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極品 白嫩 14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男主小說

CH6-7 轉變。 無言相望,他的表情很深邃,一時讓我看不透。同在此時,包包內的手機發出聲響,我轉身拿起,螢幕上顯示小脩來電。微微皺眉,正思索要不要接通,坐在背后的麻清允出乎意料地抱住我的腰際。
「不要接……陪我。」充滿魅惑的聲音繚繞在耳邊,酥麻我那脆弱的心靈。
「你已經酒醒,我要回去了。」想要脫身,卻被抱得更緊密。屬于他的氣息把我僅存的理智給稀釋。「麻清允,你快點放手!」
不敢接電話,就怕被小脩發現,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
「妳不要拋棄我……我不要讓妳走……陪我。」似醉非醉,這人的無下限讓我震驚。
「你在發酒瘋嗎?你已經結婚了!」
「嗯……呵……呵呵哈哈哈哈哈……。」聽到關鍵字,麻清允不能遏止的笑聲有種凄涼的感覺。我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跌在地上,腦袋朦朧,唯一有意識的是手中的震動。
「麻清允,回家吧。你需要的人,不是我。」不能一錯再錯,我還有小脩,不可以做出這種事。哪怕這是我無法避免的誘惑,都不能讓自己淪陷。
「妳怎么知道我需要的人不是妳?唐水柔,妳到底在猜測、躲避什么?」強制轉過我的頭,略高的身軀靠在我身上,麻清允一個字一個字地在我耳邊吹氣,「我……現在就是想要妳……妳!」
「孟媛芬呢?你不愛她了嗎?你要我可以,但是你憑什么要我?一個有婦之夫,你要帶我上床嗎?」冷冷地笑著,把他的手攬在胸前,強忍渾身的顫抖。看著麻清允的表情一會發青、一會發白,最終是抓上我的胸部,惹得我倒抽一口氣。
「我跟妳上床,妳上嗎?如果我為了妳離婚,妳愿意甩掉那個學弟,跟我在一起?」
「你是不是發瘋了?為了我,你要放棄最愛的媛芬?」事情演變成這樣還真是莫名其妙,一個愛妻、愛家的新好男人,現在竟然問我要不要跟他上床。剛剛才錯愕跌下床,經過小脩的電話刺激,又跑來跟我牽扯不清。「麻清允你到底把我當成什么了?為什么你總是不愿意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行不行!讓我離開,拜託你讓我走。」
「那妳把我當成什么了?為什么每次都要承諾我、對我好之后又毫不吭聲地離開?唐水柔,我跟孟媛芬已經回不到過去……就像我跟妳一樣。」逐漸將手緩緩放下,麻清允在眼淚掉下前,轉過頭不再看我。一種莫名的錯愕存留在心中,卻沒有任何勇氣詢問。
麻清允跟孟媛芬,到底發生什么事,為什么回不到過去?
「妳睡在這,時間晚了,我離開。」從皮夾抽出幾千塊,他將錢放在柜子上,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房間。我捲曲在地板上,任眼淚渲流。有時候,真的很想知道,我們之所以走到這一步,是不是在我愛上他那一刻,就大錯特錯了?
哭得笑,笑得哭,渾渾噩噩地循環,直到我體力不堪負荷地昏睡。極度冰冷,提醒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這個夜里,我背叛了小脩、當了媛芬的小三,還讓我最愛的人流淚。心彷彿被囚禁,密閉透風得快要窒息。
睡得不安穩,卻也醒不過來,當我再度睜開眼,對上強上的時鐘,已經是隔天早上的十一點。下意識地拿起腳邊的手機,里頭滿滿的未接來電,使我從內心感到無比害怕。小脩似乎已經找我找翻天,徹底出動全家人,要把我給抓出來。

CH6-8 執念。 然而顛了臺北,卻怎么找不到我在這旅館暗自啜泣。看著地毯上的水漬,我勾起嘲諷的嘴角,狠透內心的懦弱。撐起身軀,鏡子里的人眼袋浮腫、頭髮散亂,很像一個怨念極深的惡鬼。這模樣,我總會想到當初失戀的狼狽。愛一個人,怎能這般苦澀?我若能掏空了心,一切就不再折騰。
嘆了口氣,進去浴室梳洗一番,等出來的時候也十一點半,手機亮了又亮,想來小脩是一夜無眠。淡淡的心疼,我知道他在心中的確有不可輕忽的地位,可是我卻不愛他……真的不愛他。
想到這里,我手指一劃,電話就接通。快刀斬亂麻,該斷的就是該斷,再多的牽扯,也就是徒增傷感。或許有天我會忘了麻清允,但我想怎么也無法對小脩交出真心。他不是住在心頭上的人,注定無法白頭偕老。
「水柔,妳在哪里?」一種疲憊與憤怒的交錯,我聽到這話,眼淚就率先掉落。難過逐漸放大,揪心刺骨,這是我該承受的懲罰。
「我在長春路上的旅館,你找我找得很久……怎么了嗎?」乾澀地開口下一篇 極品 白嫩 14p_文筆好的高質量的男主小說,剛剛下定的決心在實施上總是心軟。麻清允是我愛戀的魔咒,一個夜里就能顛覆我跟小脩相愛的假象。
沒有一個人比我更愛麻清允,而也沒有一個人比小脩更愛我。糾纏了兩三年,再不放下真的是禽獸不如。
「一個人嗎?」
「一個人。」老實的回答,「昨晚不是一個人。」
電話那頭很是沉默,我們誰也講不了話,直到門外的清潔人員要我趕快退房,沒說上再見,便快速地掛上電話。愧疚,終究不是愛啊……再多的愧疚,也成不了愛。只會形成綿長的枷鎖,死死地消耗最后一丁點情面。
「唐水柔,我們回家。」從樓上搭電梯到樓下,剛繳完住宿費就碰上學弟。他的表情很平和,像是沒聽到剛剛的事情。
「司馬緹脩,你不要這樣。」第一次,我喊出他的全名,眼球流連,隨即暗下。
「昨天,我就在這里等妳很久了。妳可能很好奇我為什么知道妳在這,是麻清允打來的電話。」扯出一抹悲傷的笑容,小脩默默地吞忍這一切傷害,「就算他不說,我也知道妳跟他在一起,因為只有他,妳才會不接我的電話。」
「你明明都知道了,為什么還在這里等我?」
「因為我愛妳啊,我捨不得放棄妳。唐水柔,不求妳愛我,只求讓我愛妳。現在什么都不必說,拜託妳什么都別說好嗎?」平靜無波終于有了起伏,表情出現了猙獰。
我搖頭,卻被緊緊摟抱著。眼淚順勢流下,耳邊不斷迴蕩他說不要離開他的話語。為什么每個人都對我說這種話?為什么他們總是害怕我離開?
「我們不要這樣,我不愛你,真的無法愛上你,在你身邊我真的只有愧疚跟痛苦。小脩,分手吧。」
「妳應該是累了,我帶你回家。」別過臉,他不讓我看到悲壯的表情,牽過我的手,就想要把我拉去捷運。
「小脩,我們分手好不好?」不想再承受巨大的壓力,現在的我只想要解脫,我好想要解脫。
「麻清允已經結婚,妳跟他不可能了。我還愛著妳,分手后我也會一直照顧妳,直到妳回心轉意。除非他愿意,給妳真正的感情,不然讓我放棄是不可能的。」是堅定與強烈,這份態度讓我怎么都無法反駁。
連哭喊都做不到,只能像一個漂流木,任他拖著我走。一前一后,兩人個有所思,唯一的共通點都是悲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0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