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帶套3p真實經歷_新娘濃精受孕

CH2 小苦力(2) 吃完了手里的冰棒,感到心滿意足了之后,我鉆進了旁邊的公園,打算先去蕩個鞦韆再回家。
再走到游樂區前,一陣從不遠處傳來、彷彿就位在頭頂正上方的蟬聲,使我不自覺得停下腳步,往四處張望了一會兒,果真讓我給找到了。
「欸欸,葉青玄,你看,那邊那棵樹上!」我拉拉他的袖子,興奮不已,「是蟬吧!那個就是蟬吧!從來沒在那么近的樹上看過欸!」
「嗯?妳說哪里?」他也抬頭望了望,「喔,那個啊,大概吧!」只見他沒什么興趣的樣子,相較于我,只是一臉淡漠且事不關己的表情。「走了啦!妳不是想去游樂場玩的嗎?」他往前走了幾步,卻發現我沒有跟上來的意思。
「不覺得很新奇嗎?」我站在原地,往上指了指。
「妳又想做什么了?」他退一步,充滿了警覺心。
嘿嘿,不錯嘛,這小子!跟著我混這么久,果然聰明了不少。
「難得能在這么低的樹上發現欸!我上去把牠抓下來吧!」
「那不算低了吧……」
「唉唷!你擔心什么!」不等他說完我便開始逕自往上爬。
「……而且妳穿的是裙子。」他默默補上一句。
「沒關係啦!你就負責在我抓到蟬之前找到裝蟬的盒子,聽到了嗎?」我朝樹下大喊。
「在這種地方,妳要我去哪里找盒子啊?」只聽見他似乎微微嘆了一口氣, 「所以我就說快點去游樂場了嘛……」但最后,他還是認命的離開了。
在等葉青玄回來的這段期間,我就坐在這棵樹最粗的枝干上,夏末黃昏的微風徐徐的吹彿著,吹散了臉夾旁的髮絲,彷彿連夏天獨有的黏膩悶熱感,也一併吹走了。耳邊傳來此起彼落的蟬聲,從這里,還能看到遠處的群山。
從以前,我就很喜歡往高的地方爬,因為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風景,或許,這也是為什么會被老媽當成小波猴的原因之一吧!

我將頭靠在一旁的樹上,涼爽的薰風襲來,突然覺得有些想睡,漸漸的,連為什么會爬上來的原因也快記不清了……
「欸!任玫!妳、妳要的盒子……」就在這時,一聲聲好像從遠處傳來的呼喊使我猛的驚醒過來。
只見葉青玄站在樹底下,仍微微喘息著,落日前的余輝灑落在他稚嫩的小臉上,使他臉頰上的汗珠也透著點點的光,明亮的金黃籠罩,頓時使他看起來有那么一絲不真實。

我沒來由的笑了。
「任玫,盒子,我找到盒子了啦……」直到他再度出聲,我才注意到他手上捧著的透明塑膠盒。
「盒子……啊對!盒子!」我往旁邊看去,卻連蟬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誒……那個…嘿嘿…牠、牠好像跑了欸……」我搔了搔腦袋,有些抱歉的開口。
「誒!?那我是為什么去跑腿的啊!」
「啊呀!這種小事就別在意了嘛!我馬麻說做人不可以太計較!」只見他仍扁著一張臉,我朝他揮了揮手,「別管那個了啦!你快上來,這上面的風景很好喔!看了心情一定會好起來!」
看著我迫不及待的樣子,他先是愣了一下,隨及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

CH2 小苦力(3) 只見他笨拙地伸出手,一不帶套3p真實經歷_新娘濃精受孕步步都踩得很小心、很謹慎,沒有再三確認是否踩穩了之前絕不踏出下一步,看到他這副模樣,我只感到越來越不耐煩。
「快點啦快點!吼明明就很好爬啊!你真的很慢欸,爬到了太陽也要下山了啦!」我抓著枝干,心急地拼命在枝干上跳上跳下。
「妳不要催啦!任、任玫妳不要跳啊!我這樣很、很難爬…啊啊啊!!」聽到他的抱怨后,我真的停止搖晃枝干,但是太遲了,接在他未完話語之后的是一連串的慘叫和哀號,而且之后頓時沒了聲響。
啊,不會吧。
我低頭往樹下看去,雖然認為這棵樹的確不高,但如果跌下去的話,絕對也是會受傷的。
快速滑下大樹的主干,就見到葉青玄正蹲在樹叢邊,緊緊抓著其中一只腿。
我想也沒想就跑到他身邊。
「你沒事吧?」
「我看起來像沒事的樣子嗎?」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緊咬著下唇,臉色除了有些蒼白之外還帶點猙獰。
「把手拿開讓我看看。」我也跪坐下來,想扯開他緊握住傷口的手。
「妳想干麻啦?」
「幫你看看而已,手快拿開!」趁他稍微不注意時,我成功扯開他的手,只見他大腿上有多處擦傷和破皮,其中一處還流血了。
「你這樣大概要回家抹藥和貼ok蹦了……」我仔細看著他的傷口,沒注意到我們現在這個姿勢貼的有多靠近,我抬起頭,發現他的臉頰竟然就位在我的正上方,近到我都能感受到他溫熱的鼻息。落日的余輝像被揉碎的今黃亮片灑在他的眼珠里,長長的睫毛投射出淡淡的陰影,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葉青玄的眼睛很好看。
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我,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臉好像也微微紅了起來,以前從沒有過這種異樣的感受。
「你…你看什么看!沒看過啊!」不知道該怎么掩飾剛剛的小小慌亂,我用力推開他的臉,「哼!回家了啦!」
我站起身,這才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你能走嗎?」他扶著大樹慢慢站起身,結果一個不穩又跌倒了。
看著他這個樣子,我認命的蹲下身,「算了,我背你吧。」
他遲疑了好一陣子,就是不肯爬上來,「上來啊,不然你怎么回家?你不回家我也會被罵的好不好。」到最后,他才終于愿意趴在我的背上,輕輕攬著我的脖子。
唉,怎么覺得現在的情況怎么說都不太對呢?馬麻常看的偶像劇和韓劇明明都不是這樣演的嘛!不都是一些很帥很帥的大哥哥體貼的問著女主角:『能走嗎?』然后下一句接著,『不能走的話我背你。』之類的嗎?為什么現在的狀況全反了啊!竟然是我去背著一個小屁孩,雖然是我自討的,但還是覺得被佔便宜了。
因為從沒背過人的緣故,再加上葉青玄這小子又不瘦,途中我得不停調整姿勢,結果還是搞得背和手臂十分酸痛,有好幾次都想反悔把他丟在路邊,讓他自己去自生自滅吧!
「任玫……」背上那小子的頭突然靠在我的肩膀上,還突然叫了我一聲,真是,你知道我光背你就已經夠累了嗎?竟然還分散我的注意力!
「干嘛?」
「其實妳人很好。」他淡淡的說著。
哼哼,我知道啊,這種事還需要你來告訴我?
「廢話,所以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媽說,任玫長大后要當我的新娘子。」
在那剎那間我真佩服自己沒把這小子扔出去。
葉媽媽,妳平常到底都教妳兒子什么啊!

原本還以為這家伙已經變正常很多,至少大部份時候都是可以被控制的,沒想到我根本就錯了,葉青玄還是葉青玄,永遠都讓人這么頭痛!我想我一直以來可能都太低估他了,要記住,這家伙可是什么事都可能做的出來的,什么都不奇怪。
而且最要命的是,他說這話時也不知道要要小聲點,惹得附近的婆婆媽媽們都笑著對我們指指點點,嘴里還邊說著 「唉呀好可愛的小孩啊!」之類的鬼話,真是丟臉死了!
于是,我順手一鬆將他掉在路旁,也不理會他的哀嚎,便用力扯著他白白嫩嫩的臉頰,一邊語帶威脅的說道 :「你信不信你再亂說一句,我就把你丟在這里,讓你一路爬回家?」
「任玫好兇喔……不說就不說嘛…」他雖是這么說著,卻仍笑的一臉開懷,橘紅色的夕陽光芒映在他的臉上,更在他的笑容里添了幾分燦爛。
這樣居然還笑的出來?我從來就搞不懂他的腦袋里究竟都裝了些什么。

最后,我搖搖頭,還是無奈的背起他,走完最后的路途。
而許許多多像那樣的夏日時光,似乎就在我們誰也沒注意到的情況下,悄悄流逝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1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