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坑狗子后續70集_早餐店太累撐不住了

第四章 總裁的床(5) 潘帥一早從宿醉里轉醒的時候,人還在會所,一睜眼,就看見前一天坐在自己旁邊的那個事務所的八卦女在不遠處端著鏡子補妝。他低頭一看,身上蓋著一條毛毯,毯子下面只有一條內褲,竟是被人扒了個精光。
「昨晚……發生了什麼?」他記憶斷了片,一時找不到連接的片頭。
嫵媚性感的女人對他笑得冶艷:「你說呢?」
潘帥卷著毯子一骨碌爬起來,從屋子各處撿回自己的衣物,對那個妖精一般的女人說:「妳先出去。」
女人不甘心地貼過來,話語曖昧:「能看的都看過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女人豐滿的胸部貼上潘帥的手臂,一股熱流從接觸的地方瀰漫開去,瞬間點燃了潘帥的身體與神志,一些斷續的畫面接踵而至。
「昨天你真的好猛,而且你好大喔,人家完全吃不消,差一點就暈過去了呢。」
潘帥抽回自己的胳膊,皺著眉閉了一下眼睛,想要讓那些畫面從自己腦海里消逝。可是他一低頭看到身邊像只吃飽了的貓一樣瞇著眼睛打量自己的女人,越來越多的畫面充斥了腦海。
潘帥伸手一指門口,怒吼:「出去。」
「你好兇哦,不過我喜歡。這是我的名片,記得聯絡我喔。」
女人搖擺著纖細的腰肢走了出去,丟下潘帥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雙手抓著頭髮懊惱無比。
他記起唐果的同事給他喝的那幾杯茶,卻記不起后面自己是怎么和那個女人滾到一起去的。他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他可以不在意,反正他一個大男人算不上吃虧,他害怕的是唐果會出什麼事。
潘帥從褲子兜里摸出手機,十幾個未接來電觸目驚心。除去兩個自己父親的電話之外,都是唐果打來的。另外還有幾個短信,匆匆一讀,心便涼了一半。
坐在計程車上往唐果發給他的地址趕過去的時候,潘帥還在不停的自我安慰。洛城畢竟是個律師,應該不會對一個小女孩做太出格的事。但這個安慰的力度是那麼的單薄,他也是個男人,怎麼想怎麼覺得那個從來對危東北大坑狗子后續70集_早餐店太累撐不住了險都視若無睹的小丫頭是兇多吉少的結果。
他早說過不要唐果去找工作的,也早就擔心這麼容易就讓她拿到的工作機會里面必定有問題,他只怕自己現在已經晚了一步,后悔莫及。
別墅小區的保安一看潘帥的打扮就果斷把他攔了下來。就算他出示了軍官證人家也不讓他進,說現在這市面上幾十塊就能做一個,很是瞧不起的樣子。
潘帥心中著急,差點兒跟保安打起來,惹得幾個巡邏的保安都回來了,圍著他一個,眼看事態就要升級。他知道自己不能感情用事,萬一被送進局子可就麻煩了,而且現在還不知道唐果的狀態,他更加不能出事。
要進一步,有時候就要退一步。最終,潘帥還是以他偵察兵的出身聲東擊西成功地翻進了小區里。
一路摸到洛城的家門口,潘帥摩拳擦掌,就等著給洛城一頓好看,甚至做好了吃閉門羹的心理準備,卻沒想到,一開門,看到的卻是洛城系著圍裙,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打扮。
「你叫什麼來著?潘帥是吧。」洛城微笑著側身讓路,「過來接唐果的吧。先進來坐。」
對方的態度太過客氣自然,弄得潘帥本來一肚子英勇就義的慷慨瞬間疲軟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潘帥被洛城一路讓進客廳,洛城還問他吃沒吃過早飯,要不要一起吃,搞得潘帥興師問罪都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洛城站在樓梯口向上喊:「唐果,下來吃飯了。」
樓上應了一聲,然后就是輕快的腳步聲『噠噠噠』一路向下。
原本坐在沙發上的潘帥看到穿著男式襯衣的唐果,目瞪口呆的站了起來。而走到樓梯一半的唐果,看到客廳里的潘帥,突然就頓住了腳步。

第四章 總裁的床(6) 洛城正在開放式的廚房里,把小鍋中的牛奶倒在杯子里,嘴里還嘮叨著:「唐果啊,妳生理期要注意保暖,著涼了容易落病。我這里沒有紅糖什麼的,妳先湊合湊合喝點牛奶,我熱過了。還有啊,我把空調溫度調高了一些,妳若還覺得涼就跟我說……」
他感覺到了空氣中有些凝固的情緒在飄動,擡頭看了看樓梯,又看了看沙發,嘴角有不可察覺的微翹,很快便恢復如常,對唐果說:「站在那里做什麼,快點兒下來吃飯。小潘過來接妳了,別讓人家等太久。」
洛城這嘮叨的口氣好像唐爸,唐果下意識地『哦』了一聲就走了下來。
潘帥向前邁了一步,想要開口說什麼,卻被洛城打斷,「小潘,你也過來吃點兒吧。我烤了土司,煎了雞蛋和培根。我一個人住,很少做飯,手藝有限,見笑了。」
這種氣氛實在是詭異,潘帥乾脆壓住了肚子里嗜心撓肺的好奇,默默靜觀其變。
唐果看著桌上的牛奶,微微皺眉。潘帥知道她從小不喜歡喝牛奶,也不說破,有點兒看洛城熱鬧的意思。
洛城雖然調查了唐果,畢竟還沒細到衣食住行各種習慣都明了的程度,以為唐果當著潘帥的面,有些拘謹,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怎麼了,還要我餵妳是么?」
潘帥臉色瞬黑,唐果趕緊拿起了杯子,「我自己來,自己來。」
看著唐果乖乖的捏著鼻子喝了他的愛心牛奶,又戰戰兢兢地吃了愛心土司和愛心煎蛋,洛城心滿意足。唐果在潘帥探究的目光里,低頭深吸了一口氣,「總裁,我……」
洛城糾正她:「都告訴妳叫我名字就好。」
「洛……」唐果支吾著,還是叫不出來,乾脆跳過了稱呼,「我去換衣服。」
女主角不在場,潘帥總算開口:「洛大律師,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鉆進洗手間,唐果擦了擦自己一腦門子的汗,她真想跟洛城說,不該把空調溫度調這麼高的。
T恤已經乾了,雖然還有一些皺褶,但至少不妨礙觀瞻了。唐果換回自己的衣服拎著包包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就見洛城一個人在收拾碗盤。
「潘帥呢?」唐果環顧了一下四周,并沒有打斗的痕跡。她換衣服的時間不長,應該不足夠洛城毀尸滅跡。盡管如此,當她看著洛城把潘帥沒動過的早餐倒進下水道的食物殘渣處理機劈里啪啦打碎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哆嗦了兩下。
「回去了。」洛城淡淡地回答。
「回去了?」唐果不信,潘朵拉的性格最喜歡追究到底。被他抓到自己在別的男人家里過夜,還穿著別的男人的衣服,不發彪那是太陽就從西邊出來了,怎麼可能乖乖就走了,「你跟他說了什麼?」
「還能說什麼?」 洛城避而不答,帶著股子酸味反問道:「怎麼,他回去了,妳有點兒失望?」
「我……我有什麼失望的……」唐果心虛支吾。說實話,每個女孩都曾經期待過王子和騎士為自己決斗的情節出現吧。她雖然從來沒接受過潘帥的追求,但他這麼容易就放手了,她多少還是有點兒不習慣。
洛城脫了圍裙丟在一邊,走過來的時候帶起一陣邪風。唐果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
也就來得及退一步,就被洛城拉住小手拽了過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2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