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難受想要男人了咋辦_斗雞腿軟是怎么回事

第四十一章 好老公不用與好朋友分享 第四十一章 好老公不用與好朋友分享
「翊,你這里能借我躲躲嗎?」
鳳湘翊從奏章里抬起頭,看見我匆匆忙忙跑進御書房的狼狽模樣,臉上并沒有出現擔憂的表情,卻是莞爾。「怎么了?宮人們還糾纏著妳不放?」
「你還敢問?」我給了一臉「不干我事」的某人一記白眼。「還不都是你搞出來的事情!當上御前侍奉的是你,封妃的人也是你,你給我想想該怎么解決?」終于能體會全夜的辛苦!上次在天羅國宮外和他一起逃難時是抱著旁觀者的心情,現在成了當事人親身經歷,才知道超級偶像不是誰都能當的!
說到全夜,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樣了?當初離開天羅國時走得匆忙,也沒能跟他道別……
「好好好,別生氣了,嗯?」他微笑著拉我在他身旁坐下,又替我將頭上因一路奔跑而鬆動的金釵扶正。
這個混帳!用那張妖孽臉擺出這么溫柔的表情,我還生氣的起來嗎?更混帳的是,那張臉我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居然還沒能免疫……
他今日一襲紫色繡金龍袍,頭髮用淡紫色絲帶扎了公主頭,除了眼睛沒描上眼線外,其余裝扮跟我之前沒什么不同,但不管怎么看,和先前的我就是判若兩人……果然是氣場的問題啊!
我嘆了一口氣,隨口問道:「你在做什么?」
「我……正在思考儲君的問題。」他攬住我的腰,讓我更貼近他。「漪兒,你覺得湘云和湘寧,誰更適合當王?」
「什么?」聽完他的話,我忍不住驚呼,訝異地抬頭看他。「你重回帝位也不過二日,現在就在找繼位者?」
「我死過一次,要不是妳碰巧進入我的身體,這江山不知道會因為繼位問題亂成什么樣子?所以詔書先擬好是必要的,也算是未雨綢繆吧!」他的聲音依舊溫和,平靜地敘述著他曾經死過的事實。
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幾乎快忘了這件事。是啊!照理說他應該是個死人了,我差點就永遠見不到他!可要是他沒死,我又怎么可能穿越到他的身體,和他相遇?
緣份……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呢!
「好吧,就算真要找儲君好了,你還那么年輕,應該要等有了子嗣以后再說吧!難道你不傳位給你的孩子,而是兄弟?」
見他的臉色黯淡了幾分,我回想自己剛才說過的話,突然領悟了什么,聲音有些澀澀的。「你該不會……以為我別有企圖吧?我……」
「傻瓜!」他一聲輕嘆,打斷了我的話。「我怎么可能那樣想妳?而且妳根本不需要有任何企圖,真要孩子的話,我只想和妳一人擁有孩子!」
「翊……」我的鼻頭仍是酸酸的,卻是因為感動。
他的下巴輕抵在我的肩上,比女人更加光滑水嫩的臉蛋貼上我的臉頰。「將來會不會有孩子還是個未知數,妳先說說湘云和湘寧誰適合倒也無妨!」
「鳳湘云和鳳湘寧啊……」我認真思考了大約三秒鐘后,堅定地答道:「當然是鳳湘云!因為他夠腹黑!」
「腹黑……是什么意思?」
「腹黑就是……表面上看來……哎呀!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總之那是作為一個成功皇帝不可或缺的條件之一!況且鳳湘寧身子那樣的弱,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你叫他扛下這么沉重的擔子,不是要他早日歸西嗎?」
「呵,妳可別小看湘寧!雖然他身子弱,但……」
「皇上!嫻妃娘娘求見。」張學祿的聲音忽地從外面傳來,中斷了我們的談話。
「就快要到午膳時間,嫻妃這時候過來……」鳳湘翊不安地看了我一眼。
我點點頭,接下他的話。「肯定沒好事!唉!這兩天被那些瘋狂粉絲逼得太緊,都忘了跟陳曦解釋。」我輕輕掙脫他的懷抱,和他保持著皇帝和妃嬪間合乎禮節的距離,然后給了他一個悲壯同情的眼神。「待會兒大概要挨罵了!你……多擔待點!」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無言,用有些無奈的語氣對著外面喊道:「請她進來。」
「臣妾參見皇上。」聽見這過度甜膩嬌嗲的聲音,我全身立刻起滿雞皮疙瘩。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愛妃平身。」他抬了抬手讓她起來。
當陳曦抬起頭時,眼中的殺氣卻是朝我射來。我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難道她知道了?
「咳咳,漪妃是自己人,妳有話就直說吧。」鳳湘翊不自然地乾咳兩聲,說出了和我第一次在這里被陳曦「質詢」時相同的話,不過稱呼由「藝香」改為「漪妃」,而正是這點惹毛了陳曦。
「哼!漪妃?」她收起溫婉的笑容,將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視線轉而投至鳳湘翊身上。「看來感情還真好啊!居然用妳的名字起封號?死三八臭婆娘混帳蘭漪!妳真打算和我絕交嗎?竟然連這都瞞著我!我給了妳兩天時間,妳卻沒給我一句解釋,甚至連雅棠宮都沒踏進來!說!朋友是這樣當嗎?等等……該不會……妳其實……是T吧?」她收起了兇狠的語氣,神情轉為認真,她是真的在思考這件事。
鳳湘翊沒有回應她,一來是因為他聽不懂「T」是什么意思,二來他現在臉上正寫了一個大大的字──冏。
而我,則是不幸地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咳……那個……」
我正試圖解釋,卻又收到陳曦送來的一記冷眼。「大人在說話,小孩子不要插嘴!」
「小孩子?」我的最后一絲理智終于崩潰,不管三七二十一便開罵了起來。「老娘也才小妳一歲,算什么小孩子?歐巴桑!」
陳曦被我突如其來和她一樣毀壞淑女形象的舉動嚇了一跳,有些錯愕地望著我。「妳……是誰?」
「就是那個死三八臭婆娘混帳蘭漪!」我沒好氣地回答。
「啥?」她的嘴巴瞬間呈現O字型,抬起手愣愣地指向臉上除了「冏」字外又掛上數條黑線的鳳湘翊。「那這個人又是誰?」
「原來是這樣……」
在誤會解開之后,沒有什么事對陳曦來說比吃飯更加重要,于是她隨便對鳳湘翊打了聲招呼后,便拉著我回她的雅棠宮用午膳。
以為她會那么好心邀我一同吃飯?錯!這狠毒的女人命令我,在沒把所有事情鉅細靡遺地向她交代完之前,不準我吃飯!
我可憐兮兮地看著她端著一碗蔘雞湯喝得津津有味,撫了撫扁平的小腹,卑微地發問。「全都告訴妳了,現在我能吃飯了嗎?」
「嗯。」她高傲地點點頭,彷彿在說「好吧,本宮就大發慈悲賞妳一頓飯吃!」。
要不是我欺瞞她在先,我用得著這么低聲下氣嗎?誰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女人(某人瞬間忘了自己也是個女人的事實……)!
我趕緊挾了塊糖醋鯽魚墊墊胃,同時悲哀地感嘆著我好歹是曾經的皇帝,如今的后宮娘娘,怎會落到如此田地……
「所以說……這段時間,妳一直在跟鳳湘翊暗通款曲?」她放下湯碗,拿起方帕擦了擦嘴。
「什么暗通款曲?咳……」我一時驚嚇,還來不及吞下的魚肉就這么噎在喉嚨里。 我拍拍胸口,用力咳嗽,總算把那塊魚肉給咳了出來。「說得這么難聽,好像我們在偷情似的!」
她還算有良心,遞了一杯菊花茶給我。沒想到在我感激地接過茶杯時,她卻是不懷好意地挑了挑眉。「看妳這么激動,作賊心虛喔?」
「才不是!」我低頭喝茶,好掩飾我的難為情。「之前……是我默默暗戀著他,最近才發現他也……哎喲!反正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我到底在扭捏什么?這還像我嗎?真是太白癡了!
果不其然,陳曦賞我一記鄙視的白眼。
「那月疏桐呢?妳該不會還不知道他喜歡妳吧?」她又拿了一塊蓮蓉酥吃了起來,語氣隨性平常,卻讓我的心隱隱抽痛了一下。
「我知道,他跟我告白了。」我放下茶杯,輕輕一嘆。對于月疏桐,我總有著說不清的愧疚感。只能說是……沒有緣份吧!
「都告白了還不成?唉……我們可憐的月月啊!」她故作惋惜地搥著胸口。
我的眉角無言地抽了抽。上次是小桐桐,這次是月月……感情她把月疏桐當成她家小狗在叫?
「不過妳怎么那么蠢?要是我也會選月疏桐不選昏君!」
「翊他才不是昏君!他之前是因為有苦衷,才會扮成昏君的!」我忍不住大聲為鳳湘翊辯解。他冰雪聰明、才華洋溢,武功自然不用說,就連洗衣打掃、幫女生梳頭化妝都拿手!天底下哪里還能找到像他這樣完美的男人?
「翊?噁……」陳曦夸張作出嘔吐狀,還一副「惡寒」模樣抖了抖全身。「嘖嘖,又一個掉入愛情墳墓的盲目女人!」
「哼!那是妳還沒遇見妳的Mr. Right!等到妳陷入愛河時,說不定比我更夸張!」
「我整天都得待在這深宮里,若要陷入愛河,那對象也只能是『我們』的夫君、妳的『翊』!」她邪惡地勾起嘴角,湊近了我。「怎么,妳要和我當姐妹,還是情敵?」
「算了,那妳還是一輩子當尼姑好了!」我揚起一個極致燦爛的笑容。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但不包括好老公!
「呿!見色忘友。」她撇撇嘴,神情變得嚴肅。「說認真的,妳真的決定就這么栽進去?那個人可是皇帝啊!自古帝王多薄幸,后宮是個怎么樣的地方妳沒看電視嗎?一代新人換舊人,妳能保證他不會對妳感到厭倦,妳的心不會受傷?」
我搖頭苦笑。「未來的事,誰也不能保證!況且要不要栽進去,不是我自己能決定的。不過……」我的苦笑轉為甜蜜的笑。「現在他對我很好,而我也選擇相信他,這就夠了!」
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堅定,嘆了一口氣,收起了擔憂的表情,然后將我的手放到她掌心里,輕輕地拍了拍。「好吧!既然這是妳的決定,我一定會支持妳!要是他對不起妳,儘管跟我說,我替妳出頭!如果后宮里的其他臭女人欺負妳,我就拔光她們的頭髮!哼哼……好久沒有機會好好練練我的『九陰白骨爪』了……」
看見她滿臉的奸笑,一只烏鴉從我頭頂飛過。「怎么感覺妳很期待我被欺負……」
「咦?被發現了嗎?這樣好了,乾脆我們兩人來組一個『后宮太妹幫』吧!以前我就想試試霸凌那些做作的學妹是什么感覺?一定很爽!」
無語。又一只烏鴉飛過……
陳曦姐姐只是開玩笑,小朋友不要模仿喔!
我帶著無奈的微笑,感動地凝視著還沉浸在自己「美好」幻想中的陳曦。
陳曦,謝謝妳!有妳這么個好朋友,我真的真的很幸運!

第四十二章 歲月靜好 第四十二章 歲月靜好
為了我往后的安寧生活著想,我決定在我的漪蘭宮前院召開一場說明會,一次打發掉那些對我壓抑不住如滔滔江水般崇拜之情的熱情粉絲們。
參加的宮女人數遠比我預期中來得多,差點沒把漪蘭宮塞爆!更離譜的是,我甚至在其中發現幾位太監……
是怎樣!他們想成為鳳湘翊的男寵嗎?(重點是男寵也應該是「正港」的男人吧!)
我無語地站在臺階上,俯視底下黑壓壓的一片人群。想我當皇帝時,好像也沒這么被熱烈擁戴過,這些人是都不用干活嗎?
正所謂樹大招風,我不禁擔心起這么大的陣仗會不會讓后宮其他的女人紅了眼,因而惹上風波……但要是這件事沒好好解決,我還沒被人找碴之前,神經就會先耗弱了!
底下的聽眾手上還握著自己工作的用具,一看就知道是扔下做到一半的差事跑來的,正殷殷期盼地望著我,等著我傳授如何勾搭上皇上的秘訣,喔不,是分享我奮發通往璀璨人生的勵志故事!
「本宮的事蹟想必你們都很清楚,今日就不再浪費唇舌了。本宮送你們四字箴言,只要謹記這四個字,要如本宮這般也不是不可能。」我稍作停頓,目光掃向底下的宮女們(太監自動被我忽略……),她們很有默契地同時吞了吞口水,等待著我的話。
「那四字就是──努力工作!」我朗聲說道,并不意外地看見她們傻眼的表情,又接著解釋。「想當初,本宮在浣衣局洗衣洗到一雙手都脫了十層皮,冬天時甚至還會長寒瘡。但是本宮沒有放棄,不斷告訴自己『不努力就不會成功』,咬牙苦撐,努力工作,才有了今日這般成就!」我故意用戲劇化語氣搭配夸張的肢體動作唸著瞎掰的臺詞,還不時拿出手帕抹抹眼角彷彿在感嘆一路的辛酸。
她們深深被我的情緒所感染,激動地點著頭,完全相信了我的鬼話。
「所以,該干嘛干嘛去!好好監守著自己的崗位,繼續跟著本宮是不會有前途的!」
「謝漪妃娘娘指點!」她們幾乎是感激涕零地磕首叩謝,下一秒院子里已剩下漪蘭宮原先的宮女們。
據說后來因為我今日的一番話,后宮宮人們的工作效率以驚人的速度直線飆升,倒也算是美事一樁……
我滿意地伸伸懶腰,大口呼吸著久違的新鮮空氣。
真是一群可愛的笨蛋們!雖然我相信「不努力就不會成功」,但我更堅信「努力不一定會成功」啊!要是從宮女變為妃嬪那么容易,那干嘛還要選秀?直接從宮女里面挑選不就好了!況且鳳湘翊擁有那么多絕色麗質的后宮佳麗,卻對她們沒半點興趣,他怎么會留意那些長相一般般,資質一般般的宮女們?
要不是我和他之間有著巧妙的機緣,他一輩子也不可能注意到我。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能被他放在心里肯定是因為我上輩子衰到發票從沒中過半張,走在路上連一塊錢都撿不到,甚至人人有獎的抽獎也只抽到一包衛生紙才換來的奇蹟福分!
現在只能祝福她們「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剩下的都不關我的事!重要的是,從此我的人生又恢復了清靜,喔耶!
我的臉上掛上了舒心的笑容,正準備回寢宮補美容覺,卻見彩珠面有難色地朝我過來。
順帶一提,鳳湘翊說有個熟悉的人伺候我他比較放心,便把彩珠調到我身邊,所以她如今是我漪蘭宮的大宮女。
「怎么了?」我看她愁眉苦臉,疑惑地揚起眉問。
「娘娘……儀鳳宮那里派人來請娘娘去一趟。」
「皇后是嗎?」我嘆了一口氣。明日開始我才需要參與六宮請安之禮,皇后都還沒見到我,就急著要找我麻煩嗎?恐怕和我今日的高調表現脫不了關係吧!當初是陳曦,今日總算也輪到我了……
「娘娘,不如奴婢說娘娘身子不適,回絕了她們?」
「我這樣子說身子不適誰相信?」我笑著搖搖頭。我來自于人人平等的現代社會,宮女對我來說是幫手而不是奴婢,現在我已不須顧忌皇帝該有的威嚴,在漪蘭宮里私下便用「我」自稱。「沒關係,妳告訴她們我換件衣裳,等會兒就過去。」
我換了一襲鵝黃裙衫,袖口裙襬處皆繡有粉蝶,肩上搭了件月牙色素錦披帛,頭上未戴金釵步搖,只插上一支雕工細緻的翠玉芙蓉簪,簡單素雅卻不失身分。
在這后宮里,低調才是王道!況且是「第一次」和「大老婆」見面,雖然我完全不關心那臭皇后看我順不順眼,但為了不給鳳湘翊添麻煩,我還是不得不扮演一個恭順謙卑的「受教」妃子。
我走在前往儀鳳宮的路上,腦中不斷設想著待會兒將會上演的情節。要是臭皇后給我臉色看,我便大人有大量,忍她一次!想想之前把她當空氣晾了這么久,害她可悲到非要「不小心」落進池里才會被注意,受她些氣也是合理的!
但若是她像之前對待陳曦一樣把我叫過去當眾羞辱,我是絕對不會傻傻不吭聲的!乾脆讓彩珠偷偷去喚陳曦過來,我們一起揪光臭皇后的頭髮!
呃,不行!這樣事情就鬧大了,說好不給鳳湘翊製造麻煩的……可要是她也叫我去靜心堂抄那什么鬼心經一百遍一千遍,我真要照做?絕不!太窩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現在給她幾分顏色將來一定會在我頭上開染坊!
唉……到底該怎么做才好?后宮果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苦惱之際,儀鳳宮已出現在眼前。我深吸一口氣讓心情平靜下來,等待著宮人通傳。
不一會兒宮女便出來示意我進去,我扶了扶髮簪,確認全身裝扮都穩妥后,對正欲攙扶我的彩珠輕輕擺了擺手,自己提了裙襬走進去。我總是不明白那些妃嬪們明明好手好腳,為什么非得要人攙扶才能走路?
一進到前廳,就看見皇后端坐在主位上,慢慢地喝著茶。她一身石榴紅華麗宮裝,頭戴只有皇后才能配戴的鳳釵,高貴端莊,端得是皇后風範!但那張美麗的臉龐上神情淡淡的,甚至還有幾分哀愁,對于一個即將教訓小妾的大老婆來說,她這種表情似乎不夠威嚴……
不對!我到底在做什么?都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思替別人擔心氣勢夠不夠?人家那說不定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更可怕!想我前輩子當社長的時候,也沒少應付過機車的教官們,等等就見招拆招吧!
我咬咬牙,屈膝一福。「嬪妾參見皇后娘娘。」
「妹妹快起來吧。」是我眼花了嗎?當我抬起頭時,竟看見她對我親切一笑。難道她想來招「笑里藏刀」?
我暫且壓下心中的疑惑,緩緩起身。「謝皇后娘娘。」
「漪妃妹妹坐吧。」她抬手比了比左下首一張椅子,然后轉頭對站在她一旁的大宮女緋紅吩咐道:「賜茶。」
我安靜地坐在位子上等著皇后先開口,無聊期間偷偷打量起之前從沒認真細看過的儀鳳宮。
果然皇后殿就是不一樣啊!比起我那漪蘭宮華貴氣派得多了!不過總覺得有著一股說不清的冷清,再加上廳里燃著的縷縷檀香,怎么讓我有種置身在……佛堂的錯覺。還是我的漪蘭宮好,雖然不大,卻很溫馨!
「今日找妹妹過來,是為交代妹妹幾件事。」等到嫣紅將茶送上來之后,皇后語氣溫和地打破了沉默。
我正要端茶的手一頓。她終于要「交代」事情了嗎?「娘娘儘管吩咐。」我收回手,和順地朝她一頷首。
「妹妹突然被冊封,本宮是有些意外的,不過妹妹侍奉皇上也有一段時日,受到皇上垂青倒也不是什么奇怪事。」她垂下眼睛,眼角眉梢流露出淡淡的傷神。「妳也知道,皇上和以往不同了,總是忙于朝政,很少踏足后宮,就算有也多是去嫻妃那兒。」
我在心里心虛了一把。那個無情的皇上……好像是我。
「本以為皇上不會再納新人了,誰知……總之,妳跟在皇上身邊伺候了好一陣子,皇上的脾性喜好想來是比本宮清楚,妳好生伺候著皇上,讓皇上可以消除政務帶來的疲勞,這是身為后宮女人的職責。其他妹妹們本宮會多加囑咐,不會讓她們為難妳的!妳跟著皇上多時,也知道皇上對本宮……唉,本宮也只能盡力打理好這后宮,討皇上歡心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妹妹肯定是極得皇上喜愛才會直接冊封妃位,希望妹妹能代替本宮待在皇上身邊,提醒皇上不要過于勞累,要是能盡快替皇上開枝散葉那就更好了……」
她最后那句令人臉紅心跳的話我已下面難受想要男人了咋辦_斗雞腿軟是怎么回事無暇反應,因為我的腦袋里彷彿有無數顆原子彈同時炸開!
天啊!原來我不只眼花,現在耳朵也出了問題了嗎?這到底是在演哪一齣?!
她一副看破紅塵的語氣,讓我不禁懷疑她是不是等會兒就要遁入空門?她究竟是打算改走悲情路線博取我的同情,還是自上次落水我答應陪她一同賞荷后,她便打開心結不再執著,認為這樣的日子已然足夠?
不管她是處心積慮還是就此看開,她的話很顯然地起了效用。我的良心不允許我霸佔著「姐妹們」的老公不放,讓她們白白辜負了大好青春,因此之后在漪蘭宮里便時常出現這樣的對話……
我:「你怎么又來了?前日不是才來過?」
翊:「我想妳了……」
我:「不行!你去如妃那里好了,或是惠貴嬪也可以。啊!你是不是很久沒去找皇后了?人家打理后宮很辛苦,要多去關心她!」
翊:「十五再去儀鳳宮就行了……哪有妳這種老把夫君推給別人的妻子?」
我:「你以為我愿意嗎?而且那些人也都是你的妻子好不好!她們這樣被你冷落很可憐耶!又不能再嫁,一輩子都得跟你耗在這里!」
翊:「妳都不會吃醋嗎?該不會已經變心了吧!」
我:「對~我改變性向喜歡陳曦了。」
翊:「……」
我:「神經!你還真信了?放心!我知道你的心在這里,那就夠了!我不是說過嗎?『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翊:「可是我白天忙著應付朝臣,晚上又得在那些女人面前作戲,妳都不知道有多累!」
我:「乖!忍著點!這是你欠人家的。況且花了老百姓的稅錢買那些首飾衣裳打扮卻沒人看,不是很不符合經濟效益嗎?」
翊:「那妳自己去看好了……」
我:「別鬧孩子脾氣,快去快去!唔……」
于是,每次對話便在某人狠狠蹂躪我的唇作為補償后,一臉不情愿地離去下結束了。
其實把鳳湘翊往別的女人身邊送去,我的心里怎么可能好受?但他是君,我是妃,我不可能要求他只有我一個女人。既然逃不掉,就只能坦然接受。況且知道他是愛我的,我就該滿足了!貪心更多,反而會失去更多!
更重要的是,每次他用那老招術「放倒」那些妃嬪后,便又會偷偷回到漪蘭宮,擁著我入睡。相較之下,我已是幸福多了,還有什么好抱怨的?
日子就這樣平淡而幸福地過去了,在鳳湘翊基于我的逼迫不得不去各宮「泡茶純聊天」下,后宮始終維持著微妙的平衡。檯面下有什么暗潮涌動我是不清楚,不過表面上看來倒是一派和諧。
鳳湘翊接掌朝政后接連推出許多新穎的利民改革,卻不會粗糙躁進,讓百姓們一下子適應不良,連那些一向愛支支歪歪的守舊派大臣們也難得沒有出聲反對,許是被鳳湘翊的魄力所震懾住了!
鳳凰王朝當今皇上的鋒芒算是在此刻完全展露,百姓們不因前后差異太大而感到奇怪,反而認為他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連連拜謝上天給他們帶來了一位千古明君。
鳳湘翊也時常把我叫去御書房,給他提供一些「我們家鄉人」的意見。我曾問他讓后宮干政不怕被人說是昏君?他卻回我昏君又不是沒當過,為了鳳凰王朝的未來,他不介意再當一回!
我就這樣陪伴在他身邊,見證他將鳳凰王朝推向一個嶄新的里程碑。這時的我還不知道,等到他一手打造的全新鳳凰王朝到達燦爛巔峰時,我卻是無緣與他一同欣賞這成果了……
轉眼已是深秋,我佇立在漪蘭宮前院,抬頭望著院里楓樹上火紅的楓葉,不由得回憶起和鳳湘翊交換的那個夜晚,天狼湖畔的楓樹景色亦是極美……
秋風拂過臉頰,吹起了我幾縷髮絲,帶著絲絲涼意,卻令人舒服。楓葉紛紛落下,下起了絢麗唯美的楓葉雨。
真美……我在心里輕嘆著。
「怎么又站在院子里了?也不怕著涼。」身后傳來熟悉的溫和嗓音,接著一件披風落到了我身上。
我回頭對他明媚一笑。「知道你要過來,就出來等你了。」
「下次在屋里等就好,要是生病了我會擔心的。」他從背后將我輕輕擁進懷里,用他的體溫溫暖著我微涼的身子。
「嗯。」我在他懷里點點頭,止不住臉上的笑意。
此情此景,讓我想起了曾在電視上看過的一句話,拿來形容現在的生活正好貼切。
歲月靜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