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火炕作愛_時光不負情深txt百度云

第五章 醋罈總裁(9) 「咳咳……」
走廊不遠處兩聲故意的低咳嚇得唐果條件反射的一推,臉更紅了,低頭小聲叫:「靳大哥……」
洛城踉蹌了一下扭頭怒瞪過去,靳原咧著嘴尷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打擾二位。我就是問一句,這個保溫桶是……」
「是我的。」唐果趕緊認領,剛剛心不在焉,都不知道自己隨手扔在了哪里。
洛城和靳原對了一下眼神,知道他這個兄弟雖然八卦,但肯定不是個為了保溫桶這種小東西就做這種長針眼的事的人,于是低頭問唐果:「妳能回地下車庫等我一會兒么?這是我的車鑰匙,在車里等我。我交代一些事情馬上就下去。」
唐果巴不得趕緊逃離這個尷尬的局面,從靳原手里接過保溫桶,頭都沒擡就鉆進了樓梯間。
「有什么話,說吧。」洛城見唐果離開,單刀直入地問。
靳原回頭看了一眼樓梯間的門,還有點兒不敢相信:「你跟若瑤攤牌了?」
洛城看他緊張兮兮的樣子,不禁失笑:「始亂終棄的人是我,你激動個什么勁兒的。」
「也不是激動……」靳原遞過去一張紙巾,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接著問:「你真的選了這小丫頭,把林大小姐給甩了?」
洛城接過紙巾在傷口上輕輕按了按,看著紙巾上的血,調笑道:「你是說我下了刀山又跳火坑么?沒想到兔子急了咬人一口也挺疼的,但再怎么著也比那頭母老虎強啊。」
靳原對洛城這樣毫不在乎的態度欽佩不已,「沒想到你小子平常看著蔫兒不拉幾的,原來竟是個不怕死的主兒。我也承認那個林大小姐是有點兒嬌縱,可就算你不想聽你家老爺子的話往仕途上走,就不怕你連事務所都辦不下去?那個唐果是挺甜美的,不東北大火炕作愛_時光不負情深txt百度云過再漂亮也就是個小丫頭而已,玩一玩嘗個新鮮也就罷了。真放棄了林若瑤,你可等于把林家和你老爺子的庇護都舍了。」
洛城的眸色見深,唇邊的笑都有了股子譏諷的味道:「說實話,我還真沒想要靠他們。」
靳原不予贊同:「不是我瞧低了你,你的確是有出色的地方,但你真的以為就靠你自己能混成現在這個模樣?」
洛城并沒有打算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打岔道:「若瑤走了?」
靳原見兄弟逃避現實,無可奈何,回答道:「是,走了。」
「情緒如何?」洛城關心道。
靳原聳了聳肩膀:「倒沒看出來有生氣的樣子。不過你也知道,她的喜怒哀樂從來就跟平常人不一樣。你既然還關心她,就不該丟下她來追唐果。小丫頭總是好哄一點兒,先把大麻煩按下來,再處理小的,不應該是更明智的做法麼?」
對于兄弟的苦口婆心,洛城不以為然,「不要腳踏兩條船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靳原被他氣得直翻白眼,「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洛城走到電梯前,對著電梯門照了照自己的臉:「本來下午還有個庭要旁聽,這副尊容恐怕是去不了了。你叫小趙替我走一趟吧。順便上去把我的筆記本電腦和桌上的卷宗幫我搬下來,我今天可能要在家辦公了。」
靳原朝著走向樓梯間的背影抱怨:「操,到底誰是你的助理啊,有異姓沒人性的家伙。」
洛城頭都沒回就推開樓梯間的門,「讓你坐電梯我走樓梯已經算分你點兒人性了,你就別奢求了。你忘了誰給你發工資了。」
靳原嘴里暗暗念叨,「等你的事務所被老爺子封殺了,還不是得兄弟陪你喝西北風。」

第五章 醋罈總裁(10) 唐果并沒有如洛城所想的坐在自己的車里等他。車頭上放著那只保溫桶,人卻不知所蹤。他回頭看了一眼原本自己的車位,空空如也,那輛紅色8C早已不在。他不禁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一時疏忽成千古恨啊。
靳原抱著一摞東西拎著筆記本電腦下來的時候,洛城正在心急如焚的原地轉圈圈。
靳原剛把東西放在車尾箱蓋上,洛城就走過來劈頭蓋臉地問: 「你的車鑰匙呢?」
靳原下意識地按了一下自己的褲子口袋,戒備地問:「你干嘛?」
洛城上來就搶,靳原扭動著躲閃,嘴里嘮哩嘮叨的:「你干嘛,男男授受不親啊,別對我動手動腳的……欸,你摸錯地方了啊……把鑰匙還我……洛城,你發什麼瘋,你電腦和文件不要啦……喂,小心點兒開,我周末剛給車做的保養……去你……操……」
悍馬呼嘯著沖出地下車庫,拐上大路,很快便被堵在上午的車龍之中。
洛城的手機上有唐果的留言,說是要和林若瑤一起去喝一杯。這個傻丫頭,別人邀請就不知道要拒絕麼。她父母從小就沒教育過她,不要跟陌生人講話么。
洛城扶著額頭在車龍里嘆息,若那傻丫頭真這麼聽父母的話,兩年前也不會那麼容易就被自己哄著登記結婚了。
唐果沒說她們去哪里,不過若瑤經常出沒的地方,洛城還是知道幾個的。無奈交通擁堵,著急也沒用。
電話給唐果打過去幾次,都沒有人接。洛城不敢說林若瑤會對唐果做出什麼來,但一時半會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才對。洛城自我安慰著,又打給常去的俱樂部的總裁,讓他注意著,如果林若瑤出現就趕緊給他打電話。
洛城又想了一下,直接打給了若瑤,這一次,倒是很快就有人接了起來 。
「妳們在哪里?」洛城開口就問。
電話那邊是清脆嬌滴的笑聲:「你怎麼知道是『我們』? 」
洛城沒耐心跟她繞圈子:「妳要把唐果帶到哪里去?」
若瑤無辜地回答:「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你要問她啊。」
「問她?問誰?」洛城沒明白。
若瑤看了一眼駕駛座上的女孩,答道:「因為,現在是你的小妻子在開車啊。」
林若瑤按掉手機,一雙媚眼上下打量駕駛座上在她接電話期間連頭都沒轉過來看一眼的小姑娘,心想,還別小看了現在的女孩子。小巧玲瓏雪白嬌嫩得像個高中生似的,做出來的事還真讓人另眼相看。
碰上了那樣一幕尷尬的場面,小丫頭在停車場再見到林若瑤,還能一臉鎮定地問她要不要一起喝一杯。看到林若瑤的車之后,還主動問能不能讓她開。上了路,林若瑤就看出來,小丫頭的車技不算很好,但開車的習慣卻挺猛,經常有出人意表的動作,把一向不管不顧的林若瑤都嚇到了好幾次。
這樣的『情敵』難免讓林若瑤生出別樣的興趣來。也對,洛城雖然一表人才,但也不算是個對女人有手段會耍花樣的男人。若沒有點兒追求刺激的因子在這個小丫頭的骨子里,大概也不會出現和陌生男人閃婚的事。
雖然兩年前結婚的事是林若瑤自己搞出來的一出荒唐戲,她并不愛洛城,也不是真的要嫁給洛城,可洛城真的娶了別的女人,以林若瑤的驕傲,說一點兒也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
「不想告訴他咱們要去哪兒?」 林若瑤靠在副駕駛的座位上,懶懶地問。
唐果看著前方,認真開車,隨口答道:「女人之間的談話,關男人什麼事?」
林若瑤笑著鼓掌,樂不可支,「我喜歡妳,真心的。」
唐果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取悅到了這個在她眼里像女神一樣的情敵。她只是單純的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別人的第三者。這個念頭一直在她的腦海里纏繞著,以至于開車都有些心不在焉。
8C停在了唐家一個配有咖啡廳的西餅店門口,林若瑤下車,擡眼看了一下招牌,笑道:「把我拉到妳的地盤來啦。那我豈不是任妳要殺要剮都無還手之力咯。」
唐果淡淡回答:「我也不知道別的什麼地方。如果妳不樂意,我們可以換。」
林若瑤笑著搖搖頭,姿態優美大方,看得唐果一陣失神。
「我無所謂。」說著林若瑤就舉步走了進去。
咖啡廳的服務生大多是認識唐果的,若是平日,都會主動跟她打招呼。可走在她前面的林若瑤風頭實在太盛,一進門就輕易虜獲了所有客人和服務生的目光。唐果跟在她身后,頓時覺得自己是藏在太陽旁邊的一顆小星星,暗淡無光,平凡無奇。剛才在車上聽說林若瑤這兩年都代表AK基金會在非洲關注女童教育問題,不但人長得靚麗心腸又好,唐果更加奇怪,洛城有這麼優秀的女朋友,為什麼還會娶她?所有的正常男人都應該會優先選擇林若瑤才對,不是麼?
「坐這里怎麼樣?」林若瑤站在一處位于角落的雅座,回頭征求唐果的意見。
「噢,好。」唐果默默點頭。這個女人身上的氣場太強,讓所有在她身邊的人都自覺矮了一頭,不由自主地跟隨她的腳步。看著林若瑤大方的和服務生點咖啡和西點,搞得唐果有種錯覺,林若瑤才是這家店的主人。
「妳要跟我聊什麼?」林若瑤笑瞇瞇地看著唐果,一臉充滿興趣的模樣。
飛舞張揚的眼妝讓林若瑤的目光顯得過于犀利,唐果不自覺垂下眸子躲避她的鋒芒,心中莫名就生出怯意來,連講話都少了三分底氣:「洛城說……妳是他的……女朋友?」
林若瑤回答的非常乾脆,「沒錯。」
「那……那他……為什麼……還要娶我?」唐果用右手的拇指摳著左手拇指的指甲。
林若瑤等服務生上完了咖啡才說:「這個問題妳不是應該去問洛城麼?怎麼會來問我。」
「那……兩年前的暑假,妳和他的關系……」
林若瑤看著對面雙手糾結在一起的小女孩,心中多少升騰出一絲憐憫來,不過,她還是如實回答了唐果的問題:「我們本來是要在LA一個小教堂里登記結婚的,但那天我放了他的鴿子……」
唐果猛得擡起頭,看了看林若瑤,又低頭拿起面前的咖啡杯,端起來就喝了一口。
林若瑤喜歡喝黑咖啡,所以一向只點黑咖啡,這個習慣影響了身邊的所有人,包括洛城。唐果忘記放糖,一時滿嘴滾燙的苦澀,差一點兒流下淚來。
「妳還好吧。」林若瑤隔著桌子伸過手去,握住唐果依舊捧著杯子的手。
唐果抽出手,從口袋里掏出洛城的車鑰匙放在桌子上,「麻煩妳把鑰匙還給他。」
林若瑤沒有接,「妳是他的老婆,他的鑰匙自然是妳去還。」
唐果咬了咬嘴唇:「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介入你們兩個人的感情。我聽說,夫妻分居兩年就可以自動離婚。我和洛城中間有兩年多的時間沒見過彼此……說實話,我和洛城之間其實就是一場誤會,根本也沒有感情,所以……」
林若瑤向后靠坐在雅座的沙發靠背上,嘴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妳確定?」
唐果深吸一口氣,點點頭。
林若瑤掏出手機,直接打給洛城,對方幾乎沒有響鈴就接了起來。
「你的小妻子說要和你離婚,你過來處理一下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3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