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受道具play_明明動了心txt維和粽子

半-30。她一個人的水世界 依依病好了,母親總算放她出來跟大家一起吃飯。在家裏悶了兩個星期,依依的小臉越發的白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葉晨覺得母親的視線一直在自己和依依身上轉。這讓他莫名的緊張,不敢明目張膽的擡頭看向就坐在自己對面的女孩。
他和依依不約而同的挑中了盤子裏的一塊排骨,兩雙筷子頭輕微的碰撞一下,依依迅速的收回去,埋頭連扒幾口飯。
葉晨把排骨夾起來,送到依依碗裏,「病剛好,多吃點。」
依依低頭抿嘴偷笑,笑容還未圓滿,葉母夾了另一塊排骨放在葉晨碗裏,「這麼熱天,別人都放假了,你每天還要辛苦念書費腦子,你才應該多吃點。明年就要中考了,營養要加上去。我們家是比較困難,但你想吃什麼就說。媽自己不吃也都會給你做的。」
「嗯。媽,我去上晚自習了,應該九點半十點的樣子回來。」葉晨胡亂填了幾口飯,把自己碗裏剩下的那半塊排骨丟在依依碗裏。
葉母還想開口,卻不知道說什麼,「那……路上小心。」
依依默默的吃完飯,收拾了自己和葉晨的碗,送進廚房。
依依知道自己算不上這個家的一分子,她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親人。只要有人還愿意收留她,讓她不至于挨餓受凍,或者把她送到孤兒院去,便什麼都無所謂了。
慢慢的在不經意間,她已經學會了不再因為姑姑姑父的忽視而感到失落和寂寞。她和他們一樣,看著葉晨的努力和成功而打心底裏高興。他是他們唯一的兒子,理所當然的應該得到全部的注意力。她不會嫉妒。
葉晨從早上六點起床到晚上十點回家的時間都被滅絕師太霸占了。回來寫完作業已經是淩晨,睡不了多久便又出了門,即便有心想要親近依依,也沒有那個精力和時間。依依雖然偶爾覺得孤單,但是她還蠻享受被人忽略的感覺,至少她得到了自由。
這個暑假屬于她自己,無拘無束。暑假作業的簽名,葉父一早就幫她一天天從頭簽好。他工作太忙了,根本沒有空天天督促她寫作業。
依依白天一個人在家,可以想看什麼書就看什麼書,想發呆就發呆。只要不回家太晚讓葉母逮到,她可以和麥子兩個人在外面混一整天。
這個城市很大很好玩,擠滿了各種各樣的人,充斥著光怪陸離的事。每天都很類似,每天又都在改變。單單坐在路邊吃冰激淩看行人,已經夠她消磨一個下午。
這一個暑假看到的東西,比她之前八年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
在家裏,她還是那個安靜到沒有存在感的乖女孩。靜靜的關上心門,對姑姑姑父偶爾表現出來的苛刻一笑而過。
依依總是笑得很淡很淺,帶著一種討好的乖巧靦腆。葉家的同事鄰居都很喜歡她,夸葉家夫妻倆人品好,把依依這個跟他們無親無故的女孩養得這麼文靜懂事。
她很喜歡看姑姑姑父聽到這種稱贊時候,臉上得意,嘴上謙虛的樣子。好像出門莫名就撿到了便宜。
她學會了自己跟自己獨處,自己給自己找樂子,自己跟自己講話。如果沒有人能夠陪她,她至少還有自己。
其實,只要有麥子在,她就不可能一個人。
「吸氣,下去……用手臂劃水……腿又忘記動了吧……呼吸,呼吸,妳想憋死自己麼?」
依依停止掙扎,曲腿夠到池底,站直了身子,用手抹去臉上的水,「商音哥哥,休息一下吧,我累了。」
「怎麼兩下就累了,這樣怎麼學得會啊?」坐在游泳池邊上被太陽曬得黑黑的男孩子甩著兩條長腿,故意用腳往依依身上撩水,滿意的看她徒勞的用手去擋。
「上癮,你就別逗她了。」麥子像條魚一樣從水裏竄過來,一個挺身冒出水面,剛好被商音撩了一頭一臉的水,「唉,你看著點啊。」
「妳自己上趕著竄過來的,怪我?」男孩又甩起一串水,看著亮晶晶的水珠反射著陽光,從麥子頭上飛過,啪的打在依依的臉上,夸張的大笑起來。
「叫你不要逗她了,還弄。」麥子伸手把一捧水往男孩身上潑去。
「牙買加,妳是她誰啊,管那麼多。人家依依愿意讓我逗,是吧。」男孩假裝問依依話,暫時轉移了麥子的注意力,然后用腳使勁的拍在水面上,激起一大片浪花劈頭蓋臉的濺了麥子一身。
「你丫找死啊。」麥子一把揪著罪魁禍首的腳腕把他拽下水,沒頭沒臉的就把比她高一個頭的男孩子按進了水裏。
依依看著兩條游龍在旁邊攪得游泳池裏白浪翻騰,笑瞇瞇的蹲進水裏,感覺被太陽曬得微熱的池水溫柔的漫過頭頂撫過身體。她喜歡這種感覺,被包圍的感覺,像是一個毫無芥蒂的懷抱,包容著她。
她其實沒有想要學游泳的,但是第一次下水,她就愛上了這片清澈波粼。
水不會因為她沒有父母就對她另眼相看,水會公平的對待每一個介入它身體之中的物體。依依伸展四肢,讓身體在水面漂浮起來,想象著自己是一片無根的浮萍,靜靜的隨波而動。不知道自己會飄向哪裏,也不去想自己會飄向哪裏。
沒有人知道明天的事,在這一點上,她和他們沒有什麼不同。命運是公平的,從來不對誰多透露一點。既然明天沒有人能知道,何必還要去費勁追問。
每天對于依依來說都是新奇的,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占據她的好奇心。她心裏的世界對外敞開著,像個干澀的海棉,不停的汲取。對那個所謂的家,她只留下了一個小小的門,小得只能讓一個人通過。
他站在那扇門外,為了自己的一口氣忙得焦頭爛額。依依坐在裏面看著他微笑,等待有一天,他也許會記起她,進來陪她。

半-31。夏日曖昧的冰激淩 「晨晨哥哥,你會游泳麼?」
依依靠在門邊看著葉晨趴在寫字臺前微彎的脊背。老舊的T恤領口起了毛邊,隨著他頭左右輕擺蹭著他的脖子,看著就很癢。單薄的布料被汗水打濕,從一點一點的深色很快便連成一片,微微的透明,緊貼著他日漸寬闊的肩膀。
她突然有點懷念他的懷抱。
依依多久沒有看到她的晨晨哥哥在家裏念書了。每天一起床,葉晨就已經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還沒回來。
剩下幾天,依依散漫的暑假就即將結束。而葉晨學校裏也要正式開學了,老師們都忙著新生報到,開會什麼的。初三畢業生暫時休息三天。
說是休息,作業到留了不少,葉晨哪裏也不能去,只能在家裏繼續用功。
葉晨的父母還要上班,白天家裏只有葉晨。
依依跟麥子說,她這幾天不想出去玩了,快開學了,她要收收心。
「會啊。」過了好一會葉晨才出聲。依依還以為他沒聽見,或者不想回答她,都已經不再期待他有答案了。
葉晨放下筆,松了一口氣,向上使勁伸展有些麻痹的手臂,扭了扭脖子。
終于又做完一套物理真題。題倒是不難,他只是實在不明白,小明家的電熱水壺在標準大氣壓下把10度的水燒開花多長時間,又或者降落傘下面掛多少回形針關他什麼事情。
他回過頭,看到靠在門框上的依依。她正在拿一個小竹片勺子挖著盒子裏的冰激淩,沿著盒子邊緣刮得干干凈凈的,剩下中間一陀滴溜溜的打轉。轉夠了,才挑出一大勺,伸出凍得粉紅的小舌頭,將奶白半融的液體卷進嘴裏。
葉晨沖她招招手。依依屁顛屁顛的跳過去。
「哪裏來的冰激淩?給我吃一口。」葉晨伸手摟住依依的小腰,把她帶到自己懷裏,緊緊貼著自己的身體,好像怕她會舍不得分享而轉身跑掉。
「姑父買的,但是姑姑說不讓你吃,怕你鬧肚子。」依依叼著勺子,思考著是不是應該給葉晨吃。
「哪裏那麼容易鬧肚子,我熱死了。」葉晨用空著的手去搶依依嘴裏的勺子。依依一偏頭躲過去,把勺子舔舔干凈,笑嘻嘻的建議:「我餵你吃吧。」
葉晨點點頭。
依依把中間那陀挖掉一半,送進葉晨張開的嘴裏,自己的小嘴還似模象樣的微張著,發出「啊~」的聲音。
葉晨抿著嘴唇,感覺那清涼丞相受道具play_明明動了心txt維和粽子在燥熱的口腔裏迅速融化,「嗯,很甜。我還要。」
依依把剩下的一半也餵給葉晨,然后把盒子裏融化的牛奶刮了刮倒進自己嘴裏。兩個人都有點兒意猶未盡。
「還有麼?」葉晨舔舔嘴唇。
「沒有了。姑父就買了兩盒。昨天晚上姑父和姑姑吵架之后,自己把那盒吃了。」
葉晨皺起眉頭,「他們又吵架了?」
依依點點頭,「好像是姑姑偷偷拿錢出去做了什麼……什麼……啊,反正說是會賺很多很多錢的。姑父說她敗家,倆人就吵起來了。」
「唉,不管他們。」葉晨把依依手裏的冰激淩盒子拿過去看看,確定真的一丁點也沒剩下,有點哀怨的說:「今天我媽又不在家,有冰激淩妳也不告訴我。我還想吃,妳說怎麼辦?」
依依靠著葉晨的大腿,有點委屈,撅著嘴嘟囔:「再去買囖。」
葉晨瞥到女孩嘴角上殘留的一點點奶白,脖子上的喉結不安分的來回滾動了幾下。他看看墻上的表,爸媽還有一個多小時才下班呢,現在家裏,只有他們兩個。
「那妳去買啊,我還要念書,沒空。」葉晨這樣說著,卻沒有放開摟著依依的手臂,手掌隔著棉布裙子撫摸女孩柔軟的小屁股。
女孩不安的扭動了一下,「我沒錢。」
「是麼。」葉晨正在想用什麼借口,還沒想好,眼睛盯著女孩唇邊的那一抹白,話已經脫口而出,「那我就先吃妳沒吃干凈的這一點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9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