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原創白嫩14p_文筆好的高質量甜文

CH5-5 序幕。 腦袋昏昏沉沉,透過熱水洗刷一整天的疲倦,重重地吐氣,望著鏡子中的自己,面容因工作壓榨及感情泥沼而有些憔悴。眼底充滿血絲,才過短短的半年,我竟然覺得老了十歲。泥馬,當刑警真的太恐怖了,讓人覺得很蒼老啊!
等一切該洗、該刷的地方都用完畢,我甩甩頭,蓋了毛巾就走出來。下意識地拿起手機,一拿馬上驚愕。哇靠,我的手機是在剛剛送微波爐嗎?為何會這么燙?
快速地滑開密碼鎖,首頁上密密麻麻的是沈云組長打過來的電話。我內心一驚,知道他平時沒事是絕對不可能來騷擾下屬,現在一定是出了大問題,需要支援。
心急如焚地回播,電話沒過多久就接通,組長疲憊的聲音傳入耳:「唐組員,妳現在在家里嗎?」
「是的!請問組長有什么事情?不然怎么會在這種時間打來?」
「可以把電話轉交給妳母親,有重要案件需要跨區辦理,那里剛好是孫局長的行政單位,需要她的認可。」孫局長就是我那精神分裂的老媽,跟我處的分局差一個區域。
「行,是很嚴重的事情嗎?我母親可能已經入睡,需要一下子的時間。」雖然很驚愕沈組長會知道我的家庭背景,但此時執著于這點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反正也沒有想隱瞞,被人知曉似乎沒差。
「我們的同僚,林健飛刑警被人在西區暗巷狙擊槍殺。地上有倒著白色粉末『思鈉』,可以合理懷疑他是在追案的時候,受到攻擊。」
聽聞這話,我張開了嘴,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說什么。進入職場也有半年,林刑警一直都是很盡忠職守的前輩。如今發生這種事情,我連手都在冒汗。
「怎么會這樣,一般追案不是會派兩個人嗎?林刑警的搭檔是?」防止突發事件,我們多半都會以搭配的方式辦案。如今一人被狙擊,沒理由另外一個人能安然無事。
「他的搭檔,李警官也受到重擊,昏迷不醒中。這次案件備受關注,請問孫局長醒了嗎?」
「嗯,你等一下。」搖了搖沉睡的母親,她立即張開眼睛,警備地看著我。「媽,出事了,我分局的組長打過來要妳的辦案許可。」
媽媽一醒來,爸爸也睡不下去,我跟他乾瞪眼,靜靜地聽聞。
「情況有控制住了?好……等會我趕過去現場,嗯,水柔我會帶去。請沈組長先處理現場,辛苦你了。」斷斷續續的對答,最終母親無奈地掛上電話。
「怎么?很嚴重的案件?」爸爸擔憂地問道,一邊下床,打算載我們去現場。
「水柔先去換一套衣服,老公你先睡吧,看樣子不到早上是沒完沒了,你明天不是要去學校演講?」
受到媽媽的命令,我沒聽爸爸的回答便趕緊回到房間,滿心的焦慮不知如何是好。下樓、坐車,一整個迷茫昏睡。
案發現場離家不遠,十幾分鐘度過,就看到黃線圍繞,沈組長面色沉重,見我們的車子一來,立即走到車旁。
「孫局長好,唐警官可以麻煩妳先去場外維持一下秩序,凌晨三點是附近夜店出場的時間,怕等會人潮眾多,萬一讓現場被破壞就不好了。」
「好……組長,臣岳有來嗎?」微微皺眉,楊臣岳平時跟林刑警的感情不錯,怕會受到什么刺激。然而組長只是搖搖頭,表示還沒聯絡到人。
沒興趣聽他們的對話,但當走到尸體原本的擺放點時,一種發自內心的噁心感,使我蹲下作嘔。曾經活躍的生命,有溫柔的妻子,乖巧的兒女,那么幸福下一篇原創白嫩14p_文筆好的高質量甜文的警官,竟然在一夕之間變卦。
我第一次感到無比寒冷,對這案子有種說不出口的認真。接近一個人的死亡,原來這么使人害怕。然而在此時,我并不知,這只是一個開始,為后頭的噩夢,悄悄拉開序幕。

CH5-6 轉機。 這個夜晚很不平靜,過了凌晨三點,夜店人群涌出,我一邊維持秩序,一邊防止有人在這鬧事。沒想到真的有人吃飽太閑,一直不愿意離開,還調戲我是一個娘們。黑著一張臉,我一手抓住想要來調戲,看似連毛都還沒長齊的大學生。
「先生,麻煩請配合警察辦案,迅速離開這里。」
「哇靠,原本以為當上刑警的都長得跟老處女一樣,沒想到竟然有這么這么漂亮的貨色!」看來是喝了酒,腦袋都被灌壞了。我冷冷一笑,趁他預備不妨地怒甩一個過間摔,順道給他扣上手銬,壓抑想踢他一腳的沖動。
「我美吧?美得你發昏,我們去警局約會啊。」這動作嚇得他一旁正調戲笑著的伙伴給噤聲。我翻了白眼,把他丟給其他警員,自己在這徘徊。
天快亮,疲憊萬分的我靠在墻壁坐下,不見母親的身影,大概是她分局的事情也忙,趕回去辦公。沈組長的身影倒是還在這徘徊,交代大家一些瑣事,便朝我這走過來。
「唐刑警,妳早上排公假回家吧。都守了一整晚,抱歉打擾妳休息的時間。」帶著勉強的笑容,他跟我說道。身為一個組長,面對自己下屬因公喪命,內心的自責是很龐大的。我輕輕搖頭,拒絕這份好意。不再是十七八歲的孩子,在工作上無法以散漫的態度處理,既然組長要留下,我就有義務繼續分擔這沉重的業務。
「請問組長,李刑警的病情狀況還好嗎?」想起還有送醫的同僚,我忍不住關心。人還沒有死,又能更掌握這案件的始末。
「依舊昏迷不醒,我已經派了楊警官去醫院保護他了。」見我不服指令,沈組長也沒有催促,只是告訴我其他的事情。
「楊警官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那醫院需要支援嗎?」想來一個晚上都過去,臣岳也早該知曉。
「嗯,妳可以去看看。順便幫我慰問那些家屬,反正這里證據採集的差不多了,我等會也要去解剖室看報告,我們解散吧。」在場的刑警似乎就我們兩個,其余都是一般的警員。組長揉揉眉頭,聲音黯淡地說道。
點點頭,我接過一把鑰匙,開了警車就往醫院前進。眼睛酸澀,腦袋混沌得宛如白漿糊。感受到口袋的手機在震動,動作遲緩地趁著紅燈接電話。
「學姊,聽說昨天出事了,妳還好嗎?」警大的學生,向來都比較注意刑事新聞,小脩身為我的男朋友,自然也不會放過。
「我現在很餓、很想睡。」老實地回答,試著向他撒嬌。
「妳在哪里?我給妳送早餐好不好?」
「不用了啦!你好好上課,不要太累喔。等會我到醫院的便利商店再買幾個麵包,當早餐吃一吃就好。」笑著拒絕,知道他是真的關心我。
「怎么突然要去醫院?妳沒事吧?」語調都急迫了不少,似乎恨不得馬上沖到我身邊。
「我的一個前輩出任務的時候招到重擊,現在在醫院昏迷,我要去安撫他的親屬,順便盡到保護的義務。」想來醫院一定是鬧烘烘,雖然我是一個女生,但實在不太會安慰人啊。
「等會我考完試,就去找妳,午餐我會順便幫妳買。不要拒絕我,這已經是我的一種妥協了。」難得強勢地說道,可以想像學弟那皺眉的模樣。忍不住勾起嘴角,撇除心中的熟悉感,我想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能愛上小脩這么完美的情人。
「那你來的時候也小心點,我要開車了,先掛電話啊。」見綠燈亮起,我便匆匆掛線。
什么感情都會有轉機,麻清允已經邁向他的幸福,沒理由我還囚禁在暗戀的牢籠里。抱持這個想法,停好車、走進便利商店,卻碰上半年未碰面的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29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