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好濕讓我咬_文筆超級好的小說推薦

第五章 朕不要當花瓶 第五章 朕不要當花瓶
「皇上駕到──」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當我昂首闊步踏進大殿時,朝廷百官齊齊向我行禮。這種被人拱著、尊敬著的感覺實在太爽了!怪不得自古以來一堆人搶著要當皇帝!
在我差點被虛榮沖昏頭之前,我注意到了,其中有些人僅是站著低下頭,擺明了就是不把我這個皇帝放在眼里!好啊!第一次上朝就打算給我來個下馬威?
我整整儀容,不疾不徐地在那把鏤金龍椅上坐下。「眾卿平身。」
「謝皇上。」
根據張學祿的情報,這些大臣們唯一一次見過鳳湘翊的真面目就是在登基大典上,有些新進官員甚至不知道國君長什么樣子,所以當他們抬起頭時,果然一如所料的呆住了。
哼哼!竟敢小看我?要知道一國之君能長得這么「漂亮」可不是件尋常的事!
我一襲深紫色龍袍,上面是以金絲精緻繡上的團龍圖樣,英武威嚴!外罩一層金色紗衣,增添高貴不同凡俗的皇家氣息。而長髮全部盤起用龍紋金簪固定在頭頂上,仍保留了瀏海垂在額前,嚴肅卻不老成,親民卻不稚嫩。
「愛卿們怎么愣住了?」我放慢語調,讓聲音聽起來從容卻迷幻。「就照慣例開始彙報吧。」
報告的期間,我趁機觀察了底下的眾臣,的確如得到的資訊,鳳凰王朝的朝臣們年紀大約都在二十至四十歲上下,因為工作量十分龐大又幾乎沒有休息時間,年紀大一點的人根本無法撐下去。至于為什么會造成工作過度的惡風,追根究柢就是官員人數太少。每位官員家世、地位、才能都必須經過嚴格挑選,而且又是從原本人數就不多的貴族中選出,當然會人手不足!
各級官員一一報告,但隨著時間一久,我的火氣也漸漸上來了。他們根本就是在向宰相稟報,要不就自己討論,哪里還有人詢問我這個皇帝的意見?簡直就是把我當花瓶、當空氣、當節目背景!
當他們談到了某個議題而開始爭執不休時,我終于忍不住了!
「啪!」我用力一掌拍在桌上(痛死我了!)。「都給朕住嘴!」
全場立刻變得鴉雀無聲,屏氣凝神看著我,空氣彷彿在這一刻停止流動。
「你們眼里還有朕的存在嗎?」
安靜……安靜……安靜到連我自己都要尷尬了!我只知道自己被忽略很不爽,但接下來要說些什么我根本沒頭緒!
就在這時,一個清竣的聲音打破沉默。「那么請問,皇上有何高見?」
他是誰?我偷偷看了一眼桌上的小抄,站在這個位置的人是……吏部尚書,洛清秋。
他好年輕!頂多比鳳湘翊大個一兩歲而已!
他身著暗紅色朝服,一頭褐色長髮簡潔俐落地高高扎成馬尾,兩束頭髮挑了出來垂到下巴的位置。他的眼神好銳利,就像擁有洞悉一切事物的能力。和昏君迥然不同,他的美是俊美,帶著傲然英氣。就算他穿著粗布衣,還是能一眼看出他是個貴族,渾然天成的優雅是其他人模仿不來的!
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如同他的名字:冷清若秋霜,不可褻玩焉的冰山美男。
「皇上?」他抬了抬眉毛,冷冷地喚我。
「皇上大概沒心思注意朝政內容吧!洛大人就別為難皇上了!」另一個充滿嘲諷味道的聲音響起。
這又是誰?我再查了查小抄……戶部侍郎,江攸嵐。哼!一副紈褲子弟的樣子,想必不是什么好東西!
竟敢說我沒在聽?我清了清嗓子,堅定自信地望進他的眼睛。「卿方才提到了近來官員因體力不支而病倒的情況越發嚴重。」我頓了頓,讓那些等著看好戲的大臣們有時間把嘴巴合起來。
再怎么說我也是個尊師重道的好學生,老師上課我都有認真在聽耶!
「朕認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超時工作……」
「這件事剛才已經討論過了,皇上!」江攸嵐嘴角上的不屑又更明顯了。「洛大人問的是皇上的『高見』呢!」說完朝廷上四處響起竊笑聲。原先發問的洛清秋臉色只是淡淡的,但我知道他從頭到尾都不相信我會說出什么見解。
「朕話都還沒說完你是在插什么嘴?」我瞪了他一眼。「所以適度的休息是必要的。官員有機會喘息,工作效率也會跟著提升。」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嘛!每當我媽問我為什么不去寫作業一直看電視時,我總是這么跟她說的。嗚,突然好想媽媽。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么,我的喪禮已經結束了嗎?
「那么敢問皇上休假的標準是如何?多常?休多久?名目是什么?哪些人可以休假?如果官員們成天想著要放假,哪里還有心思工作?」洛清秋沒給我感傷的時間,淡定自若卻犀利地提出一連串質疑。雖然他的問題皆是一針見血,可我覺得他分明就是存心要電死我!(謎之音:純粹是某人被害妄想……)
我將目光掃過底下所有大臣,鄭重地說道:「所有官員,不分上下,不需原因,一律固定週休二日!」週休二日簡直是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啊!不加以推廣實在太可惜了!
眾臣們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但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問號,彷彿我剛才說的是火星語。
啊!差點忘了,這里是古代,沒有星期制!
「咳咳,所謂的週休二日,就是指每工作五日便休息兩日的意思。」我補充道。
底下的喧嘩聲又更大了。「這么多?」「這樣還要不要做事?」「太放縱了!」
拜託!週休二日哪算多?每次才一放假感覺又要星期一了!這些人是自虐工作狂嗎?
「那要延長每日工作時間嗎?皇上。」好久都沒開口的宰相終于發問了。宰相黎原豪是個看來四十多歲的型男大叔,要不是他一直搶我的風頭,讓我這個皇帝被華麗麗地無視,又恰恰好是欺負我家陳曦那個臭皇后的老爸,我還不會那么討厭他。不過他現在罪加一等了:壓榨勞工的惡上司!
「不。不僅不能增長工作時間,還要改成朝九晚五……呃,不對。」我扳起指頭開始算。「是辰時三刻開始工作,申時三刻結束!」
我的話果然又引發另一波議論。
「之前沒有休息政事卻仍繁重無法負擔,如今這樣那些做不完的事務皇上又該如何解決?」始終不肯放過我的洛清秋仍是從容不迫優雅地咄咄逼人。
「要是官員們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工作,他們就必須額外延長工作時間直到做完事情。如此一來,為了能準時休息,做起事來必定會更為認真,因而大幅提升工作成效!以往的制度因為早已有無止境工作的認知,容易使官員失去熱忱,導致怠惰拖慢辦事速度。少數仍是盡忠職守的人就必須扛下這些被拖遲的政務,最后無法負荷,才會造成官員紛紛病倒的局面。」呼~我居然可以一口氣說出這么多話,真是太佩服自己了!我有些得意地端起桌上的茶潤潤喉。
朝堂上原先的交談聲在我說完長篇大論后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朝臣們皆是瞪大眼睛呆愣愣地看著照理說該是個昏君的我。
「這還只是個治標的方法,若要解決其問題本源……朕提議舉行科舉!」我又在朝堂上投下一枚震撼彈。
科舉是昏君草案中最重要的一項政策,他可是涂改再涂改,洋洋灑灑地寫了好幾頁,既然我占用了他的身體,就有義務替他完成理想。雖然我痛恨考試,但不可否認科舉的確是選拔人才最公平公正的途徑。在小說中看過許多穿越女回到古代辦科舉,沒想到我也會有這樣一天,不知道會不會被后人詛咒?想當初我還在念書時,每逢大考總是一邊捧著書本一邊詛咒著當初發明「考試」的人他祖宗十八代……
「皇上所說的科舉指的是……?」宰相代替再度一臉問號的眾臣們提出疑問。
「就是國家考試。由中央舉行考試,不管貴族平民男人女人皆可參加,從中選拔出具有能力的人才,擴充官吏人數。」
「平民和女人也能參加?簡直太荒謬了!」「這是在藐視貴族!」果然不出所料,不滿的抗議聲立刻四起。
聽到他們左一句「貴族」右一句「貴族」我就火大了!最討厭這些自以為多高貴多了不起的天龍人!
我的聲音中帶著壓抑的怒氣。「貴族在鳳凰王朝本就是少數,為何只有貴族才能掌握決議國家大事的權力?多數服從少數是哪門子道理?你們口中的平民和女人,同樣也是組成鳳凰王朝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何況鳳凰王朝百姓中有九成是平民,若是不讓他們參加考試將會錯失多少人才?朝堂上本就該有他們的聲音,這樣才能提出真正體恤百姓、解決民間疾苦的政策!」
「就算關于平民入朝這部分皇上說得有理好了,但女子怎可為官?女子無才便是德!」仍有不怕死的官員綠著臉表示反對。
「女子無才便是德?好一句屁話!」看見底下的大臣們錯愕的表情,我尷尬地乾咳幾聲轉移注意力。對不起,我一激動起來就會忍不住爆粗口了……我十分厚臉皮地假裝若無其事繼續說道:「朕在古書上看過,自古賢德有才情的女子多不勝數,甚至還有女人代父從軍、解救國家免于外族侵犯,更有女人稱帝!女人的心思細膩及敏銳是多數男人缺乏的,而朝廷正是需要這樣的力量!」
「啪!啪!啪!」一陣清脆的掌聲劃破沉默響起。「皇上的見解實在精闢透徹,令微臣深深折服。」
說話的人有著銀鈴般清亮悅耳的聲音,我看向他,一邊對照著我的小抄……吏部侍郎,月疏桐。
我開始懷疑當上重臣的選拔條件之一是不是必需要長得帥?不然為什么幾乎每個大臣的樣貌都這樣好看?
這個人大概是諸臣中最時髦的一個了吧!他有著異于鳳凰王朝普遍男人的一頭巧克力色柔軟鬈髮,因為鳳凰王朝的官員不需要戴官帽,因此他的頭髮隨意地披散著,長度及腰,左耳際的頭髮塞至耳后,露出了小巧的銀色耳墜。同樣是朝服,他卻有辦法穿出時尚的感覺,我想應該是他繫腰帶的方式上有所變化。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他那雙含著笑的眼睛,所謂的目若桃花就是這樣了!
如果說洛清秋是「秋」的話,那么這個月疏桐就是「春」了!
「還有其他大臣有意見嗎?」他的語調輕鬆平常,其中卻明顯可聽出威脅性。這個人,不簡單!
「那么就照皇上的意思去辦啰?」他微笑說道,是我看錯了嗎?我好像看見他對我眨了一下眼。
難道說,他是昏君生前的「好朋友」?
總之,沒有其他大臣再提出反對意見,我的第一次上朝算是在他的幫助下圓滿落幕了。
之后我到御書房為剩下的細節開始擬草案,期間向張學祿打探了為何我的三個平時在朝政上表現優異的「好」兄弟們今日皆不見人影?原來祈德王和夫人回娘家省親,云賢王去鄰國拜訪,而寧樂王身體抱恙在家歇息。
今天還算我走運,沒遇上他們,不然只怕我的昏君變身大作戰復出之路會更為艱辛!
過了一會兒,有一個小太監低著頭走進來御書房。「參見皇上。」
「怎么了?」張學祿扯著他那尖細的嗓子問。
「吏部侍郎有東西要呈給皇上。」
吏部侍郎?不就是月疏桐嗎?
「呈上來吧。」我輕聲道。我倒好奇他要給我什么東西?
透過張學祿傳上來的是一個薄荷綠色香囊,伴隨著濃郁的香味。我嗅了嗅,這味道是……玉蘭花!呵,也只有月疏桐這種大膽前衛的人才適合這么濃烈的香味。
不過我跟他很熟嗎?他送我香囊要干嘛?
我摸了摸袋子,拉開繩結,發現里面有一張紙條。紙條上只有一個遒勁的字,不,也不能說那是一個字,比較像是個寫了一半的字。
那是一個「隹」字,但寫在靠近紙張右側,也就是說,左側偏旁是刻意不寫的。
他在跟我打啞謎!他到底想表達什么?
唉,我的頭開始疼了!

第六章 一樣不男不女的宮女 第六章 一樣不男不女的宮女
就這樣,我的昏君變身大作戰平平順順的開始了。每天我都準時上朝,討論每個議題時都盡可能找機會插上一兩句話,發表我的意見。
周休二日的政策慢慢的可以看見成效,而科舉還在籌備階段。下了朝后我就會到御書房,和大臣們詳細解釋我從課本上學到的關于科舉的制度。
總之,我這段日子的努力讓眾臣跌破眼鏡,百姓們更是大肆慶祝,感謝祖宗保佑他們的皇帝終于不當昏君了!
祈德王和寧樂王回朝了,但云賢王還在鄰國。即便有他們在的朝堂讓我搞不清到底誰才是王,至少現在我不再被當成空氣了。反正來日方長,我會慢慢地、一點一滴地找回昏君流失的權力。
日子過得還算平淡順心,除了偶爾會有妃子喊這里痛那里痛必須去看看她們讓我感到很厭煩外,處理朝務對我來說是快樂的事。誰叫我也是自虐工作狂,閑不下來。
至于月疏桐的啞謎我還沒猜出來,但我也不急于向他詢求答案。我把香囊隨身攜帶,有空的時候就拿出來想一想,當作腦力激蕩。
最近最令我開心的事就是陳曦主動來找我了,她果然還是忍受不了寂寞。不過現在我們見面的次數有比之前少。一點點。
本來以為我的穿越帝王生活就要這樣過下去了,直到某天我在御書房研究昏君的草案時,張學祿帶來了一位宮女。
「皇上,這是新來的御前侍奉宮女,做事還算謹慎妥貼。」他往后微微點頭。「還不快來向皇上請安?」
「奴婢藝香參見皇上。」從張學祿身后徐徐走出一位舉止大方得體的女子,甜美的嗓音不卑不亢,一看就知道受過良好的宮廷教育。
「抬起頭來。」我放下手邊的工作,語調輕柔地說著。
她看起來大約十五、六歲,瓜子臉、杏眼,算是個挺標緻的人兒!整體給人感覺還不錯,我滿意地點點頭。正好我也缺個貼身服侍的宮女。
張學祿見我沒有反對,便退了出去。
「妳說妳叫藝香吧?」聽起來就是個能干的名字。
「是。」
「進宮多久了?」
「回皇上,奴婢進宮三年多了。」三年多?比陳曦還久!不錯不錯,可以納入情報網。
「妳會磨墨嗎?」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對她笑笑。我還是擅長電腦打字比手寫來的多,更別說是書法了!
「是。」她愣了一下,很快地點了頭,接著到我身旁來替我研墨。
我繼續埋首草案,但一直覺得有炙熱的目光不停從旁邊射過來。
奇怪!這藝香一直盯著我看做什么?是沒見過皇帝感到很稀奇,還是又一個被鳳湘翊的容貌迷住的純真少女?
我偷偷瞄了她一眼。不對……沒有臉紅害羞的感覺,反而更像是探究,并帶著一些戒備……她戒備個什么呀!我又不會吃了她!難道昏君生前還有什么不好的傳聞,像是對宮女……
哎呀!糟了!剛才想的太入神,竟然沒注意到毛筆上的墨汁滴到紙上。這似乎是昏君很寶貝的東西!弄髒了到時候他晚上出現在我的夢里找我算帳還得了?
我趕緊拿了一張紙試圖擦掉墨漬,但墨漬沒消失,卻被我弄的更糟糕。突然間,我彷彿聽到身旁的人倒抽一口氣。
我看向她,赫然發現她正用心痛的眼神瞪著快要被我毀掉的草案。
「藝香?」我試探性地喚了她。
「是……」她依依不捨地把視線從草案上移走,當她和我的眼對上時,明亮的眼眸瞬間盛滿殺意。
莫名其妙!我是哪里惹到她了?我弄髒的是昏君的東西又不是她的……
等等!該不會……?這有可能嗎?不過我和陳曦都能穿越了,這世上還會有什么不能發生?
那就來實驗看看好了!
我挑挑眉,不急不徐地把那疊草案捲起來,用極度慵懶無所謂的語氣對她說道:「這疊紙髒了,替朕拿去扔了!」
「什么?」她反射動作地發出低于她之前音頻的驚呼。
我往后靠在椅背上,悠閑地用手枕著頭,對她揚起一個大大的微笑。「被我發現了。鳳、湘、翊。」
他就這樣瞪著我,我也微笑著看他,彼此僵持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后,我累了。
「你不承認就算了,別一直瞪著我,我又不是你的殺父仇人!」
他依舊保持著警戒的目光,緩緩傾身向前,雙手撐在案桌上打量我。「你是誰?」
「現在是鳳湘翊啰!」我笑嘻嘻地說。感覺這昏君,可以逗著玩!
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領,銳利的眼神彷彿可以將我的身體穿透。「給朕從實招來!你進到朕的身體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欸欸欸!別用這種命令的口氣對我說話!我又不是你的百姓。」我輕輕挪開他的手,依舊是一張不正經的臉。
「你不是鳳凰王朝的人?」他退回原先的距離,但渾身上下還是散發著敵意。
「嗯哼。再說,我也不愿意進入『你』的身體好嗎?就像你難道就是自愿變成現在這樣?」
他皺了皺秀美的柳葉眉。「所以你……是男是女?」哈!是因為他自己變得不男不女,所以知道不一定會重生于原先性別的身體嗎?
「跟你一樣!」我看見他明顯鬆了一口氣。我邪惡地揚揚嘴角,繼續補充道:「跟現在的你一樣!」
「女人!」他驚訝地低呼。
「放心!我換衣服的時候都閉著眼睛。雖然洗澡的時候……是有一點小尷尬啦!不過時間久了就習慣了,又不是沒看過男人的身體,我小的時候都跟我爸……呃,我爹,一起洗澡。」
他一定是生氣了!那副想教訓我卻又想不出該說什么的表情真是可愛!
「看看妳現在是什么樣子!」他的眉頭緊蹙著,不難看出他有多郁悶!
「我怎么了?」我無辜地張大眼睛。
「眼睛!」
他是指我的眼線嗎?對厚,古代男生還沒有化妝的習慣。沒關係!我可以慢慢引領這股風潮,說不定還會成為鳳凰王朝史上最時髦的皇帝!「可是我覺得很好看啊!」
他不理我,只是冷哼一聲。「還有變裝癖是怎么回事?」
「那個啊……」我心虛地越說越小聲。「是誤會……」雖然真是誤會,但鳳湘翊聽到的當下應該會想再死一次吧!真是對不起了……
「最好是!」他那股默默散發出的寒氣令我不自覺縮了縮脖子。「妳跟嫻嬪什么時候那么好了?妳就不怕露餡?」
我舒了一口氣。對于變裝癖這件事他似乎放過我了!「嫻嬪和我們,現在是生命共同體了。」
「什么意思?」
「她和你我一樣,穿著別人的身體。」
「是嗎……」他摸摸下巴,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我趁這空檔好奇地研究他。真是太神奇了!一直以為只有現代人穿越到古代,或是兩者相反,原來古代人也會穿進古代人的身體里!是借尸還魂嗎?
「你一個大男人用女人的身體,不會覺得彆扭嗎?」我興致勃勃地托著下巴問道。月經來時,他一定很驚嚇吧!
「那是當然。」他厭惡地皺皺眉頭。
「不過你現在這具身體很漂亮啊!你干嘛嫌棄?」我是說真的。這個宮女長得比以前的我還要美的多。「還是說之前的你太漂亮,現在落差有點多你不習慣?」
「男子生得美又有何用?」他的臉上閃過一絲低落。看樣子他好像不喜歡自己的長相……
「你別難過啦!在我們那里這叫作『花美男』,很受歡迎的!」我試圖安慰他,他沒回應,只是有些黯然搖搖頭。
「對了,那疊東西妳是怎么找到的?」他的神情恢復冷靜,指向桌上的草案。
「誰叫你自己不把鑰匙藏好……」
「妳都看過了?」
「嗯……」我低下頭,等著被他數落一頓。
他嘆了一口氣,語氣出乎意料地平靜。「聽說妳上朝了?」
「對。我做錯了嗎?」我小心翼翼地觀察他的反應。我自作主張的事好像不少……慚愧……
「不,是時候該做些改變了……也許由妳來更適合……」他輕輕地說著,像是自言自語。
「對了,那所謂的『科舉』是妳想出來的嗎?」他的目光中微微帶著驚豔,是那種君王遇見難得的人才時所散發出的歡喜。
但我卻要讓他失望了。「不,那是我家鄉先人想出來的,我只是憑著印象複製過來。」我坦白地對他承認。在古代剽竊并不可恥!可恥的是明明是剽竊卻還死皮賴臉當成是自己發明的,讓傻傻的古代人把我們當成天才!
「是這樣啊……看樣子妳的家鄉是個人才濟濟的地方。」他又陷入沉思,臉上的專注沉著很明顯不是會出現在一個昏君臉上的表情。
「你……為什么假裝成昏君?」我情不自禁問出這個問題。
他撇過頭,不愿回答我的問題。跟我想的一樣。
不過下個問題他應該會說的。「你是怎么死的?」我又問。
他的臉變得嚴肅,隱隱有殺氣浮現。「毒殺。是我失算了,是誰下的手現在還不清楚,這就是我會重生的原因之一。」
「重生還需要原因?」我沒聽過穿越還需要原因的,不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嗎?對了,他不是穿越。
「沒錯,因為我心愿未了、怨念太重,閻王才暫時放我回來完成愿望。所以我們必須儘快找到交換身體的方法。」
「嗯,我也覺得要交換。我還是習慣女人的身體。」這時的我太專注在交換這件事上,以致于沒注意到他話中的另一個重點。「那以后我要怎么稱呼你?皇上?鳳湘翊?還是藝香?」
「公開場合就叫藝香吧。我在浣衣局辛苦做事努力往上爬,才能成為御前侍奉見到妳。今后我還是會以奴婢的身份待在妳身邊,這樣才可以一起找出交換的辦法。我會將妳視為皇上,妳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宮里人多嘴雜,別忘了妳現在的身份才是鳳湘翊!」
「我知道了。對了,你跟月疏桐很熟嗎?」我突然想起身上放著的香囊。「他給我出了一道啞謎,可是我解不出來。」
「給我看看下面好濕讓我咬_文筆超級好的小說推薦。」我將字條拿出來遞給他。
他只看了一眼,清秀的臉龐上立刻蒙上一層陰影。
「怎么了?」我問。
「他知道了。」
「知道什么?」
「妳是女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5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