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宋永佳覆滅紀實_時間海書包網

第八章 非妳不可(7) 唐果的后背一挨床就翻了個身。洛城沒防備居然撲了個空,條件反射地一伸手剛剛好把想要滾爬起來的小丫頭又摟了回來,擡腿壓住,沙啞著嗓子問:「小糖果,妳要去哪兒?」
懷里的女人略扭動了一下就乖乖被他抱著,唐果掙扎的一點兒也不真心,只是面上有絲愁容,兩只大眼睛看得洛城心頭癢癢的,還沒等他有什麼動作,卻又轉開了,直直盯著天花板,仿佛能從那里讀到答案一樣認真仔細:「咱們這樣真的好麼?」
洛城彎了手肘,撐著頭,側躺在床上,一邊欣賞打量著小丫頭皺眉發愁的可愛小樣子,一只手探進唐果的睡衣下擺里,輕撫著她的纖腰:「有什麼不好?我是妳的丈夫,妳是我的妻子,咱們做這種事合情合理又合法。」
唐果臉頰一紅,她的思維顯然還沒跳到和洛城同一拍,「我是說,我就這樣和你跑出來,我爸肯定會氣壞了。」
被困在家里的確郁悶,「越獄」的過程也刺激興奮又浪漫,但冷靜下來還是倍感不妥的說。
洛城語氣里難免憤憤:「誰叫他讓我的私人助理辭職的。」
失去這份還沒干熱呼的工作,唐果也有些遺憾,但她更在意的是:「我爸如果因此更加討厭你,更加固執的不讓咱倆在一起,那可怎麼辦?」
私人助理總是可以另請的,工作也可以另找的,可只要她老媽不爬墻,她老爸暫時就這一個啊。
洛城側頭在唐果紅紅的臉頰上輕咬了一口,莫名心情就好起來,她真是嫩得像顆桃子啊,不過總算學會在意他們倆之間的關系了,讓他倍感欣慰,也讓洛城在這幾日的不安中又添了一份篤定:「就這麼擔心妳老公在妳父母心中的形象?」
唐果縮了縮脖子,把臉藏在自己手掌下,掌心汗濕,臉頰卻滾燙,「我只是……我只是……」
「我明白。」洛城翻身而上,用身體擋住了唐果視線中的天花板。她就算要找答案也不會寫在那里,而完全要看他這個男主角怎麼做,「畢竟咱倆是已經登記的夫妻,沒那麼容易被他們拆散的。我會去找妳爸負荊請罪,做父母的開始會反對也都是為了孩子好,我能理解。妳我在一起幸福快樂才是他們最想看到的,只要妳我好好的,他們最終也都會認同妳我在一起。妳放心。」
洛城輕輕拉開唐果擋在臉上的手,俯身要吻,唐果卻一偏頭躲開了。小丫頭老氣橫秋地嘆了一口氣:「為什麼你會這麼篤定呢?我對你一無所知,我媽媽昨天跟我講了,我才知道你是什麼家庭背景。我昨晚睡不著想了一晚上,依舊怎麼也想不通你為什麼會喜歡我,為什麼要娶我。你的那個女朋友,那麼出色,那麼漂亮,雖然她心中有別人,但至少也要那樣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你吧。
每個女孩都有一個灰姑娘的夢,我承認我也有。只是長大之后,我一直在想,王子為什麼能注意到灰姑娘?還不是因為她華麗的南瓜車,精致高貴的華服,晶瑩剔透的水晶鞋,讓王子以為灰姑娘是哪個遠方國度的公主。如果灰姑娘真的灰頭土臉的去舞會,連大門都走不進去,就算走進去了,王子大概也會嫌棄的皺眉扭臉叫人把她掃地出門。可我既沒有南瓜車,也沒有華服和水晶鞋,你又為什麼會注意到我?我真的想不明白。」
洛城用手捧著唐果糾結的小臉,忍不住心疼:「因為我的身分讓妳為難了?我爸是我爸,我是我。他的過去再怎麼光輝燦爛都和我沒什麼關系,我也不過就是個小律師而已,別看我手下管著那麼多人,說實話我還真沒什麼特大的權力,妳沒看到連人事部經理都敢跟我翻臉嗆聲。我也沒別人想的那麼有錢,我那套別墅的貸款還沒還完,工作了這麼多年才開一輛輝騰,而我的小助理妳第一天上班就開著德國原廠的TT。我還怕妳嫌棄我呢,妳怎麼會覺得妳配不上我呢?
男人都是視覺系動物,如果灰姑娘長得和如花有一拼,多少南瓜車和水晶鞋也救不了她啊。王子拿著水晶鞋找到灰姑娘的時候,灰姑娘不依舊是灰頭土臉的,王子也并沒有嫌棄不是麼?況且,我不是王子,妳也不是灰姑娘。我只是個被各種束縛牽絆著在家庭工作金錢感情中掙扎的俗人,而妳,卻是如此單純而又自由的靈魂。妳知道麼,在教堂里妳推門進來的那一剎那,我還以為妳是天堂落下的天使。妳那麼可愛,那麼純潔,那麼……誘人……」

第八章 非妳不可(8) 唐果看著洛城深情的雙眼,又有點兒頭暈目眩快要從高空墜落的感覺,只不過這一次的墜落讓她膽戰心驚,怕真的會摔個血肉模糊尸骨無存。
洛城感覺的到小丫頭的不安,便更加緊密的擁抱住她,緊得快要鑲進自己的肋骨里。他貼著她的耳朵低聲地說:「我這輩子真正想要又最終得到的東西并不多,所以我要更加努力的把妳攥在手里。也許我會因為怕失去而有些急躁,如果弄疼了妳,妳要和我說。」
洛城這話的意思當然不單單指做那件事,可唐果首先想說的還是現在的狀態,她剛要張嘴抱怨你抱得太緊了,我喘不過氣,卻不料讓人趁虛而入,掠走了呼吸和理智,最終什麼也沒說出來。
洛城的確是有些急躁,他知道有些事情急不來的,但卻急需做些什麼讓自己徹底的安心。他知道拿一個新生命做籌碼并不是最穩妥最保險的方式,這其中有太多他此刻就可以輕易預料的變數。他也不至于落的只有靠孩子才能讓洛老爺子心甘情愿接受這段婚姻。他只是需要一種踏實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只要唐果在他身邊,在他懷里,就會像她的體溫一樣,彌漫出一種真實的存在。
此時此刻,她的體溫因為身體內奔騰的血液而更加的炙熱,透過白皙的皮膚,散發著淡粉色的誘惑,緊貼著他緊繃的皮膚,滲透過因用力而堅實的肌肉,融入他的血液,回歸他胸口急劇跳動的那一團東北宋永佳覆滅紀實_時間海書包網血肉,真實的充滿他,正如他此刻用另一種方法充滿著她的身體。
雖然只做過兩次,唐果還是敏感的感覺到了洛城情緒上的波動。他就像個討糖吃的孩子,帶著一種執拗的無賴般的堅持,讓她無法拒絕。她只好攤開身體接受他,即使,她自己的心里也許比他更加不安和惶恐。
因為這種惶恐,唐果并不像之前兩次那麼投入,多少有點兒走神。整個過程從未如此清晰的占領著她的各個感官。她想要發出聲音,來緩解積壓于體內的各種刺激,卻還記得這里是靳大哥的家,只能輕咬著自己的手指忍住。
洛城撐起身體,拉出唐果的手指,放在唇邊輕啄皮膚上紅色的齒痕,不無擔心地問:「怎麼了?不舒服?」
唐果抱著他的身體,把臉貼在他的胸前。洛城突然覺得有些心酸,都不能讓自己的女人感覺到安全,自己尋找什麼安全感。
他翻了個身側躺,把唐果摟在懷里,輕輕地撫摸她裸露光滑的脊背,想再說些什麼,卻突然覺得詞窮。說再多又有什麼用,不過是兩片嘴皮子打架而以。只要一分鐘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小丫頭大概一分鐘也無法安心。
「我會不會……」唐果的唇貼著洛城的胸口,他沒有聽清,低頭看著她:「妳說什麼?」
唐果仰起臉,怯生生地問:「這兩次你都沒有戴……那個,我會不會懷孕?」
洛城給她了一個安心的微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肚子,「懷了就生下來,怕什麼?」
唐果用手指在他胸前畫著圈圈:「我媽媽說,要是搞出孩子來,事情可就沒多少轉還余地了。」
洛城皺眉,抓住她淘氣的手指頭,「妳是我的老婆,板上釘釘的事,需要什麼余地,想要怎麼轉還?」
唐果喃喃地說:「婚是可以結的,也是可以離的。但孩子生下來,那就塞不回去了。」
洛城氣結:「為什麼生下來還要塞回去?」
唐果頓了一下才回答:「因為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人搶走啦。」
洛城想起老爺子說的「生了孩子我們洛家也都認祖歸宗」,伸手敲了敲木頭床頭,「不要胡說,沒有人會從妳身邊搶走妳的孩子,也沒有人會從我身邊搶走妳。沒有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