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藥下面都濕透了好爽_文筆成熟耐看穿越古言小說

CH10-4 新聞。 氣氛陷入沉默,他收起刀子、放下蘋果,出乎意料地沒有繼續糾纏。站起身后便走到單人病房里所附的廁所洗手。聽著沖水的聲音,我忍不住嗚咽,恨透這種搞不清楚狀況,又讓人呼吸困難的日子。其實我們都病了,得了很嚴重的心病,不能夠解脫。
「水柔,我走了。」麻清允牽強地笑著,此時我才看清他的身體削瘦許多,臉色也十分憔悴。走到這一步,傷害太多人、虧欠太多事。就算小脩曾提醒我要努力追求幸福,可是現在的我真的做不到,連叫出他名字的力氣都沒有。
「再見。」撇過頭,無聲的眼淚滴滴答答地掉落。直到他關上門,我才盯著他離去的地方,不斷不斷地抽泣。茶幾上有還沒削好的蘋果,果皮長長的一條,卻在我拿起來的時候,與果肉分開,掉落在地上。我們的緣份,到底還能持續多久呢。
痛到哭,哭到麻木。像一個傻瓜,毫無焦距地咀嚼他帶來的蘋果,感受已逝去的溫度。日子其實就是這樣過的,有人來、有人走,來來去去也就落得孤單寂寞。心里知道這下場是自己取的,但心中還是多出了刺痛的傷口,每次觸碰都是淡淡地疼痛著。
微微地嘆口氣,下床拖著點滴洗手,腦袋突然飄忽著剛剛麻清允講的前兩句話:「交往四年的男朋友……。」
有點奧妙的皺眉,想著我跟小脩是畢業后他們結婚才在一起,哪來的四年?雖說我們的關係一直都很曖昧,也認識了那么久,不過會被麻清允誤會,也真是奇妙。
抹抹臉,心想也算了吧,反正那個混蛋有沒有搞錯又改變不了他三心二意的事實,說到底也是心寒。我知道他的迷惑,卻無法原諒他這么做。麻清允一家子都有幸福的婚姻生活,父母相親,妹妹及妹婿更是青梅竹馬的相好,二弟跟小弟的容貌性格不錯,大概也不用擔心,唯獨他會保持一種奇異的自卑感。
麻清允在眾人面前是一個自信的陽光男孩,但背地里也就是充滿的失落的人生。他很好,只是覺得自己不夠好。我喜歡上的,是他對我毫不掩飾的脆弱。
越想越複雜,乾脆都不要想好了……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直就放水流。繼續好好休息,疲倦的生活還是得繼續下去,不知不覺也就天黑了。隔日登記出院,父母先載我回家,叮嚀我要照顧好身體又去忙于工作。
我百般聊賴地回到房間,打開門就看到躺在地板的手機,好久沒接通訊息,劃開螢幕滿滿的來電使我有些錯愕,都是沈組長打來,看來警局是真的有事故,否則怎么會這么著急。
快速地回播,聽著節奏感強烈的配樂,腦袋疼卻耐心地等他接起。
「唐水柔妳回家了嗎?」沒有客套話,劈頭丟來一個問題。組長聲音聽起來有點喘,可能是有在奔跑,風聲凌亂著語言。
「嗯,組長怎么了?」
「思鈉有重大突破,剛好是有關于警大的事情,妳畢業沒多久,應該可以提出有用的見解。」
「什么事情?組長你現在在哪里?」滿腦子疑惑,不知該從哪里插入。
「我人在T大的化學實驗室,透過他們的幫忙,終于知道思鈉是怎么製造出來的,而且還是一種很不可思議的方式……唐水柔妳快來,這件事情只有我們知道。昨天的報紙妳有看到嗎?」
「沒,我生病就沒看了。」想起麻清允來找我,哪有什么心情去關心國家大事啊。
「一間夜店的思鈉趴,一夜之間死掉了二十四名參加者。陳警官及楊警官到案發現場時,還被人攻擊,雖無性命擔憂,卻都昏迷不醒。上級已經人心惶惶,再不有個進展,我們都要上這斷頭臺。」
一言一行講的是事態嚴重,我咬著下唇,心情已是沉重地化不開。

CH10-5 壞掉。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案子沒辦好,自己的感情又沒處理妥當,每天渾渾噩噩地不知道在干什么。警界的名譽問題、上級的領導風波,層層堆加起來就是逼迫我們快點破案。想來就覺得莫名煩躁,雖然平時就有服用思鈉至死的新聞,但一時掛了二十四個人,未免也太夸張了吧?根本是增加我們的壓力,沒事找事做的年輕人,干嘛想不開地去吸毒呢?
「組長我明白了,現在我馬上出門,離下藥下面都濕透了好爽_文筆成熟耐看穿越古言小說T大應該半小時的車程。」看著手錶,盤算應該坐哪一班公車。不過這時段實在是班次太少,乾脆騎機車去算了。
「那妳到了再打電話給我,等會會有另外一個人跟我們一起討論案情。路上小心,先掛了。」匆匆收線,沈云那邊似乎也有事情在忙碌。我看了黑掉的螢幕一眼,把手機收到包包,拿起來就走下樓梯,拎著機車鑰匙,發動上路。
臺北的路況向來都是不適合人類騎乘,號誌燈跟參考用的沒兩樣。我不常騎車,因為我對于這種壅塞的馬路深感畏懼。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家這臺機車已經是二十年的老古董,常常鬧彆扭就熄火不動,如現在這種詭異的狀態。
我站在路邊,茫然地發現不管我怎么扭動手把,它就是發動一秒就熄滅。銷魂的心情不斷迴蕩,這條路上沒有一家修車店,是要先下來推車,再搭公車過去?
「小姐,妳是遇到什么困難嗎?」正當我苦惱發愣之際,背后有個掛著溫柔笑容,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士發出關心。他不算多么英俊,至少不比麻清允跟沈云好看,也不算多么陽光,跟小脩比更是不如,整體來說是一個溫潤的人,帶著小鹿般的眼神。
「我的機車發不動……。」懊惱地回答,此時要做的絕對不是裝能干,不然一路推到T大算了。
「是嗎?給我看看。」小鹿男把下面的引擎給踢出來踩,手腳并用,沒一會就讓剛剛跟我大戰三百回合的車子給好好發動。男人的魄力就是用在這里,管他是小鹿還是獅子都很帥!「已經好了,等會騎車小心,記得要停車的時候也要記得小小地轉一下手把,讓它不要停滯而熄火。」
「知道了、知道了!謝謝幫忙!」感激地彎腰道謝,兩人沒多說什么,我跨上了座墊,他則回去自己的黑色轎車中。誰說臺北人都見死不救,這里不是有個好大哥來幫忙嗎?感動得快要淚流滿面。而之后的路程平順許多,沒有過度擁塞的情況,暢通無阻地提早到T大。
這個T大跟我是有很大的淵源,父親就是在這間法律學系任教,二哥及麻清允也都是從這里畢業。可以說是很熟悉校園里頭的環境。剛把車子停好,就接到沈云打來的電話,趕緊接通后便收到去三零二研究所的資訊。
停車場離目的地沒有很遠,繞了幾個彎就到一個挺偏僻的地方,而在里頭已有交談的聲音,可見隔音做的不是很好。
「抱歉打擾了。」帶著尷尬的表情,我微微轉開門把。里頭已有不少人,似乎在討論什么重大的事情,聽我一來,都把頭轉向我這。
里頭除了沈云,竟然還有剛剛幫助我的小鹿男,以及兩位穿著實驗袍的男女。他們朝我微微點頭,就聽組長替我介紹身分:「她是唐水柔,我的組員。」
「真巧,能夠再見面。我是艾邢,緝毒組組長。」小鹿男勾起嘴角,禮貌地說道。
「你好。」羞澀地點點頭,眼睛偷瞄其他兩位人士。
「莫芳,T大化學系主任。」不讓我尷尬,其中一位女性爽朗地接話。「他是陳思東,同樣是我們學校的教授。」
看那有些邋遢的游民裝扮,我有點不敢置信他是一位教學人員,但帥氣程度卻事實打實的,連頹喪都有異樣美感。只見陳教授冷漠地將眼睛瞟過,并沒有做出什么太大的舉動,打量我片刻收回視線,繼續未完的話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4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