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獠牙看著他們,說道:我大致可以猜出你們來意,不過”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09.狂徒公會

所幸烈火獠牙沒在武器上多做停留,很快的將話題帶過,待血霧傭兵團五人進入房內后,他關上門,說道:「來說正事吧,你們為何找我?」

刑歌神色一懔,微抿起唇,她沒有直接提起話題,而是拐了一個小彎,問道:「烈火獠牙,我聽說你們最近狂徒的公會倉庫被盜了。」

提到公會倉庫遭竊,讓烈火獠牙皺起眉頭,一雙鮮紅色的眼眸危險的瞇起。

血霧團進門所遇到的守衛嚴格把關情形,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數個月前狂徒的公會倉庫被外人潛入,竊走現金幾億元,公會內部損失慘重,從那次之后,狂徒公會守衛變的特別嚴格把關,嚴密控管進出者記錄。

刑歌說道:「闖入狂徒公會倉庫,并盜走一筆現金,就我所知,那位犯人的名字是……」

「天堂之門,那個人叫做天堂之門。」烈火獠牙咬著牙,握緊雙拳捶了一下墻壁:「那個家伙闖入狂徒公會倉庫竊走大量現金,自稱是神派來的使者,哼,一個瘋子,讓我抓到他,我絕對會讓他死的很難看!」

「我正是為了此事而來,烈火獠牙,我希望能和你聯手,抓住那個叫天堂之門的人。」刑歌說出來意。

烈火獠牙看著他們,說道:「我大致可以猜出你們來意,不過,聯手這件事,我不會答應的。」9061

刑歌一愣,沒有料到對方完全不考慮,拒絕的如此乾脆,她疑惑的問:「你的公會被天堂之門行竊得手成功,應該損失慘重吧?」

「不,他沒有成功,那人在闖入狂徒的公會倉庫,將倉庫翻得一團亂,似乎在找尋著東西,后來我調出記錄查看,發現天堂之門在找尋著一個神獸。」烈火獠牙頓了頓,張狂一笑:「不過他沒找著,因為,他在找的神獸是我的寵物,我隨身攜帶那只神獸在身邊,從不離身過,因此那人費盡心思搜刮公會倉庫物品,盜走了現金五億元,卻沒拿到真正想要的東西。」

「正因為如此,也許天堂之門還會在對你下手,烈火獠牙,你會需要幫手。」刑歌說。

「那很好,我求之不得,天堂之門的目標是我的神獸,如果他敢再次現身,我一定會把他打得落花流水。」烈火獠牙露出接近嗜殺的笑容,再次拒絕:「我不需要幫手,我自己有能力,能夠自行解決,旁人插手反而會礙事,『狂徒』就是這樣的公會。」

烈火獠牙冷聲說道:「況且,天堂之門蒙著面沒顯露出真實身分,你們也有可能天堂之門假扮,我憑什么相信你們,并透露出情報呢?」

「那個叫天堂之門的人在計畫些什么,又對其他人做了什么,我完全不感興趣,經過這件事,天堂之門和狂徒公會槓上了,我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不需要借助他人之手,所以,我不打算跟任何人合作,你們請回吧。」

刑歌被堵的啞口無言,無話可說。

天堂之門有可能是他們之中任一個人,要求烈火獠牙忽然間相信他們,談論合作,確實有些唐突了。

烈火獠牙話說得很直接了,血霧傭兵團其他人紛紛皺起眉,眼里泛起不同的想法。

烈火獠牙懷疑血霧團是天堂之門假扮,而他們何嘗不懷疑烈火獠牙是天堂之門本人呢?

論起可疑度,他們旗鼓相當,雙方處于互相懷疑的狀態。

就目前來看,烈火獠牙將神獸資訊神秘保留,又不肯與人合作的態度,讓刑歌一伙人忍不住多添了幾絲懷疑的目光。

天堂之門陰險狡詐,什么事都做的出來,狂徒的公會倉庫被盜事件,也有可能自導自演,打算隱瞞耳目的手段,血霧團絕對有理由將烈火獠牙列為嫌疑者。

「哼,我知道你們在懷疑什么。」烈火獠牙性格較粗枝大葉、大而化之,但也不笨,從血霧傭兵團赤裸裸的打量眼光,他馬上猜出大概并判斷出結論。

「我不是天堂之門,老子做事向來問心無愧,有仇必報,不借他人之手,把天堂之門抓出來痛扁一頓,就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

他撇了撇嘴,那雙鮮紅色銳利的眼眸一一掃過傭兵們,眼里充滿著威脅意味。

「別怪我沒有事先勸告,如果你們擋在我面前試圖阻礙,就連你們一起殺!」

身為狂徒一屆會長,烈火獠牙本身具有一定的自信,他自認能憑實力夠解決天堂之門,若有外人打算從旁干涉,阻礙他的復仇行動,將會被烈火獠牙設定成假想敵人,一起除掉對方。

狂徒,這公會的名字取的一點也不假。

卷四 18.情侶電影票

畫面轉向另一邊,白淵加快腳步走上樓梯,準備拿報紙偷襲沈曜,不過他的詭計還沒執行,無意間瞥到三樓沈曜半開的房門,桌上放著某個很眼熟的東西。

「哦,『愛在侏儸紀』雙人電影票?」白淵被吸引注意力,上前推開門摸走桌上電影票。

白淵的手指觸碰電影票沒三秒,就被沈曜一把攔下。

「你眼力不錯。」沈曜面色陰沉把電影票抽回。

「我做情報販子養成習慣了。」白淵推了推無框眼鏡,證明自己的視力完全沒問題,他笑道:「這部電影的評價很好,我也打算找個時間去看,你一次買了兩張票想跟誰去?」

「我、我想跟誰看電影不關你的事。」沈曜撇過頭去,神情顯得很彆扭。

這支支吾吾紅著臉的舉動無疑激起白淵滿滿的惡意。

「你說有事情要講,原來是想找紀璃歌出去呀……」白淵故意捉弄道:「我還在猜你什么時候才要告白,這不是馬上行動了嘛,怎么,小曜,你買了電影票,有想到以什么方式約璃歌嗎?」

「用、用不著你多事!」沈曜吼。

「唉呀,還沒想到嗎?你應該為此相當煩惱吧,需不需要大哥哥傳授一點經驗給你?」

「你滾開!」

「不用客氣了,我的經驗豐富很多,我很愿意傳授技巧……」

「……傳授什么?」忽然一陣聲音插入。

兩人同時一僵,轉頭望向聲音來源,紀璃歌正擦著微濕的頭髮,偏著頭看他們。

沈曜正伸長著手握緊電影票,用另一手阻止白淵靠近,他們就在樓梯間打鬧,正好剛洗完澡的紀璃歌,走出房間便直接撞見了此幕。

「喔,愛在侏儸紀雙人電影票,這部影評不錯呢。」紀璃歌同樣眼力很好,遠遠的就瞥到沈曜手中握緊的小小紙條。

「……」沈曜和白淵的動作停止,整個愣住。

紀璃歌沒有察覺某兩人舉止僵硬,偏著頭繼續說:「不過,我比較愛看動作片,對愛情文藝片沒興趣,進場只有打瞌睡的份,愛在侏儸紀對我而言沒有吸引力。」

「……」沈曜暗自捏了捏手心。

「……」白淵冒著冷汗。

「怎、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紀璃歌慢半拍的察覺氣氛下降兩三度。

「沒什么,沒事。」沈曜神色複雜的說。

「沒事就好。」紀璃歌觀察了一會,他們的表情明顯有異樣,但太過複雜繞了幾層思路,她還真猜不出事情原委,疑惑之下她繼續問:「那電影票是雙人份的吧,小曜,你打算跟誰去?」

紀璃歌不知道今天自己專往冰點問。

沈曜面如死灰,心里一橫說道:「……我約了白淵看電影。」

「……嗯?我跟你?哪時?」白淵咕噥著。

「剛才。」沈曜面無表情斜瞥了白淵一眼,眼神說有多銳利就有多銳利。

事情起因是源于白淵弄出這么大動靜,提早把電影票曝光,讓他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所以白淵要負起基本責任。

「你們要一起去看電影?」紀璃歌問道。

「對呀,我們約好了一起去看電影,哈哈哈……」白淵轉的很硬。大約可以猜到對方眼里傳達意思,白淵知道自己必須演戲配合一下。

紀璃歌說:「你們感情這么好啊,,奇怪,『愛在侏儸紀』這不是情侶才會去看的文藝片嗎?」

「我們是好哥們!」白淵為了表達友好,伸手勾著沈曜脖子,惹來沈曜反射性掙扎了一下。

紀璃歌把電影票仔細看過一遍,表情古怪的瞥了兩人一眼:「這位子挺不錯的,還是情侶座?」

電影票角落有一行華麗的字寫著,憑本卷看電影,即贈送情侶心心相印項鍊一條!

沈曜的臉紅的不像樣,只差沒面壁耍憂郁去了,而白淵則是在心里搖頭,這青澀的小毛頭不知道由淺入深的道理嗎,初次約人就將心思表露得這么明白,真是太不小心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