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酒勁,男生的膽子也肥了不少,雙手猛地抱住林佳音的頭,去品嚐起那紅唇的滋味。

那滋味還沒感受幾秒,身體劇烈疼痛起來,臉頰火辣辣的,整個人被撞..." />

玩的是不亦樂乎_我玩的不亦樂乎

清純校花x金主大人(21)

趁著酒勁,男生的膽子也肥了不少,雙手猛地抱住林佳音的頭,去品嚐起那紅唇的滋味。

那滋味還沒感受幾秒,身體劇烈疼痛起來,臉頰火辣辣的,整個人被撞到堅硬的瀝青路上,哪怕是穿的厚,摔在上面也很疼。

林佳音還沒反應過來,眼睛瞪大了幾分。

高敬已經沖著那男生又狠狠的來了幾腳,臉上是林佳音從來沒有見過的狠厲。

男生疼得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幺,自己都想給自己一個耳光。可是比起他自己想打自己,有個人比他還想要打死他。

高敬氣得眼睛發紅,從來沒有如此沖動過,修長的腿用了狠勁朝著男生的小腹踢著。他居然敢親她,他居然敢!

林佳音回過神,看著已經直不起身子的小學弟,還有還在發狠的高敬,猛地拉著他的手臂。

玩的是不亦樂乎_我玩的不亦樂乎

“高敬,夠了,夠了,別打了。”再打這小學弟就真的出事了。

高敬的理智恢復了些,僵硬著身子,咬牙切齒的道:“他敢親你。”

林佳音知道若是自己放任高敬,恐怕他真的能把人給弄死,著急道:“你別打了,別生氣了。”

他青黑著臉,一把摟過林佳音,看著她紅艷豔的唇,俯身就是一吻。

他的牙咬著她的唇,不斷地磨蹭著,伸舌掃過她口腔的所有地方,吮吸的林佳音身子都麻了,這才放過了她。

她身上又全部是他的味道了。

林佳音氣喘吁吁的推開他,高敬的眸子深了些,走到還在呻吟的男生面前。林佳音生怕他氣頭上,不管不顧,拉他到一邊:“你別打了,我一會和你說。”

說完,她走到小學弟的身邊,焦急道:“手機在哪里?”

玩的是不亦樂乎_我玩的不亦樂乎

“在...在兜里...”男生強忍著不適,艱難的說道。

林佳音趕忙掏出他兜里的手機,給男生的捨友打了個電話,說了地點。

她低著頭,從自己包里掏出所有的現金,也就快一千塊左右,余光瞥見又準備走過來的高敬,連忙飛快的把那錢塞進他的兜里,然后道: “這是我的男朋友,我和他最近鬧矛盾。”

“你,拿著錢好好去看看。我代他給你說聲對不起了。”

林佳音站起身,把一旁的高敬扯到一旁,道:“高敬,你冷靜一下。”

高敬冷冷的盯著躺在地上的男生,轉頭問著林佳音:“你為了他,拉著我?”

這哪里跟哪里。

林佳音皺眉,解釋道:“你再多打幾下人,都出人命了。已經打得夠慘了,別打了。”

玩的是不亦樂乎_我玩的不亦樂乎

高敬做了幾個深呼吸,緩解了自己胸口的郁氣,看著被他扔到地上的袋子,繞過林佳音去撿了那袋子,林佳音腳步一頓,瞧著他面色平靜的把那袋子撿起來。

走到她的面前,高敬從袋子里拿出一個深色的圍巾,展開套在林佳音的脖子上:“給你的禮物。”

林佳音錯愕的看著高敬,脖子一下被溫暖,讓她胸口一動,低聲道:“謝謝。”

高敬拉過她的手,朝著他停車的方向走去:“咱們上車說。”

小學弟的那邊,已經有人趕來了,林佳音望了望高敬,蹙眉跟了他去。這突發的狀況,打斷了她所有的計劃。

今天高敬開的是一輛黑色的路虎,黑色的光澤在黑夜尤為神秘高貴。

林佳音坐上后面的車座,高敬去前面開了空調,沒有在校園停留,而是直接開著車,到了附近的一個別墅,把車停在車庫,確定林佳音不能夠逃走了,這才下車坐到了后排:“今天是一個月了,你,冷靜好了嗎?”

他的聲音忽然帶了些不確定,和之前暴躁的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玩的是不亦樂乎_我玩的不亦樂乎

林佳音側過頭,點頭道:“嗯。”

聽見她已經冷靜下來,高敬的身子放鬆了幾分,可下一秒,卻又被提起。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合適。”林佳音輕聲說著,“高敬,不論從哪方面,我們都不合適。我只是個孤兒,而你是三少。我不過是個長得漂亮的大學生罷了,而你......”

“林佳音,這些是理由嗎?”這話是被吼出來的,高敬吼完,意識到自己又做了什幺,眉頭緊皺,“你不需要優秀,我喜歡就夠了。我有錢可以養你,你不需要做你不喜歡的工作,你可以做你任何喜歡的事情。你說你是孤兒,可是有了我,你就不是!”

“林佳音,你非要那幺殘忍?我把真心都掏出來給你看了,你還裝不明白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8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