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偶爾會痛怎么回事_文筆細膩的穿越小說

CH12-8 說開。 不禁莞爾失笑,我們繞著圈子這么久,終于有坦誠的一天,話說到底也不怕對方有別的心思。
「看來我們認識彼此七年,還是有許多誤解。」打開他準備的早餐,見他帥氣的側臉有些凹陷,可想而知他最近過得不是太好。
「誤解是好,互相聊聊也能解開,最怕就是什么都不說,憋得人心慌。唐水柔,這么多年過去,我可是學乖了。」麻清允笑得是光輝燦爛,掩蓋自身的憔悴。還說要聊開,這小子馬上就破功。
「昨天錯過了搬家公司,你是什么時候要再用一次?」打開心結還是需要諸多時間,也就沒多久追究麻清允的掩飾。
「不搬了,反正老家也就我妹跟小川在一塊,我回去湊熱鬧,當大電燈泡惹人閑嗎?」
「那你是打算繼續住在那,不怕觸景傷情?」分局離我家有點遠,可以閑聊很久,不怕他打迂迴戰術。只見麻清允扯開自嘲的笑容,趁紅燈時轉過頭來看著我。
「我很好,離婚又不是什么光榮事跡,自然會難過,觸景傷情也是會的。可是我不會逃避下去,既然媛芬想要一刀兩斷,什么過往早該隨風飄散。每次失戀都要換一間房子,老子就算有錢也需要節制一下,是不?」從他深遠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一絲的悲傷,就在那個瞬間,一閃即逝。
「……放心,你還有我。」輕聲說道,伸手握住他的大掌。
「嗯,妳不就在我的車上。」兩人對視一秒,酥麻的電波在心中繚繞,癢癢得讓人難耐,隱忍想仰向前去奪吻的沖動。唐水柔冷靜、冷靜,上次就是因為妳忍受不住,才從車上滾到床上,引發后來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沖動是魔鬼,沖動是魔鬼啊!絕對要保持矜持,走婉轉閨秀的路線!
「現在的確也下不了車了。」
「我現在不會給妳這個機會,不會有放走妳的原因。」強勢又霸道,縱使是如此不明不白的關係,他講話依舊顧我,彷彿吃定我這疲軟的個性。
「開車,少這么啰嗦。」陽光四射,不管是身體或者心靈,都覺得十分溫暖。嘴角微微翹起,一掃這兩天的陰霾。面對喜歡的人,不管他做了什么、說了什么,都會覺得曖昧不明、臉紅心跳。
我……喜歡麻清允,從以前到下面偶爾會痛怎么回事_文筆細膩的穿越小說現在,現在到未來,我都喜歡他,一直一直地喜歡著。曾經寂寥的愛意再度沸騰,我好想跟他再說一次喜歡,再說一次愛你。可惜人的臉皮太過薄弱,禁不起這種害羞的告白,悠然地看向窗外,風景明媚。
「我開車,妳吃早餐。」溫柔的叮嚀,瞬間使冰冷的三明治溫暖了起來,輕輕地點頭,聽到他又說:「明天,我炒蘿蔔糕給妳吃。」
「那我打果汁給你喝。」談戀愛就是一種互動,疼愛對方,而不是單方面地付出。
「好。」回答單字,麻清允流暢地駕車,似乎是發現我強烈的視線,伸手摸摸我的頭,「唐水柔,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再對妳更好。」
「七年我都等了,現在我還怕什么。」有這句話就足夠,若真的無法在一起,我還能回味一輩子。可是一方面又很怕這種幸福落空,嚐過他的溫柔體貼,分開之后,我只會深陷過往回憶,永不翻身。
「這次不會再七年這么久。」此話剛落下,車子就已行駛到警局,我輕輕地點點頭,沒多說什么就下車,恰巧遇上停好機車的小脩,整個人僵硬地連手指都不會動。
他淡然的眼神,打量我跟麻清允,最終寓意深遠地瞟了我一眼,俐落地轉身離去。

CH13-1 新進。 這種場景,曾經是我預想過千百次,總有一天小脩會放棄我,跟我形同陌路,不再用燦爛的笑容,面對我這個人。如今,當他真的這樣對我時,我竟然有種難受到想哭的情緒。這跟喜不喜歡沒關係,而是在這一刻,我才明白到底傷了他多重。
「走吧。」麻清允拍著我的肩膀,使我快速地回神,眨掉在眼眶的淚水。該來的終究是要面對,心酸的不只我一個,在這四角戀中,孟媛芬狼狽退出、小脩感傷成全,都是我們太過軟弱的關係。若我再動搖,豈不就辜負了他們的心意?
「嗯。」點點頭,兩人一前一后地走入警局,隨即碰上頭上綁著繃帶的沈云,他微微地瞥了我一眼,轉身走去重案組的辦公桌,靠在一旁的楊臣岳跟小脩使我驚愕地退了一步。「你們怎么會在這?臣岳你出院了啊?」
「嗯啊,昨天早上醒過來后,就緊急辦理出院了,畢竟組里的人手不足,再調人也不太方便。」他對我露出笑容,大概是想證實自己已經康復,兩手還舉得老高,強健地在那伸懶腰。
「這樣沒問題嗎?不是才醒過來一天?」臣岳一直以來都是負責任的好同學、好同事,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他負責任的程度會這么強大。老天爺,連住院都趕出來,到底是什么恐怖的執著情操啊?這讓常常翹班、不工作的我感到無比汗顏。
「一天就夠了,醫生也檢查沒什么問題,偶爾回去複診就好。」原本聽到被攻擊,還以為是多么嚴重的事情,沒想到竟然能這么快回到工作崗位,真是萬幸。不過左看右看,陳警官的身影卻沒進入眼簾。「我知道妳在找什么,我的搭檔還在昏迷不醒,他受的傷比我還嚴重許多……。」
「好了,你們兩個談天也說夠了吧?我在這里先替大家介紹,這是我們新進職員,司馬刑警。」聽到組長的這席話,我才確定小脩真的要成為我的同僚。不過,他之前的志愿不是在這里的啊,明明大學讀的就是內部行政人員,怎么會在入職的時候,突然更改志向?
帶著狐疑,我看著他面無表情地朝大家點頭,「大家好,我叫司馬緹脩,前來支援重案組,希望能對大家產生幫助。」
接著,是眾人配合地拍手,嘩啦啦地歡迎他的到來。
恐怕是本組的傷亡人數過多,讓新來的內部菜鳥前來充數也說不定,不過他的樣子,委實不像被強迫調職的人,反而有點……說是執著嗎?我不知道該怎么說,但他不再是那個我熟悉的小脩,眼底的神情,我已捉摸不定。
「或許有人還沒接到消息,目前思鈉這個案子,我們已經無權調查,現在是隔壁分局的管轄事務。目前重案組所接手的是國際走私案,一早我跟相關單位確認過了,剩下的就讓跟我們同進退,一起轉案的麻清檢察官說明吧。」沈云揮手讓進門就十分沉默的麻清允出來說話。
身為一個檢察官,他本來可以繼續參與思鈉,結果卻也一起退出,右手拿著一疊資料,左手則撐著桌面,「很高興能跟大家繼續下一個案件,雖然沒有好的開始,不過我相信未來的每個案件,都能有好的結局,至少逮捕犯人,我們是在所不惜。」
「可以說明,為什么思鈉不再是我們承辦的案子?組長,我們在上面已經付出很多精力了,現在陳警官還昏迷不醒,幾乎都要成為我們第三位殉職的同事,你們這樣做,不是前功盡棄了?」楊臣岳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面容不善地質疑,根本沒有把重點放在國際走私案上。
「這是上級的決定。」
「麻清檢察官,你可以不要躲避問題,老實回答嗎?」口氣有點沖,連臉色都扭曲了,看來是因為自己也受傷,受到的刺激才更多吧,可惜知道內幕的我們,則感到無比地頹喪。這是我的問題,造成組里的損失,卻無法有所彌補。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5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