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女性網茄子俱樂部_明年今日國語版叫什么

青-6。第一次的同床共枕 葉晨一度以為,有人在他之前品嘗了依依的甜美。雖然擔心的要死,卻還是讓依依去告訴了母親。
他躲在門后,心驚膽戰的怕依依提到自己的名字,或者任何其他男孩子的名字。但是并沒有,母親只是買了個小塑料盆給依依,倒了深棕色的藥水讓她洗屁股,然后告訴她吁吁之后要用手紙擦干凈。原來女孩子的私處那樣的嬌嫩,藏匿的太過隱秘,如果不保持干爽,是會感染的。
有好一段時間葉晨都不敢再去碰依依,他被那一片紅腫嚇到了。但是那個可怕的想法卻沒有那么容易被嚇跑,總是在他每天清晨醒來,夜深人靜無眠,或者某一次瞥過依依的身影的時候,從腦子的某處竄出來,在封閉的身體裏面橫沖直闖,急需一個發泄的出口。
轉眼已是冬天。厚重的棉衣把欲望與青春期的蠢蠢欲動深深的包裹住。大院裏燒暖氣的工人輪班,總有些人會趁機偷懶。家裏的暖氣于是便一陣子熱的嚇人,一陣子冷得像冰窖。一到晚上,母親就會過來他們的臥室,擰開暖氣的筏子放氣放冷水,好讓燒熱的暖水能流進暖氣片裏。
可是夜還是冰冷的,每天脫衣服鉆被窩,都是一種折磨,而每天早上要從熱乎乎的被窩裏出來穿衣服,又是另一種掙扎。
那一晚,葉晨看著依依又皺著眉頭,不愿鉆進冰冷的被窩的樣子,突然觸動了腦子裏的某根弦。
「依依,哥哥抱著妳睡,好不好?」
依依的身體有些涼。這讓葉晨過于火熱的皮膚感覺非常的舒爽。
「晨晨哥哥好暖和噢,像個大火爐。」
「那哥哥每天都抱著依依睡覺好不好?」
「好啊好啊。」依依很開心的鉆進葉晨的懷裏,一股溫暖的滿足感也隨著鉆進了他的胸口。
他抱著她,仿佛就真的擁有了這個女孩子,像是小時候抱在懷裏的玩具,說什么也不能分給別人玩的。
葉晨讓依依背對著自己,這樣「比」字形的姿勢,能讓依依的小屁股緊密的貼著自己的小晨晨。溫溫熱熱東方女性網茄子俱樂部_明年今日國語版叫什么的柔軟,勾起葉晨腦海裏各種混亂的畫面。做愛兩個字在混亂如攪起黃濁泥漿的水塘般的腦海裏像條泥鰍一樣竄來竄去,時不時暴露在水面上,卻一下子又偷偷躲藏起來。
他不敢真的將自己送到依依身體裏面去,他也不知道具體應該送進哪個洞口去。只是隔著兩層布料輕輕的摩擦著依依的小屁股,那種陌生而愉悅的感覺已經讓他的頭皮發麻。
依依在葉晨懷裏挺了一下,「晨晨哥哥,那是什么東西,硬硬的。」
葉晨咬著依依的耳朵說:「是小晨晨在和小依依打招呼啊。」
「可是,晨晨哥哥,感覺很……感覺很……」
葉晨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起來,他想起書上寫,女人那裏被愛撫是會很舒服,還會有愛液流出來。他有點兒想探進去摸摸看,是不是真的會濕。
但是依依的回答讓他很失望。
「小依依感覺很癢,晨晨哥哥不要再打招呼了好么。」
他抱著她沒有在動,在身后比著她的槍也漸漸軟了下去。
欲望只是一時的沖動,冷靜下來,他也不敢真的做的過了火。
葉晨調整了一下姿勢,說:「睡覺吧。明天起來還要上學呢。」

青-7。小依依再見小晨晨* 第二天醒來,葉晨切身的體會到,抱著一個人睡覺,真不是個簡單的事情。
依依睡覺已經算是很踏實的,只是會一直往下縮,然后又突然鉆回來。雖然葉晨每次都被弄醒,但是十幾歲的男孩子,覺總是睡不夠,扭兩下就又睡著了。
和依依在一個被窩睡覺,葉晨晚上想翻個身都不自由了。被子太小,很容易就會被葉晨卷走。依依半夜冰涼的小身子貼過來,他就知道自己又搶被子了,只好再翻回去,重新抱住她把她的小身子摟在懷裏捂熱。
就算很麻煩,每天晚上他還是會讓依依鉆進自己的被窩。什么都不做,就這樣抱著她,依然很享受。
這讓葉晨感覺,依依是只屬于自己的。
慢慢的,他們的睡姿已經磨合的很和諧了。有時候葉晨會用大腿夾住依依,依依的手臂也會緊緊的摟著葉晨的腰背。兩具幼小的身體依靠著本能互相攀附著,糾纏著,不可分離。
葉晨知道有些事情是錯的,不可以做的。但是越是知道不對,就越是想要嘗試。恐懼和好奇并行交錯,在大腦裏不斷的糾結。
他總在依依熟睡的時候,偷偷的撫摸她的身體,然后用小晨晨磨蹭她的小依依。甚至有幾次,他從依依松松的內褲探手進去,輕輕的撫摸撥弄。
開始的時候,他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但是小女孩也不是那么容易會醒。他漸漸做的越來越大膽,甚至有一次想要將手指探進那潮濕溫暖的洞口。依依感覺到身體被侵犯,在睡夢裏扭動下身體,他便嚇得縮回了手,一夜再沒敢動。
這種探險一般的感覺是會讓人上癮的。緊張刺激,難以忘懷。心中懷抱著罪惡感,卻欲罷不能。
那是一個溫暖的周末早晨,臥室關著門,把暖氣散發著的熱氣攏在屋內,被子有些蓋不住了。
葉晨先醒了,雙臂從被子裏伸出來,交疊放在腦后看著天花板。靠在他懷裏的依依被他的動作弄醒了,揉揉迷蒙的眼睛,小聲地說,「晨晨哥哥,早上好。」
這種感覺是很讓人心頭柔軟的。
早上醒來,有一個躺在自己身邊的「女人」,讓葉晨覺得自己那么的與眾不同,自己是和班裏那些「小屁孩」都不一樣的。
依依調整下姿勢,還想要繼續睡,小手陰差陽錯的摸上了從四角內褲裏跑出來的,正在上早課的小和尚。
葉晨不及防備,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依依閃動著蝴蝶翅膀一樣的睫毛,有些怔楞的看著葉晨,「晨晨哥哥,這個硬硬的是……什么?」
「是小晨晨啊,妳不是見過。」葉晨的嗓子有點兒啞,依依估計覺得自己手裏的小晨晨和之前摸到的不太一樣了,溫熱的小手一直沒有放開,上上下下的摸。
「可是,它好像比以前大了。」
葉晨呼吸急促起來,壓著嗓子問,「依依想再看看小晨晨么?」
「好啊好啊。」
葉晨撩開被子,把四角褲翻下去,露出被依依騷擾過,顯得怒氣沖天的小晨晨。
「哇……」
依依的感嘆聲讓葉晨心裏面很受用,他控制著讓小晨晨上翹兩下,還扁著嗓子給它配音:「依依,早上好。」
「呵呵。」依依笑得很開心,拿手指輕輕的摸摸小和尚的禿頭,「它長大了呢。」
「是啊,它長大了。」葉晨感覺自己的小晨晨隨著心跳脈搏跳動著,忍不住誘惑依依,「妳摸摸它,它會變得更大。」
依依咬著下嘴唇,滿把抓住小晨晨,像握著自己的小娃娃,另一支手去撫摸小和尚的禿頭,「小晨晨要乖,聽話吃飯就會很快長大噢。」
依依的小手帶來的酥麻感覺讓葉晨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他一把將依依拉過來躺在自己身邊,一邊用被子蓋上兩個人的身體,探手就去摸依依的身體。
依依不知道葉晨想做什么,還以為他要搔自己的癢,咯咯咯的笑起來。葉晨還沒來得及讓她收聲,臥室的門就開了。
母親站在那裏,看著兩個蒙在被子裏的孩子,疑惑的皺著眉頭,「你們在做什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