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被親到噴水的小說_斗破蒼穹評價

第三十章 牡丹樓攻堅記 第三十章 牡丹樓攻堅記
從沒想過,這輩子我還會再到這地方來。
我佇立在門口,感慨地望進燈火通明如白晝的室內,眼睛因那繽紛的華裳繚亂,耳朵被熱鬧喧騰的嬉笑聲填滿,鼻子里全是那酒氣混著胭粉味而成的不陌生的奢靡氣味,心里頓時涌起了許許多多的回憶。
我又來了!牡丹樓!
我看看左邊的燿瞳,再看看右邊的鳳湘翊,朝他們點點頭。「我們進去吧。」
今夜我穿的是較為華麗繁複的貴族服飾,一襲暗紫祥云錦袍,外罩淡金紗衣,龍章鳳姿、高貴非凡,一看就是身份不俗的貴客!
負責招呼的姑娘見到聲勢浩大的我們,立刻前去通報他們的頭頭。
我看著依舊花枝招展的嬤嬤扭腰擺臀地朝我們走來,眼睛盛放著「又釣到大魚」的精光,臉上堆滿著媚笑微微欠身。「讓各位貴客久等了!」
當她抬起頭和我對上眼時,頓時驚訝到連嘴巴都忘了合上。她的纖纖蘭指顫抖地指著我,語調仍然是高分貝。「你……你不是紅牡丹嗎?」
我沒承認,也沒否認,只是意味深長地微笑著看她。
她又注意到我身旁的鳳湘翊。「妳是紅牡丹的丫鬟!好啊!當初不小心讓你們給跑了,知不知道我損失了多少?你們竟然還敢回來這里!還有……」
「休得無禮!」
當嬤嬤看見從我身后走出來的鳳湘云時,瞬間變了張臉。
她揚起不自然的恭敬笑容,對著鳳湘云行禮。「爺……今日怎會過來?」她說話時還偷偷打量著我,似乎納悶我怎會跟她的老闆走在一起。
鳳湘云擰起眉,望了望四周開始關注起我們的人群。「去我平時辦事的地方談。」
「賤婦有眼不識泰山,沒能認出皇上,請皇上饒命!」嬤嬤一聽完鳳湘云的介紹,臉上立刻沒了血色,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驚恐地求饒著。
我交疊起修長的雙腿,冷冷地俯視著她,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哦?看來嬤嬤的記性不太好呢!僅僅是不識得朕?需不需要朕替妳溫習一下?」
她身體一僵,表情猙獰簡直像是見到鬼,拼命地磕著頭。「賤婦知錯了!皇上大人有大量,就饒了賤婦吧!」
我徵詢地看向鳳湘云,他垂下了頭,徐徐地說道:「但憑皇上處置。」
「那好吧,朕就罰妳……」我揚起一個極度華麗的笑容,佯裝思考地偏著頭。「罰妳什么好呢?掛牌接客似乎太便宜妳了……」
嬤嬤的身軀顫抖著,仍不斷地磕著頭,額頭上已有了斑斑血跡。
鳳湘云表情淡淡的,燿瞳臉上隱隱有殺氣浮現,而鳳湘翊則是擔憂地看著我,眼神示意我不要過份了。
「妳不僅苛待樓里的姑娘及下人們,還隨意在街上擄人,朕要罰妳清洗牡丹樓內所有衣物三個月,看妳還有沒有精力欺負人!」我挑了挑眉。「如果妳想逃,朕也不反對,試試看就是了!」我將她當初對我說過的話原封不動地還給她。我這人背什么唐詩宋詞不在行,記恨是最擅長的!
這口惡氣出了就好,我也不會得理不饒人,只叫她洗衣服已經是便宜她了!況且要是真叫她去接客,遭殃的是客人們吧!雖然嬤嬤保養得宜,但她這年紀在青樓界里也算是大嬸級了!
「謝皇上不殺之恩!謝皇上不殺之恩!」她哆嗦著謝完恩,踉踉蹌蹌地退了下去。
直到嬤嬤狼狽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我才捧著肚子,狂笑起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看她完全沒了當時囂張的氣勢,嚇得三魂七魄都飛了,真是太爽快了!」
鳳湘翊看著我極度沒形象地放聲大笑,無奈而好笑地搖了搖頭,終也是低低笑了起來。「小人得志!」
「咳咳,皇上……我們似乎還有要事要辦。」燿瞳輕咳幾聲,打斷了我的自嗨。
「對喔!」我又搞錯重點了……我擦擦眼角,順了順氣,望向正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的鳳湘云。「他們在哪一間?」
「呃……芙蓉閣。」他的溫潤聲音有些遲疑,剛才我毫無傳統女子矜持形象的那一幕好像嚴重沖擊到他了。
「芙蓉閣是吧?好!我們現在就去芙蓉閣攻堅!」
遠遠地,便能聽見喧騰聲從芙蓉閣里傳來,夾雜著賓客的勸酒聲與姑娘們的嬌笑聲,好不熱鬧!
這些家伙!討論干壞事時竟然這么鬆懈享受,連我都替他們擔心了!
站在門外把風的護衛們見到了我們,還來不及詢問,已被燿瞳帥氣而迅速的兩記手刀劈暈過去。
「開門吧。」我對燿瞳點點頭。
他拉起門環,正要推開門,卻被我按住手阻止了。「不對!不是這樣!」
他疑惑地看向我,我揮了揮手,要他閃到一旁去。我提起衣襬,抬起長腿,對準精美的繪門送上一記華麗的飛踢!
「碰!」
除了我,在場的人全都傻眼了,包括房間里的和我身后的。
「這樣才對!」我瀟灑地撥了撥頭髮,揚起得意的笑容。哪個警察在攻堅的時候會好好地推開門?這樣氣勢馬上就弱掉啦!當然是要踹門!
「皇……皇上?!真的是皇上!怎么可能?皇上不是還沒回國?」率先反應過來的大臣看清了我的容貌,立刻驚惶失措地跳了起來。
「喲!各位愛卿好興致!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叫上朕呢?」我雙手負在身后,悠哉地晃進芙蓉閣內。
「皇上……微臣家里還有急事,先退下了!」
「皇上……微臣的老母親還病著,微臣必須趕緊回去……」
大臣們忙亂地起身準備開溜,卻被站在門口處的鳳湘翊和燿瞳攔住了。
「別急……朕都還沒點名呢!」我十分「親切」地對他們笑了笑,朝身后的鳳湘云伸出了手。他從懷里掏出一本名冊交到我手上。
「我看看……」我打開名冊,抬眼掃視著房間里的眾臣。「吳精忠,來了。魏天良,來了。萬德褔,來了……嗯,基本都到了。不過怎么沒看到左喬?啊~朕知道了!禁軍統領應該在某個地方訓練著私兵吧?」我勾起玩味的笑容,逕自找了張凳子坐下。
他們一聽見我說出「私兵」這個詞,臉色霎時慘白如紙,卻又強裝鎮定,那模樣真是太搞笑了!
眼角余光瞄到陪酒的姑娘們嚇得縮成一團躲在角落,我放柔了表情,溫和地對她們說道:「妳們都先出去吧!」
「是……」姑娘們推擠著逃離了「戰場」。
我銜著冷笑環顧不知所措的大臣們。「愛卿們腿不痠嗎?都坐下吧!朕想知道你們方才聊得那么開心都在說些什么?」
「微臣們只是閑聊家常,沒有談什么要緊事!」兵部侍郎吳精忠算是其中較為沉穩老練的,面不改色地睜眼說瞎話。
「是嗎?那朕也來和愛卿們聊聊家常好了。祈德王……給了你們什么好處?」我凌厲地抬起眉,完全沒了方才的玩笑態度。
「微臣不懂皇上在說什么!」吳精忠面無表情地說,眾臣們亦跟著附和。
我冷笑。「是嗎?那就讓朕來告訴你們吧。吳精忠,你以為祈德王真的會讓你成為兵部尚書掌控兵權嗎?沒有一位君王會將兵權交給輕易倒戈的人!就算真的要給,怎么看也是左喬比較有可能吧!還有你,萬德福!」我瞥了一眼正瑟瑟發抖的萬德福。「事成之后你可以得到更多的財富是吧?但如果連整個家族的命都賠掉了,萬貫家財又要怎么花?」
他跌坐在地上,就差沒昏死過去。
我板起臉孔,聲音變得嚴厲。「眾卿認為此番舉事勝算有多大?祈德王雖握有不少兵力,但鳳凰王朝的皇帝是朕!全國上下所有百姓的生殺大權都掌握在朕的手里!朕出兵平叛是天經地義,那么你們又要以什么名義舉事?既然朕已知曉了這件事,朕就絕對不會善罷干休!諸位愛卿都是國之棟樑,朕勸你們不要做無謂的犧牲!」
「皇上并無證據證明臣等有謀反之心,臣等實屬冤枉!」刑部尚書魏天良抓住了這一點,便理直氣壯了起來。
「證據是嗎?」我綻出一個宛如帶著刺的薔薇,豔麗卻危險的冷笑。「藝香,把東西拿來。」
「是。」鳳湘翊上前遞給我一疊紙,我將這些紙狠狠扔在桌上。「這就是證據!」
他們終于無話可說,臉上只剩下一種表情──死定了!
當然死定了!這些紙張可是當初他們和鳳湘祈合作時簽下的「投名狀」,無所不能的木蘭幫不知怎么辦到的,竟替我偷來了這些狀書。現在證據確鑿,他們想賴也賴不掉!
我嘆了口氣,從桌上抓起幾張紙充當扇子輕輕地搧著風。「朕其實也不想要你們的命,現在回頭,朕會從輕發落。否則的話……這是逆謀,下場你們是清楚的!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吧!」
他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終是齊齊跪下,恭敬地磕了一個響頭。「臣等誓死追隨皇上!」
「呼……終于過了一關。」我無力地癱靠在馬車廂內的背墊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妳做得很好。很少女子能如妳這般氣魄!」鳳湘翊坐在我的對面,臉上掛著讚許的微笑。
「在我們那里,比我更有氣魄的女人滿街都是。」我搖搖頭,覺得自己不過是兇了一點,還不夠格擔起他的稱讚。「不過今天解決的事僅僅是小菜一碟,要完全解決這件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鳳湘祈部署已久,扎根太深了……」
「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望著窗外的綿綿細雨,輕嘆了口氣。
「欸~我問你!要是我在這場舉事中就這么死了,那你要怎么辦?」我只是隨口問道,但他的回答卻是遠遠超出我的料想。
我想過他向朝臣坦白身分,重新返回帝位,也想過他離開皇宮,到某個不知名的小村莊平淡度日,然而他卻是揚起了那熟悉的溫柔笑容,說出了這么一句可怕的話。
「如果妳死了,我會隨妳而去。」

番外篇(四) 摘不起的牡丹 番外篇(四) 摘不起的牡丹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樓里有發生什么事嗎?」我翻看著牡丹樓近幾個月的帳本,一邊詢問著芳嬤嬤。
她將沏好的鐵觀音放在桌上,恭敬地退至一旁開始匯報。「紫牡丹病著,青牡丹跑了。」
我翻看帳簿的手指一頓,抬眼凌厲地瞥向芳嬤嬤。「好好的人怎么會突然病著?莫不是妳又不讓她吃飯?」
她急忙搖著頭,臉上堆著討好的笑容。「上次被爺教訓過了,小的豈敢再犯?其實是萬大人要贖了她進獻給皇上,她不愿意在那鬧著彆扭。」
「別和她用強,讓她好好想想吧。進宮后的吃穿用度總是會比在這里好。」我端起茶杯,輕輕地吹著。茶葉的幽香緩緩飄進鼻子里,舒緩了我連日舟車勞頓的疲憊。「青牡丹跑了又是怎么一回事?樓里的護衛擋不住一個弱女子?」
「本來已經逮到她了,結果突然出現一個男人攪局。」芳嬤嬤的臉色忽地明亮了起來,帶著準備邀功領賞的雀躍。「說到這個,小的這次挖到了一個難得一見的大寶,而且不花半點銀兩!」
「該不會又是從街上擄來的吧?」我瞇起眼,聲音中透著森冷。
「這……」她的眼神開始飄忽,不用再問也知道答案。
「芳嬤嬤,我雖將這間牡丹樓交給妳打理,不代表妳就是這里的主。有些事我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有些事就過頭了,妳自己知道分寸!」
「是是……小的決不會再犯了!這次純粹是碰巧遇上的!」她賠著笑。「那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好貨色,要是被別家青樓搶了先機可就糟了!」
芳嬤嬤雖然行事風格有時令人無法茍同,但她的眼光的確一流,這也是我會任用她的原因之一。我忽然對她讚不絕口的「寶貝」起了興趣,啜了一口茶后問道:「說說看。」
「是。」她點點頭,眼中精光閃爍。「雖然是個男人,卻有著勝過女子的絕世容貌,小的閱人無數,倒還沒見過如此……國色天香的人兒。而且他還擁有一身好舞藝,今早小的已親自驗收過了。」
國色天香的男子?原來除了二皇兄外,還有男子擔得起這個詞。我對這個新人的好奇越來越濃厚了……「既然是男子,只能賣藝吧?開始接客了嗎?」
「尚未接客。今晚是他的初登臺,會以競標方式決定他的第一位客人。爺若是有空的話,不妨來看看。」
「再說吧。」我將帳本疊好,遞還給她。「我要妳注意的事情怎么樣了?」
她接過帳本揣在懷里,壓低聲音說道:「兵部侍郎吳精忠大人也加入了。」
吳精忠也要選邊站了嗎?二皇兄如今的情勢還真是四面楚歌啊……「我知道了,妳先退下吧。」
「王爺一回國,竟然是先到牡丹樓來,實在是見色忘友,令人心寒啊……」月疏桐邊搖著扇子,邊故作感慨地嘆著氣。
我搖頭輕笑,他老是這么不正經。「不過是順路罷了,而且我要掌握最新的情報。」
他的扇子停在唇邊,眼角玩味地挑了挑。「有什么新進展嗎?」
「吳精忠加入了。」我找了個舒適的位子靠著,闔上眼準備小憩。我連日趕路,才得以提前幾天回國,一路上都沒有好好歇息,真是有些乏了。
「是嗎?哎哎!我們的皇上還真是可憐啊!難得她最近終于振作了。」他的語調輕快,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振作?」我仍是閉著眼問道。
「皇上親政了。而且她……還提出許多高瞻遠矚的新政策。」
我訝異地抬起眼皮。「親政?怎么這么突然?」
「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皇上突然性情大變,每天都勤于問政,就連后宮都很少踏足。」他說到最后一句時聲音中有著明顯的笑意,一副知道什么內幕的樣子。不過如果他不想說,沒有人強迫得了他。
我只能點頭附和。「那真是太好了。」我再次閉起眼,靜靜地等著他給我答案,腦中忽然閃過幼時記憶的片段。皇兄他……終于決定不再隱藏了嗎?
他卻是突然轉移了話題,悠哉的語氣中仍可聽出對鳳凰王朝未來的擔憂。「左喬、魏天良、吳精忠……都是朝廷重臣啊!祈德王的勢力實在不容小覷。」
「要是兵部尚書葉勇也被拉攏過去,鳳凰王朝就真的要變天了……」
「這倒難說!皇上最近雖然不常臨幸后宮,卻和兵部尚書之女嫻嬪走得特別近。」
「嫻嬪?是新寵吧!以前沒聽說過這號人物。」我側了個身,將手臂枕在頭下。
「可能喔!畢竟皇上正值血氣方剛,不可能完全不碰女人吧!」是我的錯覺嗎?為什么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邪惡?
這時,房間外突然出現了躁動聲。莫非開始了?
「牡丹樓今日有盛事?」
「嗯。來了位新人,今晚首次登臺。你想去湊湊熱鬧嗎?」我抬眼看向他,他一向都對新奇的事物深感興趣。
他輕搖著紫檀扇,淡笑著搖了搖頭。「女人不都大同小異,有什么好看的?除了那個女人外……目前沒有讓我感興趣的女人。」
「哦?我反倒好奇起那個讓月疏桐好奇的女人了。」我笑著坐起身,整整身上衣服的皺褶。「話說回來,今晚登臺的是位男子。根據芳嬤嬤的描述,是位絕色勝過女子、國色天香的美男子。」
「你們牡丹樓什么時候收起女客了?」他收起扇子,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拍著掌心。
我的眉角有些無言地抽了抽。「芳嬤嬤似乎要讓他男扮女裝。」
「哈!國色天香的美男子,男扮女裝,這點倒是跟某人很像……看來挺有趣的!我們也去瞧瞧吧。」
芳嬤嬤在二樓替我們留了間視野最佳的包廂,位置隱蔽,卻能將臺上情景一覽無遺。
月疏桐拎了一串晶瑩剔透的葡萄慢慢吃著,耐心地等待節目的開始。我則是放眼樓下大廳,萬頭攢動,人聲鼎沸,看來芳嬤嬤做足了宣傳。
燈光漸暗,所有人的目光焦點全集中到了空無一人的舞臺上。只見一個婀娜柔媚的美人緩步走至舞臺中央,他面覆紅色輕紗,身著華麗大紅紗衣,儘管面紗遮住了他的容顏,只露出了一雙狹長美麗的鳳眼,但那魅惑誘人恍若妖精的氣質,卻讓在場眾人一致屏息。要是芳嬤嬤沒有事先和我提過,我還真看不出那美人是個男兒身。
「這是怎么回事……」身旁的月疏桐忽然低呼出聲,手上還捏著一粒葡萄,愣愣地凝視著舞臺上的人影出神。
「怎么,你見過他?」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沒有,應該是我認錯了。呵呵,真是少見的美人啊!王爺你這次可是撿到寶了。」他挑了挑桃花眼,隨意地勾起了嘴角。他沒有發現,每當他試圖掩飾什么時,他都會這樣笑。
「的確不錯。」我擰起眉,再度望向舞臺,目光卻是帶著戒備。月疏桐難得會對我隱瞞事情,這個紅牡丹一定有問題!
我專注地觀察著他的一舞一動,心中卻有著說不出的怪異感覺。這身形……怎么有些熟悉?尤其是那雙令人移不開視線的靈動鳳眼,好像在哪里見過……
二皇兄!沒錯!二皇兄也有著這樣一雙眼睛!而那如錦緞般絲滑且泛著紫光的長髮,也和二皇兄的神似……
怎么可能?皇上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地方,而且又怎么會成為牡丹樓的新人?況且他的怪異舞風我從未見過,不是鳳凰王朝流行的舞蹈,難道他是異域人?
另外,伴奏的樂聲,尤其是那琵琶,高貴脫俗不像是青樓會出現的音樂下面被親到噴水的小說_斗破蒼穹評價。我掌管牡丹樓這么久,卻沒聽過樂隊中有人這樣彈奏。雖然清麗秀雅,卻仍聽得出是宮廷一派的彈奏技法,那演奏之人必定是出自于宮廷,否則就是受過宮中人提點。
我的目光緊緊地跟隨臺上起舞的人移動。皇兄,難道真是你嗎?可是那舉手投足間流露出的媚態,分明又像個女子……
我竟開始糊涂了……這個人到底是誰?形似皇兄,神卻不似,他出現在這里又有什么目的?
我一定要揭開這神秘紅牡丹的底!
「疏桐?你有沒有興趣玩個游戲?幫我探探這個人的底細。」
他將一粒葡萄放進嘴里,眼中閃著狡黠的笑意。「可以是可以,不過我不要自己出錢。」
我搖著頭,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唉,我知道了。難得有這么個可以大撈一筆的機會,卻什么都沒賺到,可惜啊可惜!」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7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