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同學把我玩硬了_昏昏欲睡2顧謹言白血病

星-64。冰美人的圣誕禮物 日子對于葉晨來說,是從來不曾想象的順遂。在學校,有姚祧的幫忙,在家裏,有依依的等待,順風順水,踏實穩定。甲組的位置坐得穩當,父親遵守承諾給他換了新的腳踏車,連他的身高都爭氣的突破了178,超過了父親的海拔。
葉晨以為自己能這樣大跨步的奔向初三的下學期,毫無懸念的考上重點高中,然后是名牌大學。美好的未來在招手,年輕的男孩意氣風發,斗誌昂揚,勢不可擋。
男孩走在平途上,還沒有學會去想前路是否會有坑坎。可就算他知道,又能怎樣呢,命運的齒輪終究會無可阻擋的運轉下去。
年底總是人們最忙碌的時候,家長們忙于工作總結,學生們忙著迎接新年。賀年卡,聯歡會,陪伴著滅絕從不會放松的連環轟炸式的考試。但無論學業多麼緊張,孩子們總能擠出時間來做自己想做的事。
初三各班沒有聯歡會,但是會在元旦前一天和元旦當天放假。葉晨一早便答應了依依去參加他們小學的聯歡會。女孩每天都在家的廁所裏練唱,興致勃勃地試穿從別的學校借來的據說是日本款式的校服照鏡子。
「并不是什麼重要角色,只是個合唱節目而已,百十來號人,她還真是自得其樂。」母親偶爾跟葉晨嘮叨抱怨兩句,卻并不知道葉晨和依依的約定,還以為三十一號他還要去學校上課。
每次葉晨跟依依在家對到眼神,都會忍不住在心裏偷偷的樂。那是一種暗自分享著某種秘密的興奮感。一種只有彼此知道,偷偷摸摸的小幸福。一天天累計起來的期待,讓原本很小的事情,變成似乎天一樣重要的事。至于有多少人,唱什麼歌,唱得好不好,葉晨都不那麼在乎了,他只要兩個人共同度過那一天就好。
還有五天,葉晨早上出門的時候看著日歷想,如果能和依依一起去看公園的新年焰火就好了。不過可惜焰火是在午夜12點,母親是絕對不會讓他們那麼晚還在外面流連的。
「給。」姚祧遞過來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
葉晨看了看周圍瞅過來的異樣目光,沒有接,「是什麼?」
「圣誕快樂。」姚祧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在他前面的座位坐了下去。
圣誕快樂?那個年代貌似還沒開始流行過這種洋節日。
葉晨有點心虛,雖然他們倆經常一起念書,班裏同學已經默認他倆是一對了,但葉晨自己從未承認過這個事實。送禮物這種事情,而且還是這麼光明正大的送,怎麼看都比正常的同學關系多一些曖昧。
「喲,葉晨,是什麼啊?」果然,有人當著姚祧這塊冰坨子的面就忍不住好奇心了。
「桃桃,怎麼有他的沒我們的啊?妳這個班長做的有偏有向啊。」
「就是,就是。」眾人附和。
姚祧拎上來個大袋子,倒了一堆拐杖糖在葉晨桌子上,「誰說沒有,拐杖糖,candy cane,我媽從美國找人帶過來的,大家隨便拿。」
冰美人少有這麼親民的時候,同學一哄而上,誰也不想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姚祧沖那個嫌她不公平的家伙手上狠狠就拍了下去,「你不能拿,什麼時候會叫我名字了再說。」
「姚祧,姚大小姐,姚大班長,其實我會叫。我這不是學妳家葉晨麼。」
葉晨隔著一桌子糖果,還有大家紛亂的哄嚷和伸過來搶糖果的手,看著坐在對面的姚祧。
「妳家葉晨」這個稱呼讓他想起了姚祧父親說過的話,頭皮一陣發麻。這些日子,他小心的保持著和姚祧的距離,不能太近,也不敢太遠。好在姚祧要經常去為了區合唱團的元旦演出排練,倒少了很多課下接觸的機會。
這擺在桌面上的禮物,他不能不給大小姐面子,也不好當著這麼多的人收下,真正是讓他頭疼。
葉晨給姚祧使了個眼色,站起身出了教室。身后有人起哄,「你們倆又去哪兒幽會啊?」
「去方老師那裏拿你們的數學卷子。」姚祧的慌撒得是爐火純青。滅絕的名號立馬驅散一眾哀號的小鬼。
葉晨拐到一樓連接著教學樓和辦公樓的走廊角落。已經快到晚自習的時間,別的年級都放學了,而初三的老師為了方便通常都不會走這一層,所以這裏格外的安靜。
他轉過身,沖跟上來的姚祧晃晃手裏的盒子,「是什麼?」
姚祧背著手,墊著腳尖笑瞇瞇的看著他,「自己打看看貝。」
葉晨兩三下拆開包裝,居然是一部BP機。還好沒有在教室裏打開。
他皺起眉頭,「為什麼送我這個?」
「為了想要隨時找到你啊。」姚祧走近兩步,仰著頭看葉晨,一雙美目溫柔的能滴出水來。
「我不能要,太貴重了。」葉晨想要還給姚祧,但是她不接,繼續背著手躲,「都送給你了,送出去的東西,我是不會拿回來的。」
「還給妳,拿著。」葉晨想方設法往她手裏塞。
「都送給你兩個女同學把我玩硬了_昏昏欲睡2顧謹言白血病了……」姚祧拼命躲,就是不接。
葉晨雙手繞過姚祧的身體,想要把BP機塞進她手裏。姚祧不配合,BP機「啪」一聲掉在地上。
兩個人都楞了一下。葉晨蹲下身撿起來,看了看摔成兩半的外殼,遞過去,「反正壞了,不能用了,妳拿回去吧。」
「壞了就扔掉吧。反正都給你了,隨便你處置。」姚祧聲音冷冷的。
葉晨忍無可忍,伸手拉開姚祧的領子,想也沒想就把BP機丟了進去,「還妳了。」
他轉身要走,卻看到站在教學樓那一側門口的滅絕。
身后女孩的哭聲幽幽的纏繞著瞬時僵住的空氣,葉晨知道,這次麻煩大了。

星-65。丈八燭臺不照自己 葉晨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回家寫一份3000字的檢查,明天叫你家長帶到學校來……」
他葉晨終于也混到要寫檢查,叫家長的日子了。而且還要在家反省,元旦后才能回去上課。
可他要怎麼跟父母說呢。從小到大,他雖然也淘氣過,但都是小打小鬧,還從來沒有犯過要叫家長的錯。如果告訴母親,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死。
今年他還真背,升初三的考試遲到,揍人結果被人在肚子上捅了個洞,操評等級掛了個小過,又上趕著惹上了姚祧這麼個大小姐。葉晨想,應該沒有誰比他更倒霉的了。
葉晨爬起來,擰開臺燈,開始寫檢查。心中是異常的憤怒,郁悶與自責混雜的情緒,看著紙上每個字都心煩意亂。經常是寫了沒幾個字,便撕下來揉成一團。坐不住就站起來,但在屋子裏困獸一樣的轉幾圈還是要坐下來繼續。
他并不覺得自己有錯。就算是錯,也不是滅絕判給他的那些罪。他沒有跟姚祧早戀,不,他不承認他跟姚祧早戀。一切都是姚祧自己一廂情愿。可自己早就知道她的心思,為什麼還要回去招惹她。
就為了成績?他葉晨就真的不能靠自己念書了麼?上初三之前,他不記得自己念書需要這麼辛苦。他一直不算用功,隨便學學成績都在班裏中等靠上。為了依依開始發奮的初二那一年,他雖略收了心,但也每天跟同學打球,還是能保持在班級前十名。
為什麼現在他就算熬夜讀書,卻依然拿不到理想的成績。他是江郎才盡,還是真得天生比別人笨。
從什麼時候自己開始對學習力不從心的呢?似乎是從依依發燒,自己錯過考試的那天。也是那倒霉的一天,在醫務室的床上醒來,第一眼就看到姚祧。
誰才是他的掃把星?
人總是這樣,像丈八的燭臺,照得見別人,卻照不見自己。
葉晨折騰到淩晨,才總算湊夠了字數。天還黑著,門外已經有母親早起做飯的聲音。他推開臥室的門,依舊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小晨,怎麼起這麼早。我看你昨晚學到挺晚的,多睡會兒吧,等會兒我叫你。」
「爸呢?」葉晨覺得這事情還是應該跟脾氣比較好的父親說。
「你爸去買油條了,等會兒就回來。」
「噢。」葉晨退回到屋裏,關上門。
窗外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時刻,路燈下閃過父親熟悉的身影。葉晨突然想起之前學過的一篇課文,朱自清的《背影》。
父親不算胖,背影也還依舊挺拔高大,但裹著大衣,走在冬日蕭條的景色裏,還是看得葉晨鼻子一陣發酸。
手裏的這張幾乎算是復述滅絕語錄的檢查,寫完的那一瞬間,還帶給了葉晨一絲絲的成就感,而現在卻顯得那麼單薄。他揉皺了那張紙,丟在已經滿出來的廢紙簍裏。
倒霉的不是他,葉晨想,倒霉的是有他這樣一個不爭氣的兒子的父母。
葉晨還是按照原本的時間出了門,他徑直去了圖書館,躲在角落裏,重新寫了一份檢查。
「你家長呢?」滅絕看過之后,沒有對他的真情懺悔多做評價。
「他們……今天忙。」葉晨低著頭,目光看著滅絕在檢查上輕輕打著節奏的手指。
「那你先回去吧,等他們明天不忙了再來。」
「方老師,您……能不能不要見家長。我已經知道錯了。」
滅絕曲起手指用力敲了敲他的那份檢查,「你錯在哪兒了?」
「我……我不該辜負老師和家長的期望……」
「你的檢查寫得挺煽情,但是完全躲避重點。你和姚祧都是很有前途的好學生,是要為班裏同學作出表率的班干部,怎麼能帶頭早戀……」
葉晨突然脫口而出,打斷了滅絕的話:「我們沒有早戀。」
滅絕站起來,食指點著葉晨,一幅恨鐵不成鋼,朽木不可雕的表情,「還說知道自己錯了。姚祧的父親已經來過,他都承認了姚祧曾經帶你回家吃過飯,還跟他介紹你是她男朋友。你們現在這些孩子啊,還真是……姚祧家的情況比較特殊,你父母必須也要來一趟,這不是個單純的問題。早戀是要影響學習,影響你們健康成長……」
「我們并沒有影響學習。」葉晨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了,一直憋不住的搶話。
滅絕被葉晨噎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因為事實的確如此,兩個孩子的成績一直穩中有升。
「明天你的家長必須來一趟,你回去好好反省。現在是非常時期,一失足成千古恨,你以后會懂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葉晨以后會懂的。
還沒有到放學的時間,葉晨不敢回家,就在街上一圈一圈的兜著圈子。中午在路邊攤隨便對付了點亂七八糟的東西,然后買了杯酸奶開始發呆。
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要怎麼跟父母說,嘴裏的酸奶一點也不甜,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凍滿了冰碴子,跟他的心情一樣。
「晨晨哥,你怎麼來了?」依依背著書包,連跑帶顛的向跨坐在腳踏車上的葉晨沖過來。
葉晨幫她撥開吃到嘴裏的頭發,給她戴上衣服后面的帽子,「我來接妳回家。」
「晨晨哥今天怎麼放學這麼早?」依依跨坐在后座摟著葉晨的腰。
「嗯。」葉晨沒有心情解釋。
后座上的女孩沈默了一會兒,又唱起歌來,「請把我的歌,帶回你的家,請把你的微笑留下……」清脆甜蜜的童音,詮釋著毫無掩飾的快樂心情,漸漸滲透進葉晨沈悶的大腦,慢慢的融化著那些碎冰。
「……春天在哪裏啊,春天在哪裏……」葉晨和依依哼著歌進家門,卻沒料想這個時候父母居然都在家。剛剛輕松一點兒的心,馬上又揪了起來。
依依敏感的察覺到姑姑和姑夫身邊的低氣壓,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本能的拽著葉晨的衣服不放手。
「依依,妳先回房間,姑姑姑夫有話跟妳晨晨哥說。」葉父開口,依依回頭看了看沈默不語的葉晨,溜溜的閃了。
葉父的手壓在一沓展開的皺巴巴的紙上面。
「小晨,你太令我們失望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1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