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東城 帶黃沐足_明明動了心豆蔻蔻下

青-18。我會一輩子陪著你 電動三輪摩托突突突的努力向前爬,葉晨總覺得那麼的慢,那麼的慢。風從棚子的縫隙裏吹進來,葉晨用毯子上上下下的想把依依裹起來,還是怕她吹到,恨不得自己能把她完全的護在懷裏。
為什麼自己還沒有長大,為什麼自己還這麼弱小。葉晨甚至開始遷怒于依依的父母怎麼可以把她一個女孩子扔下,開始氣憤自己的父母對她的忽視,更后悔自己這一年來對她的故意不理睬。
葉晨摩挲著依依的頭發,滾燙的小臉,在她耳邊輕輕說,「依依,不要有事,千萬不要有事。妳只要沒事,讓我做什麼都可以。依依,我不會再丟下妳了,我會一直陪著你,一直……」
葉晨滿頭是汗,好不容易到了醫院,騎三輪的師傅跟他要了十塊錢,比平時貴了一倍,他也沒有在意。零花錢他有的是,平時也沒時間花,只要他的依依沒有事,多少錢他都愿意給。
葉晨很少生病,也沒來過醫院,不知道要先去掛號,也不知道要問誰。背著依依在大廳裏無助的站了好一會。好在有護士過來問,幫他掛了兒科,帶他過去。
走廊裏有等待的帶著孩子的父母,看到葉晨著急的樣子,還有他懷裏臉色緋紅,人事不省的小女孩,都好心的讓他先看。
「什麼時候開始發燒的?」
「今……今天早上發現的。」葉晨無比緊張,依舊緊緊地抱著依依,不想要放手。
醫生看著葉晨,微微搖了搖頭,遷就著他給依依檢查。
「體溫39度5,咽喉紅腫,扁桃體充血,舌質紅,頸淋巴腫大……」
「醫生,她身上還有紅疹子。」葉晨著急的補充。可是話說出來了,他的臉就有點熱熱的。他很擔心醫生會問他怎麼知道依依身上有疹子的。他感覺身邊的人似乎都看了過來,他猶自堅持著。心裏想,這一次他是為了依依好,不是錯,不是錯的。
「解開扣子我看一下。」
葉晨有點兒遲疑,雖然對面的人是醫生,是為了依依好,要給她看病的。但是他不想讓另一個男人看到依依的身體。醫生也不行。
醫生有些不耐煩,后面還有很多人等著呢,便伸手撩起依依衣服的下擺,觀察她肚子上的血紅點疹。
葉晨條件反射的伸手按了過去,把依依的衣服又蓋了起來。
醫生很奇怪的看了眼葉晨,轉回去寫單子,「猩紅熱。她有青霉素過敏史麼?」
葉晨茫然搖頭。
「沒有還是不知道,如果過敏,可能會死人。」
「我不知道。」葉晨連忙回答。
醫生嘆口氣,「先做皮試吧。丫頭估計今天也沒法吃藥,是要打點滴還是打針。」
「醫生,哪個見效快一點兒。」
「那就打點滴吧。帶錢了沒有,先去拿藥。」
葉晨背著依依從兒科出來,聽見后面不知道誰在小聲地感嘆:「也不知道這家的大人去哪裏了。不過,哥哥對妹妹還真是關心。如果我的孩子這麼懂事就好了。」
葉晨心中有小小的成就感,但是他拿著醫生開的單子還是一頭霧水。不過這次他長進了些,知道拉住一個護士去問了。
依依和葉晨坐在走廊裏打點滴。葉晨低頭看著靠在自己懷裏的女孩,夕陽從窗口照進來,照在她緋紅的臉上,胸口蕩漾著一種奇妙的感覺。
「依依,寶貝,妳會沒事的,妳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對不起,依依,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忽略了妳……
但是,依依,相信我,我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妳和我的未來……
依依,等著我,無論以后發生什麼……」

青-19。她比一切都更重要 打了點滴,退了燒,回家的路上,依依已經醒了,靠在葉晨的懷裏,一同步入家門。
母親看見兩個孩子,從沙發上站起來,松了一口氣。
「小晨,你去哪裏了,今天考得怎麼樣?依依,妳生病了怎麼不好好在家呆著。妳晨晨哥哥明天還有考試,這次考試至關重要,妳不應該耽誤他看書 ……」
「考考考,媽,連依依的命都沒有考試重要?」葉晨怒了,額頭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他今天差點被依依嚇死了,現在累得腿都開始抽筋了,好不容易放下心來,母親居然還只是惦記著考試。
母親一下子楞住,葉晨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對自己如此大呼小叫過,她倒吸一口涼氣,「小晨,話不能這麼說,依依發燒我也很著急。早上已經給她吃了退燒藥,午飯也都給她準備好了,藥和水都在床頭。她都已經八歲了,應該懂得自己照顧自己了。你爸和我都有工作,你還要考試,不能全家人都圍著她轉。小晨,你怎麼可以把話說得這麼難聽,什麼命不命的,讓外人聽見了,好像我們對依依不好似的。」
葉晨怒道:「我下午考試回來,依依都燒糊涂了。要不是我帶依依去了醫院,打了點滴,再晚點就救不回來了。」
「小晨,說話不要這麼夸張。”」母親停了一下,走過來摸依依的腦門兒,「這燒不是退了麼,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是什麼……猩紅熱。」
「什麼?猩紅熱?天哪。」母親把依依從葉晨的懷裏接過來,送她進屋躺著,把門關上了,抓著葉晨坐下。
「你這孩子,怎麼也不給我或者你爸單位打個電話。猩紅熱會傳染的你知不知道。你這幾天還有考試,如果病倒了,可就進不了重點班了。明年一年可是很重要的,考不上個好高中,你這輩子就完了。」
葉晨開口想要反駁,母親卻已經站起來忙著東莞東城 帶黃沐足_明明動了心豆蔻蔻下幫他找藥,「你也要吃點藥預防預防。真是要命啊,這種緊要關頭……」
葉晨站起來,強壓住火氣,「媽,明天依依還要去醫院打針。醫生說,房間要通風,飲食以流質,半流質為主。過幾天好了她可能會脫皮。被子不要蓋太多,出汗了要洗澡保持皮膚清潔。我先去看書了,明天還有考試,不要打擾我。」
門「咣」的一聲在母親面前關上,隔絕了葉晨疲憊而瘦弱的背影。
葉晨盯著書本,半個小時沒看進去一個字。他就不明白了,讀這些書有什麼用。什麼叫考不上個好高中,這輩子就完了。他知道現在社會競爭激烈,沒有學位很難找工作。但是成績就那麼重要?比依依的身體還重要?他這麼用功念書為了什麼?不都是為了將來能給依依一個安定的生活。如果依依出了什麼事,他就算拿了諾貝爾獎又如何。
母親送夜宵進來,推開門,看到葉晨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他累了,真的是累了,無論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知道依依會沒事之后,讓他一直挺著的一口氣就松了下來,背著依依走了那麼多路,身體疲憊不堪。母親還以為他是看書過于辛苦,心中甚是欣慰,輕輕把他推醒,「小晨,要睡就回去床上睡,別著涼。」
葉晨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沖著母親點點頭,躺回了床上。
不知為何,躺下來反而睡不著了。肚子有些餓,他這才想起,晚上他和依依都沒有吃飯,從醫院回來的時候早已過了吃晚飯的時間,和母親鬧別扭也沒有提到吃晚飯的事情,就這麼混了過來。
他看著桌子上母親準備的夜宵,想著隔壁的依依現在應該也在餓肚子吧。他又爬起來,從書包裏翻出女同學給他的巧克力放在托盤上,偷偷的拉開臥室的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8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