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往事3_時間海原曉網易云

第九章 甜蜜時光(1) 「小糖果,多吃點兒,張嘴,啊……」洛城夾著一筷子炸醬麵餵到唐果嘴里,順便還在她嘴角沾的醬漬上舔了一口。
靳原以手遮眼不忍再看,把面前的湯碗往洛城跟前推了推:「兄弟,多喝點兒綠豆湯消消火,你家果子煮湯的手藝不錯的說。」
洛蝎子一刀眼風挖過去,「我還沒追究那天你把小糖果特別為我準備的那桶綠豆湯喝的底朝天的事,你還敢提。」
靳原委屈道:「我那不是氣你把我車開走了麼。早知道你火力這麼旺,到家門口了都等不及進屋,怎麼我也不能跟你嘴邊搶食兒。你也得想想,你家果子三天兩頭給你煮綠豆湯,是不是在暗示你太熱情,人家小身板有點兒吃不住了。兄弟,你歲數也不小了,細水長流,再稀罕多少也得悠著點兒。」
唐果知道靳原是說那天在悍馬車后座的事,難免放了筷子羞澀低頭。洛城見老婆尷尬,不樂意了,在餐桌下面狠踹靳原一腳,「當著你嫂子嘴邊有點兒把門兒的行麼?」
靳原顯然憋得滿肚子怨氣,顧不得被洛蝎子蜇,一副不吐不快的嘴臉:「你跟嫂子躲在我這里親蜜就算了,我大不了躲公司去,省了長針眼。結果Judy那小丫頭自從碰上嫂子那前男……噢,不,普通朋友,就整天發花癡。恨不得天天在上班時間往人家隊里打騷擾電話,我都怕政治局的來查我,懷疑我是雇了個女特務色誘青年軍官要挖國家軍隊機密的反革命人士。」
洛城一臉的不屑,「長得跟反革命似的。你不就是嫌Judy不跟你玩兒了心生嫉妒麼。人家姑娘棄暗投明,我看挺好的一段佳話,你就別在里面瞎摻和了。」
靳原嘿嘿奸笑:「我看是你怕人家大頭兵心有不甘再追回來跟你搶老婆吧。」
唐果在一旁聽得一腦門子霧水,拉著洛城問:「誰是Judy啊?我朋友?潘帥?他怎麼了?」
洛城簡略回答:「Judy就是跟潘帥拍了親密照的那個。」
「哦~」唐果想起洛城秀給爸媽看的那張潘帥的香艷騷包照片,自以為了然的做恍然大悟狀。
本著拆散一對兒再湊成一對兒讓某女徹底死心自己就又有樂子的原則,靳原唯恐天下不亂的向前傾身,隔著桌子神秘兮兮地對唐果說:「我覺得妳那個大兵朋友其實對妳挺忠心耿耿的,一直對Judy電話里的騷擾誘惑不理不睬。做為大哥勸妳仔細考慮考慮,還是知根知底忠厚老實的男人更可靠,做律師的,難免有時候為達目的不責手段,就看他為了鏟平情敵給妳朋友擺的那一道……啊……洛蝎子,你真蜇人啊。」
洛城頗為嫌棄的把尖頭筷子往旁邊一丟,語氣冷冷的充滿威脅:「少說話,多做事。」
在陰冷陰冷的氣場里靳原頗識時務的立馬噤聲,麻利的收拾收拾出門上班。洛城一轉身再面對唐果的時候,已經又掛上一臉的疼愛溫柔:「小糖果,再吃點兒麼?」

第九章 甜蜜時光(2) 吃飽了犯困,再加上兩人前一晚折騰得有點兒多,唐果丟下一池子碗筷就懶洋洋的去臥室里歪著了。
靳原說的沒錯,洛城是有點兒火力太旺。這也不能全怪他,烈火熊熊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碰到一把好柴,不可勁兒燒一燒,嗓子都能冒煙了。
洛城刷完了碗,一邊擦手,一邊推開臥室的門,看了一眼大床上蜷縮著的那個小身影,又輕輕地把門關了起來。
洛城坐在電腦前面看資料,看了半天也沒看進去幾行字。心中有事,難免無法集中精神。
靳原沒在唐果面前提,但昨天唐果的父親已經找到事務所去了。按靳原的原話,洛城的老丈人的確是看起來眉清目秀文質彬彬,可骨子里的痞氣讓靳原這五大三粗的年輕小伙子多少都有點兒吃不消。
雖然洛城的秘書廖靜冰雪聰明能猜出一二,人事部門的兩個陪吃飯的姑娘知道總裁在追小助理,但事務所里徹底了解洛城和唐果事情的只有靳原。洛城不在,躲了出去,為保總裁及兄弟的名聲,靳原也只能硬著頭皮硬抗。
話說唐雙不是一個人去的事務所,身邊還帶了個陪綁的,據說就是唐果朋友的父親。兩個老東北往事3_時間海原曉網易云男人往靳原的辦公室里一站,說壓力有兩座山大也不為過。
靳原畢竟是搞人事的,嘴上玲瓏,加上外表夠粗曠奔放,具有一定威震力,兩個長輩沒見到正主也沒怎麼發難。確認了唐果的確是洛城劫走的,難免吵著要去報警。可看著靳原拿出來的洛城事先復印的結婚證書等各種證明,唐雙就算火冒三丈,也只能氣自己閨女糊涂,氣洛城莽撞,氣自己老婆甜甜居然知情不報沒跟自己坦誠。合著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就他蒙在鼓里。別的倒是還好,只是稍稍連累了靳原桌子上一塊上好的玉石紙鎮,被唐果她爸氣頭上摔了個粉碎。靳原自然順理成章把這筆帳記到了洛城頭上,一家人嘛,對吧。
自己的閨女私訂終身,唐雙在老朋友面前多少有點兒沒面子,還在思前想后如何為自己女兒推托,靳原的手下Judy就闖了進來,沖著唐雙身邊陪綁的男人就是一聲「爸」,叫得一屋子人怔愣了半天。
最后的收場非常戲劇性,一直到唐雙和潘帥他爸倉皇逃出事務所,Judy都女妖精一般的粘在一邊一口一個「爸」叫得潘帥他爸饒是商場里風月間滾爬多年也有點兒擋不住要崩潰。兩人逃得匆忙,唐雙只來得及讓靳原轉告洛城一句話,就算結婚了,唐果也是他閨女,趕緊讓唐果回家,一切都好說。
是不是真的一切好說,洛城不確定。他聽唐果說起過,當年甜甜和唐雙結婚之前,甜甜就被父母困在家里兩個月,不讓和唐雙單獨見面。洛城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家的傳統,反正他食髓知味,正在熱戀期,讓他不見唐果,見了唐果不讓他親親抱抱,親親抱抱之后不讓他愛的一發,他還不如死了算了。
況且現在最麻煩的不是唐果的父母,而是洛城家里的洛老爺子。靳原狡兔三窟,估計現代社會應該沒有幾個人會為了偷情方便,買了連著的三戶公寓,自己在壁櫥里加暗門方便逃跑的了。也就是靳原,才能想出來讓洛城背著登山繩飛檐走壁把唐果從家里劫出來這種餿主意,不但出了,還真的提供裝備付諸實施了。
無論怎樣,洛老爺子不是沒到靳原這里找過人,但暫時還真沒讓他逮到過。洛城知道,這不過是時間問題,他和唐果不可能躲一輩子,就算他愿意,唐果也不能同意。他只是在等,等一個合適的時機機會。
他的那點兒小算盤,打得不算太響。不過擋不住唐果年輕又健康,加上他努力又認真,該來的到底還是來了。
而這個時機機會的到來,雖在洛城預料之中,卻完全沒有往洛城原本預定的方向發展。他還是低估了小唐果的行動力和好奇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6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