別過。「妳有沒有聽見什幺聲音?」她問。

「海的聲音?」

「不,好像是──」

孫妍沫尾音剛落,雨自上方灑落,直挺挺像是尖針般的雨。

陽臺沒有屋頂,只由更高樓層的陽臺遮掩。一陣狂風,雨急促打向孫妍沫,她連忙移動椅子,躲到金瑜旁邊。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檸檬香氣。

「妳們是什幺時候練習MissWave合作舞臺?」

「記得禮拜三嗎,中午妳打算和大家一起吃飯,結果公司的人都消失了。是不是也沒人跟妳搶浴室呢?還有禮拜四妳沿著外雙溪畔走?」

「妳知道我沿著外雙溪、咳、散步?」孫妍沫非常驚訝。

「妳很常在外雙溪散步喔。」

有時候走一走,眼淚不知怎幺地滑落,會覺得內心比較沒那幺痛,這件事應該沒有任何人知道才對。

孫妍沫陷入長長的思考。

金瑜不在意對話中斷。她窩在椅上,不安分地那里摸摸這里揉揉晶瑩剔透的腳趾,深深著迷于藥湯泡過的柔滑觸感。

孫妍沫想她可能是瘋了,或者藥湯發揮了它的威力,平常看慣的金瑜,現在突然覺得特別可愛,像是自由自在的小動物,不太關心孫妍沫的想法。

「妳不生氣嗎?」孫妍沫問。

「為什幺要生氣?」金瑜反問。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孫妍沫想叫金瑜在握著腳趾與歪頭之間選一個好好做,實在分心。

「我毀了《BornThisWay》。」

「嚴格來說,妳只毀了最后的一分鐘。」

「觀眾為了救我,把給妳的票集中投給我。」

「不管是我們兩個人中的誰被選上,我都很高興。妳知道吧?」

「這也是同情票嗎?」

「我同情妳這個想法。」金瑜咯咯大笑。「妳只為了今天而活嗎?妳應該要為了未來而活,我們還有無數的美好日子要過呢。」

「我在今天的舞臺感受到了。」

孫妍沫抓著金瑜的手。

她的手與腳一樣小巧精緻,貝殼般圓潤的腳趾,美妙的耳朵形狀,一如她的歌聲質地扎實,但耳垂又小小的顯得可愛,還有更小的耳洞,好像在呼吸似的。那幺嬌小的身軀如何爆發出強而有力的饒舌。孫妍沫愈發好奇,全副精神都被吸過去了。不過怎幺會有人想去觸摸朋友的耳朵和腳趾呢,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金瑜的手紋很細,不用力壓著幾乎感覺不到。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唔?」

金瑜疑惑盯著自己的手。

「我以前問過妳,英國和臺灣最大的不同,妳說臺灣的夏天日落早,不到七點天色就暗了。」

「然后我還玩不夠。」金瑜說。

「對,妳還玩不夠,」孫妍沫笑著。「我沒辦法想像九點多才天黑是什幺感覺。我記得妳說因為這樣,偶爾會感到寂寞。現在也會寂寞嗎?」

金瑜想了想,突然反扣她的手。孫妍沫嚇了一大跳。

「夜晚長一點,可以做許多白天不能做的事情。」

孫妍沫假裝指間并沒有酥酥麻麻的觸感。想著就算是夏天,夜間的海水應該偏冷吧,所以皮膚才冒出雞皮疙瘩。

今天她唱歌的時候確實有同樣感覺。

「KISS?」

孫妍沫隨口胡言亂語。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OK。」

金瑜上身前傾,噘起擦抹口紅的亮彩嘴唇,厚感十足。她是只在水里尋找呼吸方式的金魚,不免好奇檸檬香不知是否也抹上唇。

喂,游去大海妳可是會死掉的喔。

「來。」

孫妍沫扳開熟得軟呼呼的釋迦,抓了一把白色果肉塞進金瑜嘴里。

「籽不要吞下去。」

豈知金瑜全身像是爬滿毛毛蟲抖起來。

「天哪,好、好甜……唔嘔……水分被吸光了……請給我……開水……」

「演過頭就不像了。」

孫妍沫塞了一大把到嘴里,那瞬間還以為在舌尖上放了砂糖山丘。

「好甜,真的好甜,不是,這甜過頭了,這到底是什幺東西啊!」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孫妍沫忍不住放聲大笑。

「這個水果叫寺家?」

「ㄕ,捲舌音,釋迦,解釋的釋。」

「不知道妳在說什幺。」

「手借我一下。」

孫妍沫以金瑜的掌心為紙,化指尖為筆墨。比起剛剛握住整只手掌,現在的感覺更為細膩,那并不單純只是柔軟的手掌而已,像是某種活生生的生物,有心跳,有著自己的愛戀。

孫妍沫怎幺樣都寫不好,汗涔涔從腋下冒出。老實說她根本就忘記釋怎幺寫了,只記得跟麻糬的糬字同樣難纏。

「這水果真是難纏!不簡單!可惡!」孫妍沫滿臉通紅,宣告放棄。

「妳滿頭大汗耶,紅姐在吹頭髮了,妳要不要先洗個澡?」

「好,這是個好提議。」

金瑜拉住亟欲離去的孫妍沫,左腕一抬,盯著編織手環手錶。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六、五、四、三……」

孫妍沫不曉得怎幺了,不過挺有意思,也跟著她一起倒數。

「二、一。」

「生日快樂。」金瑜嘩啦啦張開手。

「咦?啊!是我的生日。」

「禮物已經給妳了。」

「咦咦咦咦禮物已經給我了是嗎?」

這比聽見生日快樂更叫孫妍沫吃驚。

金瑜以一種憐憫的眼神望向她。

「怎、怎幺會──」

「開玩笑的,妳說想要素描本對吧。我放在公司,回去的時候拿給妳。」

讀著讓人濕的文章_能讓你秒濕的小h文

「是。」孫妍沫不知怎幺地就舉手敬禮。

頭髮吹至半乾用毛巾包著,邊擦乳液的平野紅走過來。

「我聽到了,今天妍沫生日對吧?」

平野紅親了一口孫妍沫的側臉頰,無視孫妍沫尖叫,舔了舔嘴唇仔細研究這究竟是比較偏向紅茶口味還是綠茶口味。

「生日快樂喔。」平野紅又走回浴室吹頭髮。

好吧,孫妍沫心想,紅姐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89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