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扇形統計圖的數學手抄報_扇形統計圖常見問題

七夢想

生活是什幺?

就是每天我眼皮一睜開,就要努力賣麵賺錢。

我們麵店的生意,可能是因為電視報導,得過牛肉麵比賽第二名的新聞,好奇嘗鮮的客人越來越多,每天幾乎都是滿坐。

我那頂著滿頭灰髮的我媽媽,笑呵呵的搬一張長板凳放在大門口,讓等待的客人可以坐著休息,辛紅樂則站在柜臺負責結帳,收錢收到眉開眼笑。

我雖然很不喜歡待在廚房做重覆煮麵、賣麵的工作,但是耳朵好像聽見了錢叮叮噹叮噹掉進口袋的聲音,就只能忍耐繼續工作。

我端麵到營業大廳給客人的時候,抬起頭看見懸掛在墻上的液晶電視,正在報導天馬流星樂團,受邀到日本武道館開演唱會的新聞。

當紅主唱凌子軒綁著辮子頭,穿著帥氣的皮衣,戴著墨鏡出現在機場,立刻有上千名日本粉絲熱情呼喊的他的名字,簇擁著簽名、握手。

關于扇形統計圖的數學手抄報_扇形統計圖常見問題

「這……這本來應該是屬于我的榮耀……我才是天馬流星的當紅主唱安競啊!我怎幺會在這里賣牛肉麵……」我羨慕到嘴巴張開,口水都快要掉下來,手中的碗麵差一點翻倒,還是辛紅樂動作快速的接走了麵端給交給客人。

我認真環視店內每個正在吃麵的客人的臉孔,都沒有人肯抬起頭看我一眼,讓我心好受傷。

「去煮麵啦,客人在等喔。」辛紅樂催促。

我生著悶氣回到廚房繼續煮麵,一臉悲哀的苦笑,原來我的舞臺就是這間可惡的小廚房。

「老天爺,我還要多久才能離開安齊揚的身體啊——」我不爽的將麵用力甩進大碗中。

我邊煮麵邊哼唱起天馬流星樂團當紅成名歌曲,「走,和太陽來個約會」,故意拉高嗓門大聲的唱,還扭一扭屁股,把站在門口的辛心紅樂逗笑了。

「好好聽喔,齊揚,你唱歌永遠都是這幺好聽。」辛紅樂拍拍手說。

「可惜沒人要聽我唱歌了。」我繼續拉高嗓門唱歌。

關于扇形統計圖的數學手抄報_扇形統計圖常見問題

「不要唱了啦,三桌的麵好了沒有。」我媽快步走進廚房直接潑我冷水,讓我臉垮的嘆一口長氣。

辛紅樂走到我身邊,忽然靠近我的耳朵邊神秘的說:「老公,我最喜歡聽你唱歌,晚上唱歌給我聽,我可以聽一整夜。」說完竟然用手五只手指頭在我屁股摸一下,還畫了一個圓,然后裝做沒事的端著麵離開。

「……」這個女人懷孕了怎幺還在勾引我,竟然連上班的時候都要……害我原本悶在胸口怨氣竟然瞬間消退。

我從早到晚在廚房辛苦疲倦工作一整天,晚上打烊以后我在浴室里也只是拿起蓮蓬頭隨便沖水洗澡,只想趕快抱緊棉被睡覺

穿著又俗又難看,完全沒有品味花色睡衣的辛紅樂坐在書桌邊,拿著計算機正在算帳,又從衣服口袋掏出一疊千元鈔票認真的數錢,竟然數錢到呵呵呵的笑個不停。

「發財了喔,笑成這樣。」我站在床邊彎彎腰拉拉筋笑她。

「齊揚,我們真的發財了喔。」辛紅樂興奮到拉高嗓門說話,還把我拉到書桌邊看帳簿,我完全沒興趣的打哈欠,她睜大眼睛激動的喊說:「這個月我們賺了五萬塊,五萬塊——」

「妳是沒看過五萬塊是嗎?」我摸她的額頭潑她冷水。

關于扇形統計圖的數學手抄報_扇形統計圖常見問題

「扣掉房貸、進貨的材料費、水電瓦斯、勞保、健保……」她真啰嗦就像個連珠炮似的說個不停,我用手指挖挖耳朵翻白眼根本不想聽。

「以前我們扣掉所有的生活開銷,最多也只能打平或賺個兩三萬,這個月多賺了五萬塊啊。」

「我們從早到晚這幺辛苦工作,只賺五萬塊!」我驚訝的問。

「發財啰。」辛紅樂抓緊鈔票突然尖叫的大喊。

「五萬塊妳就滿足了!」我不屑的問。

「希望下個月會賺更多,存更多。」辛紅樂繼續大喊大叫。

看著辛紅樂親吻著鈔票,就像在路邊撿到糖果的小孩,高興跳腳的模樣,我根本笑不出來,想起我在做搖滾歌手安競的時候,隨便在公共場所露個臉都可以拿到上百萬的酬勞,哼,五萬塊算什幺。

辛紅樂突然將鈔票塞入睡衣口袋,轉身從抽屜中拿出一本花小語的全裸寫真集,翻幾頁火辣的圖片秀給我看,然后嘟著嘴假裝生氣的埋怨:「這是我從大星房間裏的書堆翻到的寫真集,你不會告訴我這是大星去偷買的吧。」

關于扇形統計圖的數學手抄報_扇形統計圖常見問題

拜託,安大星已經十六歲進入青春期,把性感女神當做午夜曖昧的性幻想對像,對男人而言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我當然不會洩漏兒子的底,只能摸摸鼻頭自己認了。

「老公,對不起,我懷孕,你辛苦了。」辛紅樂突然將額頭貼到我的胸口磨蹭,又親吻我的臉頰一下:「等小情人生了,我再好好補償你,好不好。」

我只能傻傻的苦笑還能說什幺。

「傻老公,買了花小語的寫真書干嘛要藏到大星的房間,怕我知道啊。」辛紅色俏皮的捏我的臉頰笑著說:「我知道這段期間你忍耐的很辛苦,才會去偷買花小語的寫真集,我懂,我懂。」

我無話可說,又是一陣嘿嘿傻笑。

「快藏起來,不要讓寫真女郎污染到大星乾凈的心靈,他還是小孩子,很純潔的。」辛紅樂緊張的把寫真集藏到抽屜里面,放在書堆最下方,還不放心的用一條毛巾蓋住,在壓上幾本書遮掩的動作讓我覺得好笑,安大星都已經開始交女朋友了,當媽的管得住嗎。

我走回床邊邊伸懶腰邊想,還是睡覺能讓我忘記生活裏的不快樂。

我每天躺在床上都在等待眼皮一張開,就能重新回到搖滾歌手安競的日子,我雙手合掌向老天爺祈禱:「……我是安競,我現在又乖又聽話,每天都有認真工作賺錢喔,拜託,讓真正的安齊揚回家吧,因為他比我愛這個家,希望這場惡夢趕快結束……」

關于扇形統計圖的數學手抄報_扇形統計圖常見問題

「齊揚,這個月家裏多賺五萬,你好像不高興。」辛紅樂一屁股坐在床邊用力搖晃著我的手臂,我真的不想回話,她卻激動的問:「我扣你零用錢,我知道你一定很不高興,可是你花了兩萬塊買那些貴死人的內褲,就是不對。」

「那是我的零用錢,我愛買什幺就買什幺,你管那幺多干嘛。」我突然發起脾氣吼辛紅樂。

「講話這幺大聲干嘛,想吵架啊。」辛紅樂又捏我的臉頰笑了,嬌嗲的搖晃著我的手臂說:「我們不是約定過絕對不吵架。」

「笨蛋,這個世界上那有夫妻會不吵架。」我冷冷的回嗆。

「一本寫真集也要好幾百塊吧,好啦,你工作那幺辛苦,還是給你三千塊零用錢好了。」辛紅樂從睡衣口袋掏了三張千元大鈔塞入我的手掌中,又甜蜜的親吻我的臉頰一下,笑說:「乖,這次要省點花喔。」

辛紅樂將剩余的鈔票塞入衣服口袋,又開始興奮的碎碎唸:「我要去告訴你媽這個月賺了五萬塊,嗯,應該多給她三千塊零用錢……我自己也應該拿個三千塊零用錢好了,買些小情人的東西……」

說著她快步跑著離開房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386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