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生活系技能沒有前途,非主流又怎樣,我是道具師”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23.撿來的

三個小時后。

孔雀怪草原已經空蕩蕩的沒有任何人了。

刑歌坐在附近一塊大石頭,單手撐著頭,望著湛藍的天空,眼神呆滯,目空一切。

她還算是好一點的了,血霧傭兵團其余四人各自站在某個大樹前,抬頭望天,雙膝著地,手指大張扒著樹干,從遠遠的看,像是受了什么強烈刺激無處發洩,充滿怨念的用指甲刮著樹皮,藉此磨掉心中那股火。

是的,實實是天生的「戰斗白癡」,教導了三個多小時,格斗技巧依舊半點精長也沒有,傭兵們都想把武器扔在一旁,抱頭崩潰大喊著「拜託大爺你認真打怪,你開外掛故意這么弱吧?」
“誰說生活系技能沒有前途,非主流又怎樣,我是道具師”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對傭兵們來說,打怪這擋事很簡單,拿著刀上去揮兩下,能瞄準怪物脖子、頭部或心臟等等弱點打出爆擊,那就萬事OK了,只要能掌握切入弱點的時機,就能成為一個高手。

對高手與非高手之間的差別,大概就是「打不打的到怪物弱點」,這個簡單的定義,傭兵們答應幫實實練功,一致認為帶人是一件很簡單的差事。

可惜,傭兵們太小看實實了,實實的層次已經是更遠大的存在。

對于實戰,實實的概念是「刀跟劍用起來沒差別吧」、「我常拿光碟當飛鏢射哦」、「技能『雪花亂舞』?會有雪飄出來嗎?聽起來很好吃。」,「地圖上下左右在哪里啊」等等。

顯然,高手與新手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他們的練功課程像鬼打墻一樣的進行著,雙方的溝通沒有交集。

以往對自己的身手懷著自信的傭兵們,紛紛沒轍了,他們很擅長戰斗,腦內藏有無數知識,卻是不專業的導師,遇到像實實這類天真無邪很認真學習,卻怎么也教不會的學徒,簡直是挑戰他們暴躁脾氣的底線。

雇主是萬萬打不得的,所以面色猙獰積郁已久的傭兵們,紛紛去角落用指甲刮著樹干去冷靜一下。

把傭兵們變成一群瘋子的罪魁禍首實實,正茫然歪著頭,看著傭兵們抱頭崩潰樣,困惑的說:「好有趣,你們的反應跟表哥一樣呢。」

從實實那邊聽聞,烈火獠牙也曾試圖教導戰斗技巧,因為是自己的小表弟,此人更有耐心了,除了自己親自指導外,還請了狂徒公會十多個經驗豐富的高等訓練師輪番上陣,操的實實叫苦連天,但這孩子的實力擺在那的,不會人多一些瞬間突飛猛進,耗費無數人力的訓練始終未果,訓練結果是,實實茫然的站在原地,老師們跪在地上佩服的五體投地,烈火獠牙在旁邊按著腦袋崩潰,那個恨鐵不成鋼啊。

烈火獠牙在戰場上砍人之狠,被譽為靈魂之刃難得一見的戰斗高手,卻沒想到表弟實實沒有遺傳到血緣基因,出現如此極致的反差。

「原來烈火獠牙這么輕易把實實交給我們照顧,有一層用意。」刑歌摸著下巴說。

「這小朋友跟烈火燎牙真的有血緣關係嗎?我越看越不像。」千曜忍不住提道。

「說不定是基因突變?」席維斯特推論。

「外面抱來的?」白淵說。

隱形貓撇撇嘴,說道:「別瞎扯了,有時間在聊些有的沒有,還不如實際一點想想其他方法教導實實!」

卷四 24.生活系玩家

眾人因隱形貓介入,而把話題轉向正向。

白淵說:「實實,你在新手村之前怎么過的?」

其實白淵想問的是「以你的身手怎么在游戲中生存到現在」,不過真要這么問了,隱形貓會給他一個犀利的白眼,外加肘擊,白淵話到口換了委婉的方式。

傭兵們先前覺得實實等級很低,但今日得知這孩子的程度連一只同等怪都打不贏,他們反而覺得實實能活到二十等挺奇蹟。

「我去學生活技能,賺一點經驗,另外跟NPC聊天跑流程也會有經驗值。」實實說。

「怎么不去解任務?任務的經驗會更多吧。」白淵問。

實實苦笑著:「我的打怪技術太差了,一等時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打青蛙,我試了好多次總是被青蛙給反殺掉,從那時候起我拋棄任務,靠其他方式在游戲中賺經驗。」

主線任務是一環環做下來,第一環沒成功,二三環任務就不會出現,就算有少數的支線任務輔助,經驗值還是差異很大,況且,支線任務通常是打怪打副本,扯上了戰斗,實實就不能做。

刑歌看著實實感到萬分複雜,要知道,新手能力素質很低弱,通常只能靠系統自動頒布的打怪任務生存,實實沒有其他人幫助,不靠任務獨立自主度過這么漫長的時間,真的非常有毅力。

生活技能派高手,道具師席維斯特說:「生活技能我也接觸過,經驗值不高,拿來當升等經驗是不智之舉,就連我,也是在三十等后才開始慢慢接觸,很少有玩家在新手就去愿意做生活技能。」

「不,我覺得很有趣,拼圖游戲很有挑戰性、記藥草種類雖然有點枯燥乏味,卻可以收穫良多, NPC村長和村民人很好,越待在這個游戲里,越讓我感到新鮮。」實實說。

刑歌頓了頓,忽然問道:「你練到目前的經驗,都是這樣升上來?」

「十等以前是,后來表哥帶人幫我升了十等。」實實說。

刑歌點了點頭,重複問道:「所以你十等以前沒接過任務,全靠學習生活技能的經驗值撐起?」

一聽這話,眾傭兵紛紛皺起眉,盯著實實不發一語。

「是、是啊。」實實茫然的點頭。

生活技能學習一階只能獲得五點經驗值,而升一等卻需要千倍以上龐大的經驗量。靈魂之刃的生活系屬于旁支分類,系統設定經驗比例相當少,因此沒人會拿生活技能練經驗。

血霧傭兵團里,道具師席維斯特的等級停留在九十五等久久不增,有一大半就是職業問題,要在生活技能中練出高成就,又要兼顧等級,玩家哪有那么多時間,造成大多數練生活技能的人等級都不高。

實實前十等用生活技能經驗值堆起,那代表著他至少累積了五萬點經驗量,以生活技能一次五點經驗來計算,要持之以恆做多少次才能達到五萬點……

稍微換算了一下數值,傭兵們臉上的表情全都變了。

天呀,這究竟需要多大的耐心,一點一點蹭,蹭到升等!

氣氛呈現短暫的死寂。

「……其實,你也挺厲害的。」

隱形貓露出可以說柔和的笑容,站起身,拍了拍實實的背,職業商人基本上也是生活玩家,因此她知道這些副支的技能練起來可不輕鬆。

「你有生活技能方面的問題,我可以教你。」席維斯特也難得放鬆了神情,同為生活系玩家,彼此很能理解技能之苦。

「也許我們一開始搞錯了方向,實實不是戰斗高手,卻是生活系玩家天才,我們可以朝這方向發展。」刑歌往另一個方向思索。

「從生活系技能著手?」傭兵們紛紛一呼。

「老大,這跟我們之前討論的定位不太一樣吧。」白淵說道。

「這有可能嗎?」

「這和我們的委託不符啊!」

刑歌說:「不,湊巧相符,委託內容是『助實實練滿一百等,成為高手』,我們一樣會將實實帶練到一百等,不同的是,我們不訓練他的戰斗技巧,而是將他的生活技能訓練成高手。這個想法你們覺得如何?照著雇主擅長的喜好來達成委託,也是傭兵的職責吧。」

「兩者不能比較,老大,大多數玩家練生活系技能就是純娛樂,沒事打發時間用,生活技能再怎么有成就,也不會變成厲害的高手。」白淵抱持反對的意見。

「老大,妳要考慮實實的未來,生活系玩家沒有前途,我建議還是訓練戰斗技巧有實用性,被人欺負了能自己打回來。」千曜說。

他們講得無心,卻立刻引起部分隊友公憤。

「誰說生活系技能沒有前途,非主流又怎樣,我是道具師,難道我不夠厲害嗎?」席維斯特用力握緊雙拳,激動得站了起來。

隱形貓附和:「我認同,我是生活系商人,就做得相當出色!不是人人都有資質可以當上生活玩家,有機緣還猶豫什么!當上生活系玩家,保證你前途和錢途無限!」

很不巧的,血霧傭兵團就有兩個生活系玩家,事關職業自尊和顏面,隱形貓和席維斯特當場就以銳利的視線掃來,讓千曜和白淵一句「你們兩個是異類,怎么可以拿來比」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4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