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男同桌把我拉到廁所_文筆特別好的江湖言情

CH11-4 不安。 實在不指望麻清允會有什么想通后的大徹大悟,回家拿起皮包及手機,就想去找他問個清楚。孟媛芬離開了,怎么也無法挽回,那么他還剩誰呢?
清晨沒有什么交通工具,我很著急地不知所措,迎面而來就是一臺到麻清允家的公車,突然覺得一天的幸運就用在這里。大力地揮揮手,上車之后透過車窗的玻璃鏡,發現此時的面黃肌瘦,立即拿起一條髮圈,豎起一條高高的馬尾。眼睛眨啊眨,神清氣爽多了。
其實去找他,只是一時沖動,不知道該跟他說什么,心情鼓動,特別想念他的笑臉。多久……我沒看到他的笑容?這幾年下來,高中時的純真快樂,已被磨得不剩一丁點。
想起初次見面,我氣憤地搭公車去他的高中算帳,一邊想怎么修理這渾蛋,一邊錯過該下車的站牌,差點就一路搭到終點站。那時候的我怎么會這么單蠢,看到麻清允,什么話都不問清楚,就開足馬力地給人過肩摔,結果他這個柔弱的臭小子竟然倒頭暈了過去,導致我為了陪他,在醫院外宿了整整一晚。
看他緊閉的雙眼,我發現他的眼睫毛很長、很翹,皮膚細緻白皙,比我這個女漢子好太多了。若不是有他這人的刺激,后來我也不會奮發美白,天天都在做保養,成為警大的風云人物。
我們的孽緣,好像一開始就糾纏在一起,是否就是一種命中注定?早就遺忘的過去,竟然可以在今天復甦,可能是一時知道太多秘密,使我看清很多事情。
他第一次打給我,是因為不小心按到通話鍵,兩人雞同鴨講地溝通,最后紛紛笑了出來,在他面前也不再掩瞞,反正都狠狠地教訓過他,什么形象宛如浮云,髒話國罵通通當順口溜……結果每天的凌晨,他都喜歡打電話給我,當作一天的發洩。
曾經這么愉快的相處模式,是我喜歡上他,一切感官才變質。想要他更關心我、更在乎我,可惜我們都不是體貼的人,都不會遷就彼此,遮遮掩掩到感情崩壞。
看著外頭的風景,沒過多久就到達目的地,卻不知道麻清允住這棟大樓的哪一層。打電話給他是否太尷尬?站在門口堵人似乎更奇怪。
「妳怎么會在這?」熟悉的聲音使我轉過頭,沒想到我想要找的人,正不吭一聲地站在我背后。麻清允微微皺眉,似乎是在疑惑我奇異的舉動。
「你怎么也在這?」不知道說什么,就把原本的問句換一個字來反問。
「回自己家很奇怪?」
「現在才回家是很奇怪。」偷偷觀察他身上的裝備,顯然跟我昨天看他沒什么兩樣,衣服大概是換過了,畢竟白襯衫不太容易得知。輕輕嘆口氣,頓時又陷入了沉默。
麻清允盯著我,死死地毫不恍神,久久才吐出一句話:「妳要我想的,還沒想好,這次不算。」
見著認真的模樣,真的是忍受不住地轉頭噗哧,這么傻氣的話,好久沒聽到了。欠缺的只是契機,從來不是缺少默契。麻清允與我的頻率,在多年歲月的沉寂后再度甦醒。
「我只是路過……順便看你是不是在原地吹風淋雨。」其實雨早就停落,風也沒有吹了,簡陋地包裝我的真實目的。
「媛芬走了,要來幫我整理一下搬走的行李嗎?」沒有戳破,麻清允大發慈悲地忽略我的忐忑,開門讓我進去他所居住的大樓社區。兩人異常和諧,沒有吵、沒有哭、沒有鬧、沒有糾葛、沒有矯情,呼吸都是平穩的,在平穩中隱約帶有不安。

CH11-5 家庭。 「妳會答應我的邀請,感覺是挺奇怪的。原以為我們只能用爭執、哭鬧來溝通,竟然還能這么淡定,意想不到啊。」在電梯里,他頗心有靈犀地說出我心中的疙瘩,臉上陰晴不定,ㄧ飄忽地迴避我的眼神。
「我也很意外。」下課男同桌把我拉到廁所_文筆特別好的江湖言情很意外從孟媛芬嘴里知道這么多事情,很意外當初的離別是有這么多牽扯,很意外你其實是一個責任感特強的愛愧疚傻瓜。靜靜地垂眸,尷尬在心里徘徊。
「東西沒剩下多少,再打包一下就可以離開。」牛頭不對馬嘴,這對話內容顯得很弔詭,但誰也都不介意,氛圍十分平靜。「吃過早餐了嗎?」
「還沒,你吃了?」電梯很快就到他所在的樓層,一層也只有兩戶,顯得里面的坪數頗大,房屋的狀況還不錯,「你之后要搬走,搬去哪?」
「先回我家吧,一直待在這里也是觸景傷情,還不如換個地方,心情還比較好一點。」
「這里打算賣掉?」在他身后,看他熟練地打開門鎖,見到里頭簡單的裝潢,有點溫馨,又帶點清冷。一箱又一箱的包裹,說明住在里頭的人已要離開……。可以想像,當初他們是懷抱多深的期待,入住這間全新的公寓,想要有個全新的開始。
是我的錯,是我介入他們的感情,讓一切都變得很混亂。大家都遍體鱗傷,心口跑出鮮艷刺目的鮮血,看得錐心,痛得咬牙切齒。暗下眼瞼,發現桌子上有一份醫院婦產科的資料,走近一看就知道只是有關于人工受孕的文件。
「放著吧,有太多東西要整理。妳能幫我用膠帶把箱子給貼合嗎?」麻清允引回我的注意。手里拎著工具,大概真把我當成臨時勞工,還是自己送上門的那種。無可奈何地接過,就聽到他低沉的言語:「我很喜歡小孩……在經過那一夜后,我因為愧疚,想要彌補媛芬,比平時細心的舉動,讓她很高興地決定要去人工受孕,她的子宮不能自然懷孕,做出這個決定,是她很大的讓步。」
「你很開心她的決定?」從麻清允的眼神,清楚得知他的失落。
「當然,這也是我不肯放棄的主要原因。我想組織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小時候,我爸爸出車禍成為一個植物人,媽媽每天以淚洗面,放棄很多理想,專心一意地養育我,雖然還有很多人的支助,但在我五歲前,我沒有父子親情的概念。可是當他醒來后,我的人生有些改變,才知道什么叫做父愛,這種感覺讓我也很想給予我的孩子。」
「第一次聽你說這些。」一邊黏貼,一邊露出苦笑。原以為我夠了解他,卻在此時明白,那些理解只是冰山一角。
「我也是第一次講給別人聽……對不起,講這些擺明是會讓妳受傷害,我還自顧自地講……。」可能是平常看我發脾氣看慣了,現在他都很畏懼我變臉。
「你想要挽回婚姻,是愛她,還是想要有個孩子?」
「都有吧,愛會讓人產生想擁有的沖動。」包含無奈,他低頭繼續做事,兩人又陷入一種詭異的沉默。愛可以很簡單,也能很複雜,有時候只是一個眼神就能表達情意,有時候說了千萬遍我愛你,也是沒門。
麻清允想要擁有的東西是一個家庭、一個生命,雖然這是人之常情,卻不知怎么對此做出評論。聽說做人工受孕,在途中會很不舒服,起伏會變很大,如此高傲的媛芬,竟然會有這種沖動,可想而知她曾付出了真心。
「要說對不起,我也有錯……一開始,是我先吻你的。」秘密總是讓人難以喘息,在孟媛芬把一切都告訴我時,許久沒興起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4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