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李正_時間海原曉 百度云

第九章 甜蜜時光(3) 電視機的熒屏閃爍,映著沙發上緊靠的兩個人。唐果神情專注,雙手抓著一張紙巾,蜷縮在洛城的懷里,隨時做著熱淚泉涌的準備。洛城就不明白,為什麼女人都喜歡這麼狗血而無邏輯的電視劇,明明一句話就能講明白的事情,非得帶著一種要誤會到天長地久的勁頭。在他看來,這完全是一種商業行為,光看插播的廣告頻率就知道了。
洛城很少看電視,既不看電視劇也不看新聞。他家的電視墻裝來純粹是為了美觀。當了這麼多年律師,了解了很多事情的背面之后,讓他覺得,新聞在某種層面上本身也是一種編排好了的狗血劇。
不過他不介意陪著唐果看電視,電視內容不重要,摟著懷里小小軟軟溫溫暖暖一團,摟著她隨著呼吸微微起伏的身體,心里就有種熨燙般的妥貼。寂寞的人總喜歡養小貓小狗之類的寵物陪伴,他覺得自己對唐果也有類似的心理狀態。每當她全身心依靠著他的時候,他就有種全世界都在懷里的感覺。
當然,唐果不是小貓小狗,而是個小女人,能讓他摸摸親親疼疼愛愛的小女人,這種事情如果對象是小貓小狗,那口味可就重了。但怎麼辦呢,他現在就喜歡重口味,他就是想欺負他懷里這只軟綿綿甜蜜蜜的小貓咪。
洛城心里這麼想著,摟著唐果的手就開始不老實起來。唐果過于投入在劇情當中,對洛城探進睡衣里的手毫無阻攔,他的手蓋在她的豐滿之上輕輕揉搓,她也沒什么反應,只是往他身上靠了靠,大概是有點兒癢。
洛城很沒有成就感,電視上那個男主角還沒自己帥呢,有什麼可看的。難不成對女人來說男人也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一旦抓到手里了再帥都不稀罕了?這麼幼稚的想法讓洛城自己都有點兒受不了,但他卻忍不住地滿嘴泛酸。
洛城探在唐果睡衣里的手加重了力道,另一只手撥開唐果臉頰邊的頭髮,輕輕咬她的耳朵,懷里的身體立馬縮成了更小的一團,側過頭躲避。洛城顯然沒想放過她,順勢向下咬住她的脖子,舌尖探出來舔著,輕輕癢癢的觸感,讓小女人身子一哆嗦,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終于把唐果遲鈍的神經從狗血劇里面拔出來了一點。
「別鬧了。」唐果輕輕推他,眼睛還是不愿意從電視熒屏上挪開。
「有什麼好看的?」洛城的聲音沙啞低沈,隨著他的嘴唇摩擦著唐果的耳廓側臉,磨得她有一種過電的感覺從背后一陣一陣的往頭皮上躥。
唐果扭動著躲避,躲不開,有點兒故意挑釁地說:「就是好看嘛。」
「他有我好看麼?」洛城學著電視里的男主角的語氣,一句話說出來酸得自己牙根發軟。看來他還是不適合這種調調。
唐果像是有點兒撒嬌,又有點兒抱怨的語氣:「他多浪漫啊,就算女主不記得他了,還和女主一起,海浪,沙灘……我記得我媽媽說,當年我爸瞞著她在海邊買了一套海景別墅,別墅還在建的時候我爸經常自己偷偷去看房子,害我媽以為我爸有了外遇。我媽一個人跑去西雅圖,被我爸追了回來,直接帶去那個別墅就地正法了……我媽偷偷跟我說,我爸還買了一張電動的圓床放在那個別墅,據說,我就是在那里被制造出來的……」
洛城側過頭,看著唐果臉頰上羞澀的紅暈,心想她現在說這個是在暗示些什麼麼?話說,他也已經夠努力了,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制造出點兒什麼來。
他不好意思直接問,舔了舔嘴唇,問了另外一個問題:「怎麼,怪我把妳困在家里不讓妳出門了?」
在洛城心中,他們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他身邊,就算每天什麼都不干,只是豬一樣吃吃睡睡也好,只要他一睜眼就能看到她,不睜眼伸手就能摸到她,他就滿意了。恨不得一輩子就這麼沒追求沒理想的跟她混下去,不用面對那些讓他煩燥的現實,不用應付那些他不想應付的人和事。
可顯然,小女人對這樣的生活不太滿意。而且,逃避這種事情對于一個大男人來說也有點兒太不負責任了。
看她不回答,洛城小心翼翼地追問:「妳……想回家了?」
他多少還是擔心的。雖然他把唐果拐出來的時候,唐果是自愿跟他走的。但他不能確定唐果和他一樣那麼堅定要跟倆家老人對峙。好在唐果一直也沒提要回家的事情,跟在他身邊乖乖的這麼些天,他都有點兒松懈了。
唐果的視線總算離開了電視機,里面現在正在播廣告,她低頭,把雙腿蜷縮在胸前,雙手抱住,「我最近偶爾會想,我和你,我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系。」
洛城接口道:「這還用想,夫妻關系麼。」
唐果笑了笑,「法律上是的。可有哪個夫妻像你我這樣麼?每天就是……躲著?」
果然,小女人開始有自己的小心思了。唐果平時總是懵懵懂懂的樣子,讓洛城總把她當成一個沒心沒肺的小丫頭,但她畢竟已經是個思維獨立的成人了。
洛城多少有點兒心虛,開始轉移話題,「在家里呆煩了?那我也帶妳去海邊好不好?」
唐果想說什麼,電視上剛好廣告結束,又轉回了連續劇里男主摟著女主站在海風里數海鷗的鏡頭,嘴唇動了動,只出來兩個字:「好啊。」

第九章 甜蜜時光(4) 洛城也沒再多說,著手開始安排自己的假期。他已經很久沒有修假了,就算這些呆在靳原家里的日子,他也沒停了工作。是時候放松一下緊張的神經,離那些煩人的事情更遠一些,順便,算他和唐果兩個人度蜜月?
這個時候度蜜月,總覺得有點兒不太合適的樣子。
安排工作的時候,靳原忍不住問洛城:「你就打算這麼跟洛老爺子耗著?」
洛城聳聳肩膀,「他不逼我,我也沒必要自己上趕著去找麻煩不是。」
靳原抓了抓頭髮,「我就有點兒看不明白了。你和東北李正_時間海原曉 百度云洛老爺子這是唱的哪一齣。要說老爺子有心拆散你們,方法多了去了,怎么到現在也沒啥大動作呢?讓我有種風雨欲來之前過分寧靜的感覺。」
洛城手下頓了頓,翹一邊嘴角輕笑:「怎麼,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了?」
靳原把面前的東西一撂,不干了,「我替你擔心,你丫把我當太監,有你這種兄弟,我上輩子一定干了很多缺德事。」
洛城毫不客氣:「缺德事這輩子也沒少干。你是不是跟我哥說了什麼,把唐果那朋友支派出去參加什麼軍演了?」
靳原翻著白眼看天花板:「我這不是找機會給你掃清障礙麼。」
洛城毫不留情揭穿他:「是給你自己掃清障礙吧。」
靳原難得的沒有再跟洛城攪和下去,沈默了好一陣子,才又開口:「Judy她有了。」
洛城沒反應過來,「有什麼了?找到下家要跳槽?」
他和唐果的事鬧得有點兒隱晦,洛老爺子多少在客戶關系上給了些壓力,加上唐果父親來找,他這個總裁又躲開來好久不露面,很多人搞不清楚到底怎麼了,事務所里多少有些人心惶惶。
靳原煩躁地捶了桌子一拳頭:「差不多一個意思。」
洛城這才反應過來,「你把人肚子搞大了?」
靳原怒瞪洛城一眼,把洛城瞪得有點兒不明所以,「要是我的我就認了。你說,怎麼那臭小子一次就中了呢?」
洛城略一思量總算明白過來,心中頓時不知該擺什麼滋味。這事情當初畢竟是他設的局,弄出了人命可是超出了他預先的計劃。回頭又嘆,怎麼人家命中率就這麼高,到自己這兒想要就還不來呢。難不成自己真的老了?這話打死他也不能承認。
一切安排妥當,順便開了個小會安撫事務所員工的情緒,等洛城回家,已經是傍晚時分。城內各處燈火輝煌,洛城想著不遠的地方,也有一盞溫暖的小燈在等著自己,心里頭怎麼就那麼舒坦。
路過西餅店,洛城還特意下去買了一個唐果最愛的芒果姆斯。因為想要孩子,就沒買酒,只拎了兩桶石榴汁。機票已經訂好,兩個人也沒什麼行李要打,回去好吃好睡,明天就要踏上兩個人共同的行程,難免讓人有種躍躍欲試的興奮感。
只是,這種興奮,在洛城推門進家的時候,便演變成了惶恐。整個公寓里漆黑一片,沒有等待他的那盞昏黃小燈,連帶溫軟甜蜜的小媳婦,也一起不見了蹤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6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