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給你吃好爽好緊_斗破蒼穹納蘭邪惡小說

第二十八章 戰爭開始了 第二十八章 戰爭開始了
我閉目坐在馬車里,顛簸的道路使車廂劇烈晃動。我的胃部一陣翻攪,強烈的暈昡感害我多次幾欲吐出來。但我不能抱怨!這是回鳳凰王朝最快的路,況且有馬車可坐就該偷笑了。
在木蘭幫的協助下,我們日夜兼程地趕路。離開天羅國已四日,估摸著再二日就能回到鳳凰王朝,比來時所花費的時間足足節省了一半不止。
我是秘密回國的,只帶上了燿瞳,陳曦和月疏桐還留在天羅國。照理說「我」明日才會從天羅國離開,等到鳳湘祈見到瞬間移動的我時,一定會很「驚喜」吧!不只這個,我另外還替他準備了令他頭痛的「禮物」──天羅國的軍隊。
全棠派了一支人馬護送「我」回國。這段爭取來的時間我會先盡我所能壓下叛變,但倘若鳳湘祈的勢力遠比我想像中壯大而難以抵擋時,屆時跟著陳曦他們一同回來的天羅軍將會助我平叛。這是全棠……守護我的方式。
我的思緒不由自主地飄回那個下著雨的早晨……
「你……喜歡……我?」我不敢相信地再問了一次。
「對,我喜歡你。」他堅定地對著我說道。我想起當我們在御果園初次見面時,他也是這樣堅定無比地向我告白,真摯的語氣讓人不容懷疑他的心意。
老實說,我的心跳亂了一下。這是我生平第二次被告白,而向我告白的男人和第一次是同一個。不同的是,第一次他對我告白時,他以為我是女人;然而第二次告白時,他知道我是男人。
「可是我是個男人……」我指指自己,再指指他。「和你一樣。」
他垂下了肩膀,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我知道。那晚宴會上,當你以鳳湘翊的身分出現時,我就很清楚自己必須立刻斷了這個念頭。我刻意對你冷淡,刻意拉開距離,就是害怕自己會越陷越深,可是你為什么還要和我作朋友?為什么還要動搖我的心?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痛苦……都不知道我有多抗拒愛上一個男人的自己……」他痛苦地抱著頭,微微顫抖的身子透露了他的無助。
我很想安慰他,喜歡男人并不是什么可恥的事,在我們那個世界男人和男人是可以自由戀愛的,他不必如此煎熬!可當我自己也牽扯其中時,我卻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么,難道跟他說「沒關係,我不介意男男之愛!」?
如果我是個女人并且先遇到了他,我也許會被他的深情所感動,但不論我是不是男人,現在我的心里已經有人了。無關乎性別,我終究接受不了他的感情……
「對不起……」最后,我只能輕輕吐出這句最不適合現在這場合的話。
他抬起頭,琥珀色眼眸里滿是溫柔,比起憤怒更讓我心痛。「你不需要說對不起,我說這些話不是為了造成你的負擔。我只要你相信,我是絕不可能要你死!我怎么可能……希望你死?」
「我相信你。」我微笑著點了點頭,輕柔地拍著他的肩──以一個朋友的方式。「下面給你吃好爽好緊_斗破蒼穹納蘭邪惡小說我似乎能體諒張學祿和鳳湘祈的事,如果今日我們換了立場,我或許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只是……我真的很不喜歡被朋友欺騙的感覺,所以我才會那么的失望!」
「你仍當我是朋友?」他驚喜地凝視著我,眼中的一絲緊張顯現出他的不安與不確定。
我的心緊了緊。全棠……不要這樣!你是王,不需要對任何人如此卑微!
「當然。」我漾出一個極致燦爛的笑容。
他忽地湊了上來,一把將我攬入懷里。
「全棠!」我驚呼,渾身僵硬地說著:「會被人看到……」我到底在說什么鬼話?這是重點嗎?
我一邊鄙視自己一邊望向涼亭之外。雨不知何時突然變大了,滂沱大雨如一道白色簾幕,隔絕了涼亭外的所有景色與聲音。
「一下子就好……」他收緊了手臂,俯在我耳畔低喃道。他身上好聞的檸檬草味道鉆進我的鼻子,害的我腦袋恍若醉酒般暈乎乎的,幾乎無法思考。
我終是放鬆了身子。算了……只有這次……
「我答應你,絕不會再騙你了!從今以后,我會在政治上盡力協助鳳凰王朝,以我最大的力量護你周全,這是我……守護你的方式。」
「皇上。」青葵的聲音將我從思緒中拉回現實。
我掀開窗簾,看見青葵一身木蘭幫的黑衣,扎著俐落的高馬尾,英氣勃勃地騎在馬上。可惡……人家也要當帥氣的女人啦!
「什么事?」
「皇上可要稍作休息?」
我搖搖頭。「我沒關係,能越快趕回鳳凰王朝越好。」
「那我們便繼趕路了。如果皇上有任何不適請務必和我說,我們會隨時停下來。」
「好。」
「此外,我們在鳳凰王朝的探子傳來消息,王都里每日涌入百姓數量恢復了正常,看來對方已蓄勢待發了!木蘭幫會持續追查私兵的藏匿地點,一有消息會立刻通報皇上。」
「麻煩了。」我頷首致意。
遠遠地,和青葵同樣裝扮的穆琴駕馬過來。我內心的小惡魔又冒了出來,忍不住調侃她。「婉月不覺身旁的丫頭老是不見人影很詭異嗎?」
她的表情有些心虛。「我……體弱多病,時常需要靜養。」
「體弱多病?」我夸張地爆笑出來。看她現在這神清氣爽的樣子,「體弱多病」也好意思說出口?「算了,不鬧妳了!有什么事嗎?」
「皇上回到鳳凰王朝之后是要到木蘭幫的分部還是……」
「到云賢王府。」我道。
月疏桐交代我回國后可找鳳湘云幫忙。其實他們早就在關注此事,月疏桐隨我到天羅國不只是為尋找婆婆,也是為了更深入調查鳳湘祈和天羅國之間有無不尋常交集。憑著廣大人脈,鳳湘云已悄悄掌握支持鳳湘祈的官員名單,只是還在觀望要不要幫我。畢竟鳳湘祈逼宮易主,對他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我該如何說服他助我一臂之力呢?允諾他太多東西,會不會是一個隱憂,他總有一日又成為下一個鳳湘祈?
唉!都怪我平時對我的兄弟們關心太少,一個個都不了解……
苦惱之余,腦中突然浮現一個人影。「麻煩妳們派人通知我的御前侍奉宮女藝香,讓他到云賢王府找我。」
「我知道了。」穆琴一頓首,策馬而去。
哼!鳳湘祈,你給我等著!我才不是有仇不報的君子!你三番兩次想害我性命,我絕不會善罷甘休,要你知道我和鳳湘翊不是好欺負的!我們之間的戰爭,現在才要開始!
燿瞳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心眼了!在我說了第二百遍「都是我的錯,和你沒關係」之后,他仍舊擺著張「拜託讓我切腹謝罪」的臉。
我真的不懂,明明是我騙了他,明明是我擅自跑出宮去,誰知道好死不死就出了事,但這到底干他啥事?他犯不著自責成這樣,好像連我不小心斷了片指甲都是他的錯吧!
軟言相勸起不了作用,最后我終于忍無可忍,破天荒朝他破口大罵。「你他媽的再擺出這副表情老娘就炒你魷魚!」
這話果然有用,燿瞳總算換了個表情──錯愕的表情,雖然他不知道「炒魷魚」是什么……
我和燿瞳皆隱身于玄色斗篷之下,感慨又激動地(好像只有我……)凝望著云賢王府的漆金雕花大門。
鳳凰王朝,我回來了!
「皇上,那我們就先告退了。」穆琴和青葵翻身上馬,朝我點頭示意。
我擺了擺手。「去吧。一路上謝謝妳們!」
直到她們的身影漸漸縮小,我轉回頭對著燿瞳鄭重地說道:「該做正事了!」
他亦給我個堅定的眼神,走上前拉起門環在門板上不輕不重地敲了幾下。
大門被打開,從里頭走出一位管家裝扮的中年男子。
「兩位是……」他疑惑地打量著我們。就算不是斗篷掩蓋了我們的身形,估計他見到我們的長相也認不出我們是誰。
「我要見云賢王,他可在府上?」我壓低聲音說道。我不這樣做的話,到時他只聽聲音肯定會稱呼我「姑娘」!
管家一聽我這樣沒大沒小地叫他們家王爺,臉色立刻難看了起來。「兩位若不自報身分,我就要關門了。」
我看了一眼燿瞳,他會意地點了一下頭,從腰間掏出了一塊金牌。
當管家看清那金牌上的字后,臉上頓時沒了血色。「皇……」
燿瞳亮出了劍,抵在他膀子上冷冷地開口。「不準說出去,否則……」
「是……是……小人立刻帶路!」他邊哆嗦著邊賠罪,趕緊將我們迎了進去。
「不準說出去,否則……」我夸張地學著燿瞳的表情小聲說道。看見他窘迫的神情,我滿意地揚起了嘴角。
兇狠的燿瞳可愛,不知所措的燿瞳也可愛!
我暫且放過他,一面跟著管家前進一面四處張望。云賢王府總歸可用一字概括:綠!
到處都種滿了青綠的竹子,竹林幾乎快成為各院落之間的圍墻。
竹葉被風吹起,發出沙沙的悅耳聲響,恍如天籟!陣陣的竹葉清香飄蕩在空氣中,聞著就令人舒心閑適!
我煞風景地想著,如果我是一只熊貓,我一定會做掉鳳湘云,自己霸佔這整座府邸!
管家最后在一間古色古香(廢話!難道還會是充滿現代科技感?)的屋子前停下腳步。「王爺正在書房里和客人談話,請皇……請您在此稍待一會兒,待小人通報。」
「云賢王有客人?」我問。
「是……」管家怯怯地答道。
「那等他見完客人我再來吧!」雖然我是皇帝,但我可不想耍大牌。
「這……」管家訝異地抬起頭。
「不礙事。」我無所謂地笑笑。「可有多余的廂房?」
「請隨小人來。」管家再度垂下頭,恭敬地帶起路。
「燿瞳,你說這間房子是不是很特別?」我脫下斗篷,隨手放在桌上,然后驚嘆地環視整個房屋。
這是一間竹屋,顧名思義就是整間房子都是用竹子搭建起來的。不只如此,屋子里的所有家俱,像是桌椅、柜子、床,甚至連桌上的茶杯都是以竹子做為材料,帶著清幽的竹香,綠得讓人心曠神怡!
燿瞳點點頭,拉下斗篷的兜帽,閃亮的銀髮瞬間令原本素雅的屋內多了一份耀眼的光輝。「云賢王愛竹是眾所皆知的事,沒想到還有此雅致。」
我好奇地拿起一個竹杯,正細細欣賞著上面精緻的雕花時,門板上忽然響起了清脆的聲音。
「是管家嗎?云賢王這么快就談完了?」我歪著頭看向燿瞳,他也是一臉疑惑,走上前開門。
當我看見門外那熟悉的娉婷身影,手中的竹杯立刻滑落到地上,發出了一聲重響。
一個月了……直到現在我才明白自己僅是一個月未見,卻是遠遠超乎我想像地,想念他。
我對著漸漸朝我走來的人影,綻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鳳湘翊!」

第二十九章 牡丹樓的終極Boss竟是你 第二十九章 牡丹樓的終極Boss竟是你

「妳……還好嗎?」他溫和地看著我,輕柔的語氣中卻能感受到他深深的擔憂。
「我很好。」我揚著笑容說道,聲音因為感動而微微哽咽。
一個月未見,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妳怎么擅自跑回來了?」,也不是「在天羅國發生什么事了?」,而是問我「還好嗎?」;他不是在對著「鳳湘翊」問話,而是關心「蘭漪」過得好不好,真的……讓我很開心!
我急切地往前幾步靠近他。「那你過得怎么樣?風寒應該不是真的吧?」那么久沒看見他的臉、聽見他的聲音,本有千言萬語想要對他說,話到了嘴邊卻又變成了胡言亂語。問什么風寒?真是夠了!
他搖著頭,露出了每當他看見我白癡的舉動時會出現的無言中帶著幾許溫柔的笑。「我也過得很好,風寒不是真的。妳難道還不了解我的演技有多精湛嗎?」
一聽完他的話,我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是啊!演了白癡十九年還不被發現的人,那演技自然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可憐了老實的張學祿,被他耍著玩竟還替他瞎操心。
「咳……主子,皇上,微臣先行告退了。」燿瞳輕咳幾聲,打斷了短暫的曖昧氣氛。他動作有些僵硬地分別向我們行了禮,還沒等我回話便已出了房間。
我的雙頰頓時燙了起來。差點忘了燿瞳還在這里……我該沒有表現得很明顯吧?
「呵呵……那個……我這次到天羅國大有進展喔!」我開始乾笑好分散他的注意力,不讓他發現我的臉正異常燒紅。
「是嗎?」他點點頭,說話時的眼神恢復成我熟悉的睿智。「我在宮里也查到了不少東西。先說重點吧!妳私下回國是不是因為發生了什么事?告訴我妳在這里的那群女子又是……」
「那是木蘭幫。」我正色說道。「鳳凰王朝即將發生叛變!是木蘭幫護送我回來的,她們答應協助我們找出叛軍藏匿的地點,條件是鳳凰王朝不得侵犯桑國。」
「木蘭幫竟出動了?」他訝異地揚起眉詢問,隨后垂下眼眸,獨自陷入了沉思。
我靜靜地看著他思考時冷靜沉著的臉,原本澎湃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他沒有提起萬壽節那晚我對他說的尷尬話語,仍像從前一樣對待我。我們之間又回去了最初的樣子,真是……太好了。
還能做朋友啊……我應該感到慶幸的,但為何心里卻有種空蕩蕩的感覺?婆婆說的果然沒錯,人總是不滿足于現狀……我在心底自嘲地笑了笑。
過了片刻,他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猛地抬眸看我。「等一下!鳳凰王朝什么時候說過要攻打桑國?」
「這是鳳湘祈和全棠的秘密協議。全棠找我去天羅國就是為了引開我的注意,好讓鳳湘祈有時間部署。」想起了那雙柔情的琥珀色眸子,心隱隱地抽痛了起來。這會兒我總算體會到全棠的心情了……當我和他說我們依然能做朋友時,他是不是臉上笑著,心里其實正淌著血?
「又是皇兄嗎?」鳳湘翊的笑容有些蒼涼,微微搖晃著后退了幾步。「呵……皇兄竟這般地容不下我……」
「又是?」我疑惑問道。「他還做了什么?」
他輕輕地嘆了口氣,眼中濃濃的悲傷看得我心都揪在了一起。「我死去那晚,皇兄命人在晚膳里投了毒。毒性沒有立刻發作,因此我才一直認為是在桃妃宮里喝的那杯酒出了問題……」
「這個渣渣偽君子!」我氣得破口大罵,本想詛咒他祖宗十八代,忽然想起這樣會害到鳳湘翊。「一次不成功,竟然還不放棄想殺你第二次?」
「妳知道了?」
「我就在現場怎么會不知道?要不是木蘭幫趕來救我,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里了!而且月疏桐還為了我差點丟了性命……」
「妳到底在說什么?救妳的不是我和燿瞳嗎?月疏桐怎么會受傷?」
我狐疑地看向他。「我們是在說同一件事嗎?」
他的表情變得凝重。「我指的是萬壽節那晚夜宴上,策畫暗殺的幕后主使者是皇兄。這是我在這段時間查出來的,我以為妳還不知情。」
「喔……是這樣啊!」我心虛地笑笑,趕緊亂罵起鳳湘祈好轉移話題。「鳳湘祈這個混帳東西!原來終極大壞蛋就是他!我居然還把政事交給他打理,豈不正好讓他為所欲為?」
鳳湘翊仍是緊迫地盯視著我,凌厲的眼神中絲毫沒有半分退讓的意思。「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在他強勢的逼視下,我除了坦白沒別的選擇。「在天羅國時我遇到了刺客,主使者同樣是鳳湘祈。」我盡量說得輕描淡寫,省略那些驚險萬分的廝殺場面,但他是鳳湘翊,我剛才說的話他不可能漏掉個字。
他握起拳頭,憤怒又痛苦地望著我半晌,才緩緩鬆開手,輕聲嘆息。「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讓妳受苦了!」
唉……就知道他會因此自責,我才不想告訴他這件事!
我馬上揚起極度白癡的燦笑,無所謂地擺擺手。「你看我這樣子哪像受到什么苦?託你的福我才體驗到了當男人和皇帝的樂趣呀!我們別說這個了,來談談鳳湘云吧!」
「好。」他點點頭,明白我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 「妳想找湘云幫忙?」
「嗯,月疏桐告訴我鳳湘云已掌握了投靠鳳湘祈的所有朝臣名單,這對我們會是很大的幫助,只是我沒信心說服他站在我這邊。」
「不管他開出什么條件,妳都答應他。」
「什么?」我吃驚地望著他,試圖從他臉上的表情確認他是不是開玩笑。他當然不是在開玩笑!
他的眼中閃著前所未有的堅定光芒,抬起下巴一字一頓地說道:「一切后果往后我會承擔,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場叛變壓下來!現在……還不到退位的時候!」
我看著他堅定不移的神情,感受到一個王者強烈的霸氣,心里頓時跟著熱血沸騰起來。「我知道了!」我相信不管以后會遇到什么問題,他都一定能迎刃而解,因為他是鳳湘翊呀!
「皇上,王爺已在外等候。」管家的聲音忽地從門外響起。
我詫異地朝門的方向看去。「他怎么自己過來了?」
「君要見臣,豈有親自去找的道理?」鳳湘翊輕搖著頭,無奈地笑著說道:「妳呀!總是忘了自己現在是個皇帝……我先出去了,你們好好談吧!」
我對他點點頭,復才朝著門外喊道:「請云賢王進來。」
竹門被推開,緩步而入的鳳湘云依舊是一襲竹綠長衫,長髮用一根墨綠絲帶在尾端束起,垂放在右肩。幾縷髮絲散落在耳際,讓他比在朝堂上時更多了一分愜意閑適。點點碎金從屋外灑進來,投射在他身上,越發顯得他溫文儒雅、俊逸脫俗。
「參見王爺。」鳳湘翊朝他柔聲問好,恭敬地福了一福后便準備退下。
「不留下來一起討論嗎?皇兄。」在鳳湘翊經過他身側時,他突然悠悠地吐出這句話。
我和鳳湘翊皆是一驚,警戒地看著眼前的人。
鳳湘翊將門關好,然后才轉過身嚴肅地審視著鳳湘云。
「臣弟參見皇上。」鳳湘云拱起手,朝他深深一拜。
「什么時候知道的?」鳳湘翊不再用藝香的宮女腔調說話,恢復了平時和我在一起時才會顯露的低沉語調。
「萬壽節夜宴,皇兄的琵琶讓臣弟終于確認了這個事實。」他毫不畏懼地抬起頭直視著鳳湘翊,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果然是物以類聚!他和月疏桐為什么老愛掛著這種深沉的微笑,讓人猜不透他們到底在想些什么?「臣弟從小和皇兄一同學習樂器,如果還聽不出來臣弟就該檢討了!這樣的琵琶技藝,鳳凰王朝除了皇兄再也找不出第二人。」
原來是我害鳳湘翊露了餡啊……不過鳳湘云的耳力還真是厲害!居然能光聽樂聲就認出鳳湘翊!但現在到底該怎么辦?鳳湘云若將此事張揚出去,還用不著鳳湘祈篡位,我和鳳湘翊就先GG了……
鳳湘翊沒有繼續問話,只是沉默地望著鳳湘云。我感覺到他們之間越來越緊張的氣氛,趕緊跳出來緩頰。「那個……站著說話很累吧!你們要不要坐下來談?」我邊說邊走到竹桌邊,拉了張椅子率先坐下,拿起茶壺開始替他們倒茶。
「姑娘是何人?」
「欸?」本來看見他們配合地過來坐下心里還感動了一下,聽完鳳湘云的話我頓時渾身一震,愣愣地抬頭看著他,完全沒注意到竹杯中的茶水已經溢了出來。
鳳湘翊搖頭一嘆,取走我手中的茶壺放在一旁,然后從懷中拿出一塊方帕輕柔地擦拭著我被茶水濺濕的衣袖。「沒有燙著吧?」
「沒有……」我僵硬地任由鳳湘翊忙碌著,盯著鳳湘云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怎么會知道我是女的?是月……月疏桐說的嗎?」
「皇兄雖有著女子般傾城的容貌,舉止間卻絲毫沒有女氣。然而當今皇上卻偶爾會流露出女態,只要留心觀察便不難發現和之前的皇上不是同一人。」原來……我一直都把鳳湘翊扮演成一個娘娘腔……
我抱歉地看向鳳湘翊。「這么明顯嗎?」
「湘云心細如髮,往往能察覺出常人不易發覺的事。」雖是這么說,但他語調里的不自然與瞬間黯淡了幾分的臉色間接回答了我的問題。
「姑娘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鳳湘云啜了一口茶,接著說道:「起初我只知道皇兄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皇兄,卻不知究竟變成了何人。后來從宮人口中得知皇兄身邊多了個御前侍奉宮女,幾乎形影不離,我便留意起她。我發現那宮女有著遠超出一個尋常宮女該有的沉穩,以及不屬于她出身的王族氣質,直到聽見她彈奏琵琶,我才確定那是真正的皇兄。雖然荒謬,但我曾經設想過是否皇兄和那名叫林藝香的宮女因什么特殊原因互換了身分,但林藝香生性沉默寡言、內向羞澀,和姑娘表現出來的樣子完全不符合。」
意思就是我又聒噪又厚臉皮吧……好吧!我認了,誰叫這是事實……「我只是個來路不明的靈魂,你就當我是個附身在鳳湘翊身上的鬼魂。」我簡潔有力地解釋著,覺得沒必要跟他解釋那么多。「這不是重點,你大概也猜到了我今日為何會來云賢王府吧。」
「妳需要和大皇兄一同策畫叛變的大臣名單。」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我的目的。
「沒錯。雖然我不是鳳湘翊,但目前的皇帝就是我,我不能坐視鳳湘祈動搖朝廷根基,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我堅定地看向他。「我很清楚,鳳湘翊會比鳳湘祈更適合當王!你是鳳凰王朝的王爺,希望你能做出對鳳凰王朝百姓更有利的抉擇!」
「要我幫忙可以,但我有個條件。」他溫潤的聲音中帶著和他形象不符合的強勢。
「你儘管說吧!只要不是這個王位,我都能答應你!」雖然早有了心理準備,但心里還是有些不爽。請求他幫忙是給他面子,他還真的給我提條件?鳳湘祈那可是叛亂啊!要是他不幫我,我就視同他也要逆謀,通通抓去砍了!
「我從來都沒想過要當皇帝。」他淡淡地答道,卻是看著鳳湘翊。「儘管父皇總是責罵皇兄駑鈍不受教,臣弟卻發現父皇的目光最常停留在皇兄身上,便知道父皇有意傳位于皇兄。臣弟也隱隱猜到皇兄并不如表面上看到的無能,后來父皇宣詔傳位皇兄,臣弟才確信事有蹊蹺。臣弟知道那寶座原就不屬于臣弟,根本無爭奪之心!臣弟要的,只是皇兄一個承諾,保障臣弟安穩度過余生。」
「你我本是兄弟,我又豈會無緣無故害你?只可惜皇兄他不是這么想,以至于走到了今天這個局面……」鳳湘翊感慨地搖頭嘆息,看得出鳳湘祈的背叛,讓他很是受傷。
我沒想到鳳湘云的要求竟是如此簡單──他僅僅是想活著。看來他的確是個不爭之人,之前是我誤會他了!「你放心,我會立詔保你周全。只要你不生異變之心,我一定會好好待你!」我徵詢地看向鳳湘翊,他亦微笑著點點頭。
「有了皇兄的承諾,臣弟一定會竭力協助皇兄平叛!」
事情進行的真是順利啊!我滿意地喝著茶,忽然想到一件事。「對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紅牡丹?」
他優雅地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然后再優雅地放下,抬起頭從容地吐出一句讓我不小心將喝到一半的茶噴到鳳湘翊身上的話。「因為,我是牡丹樓的老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7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