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手上的繩子_明星同人h小黃文合集

半-34。女孩和奧迪200 不知道是不是發泄了身體多余的精力,讓葉晨更容易踏下心念書,還是說,和依依游泳的約定,讓在書本和滅絕師太嚴厲的管束下百般壓抑的他,總算找到了不同以往可以期盼的事情,反正葉晨這兩天做題的效率奇高。
放下最后一套模擬試題,葉晨像做了個夢一樣,覺得腦子有點空。翻了翻記事本,確定自己沒有漏做任何東西,才真的松了一口氣。
依依上午去學校報到還沒有回來。葉晨看看表,時間差不多到中午了。老媽出差,下午才回來。老爸懶得大熱天的回家做飯,中午吃食堂就不回來了,早上留了錢給葉晨讓他們買著吃。
葉晨想,既然提早做完了作業,不如就去學校接依依好了,中午一起在外面吃飯,然后一起去游泳。
葉晨換了衣服,裏面直接套了泳褲,哼著歌出了門。
樓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奧迪200,葉晨還在奇怪,這個樓上住著什麼高官顯貴的麼,車窗就搖了下來,露出姚祧白皙的小臉。
「葉晨,正好,我剛要上去找你呢。」
葉晨站下,院裏坐在陰涼下下象棋聊天的大爺大媽的視線都集中到了他身上。這讓他渾身不舒服,連帶著口氣也不太好,「干嘛,我還有事。」
「老師臨時打電話給我,說要我們去學校幫忙印卷子。你家沒有電話,我就只好過來找你了。我還怕你不在家呢。」
「如果我不在家呢?」
「那我就只好自己去了。」
「那妳就當我不在家吧。」葉晨說著就往外走。
奧迪200慢悠悠的跟著葉晨,姚祧的語氣有點可憐,「可你不是正好在家麼。而且,我一個人弄不完那麼多啊。」
「妳就不能找別人麼?我還要去學校接我妹妹呢。」葉晨很不耐煩。
「我找不到別人。你上來吧,我們開車去接你妹妹,嗯?」
葉晨看著近在身邊的車,最終沒有戰勝自己的虛榮心。
這是葉晨第一次坐這麼高級的車。和爸媽他們出門都很少打計程車,基本都是坐公車。唯一一次坐過葉爸單位的車,還是個大發的黃色面包,走在路上總被當成計程車,走到哪里都能碰到有人招手攔車,讓葉晨一路都不敢擡頭。
坐進車里,葉晨好奇的左看右摸,直到轉頭對上姚祧似笑非笑的眼神,才發覺自己有點丟人,忙欲蓋彌彰的輕咳一聲,坐正了身體,再不敢四處亂看。
車內寂靜的尷尬讓葉晨無比后悔上車。姚祧自在的撥弄著搭在胸前的長發,大大方方的看著葉晨,看得他一陣陣的頭皮發麻。
「你從來沒說過你有個妹妹。你入學登記表上也沒有寫。」
「她是我媽朋友家的孩子,暫住在我家。」葉晨這樣解釋,雖然他完全看不出來黃依依真正的養父母什麼時候會把她帶走。他也不想他們把她帶走,他已經認定依依是他們家的一分子了。
「這樣噢。」姚祧歪過頭,用手把垂下來的頭發挽在耳朵后面,露出她小巧可愛的耳垂,還有上面米粒大小的一顆碎鉆耳釘,「我有一個哥哥,親哥哥,大我倆歲。在美國。」她頓了一下,補充道:「和我媽媽一起嫁過去的。」
葉晨努力的剖析著這句話裏透露的信息,姚祧卻轉了話題,「你要吃冰麼?」
「吃冰?不用了。」葉晨心想,吃冰誰咬得動啊。
姚祧打開開裝在車中間的小冰箱,裏面用冰塊鎮著兩盒冰激淩。透明的塑料蓋子下面,是幾個彩色的冰激淩球,還點綴著新鮮水果和餅干。
「真的不吃?」姚祧拿出一個,揭開蓋子,用粉色的塑料小勺子挖出一塊裹著香草冰激淩的水果,遞到葉晨嘴邊,「美國空運過來的哦。」
葉晨有點猶豫,姚祧突然張開了嘴,說「啊~」
他幾乎是條件反射的也張開了嘴,一口冰涼趁機塞了進來。
的確是比葉爸買的那種廉價冰激淩好吃,沒有糖精的苦味,濃郁的乳香和純天然的香草菁華,配上新鮮的水果,與身邊的這個女孩一般的香甜美好。
可是……
「咱們這是往哪里開?」葉晨看著窗外,他們似乎還在家附近的那個地方繞圈。
「你還沒跟我說,你妹妹在什麼學校呢。」姚祧含著那只勺子,笑瞇瞇的看著他。

半-35。葉同學被冰山吻了! 到依依學校的時候,還是晚了一步。
葉晨站在門外看著空蕩蕩的教室,一甩手扭頭往外走。
「哎,葉晨,你去哪裏?」姚祧在他后面一路小跑著追趕,皮涼鞋踏在水泥地上的聲音,在走廊裏響成一串。
「回家。」葉晨心中憋著一團火。他也不知道他是在氣自己還是氣這個跟著自己的女孩子。
「你不是要跟我去學校的麼?」姚祧的聲音帶著點撒嬌的埋怨。
「我不回家我妹中午吃什麼?」葉晨跑下樓梯。
「你爸媽呢?不在家?」
「干妳什麼事?」
「我就是關心下,不行啊。」她又恢復了平時一本正經的班長樣子,「幫老師印卷子是正事,明天開學統測要用的。就算你不是班干部,做為班級的一分子,也應該幫助老師做好工作,你怎麼這麼沒有團隊精神呢?」
「我就是沒有團隊精神,妳找有團隊精神的去啊。學習股長為什麼不去,印卷子不應該是她分內的事麼?」
「葉晨,你怎麼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姚祧跑到葉晨前面攔住他,「我今天是特意來找你的啊。這是我對你工作的信任。」
葉晨站在兩階臺階上,俯視兩個人手上的繩子_明星同人h小黃文合集著原本就嬌小的姚祧。她一雙水氣氤氳的眸子氣呼呼瞪著,裏面映著兩個葉晨,隨著她的眼波微微搖擺。
「那我可不可以回去安頓好我妹再去學校?」葉晨退了一步。姚祧本沒有錯,她也是為了班裏的工作。自己下午因此不能陪依依去游泳散心,他會很失望,他知道依依也會很失望,但也不應該這樣遷怒外人。
「沒有問題啊。中午我們可以一起吃飯。」姚祧歪頭沖著他微笑。葉晨覺得頭皮一陣發緊,暈暈乎乎的就跟著姚祧身后回到了車上。
葉晨急忙趕回家,家裏卻沒有人。
依依的桌子上擺著一摞新書和作業本,顯然已經回來過了。是因為找不到他,又跑出去了麼?也不知道留個紙條給他。
今天還真不是個好日子,錯過又錯過。早知道應該在家裏等她回來,就不會出門碰到姚祧,也不會讓依依又一個人跑出去了。
「不在家麼?」姚祧看著葉晨在空蕩蕩的屋子裏轉圈圈還明知故問。
「我去樓下給她同學打個電話。」葉晨轉身向外走。
「不用,劉叔叔有帶大哥大。」姚祧向著跟他們上樓的司機伸出手,接過大哥大來遞給葉晨,見他遲疑,寬慰地說:「沒關系,我爸公司給報銷,不會找你付錢的。」
電話是麥子的接的,「晨晨哥?」
「妳知道依依在哪裏麼?」
「噢,我叫依依過來我家吃午飯啦。晨晨哥,你來麼?我媽做了超~~~~好吃的涼面。」
葉晨松了口氣,「我不去了。讓我和依依講電話。」
「依依啊,還沒到。有事我轉告她。」
「這樣啊。」葉晨看著旁邊低頭用皮鞋尖在水泥地面上畫圈圈的姚祧,「我下午和班長回學校有點事,就讓她在妳家呆半天吧。」
「下午有事啊,那我轉告她好了。」
「走吧,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姚祧今天心情看起來很好,嘴角上掛了氫氣球,不停的往上翹。
可是物以惜為貴,冰山美人的笑對于別人固然稀罕,葉晨卻提不起興致來。本來和依依說好了的要一起去游泳,不反悔,還做了保證。不知道依依聽到原本滿心期待的事泡了湯,會不會難過。早知道這樣,不如那天就一起去游泳好了,反正只要壓力在,作業怎麼都能完成的。
「等一下,我寫個字條。」葉晨走回依依的房間,隨便抽了張紙,寫了自己學校有事不能去了,對不起,下次一定不再食言之類,最后還囑咐依依回來了不要自己出去游泳,一個人很危險。
姚祧看著柜子上的照片,「這就是你妹妹?」
葉晨把紙條用橡皮壓在那摞新書上面,轉過頭,「嗯。那是兩年前她剛來的時候拍的。」
「很漂亮嘛,將來一定是個美女。」
依依被人稱贊,葉晨自己莫名覺得開心。
「嗯,很可愛,也很乖。」葉晨看著姚祧認真端詳照片的側臉,頓了一下,一句沒過腦子的話跟著順了出來,「不過沒有妳漂亮。」
話出了口,就收不回來了。姚祧依然面對著照片,長長的睫毛卻垂了下來。氣氛頓時顯得有些尷尬。葉晨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補救,越是支吾越顯得欲蓋彌彰,「我不是說……我是說……」
姚祧抿了抿嘴唇,轉過頭來,突然迅速的靠近葉晨,踮腳在他嘴角啄了一下,然后轉身向外跑。
一切發生的都太快了,葉晨楞在那裏,眼看著那片黑色波浪悠然飄走,腦子裏一片空白,只知道摸著嘴角發呆。
冰山美人吻了他?
驟然停止的心臟突然記起了自己的職責,努力的把錯過的節拍補回來,瘋狂的跳動著。
姚祧的司機在門口探了探頭,「葉同學,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葉晨經過柜子的時候,瞥了一眼照片裏面的女孩,滿面羞愧的奔了出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4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