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對烈火獠牙的評價從「這家伙是個真男人,輸的很有骨氣嘛」”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11.協調失敗

刑歌嘆了一口氣,低喃著:「只剩下最后一個方法了……」

「老大,妳還有方法?」

「快說啊,別賣關子!」

傭兵們個個睜大眼睛,用力催促著。

「但是這個方法要有人肯去做才行,而且會有很糟糕的后果……」刑歌說著說著,將目光看向千曜,眼神充滿著憐憫。

據說烈火獠牙相當好戰,他的游戲志向就是變強再變強,因此創下了游戲PK記錄保持者冠軍,這樣的他初嘗敗績,就是敗在現任的第一王者黑桃手上。

烈火獠牙在PK場單挑輸過黑桃后,從此彷彿找回游戲目標,對黑桃抱持著高度興趣,總是不遠千里來到榮耀帝國公會地,不停的對黑桃邀戰再邀戰,即使每次都打輸他也開心。

黑桃對烈火獠牙的評價從「這家伙是個真男人,輸的很有骨氣嘛」,改變成「媽的還要來幾次,你不累我都累了」,同樣的情況來個幾百次,連一向高傲的黑桃也拿他沒轍,見了烈火獠牙來就馬上閃人。

9135

刑歌說到這里,有些頭疼的撫了撫額,「所以說,如果和他戰斗并獲勝,讓烈火獠牙對我們起一點興趣,說不定他會答應合作。」

血霧傭兵團眾人點點頭,大致上聽懂了刑歌表達的意思。

白淵摸著下巴說:「聽起來,黑桃和烈火獠牙似乎有一段說不開的過去呢,我有個問題,那黑桃自己過來談就好了嘛,我們何必浪費時間拜訪呢?」

刑歌笑著:「我有向黑桃提過,不過黑桃立刻拒絕了,原因……不用說大家都知道吧?」

試想看看,若是黑桃親自前來,烈火獠牙一定就馬上答應會面(然后邀戰),根本就用不著血霧傭兵團出馬。

而黑桃死也不肯來,恐怕是對烈火獠牙這人有心靈陰影,能躲就盡量躲。

「能對戰斗執著于這種程度,烈火獠牙其實挺厲害的是不?」隱形貓說。

「好可怕,被這種人纏上了就永遠也避不開了,要是我,我說不定會想刪帳號。」席維斯特中肯的說。

「是呀,我也會想刪帳號。」隱形貓說。

白淵雙眼發光看著千曜:「對了,千曜,團隊中你的實力最優秀,如果你邀戰且打贏,烈火獠牙也對你有興趣,說不定口風就會鬆了。」

「我不干!」千曜翻了翻白眼,想也沒想的給予拒絕。

「別這樣嘛,為了整個隊伍最大考量,你就犧牲一下如何?」白淵加緊馬力慫恿。

「我贊同千曜去,最慘的后果就是自砍帳號,永遠躲著烈火獠牙,這沒什么嘛。」隱形貓隨意開玩笑。

「對呀,刪帳號而已,千曜去吧。」席維斯特笑著。

這群傭兵們唯恐天下不亂,表情歡快的慫恿千曜去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混帳,要刪你們自己去刪!我不干!」千曜怒吼著,他轉過頭深吸好幾口氣,好不容易才忍下心中那股沖動……把隊友們殺了埋了的沖動。

儘管千曜覺得游戲好玩之處就是殺戮,對自己戰斗力挺有把握,不過,現實層面還是要考量,看看,黑桃那家伙被烈火獠牙看上了,從此就躲的跟逃命一樣,他才不會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

「好吧,其實我只是說說而已,不是真的要逼千曜上場戰斗。」刑歌笑著說。

先暫且不提千曜是否能打贏烈火獠牙,此次天堂之門與狂徒公會結下樑子可大了,烈火獠牙本身也有分寸,會以大局為重,因私人好戰而妥協的機率不高。

場景回歸原點,血霧傭兵團五人站在狂徒的公會,對面是雙手插腰面色不佳的烈火獠牙,房內一字排開武器把氣氛弄的冰冷冷的。

烈火獠牙不肯接受任何人插手,態度很明顯了,若是堅持己見持續糾纏,他們最終會自討苦吃。

看來,今天的會面拜訪,血霧傭兵團以失敗結束了。

卷四 12.基因

烈火獠牙抬頭望了墻上某處武器造型時鐘,下達逐客令:「時間差不多了,我把來意說的很清楚,你們請回吧。」

刑歌也跟著瞥了一眼時間,他們來到狂徒公會地一共花費四十分鐘左右,目前是一十點五十五分,比預設時間還要久些,依照原本計畫,十二點整他們就得出現在主城,帶雇主實實越等練功。

刑歌點開個人介面,向烈火獠牙發送一張血霧傭兵團名片,說道:「好的,我們會離開,若你臨時改變主意,請照上頭的方式聯繫,我們隨時在線。」

烈火獠牙意思意思收下名片,表情沒有動搖:「我不會改變想法的,來人,送客。」

雙方簡單問候寒暄,告別一聲后,烈火獠牙揮手似乎在公會頻道叫來幾個小弟,打算把訪客送走。

「咯嚓……」

房間大門被人緩緩打開,可出乎眾人意料,出現的不是守衛小弟,而是一名新手玩家。

新手玩家從門縫微微探頭,朝里頭觀望。

烈火獠牙見了來者臉色立刻一變,吼著:「小實,我在談事情,別來亂,出去。」

新手玩家——實實,看見烈火獠牙在場,不退反進沖進房內,一面說著:「表哥!我求了你好幾天,讓我一個人去練功,我想要自己努力變強!」

烈火燎牙顧不得血霧傭兵團在場,表情變的不再嚴肅,連語氣放柔幾分:「不行,我放心不下你,要變強表哥可以教你,不論是裝備還是等級、金錢,在這游戲里,表哥可以辦到任何你想做到的事。」

實實用力搖頭:「不,我不能老是依賴表哥,老是在表哥的保護下是不會成長的,我已經跟別人約定好要練功,再不去就會遲到,表哥,你就讓我去吧!」

烈火獠牙無奈道:「你這孩子別鬧了,以前你老是被人欺負,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著要我幫你打回來嗎,怎么到了游戲里忽然轉性想要變強,到底是誰灌輸了你觀念……」

這一幕上演的有些突然,以至于傭兵們陷入短暫的迷茫狀,花了兩秒看清來者樣貌后,血霧傭兵團五人忽然發出一陣驚呼聲。

「你是……實實?」

實實聞聲轉頭,頓時也忘了說話,同樣陷入呆愣狀態。

「啊,傭兵大哥哥大姊姊們……」

接著,話題被打岔了,整個歪向另一個方向,實實與血霧傭兵團互相驚嘆一番后,刑歌第一個出聲:「你怎么會在這里?」

「實實,你不是說要去找你的親戚哥哥嗎,怎么會出現在狂徒的城鎮斯系爾?」

隱形貓問道:「你從哪傳送來的?你的等級要進入斯系爾有點困難吧,經過門口時守衛沒有刁難你嗎?」

許久不見,實實的等級略有長進,從十等升到二十等,不過在封頂一百等傭兵們的眼里,實實還是個稚嫩的小新手。

傭兵們圍著實實上上下下關愛了一遍,好不容易才讓實實有說話的機會。

「你們的游戲用語太複雜,什么狂徒、斯系爾、傳送,我才剛進入游戲幾天,聽不太懂意思呢。」實實苦笑用手指摳臉頰,解釋道:「唔……總之,我先前說要幫我帶練的親戚家表哥,就是烈火獠牙,我想待在這里是想說服表哥同意讓我單獨練功。」

血霧傭兵團內心一陣咯搭,其實他們也大概有底了,畢竟他們親身體會了狂徒公會的守衛嚴密度,實實沒有外人協助,幾乎是不可能踏進斯系爾一步,況且一個才二十等的孩子能如此輕易進入會長房內,證明實實與烈火獠牙之間的親密度極高,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他們早就認識。

而一切的猜測,在看到烈火獠牙那軟化的表情和語氣,就更加確定了,實實口中說的親戚哥哥——居然是烈火獠牙來者!

得知這項驚人的事實,傭兵們忍不住比較了下,這對表兄弟論外貌,兩人一點也不像,論個性……烈火獠牙這人是個好戰的主,而實實,就是好騙天真的孩子,這兩人說是親戚,還真的一點也看不出來吶?

血霧團眾人不禁想事情想的有些出神了,基因這種東西真是太神奇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