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中王恒升_昆蟲近親繁殖的危害

青-2。晨晨哥哥長尾巴了 那天下午,葉晨知道了女孩的名字——黃依依。
黃依依的父親被派去非洲某個葉晨不記得名字的小國家,她的母親也跟了去。依依還小,她的父母不想讓她的童年在那個鳥不拉屎,反政府組織活動頻繁的小地方渡過,于是便把她寄放在了葉家。
寄放。葉晨聽到母親說出這個詞的時候,嘴角禁不住抖動了兩下。天下哪裏有這樣的父母,把自己的孩子當物品隨便處置的。
葉晨的父母,看著依依的表情也是復雜的,憐憫中帶著一絲厭惡。對,厭惡,躲避唯恐不及,仿佛依依是個病毒或者什么妖魔鬼怪。因此葉晨曾經細細觀察過依依,她看起來健康活潑,能吃能玩,并不像個有病的孩子,而且父母也不反對他接近她,總讓他帶著她玩兒。
無所謂,重要的是,依依留下來了。
葉晨每天早上一睜眼,就能看見這個女孩躺在他的臥室角落新加的一張小床上,背對著他,毛巾被團成團抱在懷裏,身上是葉晨的舊T恤,被她當作睡衣來穿,尺寸太大,總是被蹭到腋下,露出雪白的兩條腿,軟軟的小肚皮,還有卡通內褲……
葉晨發現自己會坐在床邊上看著她的小身體發呆。他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他腦子裏都在想些什么。他的腦海裏有個模糊的念頭像個彩色的泡泡一樣冒出來:眼前的這個小小的身體,是和自己不一樣的。
當然,他上幼兒園的時候就知道女生和男生是不一樣的。女生要去女廁所,男生要去男廁所。
這個模糊的概念和上哪個廁所無關,那是一種當時只有十二歲的葉晨還無法言說的感覺。
總之,不一樣就是了。
小晨晨還是會時不時的發生一些變化。大部分時間在早上,偶爾上課的時候也會,甚至站在講臺上背課文的時候。這些都還好,只要用桌子或者講臺擋一下就可以了。最尷尬的是上體育課站在隊伍前面東方中王恒升_昆蟲近親繁殖的危害喊口令的時候。有一次他不得不當著體育老師的面讓全班同學集體向后轉。
葉晨無處可問自己是不是生了什麼病,出了什么毛病。他在嚴肅而專制的父親面前是不可能談論這些的。他覺得即將揮別的那些小學同學還都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他和他們是不一樣的。二十年前也還沒有互聯網,他走投無路。
放學后,葉晨到家徑直回到自己的臥室,關了門,坐在自己的床上,脫了校服褲子,還有內褲,低著頭仔細的端詳著小晨晨。
它硬硬的腫脹著,病入膏肓。
「晨晨哥哥……」
門猛地開了,葉晨慌亂的站起來,伸手去抓自己的褲子,腰帶卻掛在了床角上,怎么也拉不動,他一時間不知所措。
依依站在門口,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充滿好奇的盯著他的小晨晨。葉晨只覺得自己的小晨晨腫得更厲害了,被什么東西緊緊地包裹著,像個無法掙脫束縛的蛹,掙扎著不知如何獲得自由。
「出去。」
他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無助迷茫。
「晨……晨……哥……」怯怯的呼喚,騷動著他的心頭。
「出去!!!」
葉晨雖然對依依一直不理不睬,卻從來沒有對她這樣大嗓門兒的講過話。依依小嘴兒一撇,大滴的淚珠就落了下來。
依依這樣一哭,葉晨更加的慌亂了。如果父母回來看見依依哭,如果她和他們說看見自己在屋子裏擺弄自己的小晨晨……
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什么錯,但是,他本能的覺得他們會生氣。
葉晨把依依拉進屋子裏,關上了門。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在床邊柔聲安慰。他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必須要在父母回來之前把她搞定。
依依扭動著撒嬌,而葉晨下身現在不著寸縷,只感覺腫脹的小晨晨在她篷裙的摩擦下,跳動著疼痛起來。
他無奈先把哭泣的女孩放在床上,察看一下自己的小晨晨會不會真的要腫爆掉了。
依依看著他的動作,好奇的看著他的股間,注意力完全被拉走了,竟止住了哭泣聲。
葉晨聽見自己的心快要從胸口跳出來了。他從來沒有在母親之外的女人面前裸露過身體,雖然面前的依依還算不上女人,只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依依從小被父母丟在家裏,沒有上過幼兒園,也沒有接觸過同齡孩子,更從來沒有見過別的小男孩的身體。她因為面前看到的事物驚訝無比。
她的晨晨哥哥,她的晨晨哥哥長尾巴了……

青-3。第一次的坦誠相見 葉晨自然知道男女有別,但是他卻并沒有真的了解過女人的身體具體是什么樣子的。生理衛生課要到初中一年級才教的。
一個念頭在葉晨腦海中閃過,一瞬間心情興奮緊張到極點。他幾乎要用盡力氣才能抑制住臉部的抖動。
「依依,乖,不哭,哥哥帶妳玩游戲好不好。」
依依點點頭,視線依舊沒有從小晨晨上移開。
葉晨晃了晃身體,甩弄了一下腫脹的小晨晨。依依終于忍不住好奇問道:「晨晨哥哥,你這裏怎么會有一條尾巴啊。」
「這不是尾巴,這是小晨晨。妳看,他還會和妳打招呼呢。」
小晨晨向上揚了揚頭,依依睫毛上的淚珠還未干,就咧開小嘴咯咯笑起來,依然天真好奇的看著,還真的彎下腰來打招呼,「小晨晨你好,我是黃依依。」
她仰起頭,明亮亮的大眼睛看著葉晨,「我可以摸摸它么?」
依依的目光如水般清澈純凈,葉晨覺得自己的頸子有點兒僵硬,但還是勉強做出了點頭的動作,并補充道:「輕一點,小晨晨會疼。」
依依的小手伸過來的過程幾乎像是電影裏的慢動作,溫暖柔軟的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小晨晨就躲開了,輕的幾乎感覺不到。可好奇心驅使著她的手又伸了過來,這一次,碰的時間略長了些。
溫暖的手指落在小晨晨上的觸動開啟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順著末梢神經光速傳到葉晨的腦子裏,像一朵煙花在一片黑色晴空裏綻放般絢麗而清晰。那是葉晨自我碰觸時從未有過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過于緊張,心臟幾乎要從嘴裏跳出來了,只覺得非常非常非常的刺激。
依依皺起了小眉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問道:「晨晨哥哥,為什么我沒有小依依呢?」
「嗯。」葉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因為依依是女孩子,哥哥是男孩子。只有男孩子才有小弟弟的。」
「那隔壁的麥子有沒有小麥子。」
「麥子是女孩子,她沒有小麥子。」
「可是麥子和晨晨哥哥一樣,也是剪短頭發,從來不穿裙子啊。」
「那是因為……」
葉晨不知道怎么和依依解釋男女性別和打扮穿著有關,卻也無關。他現在腦子裏只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驅使著他找一個機會,尋一個借口。
猶豫良久,掙扎多時,他終是大著膽子開了口,「依依想知道么?那依依把褲褲脫掉,哥哥講給妳聽。」
說出這句話,葉晨自己的臉都憋紅了。他看著依依坐在那裏一時沒有反應,覺得自己還是太唐突了。依依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已經有了羞恥感,說不定她會不愿意。要是她大叫出來讓鄰居聽到,那他要怎么收場。
可是依依只不過考慮了一小會兒,就從床邊跳了下去,撩起裙子來,擡手就把松松的草莓內褲褪了下去。
葉晨把依依的內褲放在一邊,自己坐在床上,讓依依面對著自己跨坐在他的身上。他能感覺到依依溫暖柔軟的小屁股就這樣直接的,緊緊地貼在自己的大腿上。
葉晨覺得嘴唇干到快要爆裂了,他不自覺地伸出舌頭舔了舔,顫抖著手指撩開依依的裙子,露出依依的大腿,和可愛的小肚子。他興奮到快要暈厥。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體,解釋說,「這是哥哥的小晨晨。」然后讓依依略向后仰著身體,露出小女孩完全沒有發育的縫隙。他用手輕輕摸了一下,便緊張的擡眼看向依依。小女孩自己抓著裙擺低著頭認真的觀察著,根本沒有警覺。
葉晨大著膽子用手指輕輕的撥弄了兩下,小女孩的花瓣,入手很滑,很軟,有點像……布丁。
他幾乎是自言自語的低喃:「這是依依的小依依。」
依依撅著嘴巴:「可是它們不一樣啊。」
「嗯。男生的小弟弟是這樣的,而女生的小妹妹,是這樣的,有兩片……」他用手指略微分開她的縫隙,但是還是看不太清楚。
葉晨感覺喉嚨充血,嗓子有點啞,輕咳了一聲,「依依,可以讓哥哥看看妳的小依依么?剛才妳都和小晨晨打了招呼,哥哥還沒有和小依依打招呼呢。」
依依點點頭,乖順的躺在葉晨的床上。他把她的雙腿張開,懷著激動而極度亢奮的心情,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了女人的身體。
或者準確地說,看到了一個小女孩的最私密的地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7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