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不要塞東西了好漲h_文筆細膩的校園小說

CH12-6 責罵。 知道再逼又是撕破臉,我扭動雙手,低頭道:「就照妳說的,我出去。妳不要太生氣,沈大哥不會害我的,再怎么說我們都是一家人,決裂之后見面多奇怪?他跟水旸哥密不可分,媽不應該為了我,發如此大的脾氣。晚上我會在妳房門前泡杯迷迭香給妳喝,定神好睡。」
「水柔妳快出去吧,迷迭香茶我來泡。」父親見母親不搭話,便出言緩和。這氛圍的確也不容許我造次,摸摸鼻子就走出書房。
而大哥跟組長正相依在不遠的客廳沙發,前者緊緊摟抱住對方,眼眶都有些通紅,濃郁的心疼掩飾不住。向來是如此冰冷的他,竟然會因為沈云受傷露出這種表情。
「組長、大哥,對不起,讓你們擔心,還挨打了。」懦弱的我很想逃避,但人在前頭,怎么也不該當鴕鳥。看著沈云頭上纏住一層又一層的紗布,能想像為何大哥會擔憂成這樣。若今天被砸傷頭的是麻清允,我一定也急得六神無主,對其他人抱有深深的敵意。
「妳的確是應該道歉,并且該對今天的行為做出說明。為什么不接大家打給妳的電話?為什么沒有準時赴約?妳難道不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妳一搞失蹤,全部的人都不用做事了。挨打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妳對工作的態度!妳可以翹班,可是不能跟別人斷了聯繫!唐水柔,妳已經長大了,早該有個分寸,我在妳母親面前,相信妳的判斷能力,可惜這次我對妳很失望。」組長面色鐵青地說完,第一次在大哥面前說我的不是。
「我的確該罵,真的很對不起。在手機壞掉后,因為一些私人問題而遺忘通知組長,這都是我的錯。讓眾人替我著急擔憂,也是我的問題。我不會再犯,也請你不要放棄我,對不起!」或許別人會覺得組長的苛刻太過嚴厲,會想說是手機壞掉,又不是我故意不打……但現在資訊這么發達,若能借個手機,上網查一下分局電話,就不會發生這么多事情。是我不把工作放在心上,思鈉的問題這么嚴重,我卻還在追逐個人的情愛,在這點上我感到很羞愧。
「現在不是要不要放棄妳,而是該拿什么來相信妳。希望妳能做個自我檢討,思鈉這案子妳就不用多想,不屬于我們的,強留也沒用了。本來想將犯人抓起來,讓大家安心過日子,如今見妳對自身安全這么不在乎,我也不想瞎攪和。」并非那么好講話,組長大概是真的動怒。他轉身對眉頭皺得死緊的大哥,緩和犀利的語氣,略帶溫柔:「你不是說要送我回家?走吧。」
「你對水柔太兇,我不喜歡。」停頓片刻,大哥才回應。果然還是疼愛我,不忍讓我被斥責太久。
「你老公我都頭破血流了,還要扯開嘴角當小丑嗎?不兇一次,她怎么會意識到刑警是多么沉重的職業?我這是在教她,還說不喜歡我,老婆你做人不能這樣!」臉不紅、氣不喘地埋怨,對話又走向比較好笑的一方。
「水柔她知道。」
「她也該知道。走了,希望明下面不要塞東西了好漲h_文筆細膩的校園小說天我的組員能夠不脫隊地上班,畢竟可能會被分配新的案件,必須有時間上手。」彷彿是在跟空氣說話,組長再度給予我傲嬌的機會,再不把握,我也不夠資格當警察。

CH12-7 誠實。 「謝謝。」在他們離開前,我還是說了句道謝的話。愛之深、責之切,換個想法就不會糾結這些責罵。換作在以前,可能早就氣得摔碗、摔盤,畢竟長這么大父母縱容、哥哥寵愛,雖不致于長歪,性格也是走剛硬路線,如今經過麻清允這件事,再怎么不懂事,多多少少明白了些道理。別把自己逼到角落,人生就有更寬闊的道路能走,大部分的壓力,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跟別人無關。
「走了。」組長摟著大哥,簡單地回兩個字,就扭開大門門把,往返家的路途上前進。我呆呆地看著他們的背影,不由得地露出苦笑。這一天,我遇上小川跟小怡這對幸福青梅,也見到他們對戀愛的狂熱,勇敢地付出,愛烏及屋,照顧對方的家人。這種感情,真的太璀璨,太過美好,好到我都懷疑這是否為真實。
輕輕吐一口氣,扯開自嘲的嘴角,落寞地拿起衣服、走入浴室,讓這個夜晚陷入沉默,沒有半點聲響地過去。隔日,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相對于昨天的轟轟烈烈、事件滿到炸鍋的沖突,今天顯得悠閑自在多了。
換了套白色襯衫及黑色褲子,拿起包包就往下走去,恰巧碰到剛開門,似乎一夜未歸的大哥。他的臉上露出難以掩蓋的羞紅,尷尬地別過頭,找個話題來轉換這奇異的氣氛,「昨天睡得好嗎?」
「很好,大哥不用擔心。組長呢?傷勢還好吧?」看來他們兩個是度過挺激情的夜晚,瞧大哥連衣服都不同樣,別跟我說是不小心被水潑到,分明是被扯爆。
「嗯,很好。妳快去上班吧,趁爸媽還沒起床前。」溫馨的提醒是說到了心坎里,向來說一不二的母親,是不容許任何人抵抗她的決定。我想沈云之所以被打,跟這個原因脫不了關係。兩個都是硬脾氣、愛鬧彆扭的類型。
「再見,大哥放假就好好休息,不要太累。」拍拍他的肩膀,又見紅朝從脖子渲染到耳際。跟沈云那種厚臉皮相處這么久,怎么都沒學習一點油條精神呢?也罷,反正大哥最可愛的地方,就是這里。改了就是四不像,使人不太適應。
走到巷口的公車站牌,七點多的時間,太陽尚未大肆閃耀,我微微地瞇起眼眸,卻發現一臺熟悉的轎車開在面前。是麻清允,他破天荒地想要接送我上下班嗎?
「你怎么會來?」沒坐進副駕駛座,忍不住明知顧問。就算他沒有其他意思,也想多聽一些情話,多受一點感動,甜言蜜語總是讓人從低落中崛起。
「好久沒開到這附近,來看看妳。上車吧,還沒吃早餐對不對?」麻清允的回答毫不遜色地打迂迴戰術,我啼笑皆非地坐在他旁邊,接過溫熱的拿鐵及三明治。
「麻清允,你知道我的喜好是什么嗎?」看著這早餐,我不打算再有所隱瞞。老天爺讓我們走了又走、拐了又拐,最終回到原點,是想要我們可以誠實一些,別老是掩蓋自己內心的想法。「其實我喜歡豆漿、牛奶多過于咖啡、可可,對于西式餐點,我更能接受燒餅油條。」
想也奇怪,明明都認識這么久,為何對方的喜好,他總是記不住?是我在他心中,從未被重視過?還是因為太過熟悉,反而會下意識地決定別人不喜歡的選項,天天積怨在心底,又怕戳破了虛偽,一切脫序便回不去了?
「下次會改進,妳早說嘛,我們以前去什么西式早餐店,吃那么貝果、果醬,直接美而美不就得了?剛好我也比較喜歡吃鐵板麵跟水煎包。」拎起一個塑膠袋子,里頭有他吃完的盒子,聞這味道也大概知道是煎餃配紅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5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