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愛一部手機觀看_新娘系列第2部分

CH4 女魔頭(3) 果真,一轉身走回教室,都還沒來到位子上呢,我就被我們班的女同學們團團圍住了。
好吧,該來的總會來,我咬緊牙,認了。
「任玫任玫,我們剛剛有注意到喔,青玄他拿了什么東西給妳啊?」
「對啊對啊,任玫,他特地送便當來給妳啊?」
「是他親手作的愛心便當嗎?哇好羨慕!」
聽那一聲聲任玫叫的多親膩啊!我就說妳們果然都在偷聽對吧!
還什么愛心便當咧,想像力不要那么豐富行不行?
「不是不是,只是我忘了帶便當,他幫我送過來而已。」搖搖手,我趕緊澄清。
「誒?是嗎?可是他特地幫妳送過來欸,好好喔,感覺還是好親膩。」
「對吧?感覺超體貼的!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問了,任玫,你們到底是什么關係啊?感覺妳跟他超熟的耶!」
頓時所有圍在我旁邊的女孩們都安靜下來,一臉期待的盯著我看。
我們之間是什么關係?
「就……鄰居。」思忖了一會兒,我回答。
沒想到這個回應居然引起了另一陣騷動。
「哇!鄰居欸!那不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嗎?」
「好浪漫好羅曼蒂克!如果能有一個這么樣的青梅竹馬,我一定會高興死的!」
「真的!為了能有這樣的青梅竹馬,叫我拿什么換我都愿意!」
我揉揉額角,接受這群女孩的疲勞轟炸。
看樣子這時期的少女腦袋都挺有問題的。
拿去拿去快點拿去,想要這樣一個青梅竹馬就快點拿走吧!我還巴不得送給妳呢!
「可是青梅竹馬之間不是常常會發生很多浪漫的事嗎?」浪漫…浪漫什么?就說小說偶像劇不要看太多了。
「難道你們之間沒有嗎?妳一點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嗎?」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說這話時我不是學電視劇里的女孩一樣,一邊絞著手一邊裝少女的嬌羞樣,一副欲迎還拒的感覺,而是只能不斷地乾笑再乾笑,表示再被問到這個問題我都要無力了好嗎?
「蛤……真的嗎?好可惜喔…」看她的模樣,我想她本來想說的根本是好浪費才對。
「那…那個…我說…妳們每個人為什么感覺都那么喜歡葉青玄啊…?」趁著她們停頓的空檔,我怯怯地問上一句,這可是我悶在我心底長久以來的疑惑啊!
「為什么…妳問為什么啊…」似乎是沒想到我會問到這個問題,她們看了彼此一眼。
「要說是為什么…當然他很高成績又好也是一點…」
「而且他笑起來真的真的好耀眼喔!小酒窩也好可愛!不僅長得帥任何運動也難不倒他!」
「眼神也很迷人!每次跟他對到眼都覺得心跳加速!感覺人也很好很體貼,他在學姐間也很受歡迎喔!」
「啊啊!還有還有!他之前不是上臺領鋼琴項目的獎項、還有在全校前面表演嗎?那時就覺得他修長的手彈鋼琴真的好棒!專注的神情感覺也好有霸氣、所以說會樂器的男生感覺最好了…」
「不只不只…」
任憑那些女孩在我面前七嘴八舌的談論起來,我卻突然因想到什么而失神了。
想當初,還是我媽逼我去上鋼琴課時他鬧著要一起跟來的啊,沒想到上了不到半年我就因為真的沒興趣而吵著不去了,葉青玄本來也想跟著不去的,卻因為我的一句話而繼續去學鋼琴…
『誒?你也不想再上鋼琴課了嗎?真可惜呢,我本來覺得難得你彈這么好,而且我也覺得你彈起鋼琴來感覺很不錯呢,很有那種架勢…』
那也是我難得夸獎他的一次。
沒想到就因為那樣一句話,他就持續練習了那么久,到現在都已經是可以出去比賽的程度了啊……
「啊啊…不過啊,也就是因為他感覺這么完美,有時候反而給人一種不近人情的距離感呢,雖然他對每個人都很好,但好像只有在和任玫妳相處時,才能完全沒有那種隔閡…」
「對啊對啊,而且妳好像也只有在和他相處時,才會被吃得死死的呢,雖然好像不是愛情、但你們之間的感覺還挺微妙的……」
聽到了她們的評論,我頓時回過神來,對吧!原來妳們也這么覺得嗎?聽妳們那描述,感覺他就是我的一種天敵嘛!是天敵對吧!
聽了這一連串對葉青玄的讚美下來,我都要快替他感到不好意思了,既然你在別人面前偽裝的這么好,那為什么在我面前就是那副模樣啊,每次都整我很好玩嗎?為什么都只針對我啊?
腹黑。
突然間,這不得不愛一部手機觀看_新娘系列第2部分個詞就這么竄入了我的腦海里。
我說,葉青玄你該不會是個腹黑吧?就是個腹黑對吧?
雖然說 Even Homer sometimes nods ,但你絕對不是圣人,你捉弄我的頻率也不只偶然、而且你跟本純心就是故意的吧!

經過這次事件之后,我好像突然間開竅了,而且也真的被女生們死纏爛打的拷問功夫嚇到了。
所以從今以后,我再也沒有忘記帶便當上學過,連一次也沒有。

CH4 女魔頭(4) 既然待在教室常常會被騷擾的話,那只要我一直待在室外就拿我沒則了吧?
有了這個想法,原本就很愛在互外活動的我,幾乎每節下課就不見人影,遠離那家伙的活動範圍絕對是保命之道。
這天下課,我和一群男生一打鐘就往外跑,來到活動中心后的水池旁,因為地處偏僻的關係,平常這兒總是人煙稀少,今天會來純粹是為了某個目的。

「欸欸,呆頭浩你真的是在這邊抓到的嗎?不會是騙我們的吧?」我低頭看向水池邊。
「廢話。」他翻了翻白眼。
前陣子班上的男生們就聊過了,據說學校的水池這邊出現了很多小蟾蜍,當初呆頭浩抓到了一只飼養在觀察箱里,還得意的跟什么一樣呢。
那時覺得新奇我也立刻湊上去參一腳,因為從沒看過這么小只的蟾蜍,所以大伙都很有興趣,今天也才會一群人聚在一塊。
「欸妳看,那邊不就有一只嗎?」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湊到他旁邊張望了一會兒, 「哪里啊沒有啊!」
「妳也太好騙了吧?」
聽完他說的話我立刻朝他小腿踢去, 差點把他踢進水池里。「好啊你這小子居然敢騙我?」
就在我們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才突然發現其他人都沒了聲響,就在這時候,有人開口了。
「欸,任玫,好像有人要找妳……」
才聽到『有人』這兩個字,我就覺得渾身不對勁,背脊一凜。
回過頭,果然發現那人就倚在不遠的大樹下,雙手環胸,雙眼也不知道對焦在哪里。
其實那時我直覺性是要逃跑的,但以往常的經驗來看,眼前的麻煩如果不立刻解決的話,拖越久只會越難收拾而已,所以我只好快步走向他所在的地方。
「你……你怎么會知道我在哪里啊…」看他沒有要開口的意思,我只好先打破沉默。
「你們班上的同學說的。」他的回話簡短的不能更簡短,語氣也冷淡的不能更冷淡。
「那…你找我有事嗎?」
「沒事了。」說完他還真的轉身就走。
沒事你還特別跑這一趟?而且看那背影,怎么看都不像『沒事』的樣子啊!
忍下胃強烈翻攪的感覺,那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隔天放學,我又和班上的那群男生約好,要留下來打籃球,因為我收拾書包慢了些,所以遲一會兒才到籃球場,沒想到立刻就被眼前所見的景象給徹底嚇傻了。
只見某位葉同學運著球,靠著假動作輕鬆閃過兩個人的防守,然后轉身一個跳投,空心球,進球得分。
那一連串華麗的動作立刻引起現場一片譁然。
「剛剛那假動作太帥了,改天教我吧!」
「對啊哪天約出來我們一定要好好尬一場…」
就在這時他們才發現了我的存在。
「欸方任玫妳慢死了都錯過精采的了。」
「就是說啊妳剛剛都沒看到葉青玄他啊……」
剩下的我都沒聽清楚也不想聽清楚了,因為我只注意到他又看著我,嘴角微微彎起了一個弧度,又是那抹我再熟悉不過、那該死的笑容。
敢情這家伙男女通吃就是了?
所以現在是怎樣,我再怎么樣都逃不了就是了?揮不去趕不走,這家伙就是立志想當個吸盤式的怨靈死纏著我不放就是了?

我感嘆,我的生活還有什么是沒被他滲透的嗎?
而且最奇怪的是,為什么纏住我的人,還是那么樣的一個風云人物呢?
令人感到哀傷的是,就連我最自豪的體能運動,貌似也贏不了他啊,這人的外掛到底要開到什么樣可怕的程度啊?
媽啊,這是什么樣奇葩的設定,我不要了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1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