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被男生拉去廁所差差差了_文筆精彩的都市小說

CH11-6 來訪。 麻清允抬頭看了我一眼,伸手揉揉我的髮絲,「傻瓜,不是妳的錯。是我一直糾纏妳,是我對妳情緒失控。這些都不是妳的問題,不要說這種話。」
語調很平淡,沒有太多的起伏,卻把心中想要表達的事情清楚地講出來。我們之間已經太久沒有溝通,幾乎都在吵鬧中度過,也難怪互相不了解。垂下眼眸,繼續地替他包裝,突然間聽到東西掉落的聲音,玻璃頓時碎了滿地。
「怎么了?」慌張地關心著,見他手中拿著一張照片跟一份文件,那是他跟媛芬的婚紗照,至于資料上面寫什么,我一時看不清楚,就被他收入口袋,雙唇有些顫抖。
「沒、沒事。」搖搖頭,臉色蒼白得很沒有說服力,麻清允失魂落魄的樣子使我也不知道說什么,便繼續手邊的工作。直到他回神起身,緩緩地對我說:「水柔……妳可不可以在等一下搬家公司?我想起有東西要回家拿,怕錯過了時間。」
「好啊,反正只是等嘛,你就去吧。有什么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嗎?」抹抹雙手,我疑惑詢問。
「不用,就把東西全都搬搬走就好,寄送地址我已經告訴搬家公司了,我在家等包裹。」麻清允拿起茶幾上的鑰匙,不知道在急什么地去換穿皮鞋,右手跟我揮揮,沒說什么就快步出門。
看著他的背影,心中閃過一絲疑惑,抬頭望向墻上的時鐘,驚覺已經不早了,若再晚一點,就會趕不上跟組長去警大的時間!可是剛剛才答應麻清允要幫他送包裹……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苦惱地踱步,打開手機又發現昨天那場雨,讓它呈現短路的狀態,連要找個人都難!真的是人在低潮處,喝水都會塞牙縫!頹喪地倒在后面的沙發上,決定繼續在這等搬家公司來。畢竟我們難得說上這么多話,沒有吵鬧,只有和諧,怕出了差錯又回到以前。
本來就有點發燒的身子,在放鬆下來后,反而突發猛烈,熱暈暈地不知天南地北,瞇起眼睛,想要集中精神卻不太容易。時鐘滴滴答答地流逝,我竟然獨自待在第一次到的屋子,整整有兩個小時。
大大小小、零零散散,東西都少了一半。老實說我根本沒規劃好未來該怎么辦,跟麻清允這樣曖昧不明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讓人不覺得安定。果真是年齡越長,思想就越古板。平平安安、沉沉靜靜地過人生,不求他有多愛我,似乎很不錯。
麻清允是我愛的人……,我愛的人啊。終于能明白小脩對我的執著,面對自己心愛的對象,不執著也很難。好想快點擺脫這場災難,走出一條光明大道。
「叮咚!」一道門鈴聲阻斷我的思緒,猜測是有人要來搬東西,甩甩頭就往大門走。「是搬家公司?請等我——小怡?」
眼前站著的是無比熟悉的麻清怡,之前在跟允鬧翻前,我們曾經交談過幾次。而在出席孟媛芬他們婚禮時,也碰上了她。許久不見,整個人都變得更亮麗光彩,只不過臉上卻是布滿憂心。
「水……柔姊,請問允哥在這里嗎?」一時的卡詞馬上就補齊,她探頭問道,對于我在這里表現出疑惑。
「允?不是回家去了?他說要先回家拿東西,要我幫他把行李交給搬家公司的啊!」心中一沉,看他們這樣子,擺明回家是一個藉口……。
「妳是說大哥剛剛來過,可是又走了?什么時候走的?」站在小怡后面的一個美少男忍不住插話,語氣很沖很直,但我知道他是太過擔心。麻清允不是小孩子,現在的情緒卻是如此糟糕,怎么辦,萬一出了問題怎么辦!

CH11-7 機場。 「昨天媛芬搬走,麻清允是在清晨五、六點的時候來,沒過多久,就說有事回家。」腦袋不斷回憶,就怕錯過任何的蛛絲馬跡。然而心中早已有底,多希望我辦案的直覺能如此字準確,一股酸澀的情緒涌上心頭,愛情總是會讓人變得更加丑陋。「我想——」
「怎么?」他馬上接話,下課被男生拉去廁所差差差了_文筆精彩的都市小說認真地開口。
「允去機場,追媛芬去了?」輕咬嘴唇后,我說出心底的猜測。
「機場、機場!」少年叨唸了兩句,便猛然拉起小怡的手,朝著電梯狂奔而去,似乎要去尋找目前失蹤的麻請允。忍不住在原地踱步,探頭發現他們是正要坐上一臺黑色轎車,急急忙忙地關門想跟他們一起去找人。
一定跟那份我沒看清楚的文件有關,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一早平靜的交談,是在這種不明不白的情況下結束。本以為他已放棄希望,現在為何又要燃起這份沖動?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讓他徹底忘記這份婚姻、這份感情?
人非圣賢,孰能無私。我愧疚、我難過,卻不能否認我深深愛著麻清允,想要他的全部!多少個委曲求全,在暗戀的泥沼不斷拔河,很清楚這是自找來的問題,沒理由自怨自艾,但心就像破一個大洞,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在孟媛芬跟唐水柔之間,他總是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最可怕的是我還痛得甘之如飴,一而再、再而三地自虐著。
等不及電梯,我匆忙地走著階梯下樓,在車子要開走的前一刻,慌張地敲打車窗,見他們錯愕的臉龐,想要退縮卻又鼓起勇氣地要求:「請你們也讓我去好嗎?我真的很擔心他。」
沉默蔓延,車上的人都抿嘴不語,直到小怡露出溫柔的微笑,「上車吧。」
感謝地頻頻彎腰,坐上后座更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扭著手指,望著一路風景,覺得有種莫名凄涼的感覺。若不是在他們面前,我忍住不哭,不然按照我以往的紀錄,早就眼淚四溢了吧。腦袋充斥著疑問,質疑自己、也質疑欺騙我而去的麻清允。
沉重的心理壓力,使我閉上眼眸,遮掩欲奪眶的淚水。當再度睜開時,也差不多要到機場,不等車子停好,我就奪門而出,想要問個明白、想要有一個答案。這些年我都在期待回應,一路走來我好累,事情混亂到不可掌握,開始不能分辨誰對誰錯,誰辜負了誰、誰又傷害了誰。
唯一明白的是,我放棄太多事情,大徹大悟后,怎么可以在回到原點,連最初執著的東西都忘了呢?麻清允是我的希冀,伴隨近七年的暗戀。
「麻清允、麻清允!」激動地在機場大廳里面嘶喊,就怕他已經隨著孟媛芬離開,或者是挽回到了人,徹底跟我一刀兩斷。我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麻清允你在哪里?」
無視他人奇異的眼光,終于在入關的門前,發現搖搖于墜的他,臉色蒼白到我心頭一震,再也抑制不了地痛哭出聲,緊緊地跑去擁抱他的身軀,「允!」
沒有任何的溫度,此時的他是如此冰冷。
「媛芬走了,她終究還是走了。」耳邊迴蕩的是他的聲音,我使盡全力地抓著他。對不起,就算我多抱歉,我都不可能放棄你。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請你原諒我的自私,對不起、對不起。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乾澀的語調,麻清允掙脫我的懷抱,想要站起來離開這里,可惜兩腳不聽使喚,使身軀往后倒了一步。
才一步,他就砰然倒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4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