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炕胡本興曰蓮娥_時光親吻過她的悲傷

第七章 唐家大戰(1) 「果果,起來了。」
洛城伸手推了推唐果,小丫頭被人擾了清夢,不樂意地癟了癟嘴,在沙發上翻了個身,居然又睡過去了。
這丫頭怎麼這麼多覺啊,至于累成這樣麼。話說上午在浴池里,他覺得自己也沒怎麼折騰她啊,結果人家昏睡到中午。吃完了飯,這還沒工作多久呢,就又睡了,怎麼跟他侄女家那個還沒斷奶的娃一樣。前幾天在公司看著她挺精神的,跑上跑下騷擾他的員工勁頭倒是十足。
空氣中瞬間彌漫出一股子老陳醋的味道,洛成伸手探進唐果身上的大T恤里面,上下其手地騷弄她,「果果,起床了。」
唐果迷迷糊糊轉醒,下意識地一把按住胸口亂竄的大老鼠,迷茫的視線看著洛城還有些怔愣。兩個人就這樣看似含情脈脈,實則呆呆傻傻地對看了一會兒,直到她胸前的敏感點被彈撥了兩下,才后知后覺「吱」一聲尖叫著坐起來,手忙腳亂地把洛城的鹹豬手推開。
唐果一臉臊紅,雙手揪著T恤瞪著那個一臉正經的登徒子。
洛城笑得坦然:「唐助理,已經到下班時間了,我就是想問問妳,是讓我送妳回家,還是繼續在我這里睡到明早一起去上班?」
「回家。」唐果忙答道:「當然是送我回家。」
洛城把唐果送到小區門口,唐果就說什麼也不讓他往里開了。
「妳確定不用我親自去和妳父母解釋一下?」洛城有點兒割舍不下地拉著她的小手,一下一下地摩挲著。
唐果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她的父母對于她交男朋友的事情一直都持保守態度,唯一暗自支持的大概只有潘帥一個,可惜郎有情妹無意。自己和洛城的關系,連她自己都有些緩不過勁兒來,她父母得知真相之后的結果簡直無法預期。她還是傾向于一點一點地透漏給他們,或者說她選擇了暫時的逃避,能拖多久拖多久。
「那……明天一早我來接妳上班?」洛城把她的手拉到嘴邊,輕啄了一下。
「不用了。」唐果趕緊否東北大炕胡本興曰蓮娥_時光親吻過她的悲傷決。她還不想讓同事們知道自己跟總裁有一腿,那以后還怎麼工作。顯然這個想法也有些逃避的意思,別人也不是傻子,有眼睛的早晚能看出來洛城望著唐果的眼神不一樣。
「那就親一下。」洛城傾過身子,等唐果湊上來。
唐果咬著下唇,手指絞著裙擺,猶豫不決。
「還是說,妳讓我來?」洛城作勢擡手摟住她的脖子,摩挲著她的長髮。
讓他來,很可能親起來又是沒完沒了。小區門口人來人往,有不少認識唐果的鄰居,速戰速決才是上策。
唐果小雞啄食一樣在洛城的唇上點了一下,從洛城掌心抽出手,頭也沒回就跳下了車。
洛城的視線飄向不遠處,單元門口有一個中年女人等待的身影。他嘴角微勾,看著唐果小兔子一樣蹦跳著進了小區的門,便把車停在了路邊,跟在唐果身后,慢慢走了過去。

第七章 唐家大戰(2) 「媽媽,妳在樓下干嘛呢?」唐果還在用手搓著發燙的臉,就看到母親居然站在樓門口,嚇得一哆嗦。甜甜是個挺淡定的媽,出來等門這種顯得有些急不可耐的事情還從來沒做過。
甜甜伸手把唐果略顯淩亂的頭髮攏了攏,微笑著回答道:「妳爸回來了,正在做飯。」
看母親并沒有什麼反常的表情,外加有父親下廚的誘惑,唐果放松了警惕,蹦跳著拍手叫好:「哦,太好了,又可以吃到爸爸的手藝了,今天什麼好日子,真有口福。走吧,媽,趕緊上樓。」
「都這麼大人了還是個小孩子樣。」甜甜嘴角無奈地微微勾起,搖了搖頭,眼神從唐果背后不遠處的一個年輕男子身上掃過。男子看著唐果蹦跳的樣子,和甜甜一樣唇角微勾,寵膩的表情漫溢。甜甜心中暗想,應該就是他了吧。
甜甜拉住了唐果的腳步,「在外面跑了一天,妳就沒有什麼想要先跟媽媽說一說的?」
唐果有些心虛,拉著母親的手就往樓門口走,「有啊,媽,我肚子已經餓扁了。」
甜甜捏住唐果的鼻子搖了搖,「就光記得自己,也不問問人家餓不餓,要不要上來一起吃。」
「什麼人家?」唐果這才后知后覺的隨著母親的視線回頭,看到站在那里的洛城,臉唰的就白了,「老……洛……洛……你……你怎麼……」
洛城無奈,稱呼又進了一步,成『老洛洛』了。
他走過去,伸出手,「伯母您好,我是洛城。」
甜甜略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伙子,眉頭平添了一分愁容。電話里只說是做律師的,還算體面正經的工作,談吐間也聽得出很有教養。年歲是比唐果大的多了一些,但男人大多晚熟,年齡大一點兒的更懂的體貼謙讓。免得像她一樣嫁了個比自己小的男人,還得像個老媽子伺候祖宗一樣伺候著。女人老得快,唐果她爸又『天生麗質』,甜甜跟丈夫出去分分鐘怕被別人誤會是母子。
她唯一沒想到的是洛城本人竟長得如此英俊挺拔,比之家里那位孩子她爸一點兒都不差。
甜甜不算是一個保守的母親,女兒大了要談朋友,只要不是太過分的男人,她不會反對。她也沒有像丈夫一樣,過于激進的想要促成唐果和潘帥。她是女人,自然看得出來自己閨女對潘帥沒意思。可對于像洛城這樣帥氣的男人,她還是持有保留意見的。
甜甜是過來人,唐果她爸那是天生的好面皮,外表也如洛城一樣人模狗樣,文質彬彬,英俊瀟灑,可內心卻是實打實的浪子。唐雙從小身邊就女生圍繞,長大了更是擋不住各式各樣的飛蛾撲火。她在唐雙身邊看著一群狂蜂爛蝶狂轟濫炸的各種荒唐戲看了二十年,等到快要放棄,準備另覓出路的時候,才等來了唐果她爸的回心轉意。她自己是個沈悶的性子,其中苦楚嘗遍,哪兒舍得自己單純開朗的女兒再冒一次險,不由得下意識攥緊了身邊唐果的手。
唐果的母親護犢子的姿態洛城都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有得困難要克服,趕緊退一步陪笑臉,自我介紹改成了:「我是唐果的同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3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