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媳婦離婚率高嗎_時空盜賊 小說

第八章 非妳不可(5) 她家可是高層,再怎麼說離地面還有近三四十米的距離,窗口突然出現一個人,她會害怕也是必然的吧。
唐果捂著嘴連滾帶爬跳下了床,站在窗口一臉呆萌地看洛城天人下凡一般攀著窗邊的欄桿站在她窗口外面的平臺上。
洛城在窗外揮了揮手,示意她打開窗。
唐果因為過于激動手都有些抖,拉了兩下才拉開窗銷,劈頭就問:「你要死啊。掉下去怎麼辦?」
洛城把手指貼在唇邊,讓她小聲一點,身子一斜,從窗口靈活地跳了進來,落在唐果床邊的長毛地毯上,無聲無息。
這時候唐果才后知后覺地看到洛城身后的「長尾巴」,兩條登山繩一路延伸到窗外。
唐果壓低了聲音問:「你怎麼……」
洛城沒給她說下去的機會,就大手一撈,兜住她的后腦勺,把她的小嘴用自己的唇堵了起來。唐果雙眼圓瞪,手在身邊向臥室門口亂指,想要提醒洛城,她爸還在客廳。可洛城完全沒有要理會的意思,自顧自的把這個吻加深了。
唐果漸漸癱軟在洛城的懷里,雙手也勾上了洛城的肩膀,掛在他的脖子上。呼吸間,唇齒間,都是思念中男人的味道。她覺得自己是不是又開始做白日夢了,否則洛城怎麼會從自己臥室的窗口跳進來。
洛城知道這不是夢,他真切的品味著女孩的味道。仿佛在沙漠里蹣跚而行的旅人突然看見了綠洲,一個猛子扎進了甜蜜的源泉,怎麼吸取都不夠解他的渴。只是過了一個晚上而已,他沒想到自己對她的渴望會這麼強烈,明知道時間緊迫,還是在碰到她的身體的那一刻便情不自禁了,一直到背后的登山繩被人拉了兩下,才意猶未盡地放開有些腿軟的小丫頭。
突然失去支撐,唐果向后退了一步,差點兒跌到床上。洛城伸手拉了她一把,將她拉回自己懷里,貼著她的耳朵低聲揶揄:「果果,雖然我也很想要妳,可現在還不能跟妳滾床單,妳得先跟我離開這里。」
唐果羞得滿臉通紅,用東北媳婦離婚率高嗎_時空盜賊 小說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門外,搖搖頭,意思是說外面有只看門狗,她現在走不了。
洛城從身上的口袋里又拉出一條保險繩,讓唐果擡腿跨進去,然后把掛鉤扣在自己腰間的保險扣上,抱起唐果就往窗口走。唐果嚇死了,扭動著不配合,張嘴又要說什麼,結果再一次被洛城一口堵了回去。
感覺懷里的身子終于又癱軟柔順了下來,洛城才放開她,幾乎無聲地說:「我不介意一路幫妳噤聲。」
這是唐果第一次站上自家臥室的窗臺,窗內是空調絲絲的涼風,窗外是炎炎的烈日,仿佛地獄與天堂之間,有那麼一些不真實。身邊的男人緊緊攬著她的腰,可她還是忍不住雙腿顫抖。
「怕麼?」洛城在她耳邊問。
唐果點點頭。
洛城摟著她,拉了一下自己背后的登山繩:「兩年前妳可都發過誓了,無論怎樣妳也要跟我一生一世,現在后悔可晚了。」

第八章 非妳不可(6) 唐果剛要開口辯解,身子便被一股大力向上扯去,雙腳陡然踩空,不由自主地就張嘴尖叫。
洛氏專用口塞終于又派上了用場,唐果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的房頂,只是等洛城再放開她的呼吸的時候,她已經雙腳站在天臺上。
洛城彎腰解開她身上的保險繩,旁邊幾個保潔公司的工人假裝忙碌著收拾擦玻璃的工具和檢查懸掛式工作臺面,可余光無不飄向這一對甜蜜情人,嘴角的笑容充滿調笑的意味。唐果低頭,略覺得身上的睡衣不妥,就聽見不遠處有人拍巴掌,嘖嘖稱贊道:「拍007電影啊。真人演繹,我怎麼就忘了錄下來,傳到網上去絕對轟動。」
唐果滿臉羞紅地想要找個地縫躲進去。洛城把拆下來的登山繩丟給靳原,「你吊下去試試看,我幫你拍。」
靳原熟練地收了繩索,搖搖頭:「現在孤膽英雄也都得配上美女才好大賣,我吊下去就不是青春愛情片了,回頭抱著唐叔上來可就變年上配正太版的斷背山了。」
「噗。」洛城摟著唐果向樓梯間走的腳步頓了一下,也沒回頭,直接吐槽:「你還正太,你鬼畜還差不多。就你那胡子拉碴的老臉皮,我岳父可比你瞅著帥氣青春順眼多了。再胡說八道,我直接送你下去,保險繩也不用上了,直接給我人鬼情未了算了。」
「你丫也太不是兄弟了,見色忘友,利用完了人家就把人家一個人甩這兒啦。要死一起死,做兄弟不能沒義氣。你說是吧,咱果果妹子。」靳原語調曖昧地問唐果。
洛城站在天臺樓梯間的門口回頭指著跟上來的靳原:「你敢再叫她一聲果果妹子,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真的沒義氣。」
對上洛蝎子的黑臉,靳原暫時偃旗息鼓,拿手在嘴邊做了一個拉上拉鍊的姿勢,洛城這才帶著唐果一路下了樓。
唐果這還是第一次見倆人貧嘴,一路從天臺到靳原的悍馬,從唐果家小區到靳原的公寓,倆大男人跟賭氣的小孩子似的,嘴就沒停。她不禁不感嘆果然是律師事務所出來的人,無論是總裁還是人事部經理這嘴皮子都太利索了,她完全沒插話的地方,憋了一路滿肚子的問題,都快憋爛了,才等到洛城沒好氣地把靳原關在客房門外,拉著她安定了下來。
「我這算不算跟你私奔了?」唐果被洛城摟在懷里,擡著頭問他。
洛城用手一下一下的縷順唐果散亂的長髮,并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我爸說要見見妳。」
唐果心虛地吞了一口口水,「那也不用這麼危險把我劫走吧。」光想想就后怕,這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可就什麼都沒的玩了。而且,讓唐雙知道自己閨女從臥室里不翼而飛,不定能氣成什麼樣子,做了一個錯事就要用做更多的錯事去解決,這下徹底沒法交代了。
洛城的手回到唐果的小下巴上,略擡起了她的臉,喃喃地說:「我暫時還不想讓他見妳。」
「為什麼?」唐果啞著嗓子問:「不是你說讓我等你,一切按照禮數來。這就是你家的禮數?還是說,我拿不出手?」
小丫頭居然還會責怪他了,洛城在唐果的唇上啄了一下:「倒不至于拿不出手,不過有件事我想先落實了,咱們的勝算才能高一些。」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貼近了看著妳的時候,那雙眼睛像是會抽走妳的靈魂。唐果被他誘惑的有些意亂情迷:「什麼事?」
洛城沒有開口,把她推倒在客房的床上,身子緊接著覆了上去,直接用行動回答了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5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