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出門來一炮12p歐美AV_文筆好的高質量甜寵小說

CH5-1 婚禮。 跟麻清允當同事、被迫擔任他的伴娘,忍受孟媛芬似有似無的言語挑釁,兩年沒見,我對她的好感度還真的沒有攀升多少,有種說不出的不悅。煩死了,我就是討厭自己這個模樣,看到誰都不喜歡,因為是情敵就把別人想得很壞。
焦躁無比,光是來到婚紗公司換衣服,我就是一陣不舒爽啊!不斷地在大廳來回踱步,突然背后被人輕拍一下。
「學姊,妳找我啊?」即將升大四的學弟露出燦爛笑容,是被我拉來當伴郎的人選。頭上流著汗,似乎是急急忙忙趕過來,我看見便拿出包包的衛生紙。
「快擦擦,等會進去換衣服。」今天是我們試穿衣服的日子,之前一直不好意思拜託小脩,如今也只能麻煩他了。「我被邀請當麻清允的伴娘,因為害怕尷尬,就想要你陪我,好不好?」
只見學弟微微一愣,下意識地握住我的手,語帶關心地詢問:「妳沒事吧?還有跟他聯絡啊?」
「嗯,沒事。不用擔心我。」輕輕地搖搖頭,我知道他肯定是不信任這句話的,也就不打算多說。「小脩我們進去吧,他們都在樓上了。」
「好喔,我們進去吧。」不想讓我為難的學弟,放開我,跟隨我沉重的腳步上樓。
而才剛踏上二樓,我就看到孟媛芬跟麻清允兩人換好衣服,挽手相依的幸福模樣,當下連腳都站不穩,若非小脩從后面摟著我的腰,不然我可能直接跌下去。
「學姊,加油。」用著其他人聽不到的音量,學弟提醒我的突兀。但一顆被激蕩的心,怎么能夠輕易地平和得了。我垂下眼眸,知道這才是痛苦的開始。
媛芬對我一向都很熱絡,是抱持距離感的那種,對我好,卻時時刻刻提醒我麻清允是她的。廢話,誰不知道呢?一張紅通通的喜帖,上面的合照我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我說不出來陪他們一起準備婚禮是什么感覺,雖然是一件喜事,卻是讓我確認失戀的里程碑,每天睜開眼睛,就是忙于瑣事,麻清允更是毫不留情地指使我,搞得我好像真的是他的寵物一樣。乖的時候給顆糖,不乖的時候用嘴罵,哇靠,有沒有這么悲悽?
直到婚禮這天來臨,我換上簡單的白色短裙,踏上自認為人間兇器的高跟鞋,來到了新娘的準備
室。探出一顆頭,我瞧見里頭的人。
不得不承認,孟媛芬真的很美,是不可比擬的美麗。此時她坐在鏡子前,一瞬也不瞬地眨著眼,大概是在等待婚禮的到來,表情十分的平靜。
「終于,耗費這么多苦心,麻清允要屬于我的了。」帶滿惆悵的語調,使我渾然一驚。
原來,痛苦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孟媛芬一樣在泥沼里掙扎,想要竊取麻清允的溫柔。突然之間,我覺得自己很卑劣,對于保持喜歡他的心,感到十分的可恥。
若真的可以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那該有多好?我的出現何不是讓她受盡委屈?而他們的甜蜜也次次在我心中割下血淋淋的傷口。
默默地關上門,此時的我已經說不出任何的話語,表情空洞地回到禮堂,不知何時舉行婚禮、不知何時他們交換證詞、套上戒指,眼睛只有看到他們親吻時,才有了模糊的溫度。很痛很想哭,卻咬著牙,堅強地面對著。
我喜歡的人,今天終于跟另外一個女人踏上婚姻的旅途,而我的感情也正式邁入完結。我,終究只是他人生中的紅粉知己,其余的我什么都不是。

CH5-2 交往。 人潮逐漸散去,我沒去追那象徵幸福的捧花,畢竟從情敵手中得到,實在太過諷刺了點。坐在空無一人的教堂,回想這六年來,扣除后面空白的兩年,其余的前四年大概很開心愉悅吧。想起他的關心、他的霸道、他的生氣、他的笑容,我突然覺得我是一個很幸福的人。可惜我已經不能再擁有,因為這一天,麻清允跟另外一個女人結婚了。
回憶很美,心底卻很苦,苦得我終于忍不著潰堤。從悲鳴到巨大的哭泣,毫無克制地發洩自己的悲傷。直到我發現身旁多了長久陪伴我的小脩,再也忍受不住地抱著他,想竊取一份疼愛我的溫柔。
「學姊,妳跟我在一起吧。」守護我整整兩年的學弟第一次講出這句話,他明明知道我還喜歡麻清允,對我的關愛依舊執著。
搖搖頭,不想把自己的脆弱當成我們感情的錯誤。
「唐水柔,跟我在一起吧。」他喊著我的名字,有點陌生卻讓我聯想到麻清允。看著他的眼眸,一時間我竟然混亂到無法拒絕。
「我不喜歡你。」能回答的,只有這五個字。
「我喜歡妳,就夠了。學姊,請不要遠離我,請不要拒絕我。從今以后,我會對妳好的,比他對妳更好、更好。妳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如果妳不喜歡我,我會更喜歡妳,把我們之間的空隙填滿。對不起,現在的我很貪心,無法再看著妳為他而流淚,無法再不動于衷了。」平穩的語調直擊我早已脆弱的心靈。
這刻,我真的說不出讓他難過的話語。小脩的眼底是如此的清澈,不忍讓他染上孤獨的落寞。兩年來的拉拉扯扯,他等了我夠久的時間。
張開嘴,深深地凝視,最終以點頭作為一段感情的開始。明知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我還是為了一時的懦弱,做出了妥協。在感情上,我總是不斷錯過,并且不斷糾葛傷害著他人。麻清允渣,我也好不上哪去,一樣卑劣。
「學姊,終于屬于我的了。」那么輕聲的呢喃,使我身軀僵硬一震。
我跟麻清允的曖昧關係,傷害的不只我、媛芬,還有小脩。閉上雙眼,哪怕一刻也好,我也希望能真正地愛上他,不要讓我對他如此虧欠。
一對曾經會在夜晚熱線的男女,在今日各自有了情感的歸屬,不過這是否為幸福的開端,我對此茫然無知。
新的生活到來,可能是有了小脩,又或許是畢業后的忙碌任職,我不太想到麻清允這個人,畢竟他實習結束后,便參加司法考試,準備當個檢察官。除了在午夜時分,我會格外想念他,其余我都調適的還不錯。
正式擔任我夢寐以求的刑警,這種感覺很微妙,是喜悅又是感到責任倍增。而跟我當了四年同學的楊臣岳也很恰巧地跟我當同個分局的同事,這個機率微乎其微,但就這么發生下一篇出門來一炮12p歐美AV_文筆好的高質量甜寵小說了。
「水柔,這給妳。」第一天報到,我有些緊張,一旁的臣岳見我這樣子,便把口袋的糖果丟給我吃。是把本小姐當孩子一樣嗎?給糖了事,有沒有這么可愛。
「謝謝,你都不緊張嗎?剛當上刑警,就被轉到重案組。」把東西吃下,我納悶地看著他。
「緊張什么,我們當上刑警,也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臣岳很淡定,一直都是很有理智的一個人。果然是警大高材生,嗚嗚,光是氣質都比我高了一截。
「是為了這天沒錯,不過若真的面對死亡,還是會使人不由得地畏懼。」皺起眉頭,我的母親之前就是當刑警上來的,有時為了處了一個案件,她會廢寢忘時,只求一個讓人折服的真相。但過于專注的后果就是,她常常睡不好覺,每次都要父親哄了又哄,才會避免做可怕的惡夢。
「人死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個邁向死亡的路程。」一個笑容,臣岳的回答,總會讓我不自覺地發冷。
走入辦公室,我從一個學生,轉職成一個菜鳥刑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9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