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臣txt南北逐風百度云_斷奶漲奶幾天緩解疼痛

第四十七章 美男講堂(上) 第四十七章 美男講堂(上)
「呃,蓮貴人呀!妳可能是誤會什么了,我的琵琶技藝淺陋,還不到能指教人的程度。」我十分真誠地對她說道。老天可鑒!我剛才絕無半句虛言!
「漪妃姐姐無須自謙了!我們都是有耳朵的,姐姐的實力那晚我們都真真切感受到了。莫不是姐姐嫌棄妹妹,不愿賜教?」白目的蓮貴人一臉楚楚可憐地噘起櫻桃小嘴,乍看之下還真像我在欺負她。我知道她不是故意演戲陷害我,我當然知道,因為故意就不叫作「白目」了。
我低下頭,暗自揉了揉眉角,再抬起頭時臉上已掛上歉意的笑。「怎么可能是嫌棄蓮貴人呢?不是我不愿意教,只是我久未練習,技藝實在是生疏了許多,還怕蓮貴人笑話!」唉,實話妳不愛聽,非得逼我說謊話才開心嗎?
她聽我說完后一掃臉上的陰霾,親暱地湊過來,將懷中的琵琶硬是塞給我。「姐姐客氣,多彈奏幾遍自然就會熟悉了!」
聽妳放屁!老娘再彈個一萬遍也不會熟悉!呼呼……我倒寧愿她是個心機女,不是真白目,這樣我還知道該怎么對付!
「不瞞蓮貴人,其實我早已不碰琵琶了。」我哀怨至極、彷彿帶著滿腹辛酸地皺起眉頭。聰明人看見我這副模樣便不會多談,深怕提起我的傷心事,但很可惜,她不是聰明人。
「為什么呢?」
她的這句話徹底讓我傻了,一來是驚訝于怎么會有人如此不懂看臉色,二來是她這么一問,真讓我接不下去。
「是啊……為什么呢?其實呀……嗯……也就是……」我訕訕地笑著,拖延時間好讓我這不靈光的腦袋想出個合理的解釋。怎么辦?乾脆告訴她算命師說我的八字和琵琶犯沖,彈一次便會減壽一年?嗯嗯,這個答覆非常合理,就決定這么說吧!
我正了正神色,正打算嚴肅地說出我內心的盤算時,熟悉的溫和嗓音忽地響起。
「是朕不讓漪妃再碰琵琶的。」
眾嬪妃一聽見鳳湘翊的聲音,訝異卻又驚喜地迅速整理好衣著,然后齊齊柔聲行禮。「臣妾參見皇上!」
「眾愛妃平身吧。」
「謝皇上!」
我抬起頭時,正好對上他的鳳眸。我揚起眉毛表示疑惑,他卻淡淡微笑,示意我安心。
「漪妃的琵琶人間難有,朕想獨佔這美好,便命令她今后只準在朕一個人的面前彈奏。」他環視四周,向眾人投以「有意見嗎?」的眼神,隨后往我身邊走來。
雖然他解救我的舉動讓我很是感動,但我并不想因此被砲轟啊!看著那些女人們又羨又妒地望著我們,我開始擔心起難得的安寧日子是不是要因此破滅了。儘管后宮的女人們最近「相親相愛」了許多,但她們畢竟是女人。是女人,或多或少都會有妒心的,何況我們的丈夫是個如此優秀的男子。
我悄悄捏了捏他的手掌,低聲埋怨道:「看看你做的好事!」
他只是彎了彎嘴角,并未回應我,轉身面對那些女人復又說道:「不過朕也稍微向漪妃討教過,諸位愛妃若想聽,朕就替她彈一曲,如何?」
這下子嫉妒的眼神頓時全換作驚喜,能夠親耳聽到皇帝彈琵琶,這種機會到哪去找?就算他不是皇帝,鳳凰王朝第一美男彈琵琶這養眼畫面,看一眼便覺此生無憾!她們理所當然亢奮地點著頭,我則是在遞給他琵琶的時候偷偷附在他耳邊低語:「你該不會是自己技癢吧?」
他斜睨我一眼。「妳果真是個奇葩!」
「我怎么了?」
「正常女人在這種情況下不是應該感動嗎?」他一臉無奈地嘆了口氣,抱起琵琶找了張石椅坐下后便開始調音。
「我是怪咖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我小聲咕噥著,也跟著其他人找了位子坐下等著欣賞。
金陽點點,秋風徐徐,花香馥馥。先不論他彈得如何,光是他坐在那里靜靜地撥弄著琵琶,已是一幅絕美的風景畫。更別提他那出神入化的精湛技藝,一撥一揉弦弦皆掩抑著無限情思,時而哀怨惆悵,時而婉轉柔美,凄楚中扣著絲絲纏綿,就連我這不懂樂的,都聽得出這是上乘之奏!
一曲奏畢,眾人尚未從陶醉癡迷中平復,卻見他將琵琶放至一旁桌上,站起身微笑說道:「雕蟲小技,就不再獻丑了。朕還有政務纏身,先行離開,眾愛妃繼續先前的活動吧!」說罷,便在眾人面前拉著正在因那句「雕蟲小技」翻白眼的我走人。
她們此刻心滿意足,倒沒有人因他單獨帶走我而吃味。我輕輕地搖了搖被他牽著的手。「大庭廣眾下這樣不太好吧!」
他卻是將我的手握得更緊。「無妨。」
聽他這么說我便放心地任他牽著。「你不是政務纏身嗎?帶著我要到哪里去?」
「的確是政務,和妳有關的政務。」他停下來,伸手往我頭頂一探。他打開手掌,一片葉子隨風飄向遠方。「妳想不想看看妳提出的『義塾』現在進行得怎么樣了?」
「義塾?那不是在宮外嗎?」
「嗯。」他點點頭。「是在宮外。」
我終于意識到他這句話的真正目的,訝異到連講話都開始結巴。「你你你……你要帶我出宮?」
「不愿意?」他揚了揚眉。「不愿意我就自己去了。」
「怎么可能不愿意?」我趕緊說道,一激動音量不自覺便提高了。我窘迫地望了望周圍,確定沒有嚇到人后,才緊張地盯著他的眼睛再次確認。「是真的嗎?」
「為何騙妳?」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抬手刮刮我的鼻子。「正好今日下午得空,便想去視察都城里的義塾。帶妳去是想讓妳看看有什么地方要改進的,畢竟是妳出的主意。」
我嘴上的笑容簡直快要裂到耳邊,開心到就差沒跪下來大喊圣恩浩蕩!在后宮里的日子有陳曦陪伴雖然不算無聊,但每天待在同一個地方,看著一模一樣的風景,著實叫人郁悶!可是,我如今又不是皇帝,哪是能說出宮就出宮的?
想到這里,我蔫蔫地垂下腦袋。「還是算了,哪個妃子隨隨便便就出宮?到時候給人家說閑話……」
「有我帶著妳還怕什么?大不了我們翻墻。」他的聲音竟是一本正經。
我猛地抬起頭驚呼。「真的假的?那可是宮墻耶!」
兩刻鐘后,我們已在宮門外。我沒有體驗到那傳說中的「翻墻」,因為今日守門的侍衛剛好又是之前那個沒長眼把我當女人的盡責士兵。想想還真巧,每次出宮都遇上他。他當然識相地二話不說放我們通行,于是我們輕輕鬆鬆便出了宮門。
鳳湘翊換了一身湖水藍素色錦袍,長髮綰起一半,用一支銀簪固定著,雖然簡單,卻絲毫不減他的俊美高貴。而我也換上了水藍色的裙衫,摘下滿頭珠翠,只戴一支白玉簪,溫婉清麗。
「燿瞳怎么沒跟來?」我邊走著邊問,語氣帶著些許失落。自從冊妃后,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燿瞳了,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樣?
「一個有夫之婦竟然還心心念念著別的男人?」雖是這么說,但他的語調中完全沒有醋味。丈夫如此寬容大度對妻子來說也算是某種程度的打擊啊……
「我跟你說認真的呢!難道他病了?」想到這里我不免擔憂了起來。
「怎么說妳也曾經是他的主子,這段時間對他不聞不問,現在才想要關心?」
「你都說我是有夫之婦了嘛……」我心虛地吐了吐舌頭。燿瞳,對不起!我竟然把你給忽略了,我會好好反省的!
他笑著搖了搖頭。「他沒病,是我派他去做事了。妳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真不知道是憑什么惹上一堆桃花債!」
我哪有惹上「一堆」桃花債?月疏桐和全棠也才兩個人,兩個就叫做「一堆」嗎?這人原來算術有問題……
眼角余光瞄到一家賣男裝的攤子,正確來說,應該是那攤子上的一樣物品。我拉著鳳湘翊走上前去,拿起那東西細細觀看。那是一個繡工別出心裁的腰帶,上面還綴有一顆藍寶石,和燿瞳的眼睛顏色是一樣的。重要的是,這腰帶是黑色的,燿瞳一定會喜歡!
「夫人好眼光,這是前兩天才從西域商隊那兒得來的好東西,僅此一樣而已!」老闆娘見我喜愛,忙不迭地推銷著。
「妳想要這個?」鳳湘翊邊問著邊準備掏出錢袋。
我抬手阻止他,自己從袖里取出錢袋給錢。這是要給燿瞳的賠罪禮物,當然得我自己付錢。「這個我要買給燿瞳,想想我認識他到現在還沒送過他半樣東西,到時他還真把我當沒良心的主子。等他回來后你幫我拿給他,順便幫我向他問好。」我將那腰帶塞到他懷里。「別再說我是沒心沒肺的女人了!」
他將東西收好,牽起我的手又繼續往前走。「燿瞳都有禮物了,那我的呢?」
我不自然地乾咳幾聲。「你的……還在努力中。」
「中秋節再過幾日就要到了,妳確定妳真趕得出來?」他的聲音中有著隱忍的笑意。
「少廢話!到時候你看到時可不要嚇到!」
他連隱忍都免了,十分不給面子地直接笑出聲。「的確是會『嚇到』!」
我瞪了他一眼,狠狠甩掉他的手。「不是要去義塾?還走不走?」
都城里有兩間義塾,我們先到了位在城東的那間。這堂課的授課先生剛好是熟人。
「益者三友,是哪三友?」冰冷的眼神掃過眾位學生。每個人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嚇得直哆嗦,無不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候著,頭一個比一個垂得還低,深怕一不小心被他注意到,點名起來回答。
「孫弘,你來回答這題。」最后,先生的目光落在角落一個不怕死翹著二郎腿的男孩身上。在場所有人皆吁了一口氣,同情地看向角落那人。
那個叫作「孫弘」的男孩吐掉嘴上咬著的蘆葦桿,不情不愿地起身。「先生,我不會!」
「不會?」先生的冰山臉上又覆上一層寒霜。
孫弘卻沒被這懾人氣勢影響到,理直氣壯地回道:「先生之前上過,『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哈!這孫弘有意思!年紀輕輕就敢跟洛清秋叫板,將來一定是個人才!
洛清秋冷冷地抬起眉。「好個『是知也』!既然如此,你認為益者三友該是什么?」
孫弘想了片刻后,挺起胸毫不猶豫地說出他的答案。「有魚,有肉,有饅頭!」
「噗!」
鳳湘翊眼明手快地摀住我的嘴,以免我的笑聲驚動講堂里的人。
「漪兒,我們現在是在偷窺。」他在我耳邊小聲叮嚀道。
我點點頭表示我已冷靜下來后,他便放開手。
這孫弘實在是太太太有才了!國家缺的就是這種創意人才!
堂內學生們的肩膀詭異地抖動了起來,卻沒有人敢笑出聲,時不時抬起頭偷瞄洛清秋的表情。
然而,洛清秋的臉上依然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一樣的無趣。「書讀得好不好還是其次,重要的是求學問的態度!你如此不尊重學問,繼續待在這講堂有何意義?白白辜負了你父母對你的期望!」
不知道洛清秋的哪句話踩到他的地雷,原本還嘻皮笑臉的孫弘瞬間暴走了,竟吐出這么一句不要命的話。「敢問先生,何謂不辜負父母的期望?用屁股寫字?」
「噗哈哈哈哈……」
這聲驚天地泣鬼神、讓萬年冰山臉一秒變成茄子臉的笑聲之主人……
是我。

第四十八章 美男講堂(下) 第四十八章 美男講堂(下)
都說一失足成千古恨,洛清秋在我蘭漪這兒一失足,倒是成千古笑了。當然,笑得最大聲的還是我。
當所有的視線都往門口這里聚集而來時,我趕緊縮回頭,求救地看著鳳湘翊。「現在怎么辦?」
「自己造的孽,自己去收拾。」他嘆了一口氣,正了正衣冠后從容地步入講堂。
我知道,他這聲嘆息嘆的不是我,是洛清秋。救命稻草不打算救我,我只得硬著頭皮跟在他后面進去。
當初我便下了令,義塾男女學生兼收,不過朝臣顧忌男女有別,便分開授課,像城東這間義塾收的都只有男學生,而城西那間就是女塾。
在座學生大多是十歲至十五歲的男孩,雖然他們都是男生,但畢竟是孩子,見識尚淺,看見美的人事物不免怔愣,例如鳳湘翊。
我們彷彿走在星光大道的紅毯上,在眾人矚目下緩緩而行,直到距離洛清秋跟前的案幾三步之遙,才停了下來。
「微臣參見皇上,參見漪妃娘娘。」早已起身等候的洛清秋躬身一福,依舊清冷平靜的聲音讓我全身寒毛直豎,總覺得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不過他怎會認得我?這張臉他是見過的,之前不論是處理政事還是和大臣們應酬,我幾乎都把鳳湘翊帶在身邊,可他竟然知道我如今是漪妃?
仔細想想也是,當初我封妃的時候鬧得沸沸揚揚,都城里有耳朵的應該都聽說了。
「愛卿平身。」鳳湘翊抬手讓他起來,轉身面向在座的學生。
就算他們年紀小,「皇上」這個稱呼代表的意思他們還是懂的,急忙站起來學著洛清秋喊道:「參見皇上,參見漪妃娘娘。」
「都坐下吧。」他微笑說道,在孩子面前他并未擺出帝王架式,反倒像是個和藹可親的大哥哥。他的目光狀似隨意地掃過四周,最后停留在角落那人。「你叫做孫弘對吧!今年多大了?」
「小……小……」孫弘因不知該如何自稱而支吾了起來。他不過就是個小孩子,此時面對身分無比尊榮的一國之君全沒了方才嗆洛清秋的氣勢,一張臉上又是驚惶又是糾結,倒有些可愛,讓人想上前狠狠捏捏他的臉。
「無妨,就照你平時說話那般回話便可。」鳳湘翊淺淺一笑,在這蕭索的秋日里竟給人一種百花齊放的錯覺。
孫弘雖是個小屁孩,卻不是個省油的小屁孩,只愣了一下便順從地照著鳳湘翊的吩咐回話。「再過一個月便滿十四了。」
鳳湘翊點點頭,又問道:「看你似乎不是心甘情愿學習,為何會到義塾來?」
孫弘皺起眉頭,聲音中帶著郁悶。「是我爹逼著我來的。」
他這不情愿的模樣頓時讓我的心里升起一股熟悉之感。當初我媽逼著我去補習時,我不也是這樣嗎?唉……不知道老爸老媽現在怎么樣了?我都死了這么久了,他們應該還是如常生活吧!老爸總說看我那豬一般懶惰的死樣子礙眼,這下子還真的是連礙眼都沒辦法了……
感覺有人輕輕扯了扯我的衣角,我回過神,便對上了那雙帶著關切的鳳眸。
「我沒事,只是走神了。」我對他笑笑,轉而看向孫弘。「既然你如此不情愿,那你便回去吧。你爹那兒本宮會派人說一聲,他不會再為難你的。」
「漪兒……」鳳湘翊詫異地望了我一眼。
我朝他眨眨眼睛,他沉思半晌后反應了過來,以鄭重嚴肅的語氣對孫弘說道:「沒錯,朕現在就可以下御令,你爹不得再逼迫你來學堂,否則便是違抗圣命,你以為如何?」
孫弘并沒有立刻點頭答應,反而是一臉欲言又止,似乎想要回絕,卻又礙于某種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而說不出口。一如所料。
我和鳳湘翊互相交換了個眼神,他復又問了孫弘,這次語氣放柔了些。「孫弘,你說說看你爹為何要你來義塾?」
「我爹……希望我去參加科舉,將來出人頭地、光耀門楣。」
「嗯。」鳳湘翊微微頷首。「那你又為何不遵從你爹的期許?」
「我……」孫弘低下頭緊揪著衣襬,掙扎了許久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挺起胸堅定地看著我們,那目光中的無懼讓我大吃了一驚。
孫弘他……果然不是普通的小屁孩。
「我不想考科舉,我想和大哥二哥一樣掙錢養家。看著我爹早出晚歸,叫賣叫到嗓子都啞了,卻無法保證六個孩子都能吃飽,我就恨不得快點長大負擔家計,讓我爹能減輕些負擔。我能不能考上科舉沒有人知道,但如果我用這些時間去工作,家里的日子肯定會好過些!所以……我不覺得讀書對我有什么幫助!」他的話說完之后,全場頓時陷入一片靜默。眾人沉默,是震驚于他的大膽,竟敢當著皇上的面表達出對他所提政策的不領情,而我不語,卻是因為心疼。他不過是個十三歲孩子,竟然把這么沉重的擔子壓在自己肩上,想我十三歲的時候,憂的愁的卻是和死黨吵架之類的雞毛蒜皮的小事……
不過……在場曾經同樣是超齡小孩的,還有一人。
「朕問你,你希望你的家人能有多少日子不受饑餓之苦?」鳳湘翊定定地望著孫弘,鳳眸里閃著睿智的光芒。
孫弘想也不想立刻答道:「當然是一輩子!」
「朕再問你,倘若你此刻離開義塾去掙錢,你能保證家人一輩子吃飽穿暖?」
孫弘張了張唇想要辯解,卻是徒勞,最后只能頹然地垂下腦袋。
鳳湘翊朝他走近一步。「孫弘,朕不能保證你將來一定能中舉,但若是你現在放棄,就萬不可能有機會!朕相信你也不愿終其一生只為生活奔波,庸碌度日。你難道不希望人生能有截然不同的發展?你是個聰慧的孩子,自己好好想想吧。」
孫弘緩緩抬起頭,眼中有一簇小小的火苗在燃燒,看得出他心中已有了答案。可那簇火焰忽明忽滅,似乎仍被什么東西動搖著,輕易就會熄滅。
依舊是家計的問題吧!辛苦的孩子……我該如何幫助他,讓他可以專心讀書,毋須煩惱錢的問題?
資助他?我要以什么名義?先不論孫弘這樣心高氣傲的孩子不會接受,這對其他人來說也不公平!我又不可能養得了所有貧窮孩子的家庭……
還是……有了!就這么辦!
「皇上,臣妾有一提議,不知皇上可愿聽否?」在激動的情緒下還能講的這么文謅謅,真是佩服我自己呀哇哈哈……不過老實說,當皇上還是比較方便!朕即是命令,我想到什么就可以直接頒布圣旨,哪像現在還要跟鳳湘翊一搭一唱,怪麻煩的!
「愛妃但說無妨。」他彷彿聽見了我內心的OS,說話時嘴邊還彎起小小的弧度。
「每間義塾兩個月舉行一次考試,若是在考試中獲得前三,朝廷便依名次頒發獎學金鼓勵學生,皇上覺得如何?」我忽然想起了在我國中時班上那位總是得第一名的同學,我曾經問過她那么努力讀書為的是什么,她說:「因為有錢拿。」記得國三下某次考試不知怎地學校不發獎學金了,她老人家竟然就在考試前涼涼地看小說擺爛,理由一樣很簡單:「因為沒錢拿。」看!錢果然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東西!有錢賺才有動力啊!
「獎學金……」鳳湘翊邊複誦著邊點著頭。「是個好主意!洛愛卿有何看法?」
他望向差點被我遺忘還存在在這空間的洛清秋,洛清秋仍是一臉平靜地答道:「微臣認為可行。」
怎么辦?為什么他的臉還是冷靜的令我害怕?他到底還氣不氣我笑他?他面無表情,我可不可以解讀為他已經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了?
「那就這么定了。孫弘,既然有了機會,你就要好好把握!其他人也是一樣,只要肯努力,你們都有機會!」鳳湘翊朗聲說著,他的話語彷彿一盞明燈,為這些窮苦孩子們的未來照亮了一條路。
眾人仍有些不可置信地傻傻愣在原地,倒是孫弘最先反應過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謝謝皇上!」
「謝謝皇上……」
聽著那些學生們接二連三向鳳湘翊道謝,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孩子,你們耳朵都有毛病嗎?主意明明是我出的啊!怎么都沒有人來謝我?算了!誰叫人家是皇帝……
「皇上,既然事情都處理完了,那我們就趕緊回宮吧!出宮太不二臣txt南北逐風百度云_斷奶漲奶幾天緩解疼痛久畢竟是不妥的。」我挽起鳳湘翊的手,用甜膩至極的嗓音說道。在我再三打量洛清秋的臉色卻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之后,我立刻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沒想到鳳湘翊竟然輕輕鬆開手,用那溫柔的聲音說出這樣殘忍的話:「愛妃,妳是不是忘記什么事了?」
人生苦短,何必如此執著?翊……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是你逼我的……
我深吸一口氣,擺起溫婉端莊的笑容對洛清秋一福。「本宮方才對洛大人有失禮之處,還請洛大人多多見諒,本宮不是有意的!仔細想想這件事畢竟是皇上做得太過火了,回頭本宮會好好勸勸皇上,讓皇上下次行事時不要那么沖動。本宮相信皇上亦為此事深刻反省過了!」
「你干嘛一直盯著我瞧?我臉上有東西?」我伸手摸了摸臉頰,狐疑地問著鳳湘翊。自從我們出了義塾之后,他便始終以這種看外星人的目光望著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
「不是,我今日總算大開眼界了。」他停下腳步,忽地傾身湊近我。「我從未見過你這般女子。」
被他這么一說,我的臉不由自主地燒紅了起來。討厭!都老夫老妻了還這樣……「這般……怎么樣的女子?」
「這般厚臉皮的女子。」他說完,還一副很贊同自己的話般點點頭。「竟然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凈!」
我的臉瞬間垮了下來。「我說的是實話!只不過我話里的皇上指的是之前的皇上,也就是我本人!再說了,丈夫的義務就是保護妻子,所以為我扛罪是你的責任!」
「好好好~總是妳有理。」他被我的理直氣壯逗樂了,寵溺地伸手點了點我的鼻尖。「皇上,您還要視察西邊的義塾嗎?」
我板起臉,懶懶地擺擺手:「朕乏了,這就回宮吧。」
「奴婢遵旨。」他笑得更開懷了,牽起我的手往皇宮的方向走去。這無聊的游戲也可以玩得那么開心,翊你是不是最近壓力太大了?
「對了,漪兒,妳是否想家了?」走到一半,他忽然沒頭沒尾地冒出這句話,卻是讓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的聲音有些啞啞的。強迫自己不去想,便以為那些記憶會隨著時間消逝,現在才知道我錯得離譜!我好想念老爸老媽,雖然他們一天到晚都在唸我,但我還是好想他們!我從未離家這么長一段時間,而這次,卻是再也不會回去了!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沒跟他們說,我還說過將來賺了錢要帶他們去環游世界……
「妳的心思我豈會不知?」他將我的手握得更緊,聲音輕輕緩緩的,彷彿春日里拂過湖面的微風。「妳想回家嗎?」
「回不去了。」我沮喪地搖了搖頭。「至少,現在我還沒有辦法回去,況且我在那里已經算是個死人了。」
「妳的家鄉究竟在何處?」
「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遠到你無法想像。」我抬頭望著那已染上橘紅的天空。不知道在現代的天空,是不是和我頭頂上的是同一片呢?
他停了下來,認真而專注地望進我的雙眼。「不管妳的家鄉有多少值得妳留戀的事物,至少妳在這里,還有我。當妳想家的時候,告訴我,我就在妳身邊。」
傍晚的風吹起他的縷縷髮絲,長髮拂過我的臉頰,竟帶著絲絲暖意。他的臉孔逐漸變得模糊,是因為我的眼眶濕潤了起來。
我雙臂環住他的腰,抱得很緊、很緊。「嗯,我還有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