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抗亂睡小說_時光不負你深情百度云

第五章 醋罈總裁(5) 這個夏天的陽光格外燦爛,唐果一大早坐在梳妝臺前仔細妝扮,臉都快貼到鏡子上去了。
昨夜沒有睡好,一閉眼就滿滿都是洛城貼近的臉,唐果咬著被子,舌尖粗糙的摩擦感代替不了那個男人霸道又溫柔的侵略,卻依然讓她心跳過速,渾身的血液都往腦袋上沖。
大概是腦部供血太好,唐果早上起得那麼早也并沒有感覺有多疲憊,反而像打了雞血一樣興致勃勃,雙眼都閃著靈動的光芒,想著等一下就又可以見到他,嘴角就止不住向上勾,秤砣都拉不下來。
唐果的母親甜甜一如往常過來叫唐果起床,卻意外發現從小貪睡賴床的小丫頭居然已經梳洗妥當,換好了上班的套裝,正對著鏡子描眉畫眼,詫異道:「果果,今天怎麼這麼勤快?」
唐果笑瞇瞇地回頭和母親道早上好,繼續回頭看著鏡子,不甚滿意地用棉簽擦掉剛畫好的眼線。
「在事務所工作還是自然端莊一些的淡妝比較好。」甜甜在唐果背后提點著。
唐果向后退了一些,打量著鏡子里的自己,喃喃著:「淡妝不會看起來太幼稚麼?」
甜甜坐在唐果的床上,看著女兒的背影,仿佛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自己。女為悅己者容,當媽的總是會對女兒的反常行為更加敏感。想起周日過來匆匆打了聲招呼就回部隊的潘帥,小伙子低沈失落的表情溢于言表,此刻不免讓她有所聯想。兒孫自有兒孫福,也許她和唐果的父親一直以來的美好愿望也不過是一廂情愿。女兒終于長大了,自己也就老了。甜甜不禁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媽,怎麼了?」唐果回頭關心道:「哪里不舒服麼?」
甜甜微笑著摸了摸唐果的頭髮:「媽沒事。倒是妳,剛出社會要處處低調小心。媽不反對妳交朋友,但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不可操之過急。」
甜甜平時很少在交友的事上囑咐她,唐果有些心虛地轉過臉,撒嬌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媽。」
甜甜是過來人,怎會看不出來女兒的嬌羞扭捏,在心中又是一連串的嘆息女大不中留:「那我先出去了,早飯在桌上,吃過了再走,開車要小心。」
唐果低頭咬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把洛城帶來的幸福感表現的太明顯,正糾結中,手機短信響起。
「小糖果,昨天看妳很累,生理期不宜忙碌,不如妳今天就在家休息一天,放心,工資照發。老公。」
看著后面那個落款,唐果低頭咬唇竊笑,然后有些緊張地看了看臥室門口,確定母親沒有看到。她原本想要把短信刪掉,以免落下把柄被那個愛管閑事的老爹發現,但手指在刪除上晃了好久最后也沒舍得。
這件事她還沒想好怎麼和父母說,甜蜜之余,多少還是有些緊張糾結。
而糾結的不只有唐果,還有站在地下停車場里的洛城。這一次,被占車位的不是靳原,而是他。
從一個人開的車,多少就能看出這個人的性格。靳原粗狂的悍馬,唐果嬌小的TT,還有洛城自己中規中矩力求低調整天被認成大號帕薩特的輝騰,面前這輛血紅色的Alfa Romeo 8C,和它的車主一樣,散發著妖孽般的火爆和張力。
洛城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唐果回覆的笑臉,把手機關靜音塞進了口袋,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紅色小愛,徑直推門走進電梯間。

第五章 醋罈總裁(6) 洛城知道自己遲早還是要面對林若瑤,關著門過自己甜蜜的小日子這么好的事怎么可能發生在被她折騰了二十多年的他的身上。只是沒想到她來得這么快。若不是昨天大哥洛軍打來提醒他的電話,他說不定還會以為是靳原為了一頓午飯和一個妞跟他賭氣去跟林若瑤告的密。
走出二十樓電梯,連坐在秘書辦公桌后面的廖靜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滿臉憐憫的對自己的總裁行著注目禮。弄得洛城覺得自己走進自己私人辦公室的背影都有了一種悲壯的意味。
推開辦公室的門,那抹火紅曼妙的身影正站在落地窗前,沐浴著清晨的陽光,渾身似乎跳躍著帶有生命的火焰。
洛城知道,自己最近和甜蜜可人的小糖果待得久了,多少有點兒把若瑤妖魔化了,但你不得不承認,他們林家人的那種張揚的霸氣是天生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就像林若瑤的父親,AK王國萬人之上的那個傲視天下的男人。論身材樣貌,洛城自認自己和Ardon不相上下,但站在那個男人身邊,莫名的就讓人感覺自己矮了好幾頭。
Ardon的女兒林若瑤也是一樣,一身火紅的裹身洋裝站在那里,夸張的妝容,瘋狂的長卷髮,豐胸,纖腰,長腿,皮膚因為兩年來在非洲的烈日暴曬摧殘而散發著一種黃色沙礫般的色澤,卻更覺得有種拉丁美洲名模般的熱辣野性。
洛城的狐朋狗友們曾經不止東北大抗亂睡小說_時光不負你深情百度云一次說羨慕他,能擁有這么一個極品尤物般性感到骨頭里的女朋友。但只有洛城自己知道,這只是這個女人表露在外人面前的面具。她也有雪紡紗裙,清湯長髮,素顏寡淡,乖巧沈默的時候,可這樣單純自然的面貌,卻只在葉淺那個男人面前才會展露。
曾幾何時,洛城也羨慕過葉淺,但他早已認清,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而他真正想要的,誰也拿不走。
「妳什么時候回來的?」洛城關上了身后的門。
林若瑤轉過身,翹起一邊的嘴角自嘲地冷笑,語氣帶著一點小女人的抱怨:「你還真的對我一點兒也不關心了。我一直當你兩年前只是因為我婚禮放你鴿子所以氣頭上說說而已。」
洛城不自在地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領帶,回身靠坐在唐果的辦公桌邊,雙臂環抱在胸前,問道:「有什么事?」
林若瑤低頭,用修長的手指撫過洛城桌上的文件夾和各種文具,聲音慵懶,有一絲裝模作樣的撒嬌意味:「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手指停在一個卷宗的邊緣,她突然擡頭朝洛城望過去,深色眼線拉長的眼角像一把刀,閃著幽藍的光芒。
若換成別的男人,不是被她的犀利嚇退了腳步,就是被她眼角眉梢與生俱來的媚色勾得心思飄蕩,可洛城早就習慣了她這種欲蓋彌彰的虛張聲勢,輕笑一聲:「咱們認識這么多年了,也別繞圈子了。昨天我哥已經給我打過電話。妳既然早就知道了,為何等到今天才來找我這個狼心狗肺的負心漢算帳?」
「我早知道什么了?我之前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若瑤捏起卷宗上別著的一枚被彎成愛心狀的粉色曲別針,并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不過看起來是個浪漫單純的女生啊,還是個小女孩吧,你也真舍得利用她。」
洛城略皺了眉,否認道:「我從來沒想過利用她。」
若瑤像聽到年度最好笑的笑話一樣,樂得花枝亂顫,「你別告訴我,兩年前你只看了她一眼就一見鐘情,此生非她不娶。你敢說當時你沒有一絲抱著用她來報復我的心思,你敢說當時和她登記的時候你沒有心中憋著一肚子不甘心。別人不了解你也就算了,我認識你二十三年了。二十三年前,你的那枚小糖果還沒有出生呢。」
還說什麼都不知道,這不知道的挺清楚的么。洛城微笑著搖搖頭:「妳不是我,妳又怎麼知道我對她不是一見鐘情?妳也不用太過自信,這世上并不是每個男人都對妳趨之若鶩,不是麼?」
洛城知道若瑤的命門在那里,眼看著那雙隱藏在煙熏妝后面的眸子猛得一暗。若瑤低頭自嘲地輕笑一聲:「也對。我記得是哪個不怕死的男藝人說過,女人過了二十五歲就算是老女人了。」
若瑤帶著一身魅惑的香氣走到洛城面前,擡起手放在洛城的胸口,充滿挑逗地打著圈,「二十二歲女孩的味道自然是妙不可言,我明白,你們這些男人都抵擋不了。可她也是女人,她也會變老,再過五年,她也會和我一樣……」若瑤勾著洛城的脖子,整個人都貼了上去,「你想不想預先體驗一下,二十七歲的女人究竟差在哪里?」
洛城沒有動,只是默然地看著她,「我自然想要體驗二十七歲的女人,但不是現在,而是五年以后。」
若瑤擡頭看著他:「為什麼是她?七年前,我也二十歲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要我?」
洛城輕笑:「因為那時候我不想被妳利用成為妳傷害葉淺的工具。」
若瑤不甘心:「所以,你還是在乎我心里有沒有你的。」
洛城坦言:「我承認,我曾經在乎過。不過,現在我已經不在乎了。」
「別太鐵齒。」若瑤收緊手臂又靠近了一些,呼吸吹在洛城的臉上,一只手向下探去,隔著褲子一把抓住他的小兄弟。
洛城一臉厭惡地要把若瑤推開,下面被抓著的地方一緊,讓他的動作瞬間頓住,怒喝道:「放手。」
若瑤挑釁一般地看著他,「不放。」
「林若瑤,妳鬧夠了沒有!」
「沒有。」
兩人正對峙著,辦公室的門『嘎嗒』一聲,被人推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2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