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奶頭一起吃好爽_易渡白蘭地X0價格是多少

痛-68。我想要把自己給你* 門窗緊閉,經過發熱片加溫的空氣升騰循環,困在方寸的空間中,蠢蠢欲動。窗簾大開,夜空中的月亮照著地上的衣物,像看熱鬧的觀眾,靜靜的等待著。
一切其他的聲音似乎都被過濾掉,只有兩個孩子呼吸的聲音,潮水一樣的此起彼伏。
葉晨背上出了汗,曖昧昏黃的壁燈下,滑亮的像鍍了層金。他仿佛什麼也聽不見,耳膜震動的只有自己的心跳,還有血液在血管中奔騰的回響。
呼吸間隱約有消毒水的味道,又像是女孩身上那獨有的甜香。他煩躁不安,心中明明堵著一團焦慮,現在卻要被困在這裏,做這麼沒有道理的事。
他的手握拳,又送開,放在腰帶上,遲遲不解扣。
「我不能。」男孩拒絕,放松秉住的呼吸,輕輕嘆氣。
「為什麼不能?」女孩跪坐在床上,玉白細嫩的手毫不猶豫的解開身上純白色的襯衣,張開手臂從身后抱住男孩年輕的身體,「吃虧的又不是你。」
葉晨挺直了背,想要躲開貼上來的兩團火熱的柔軟。但是女孩像章魚一樣緊緊地吸著他,怎樣也甩不脫。
「妳不要這樣,姚祧。」他抓著圍在腰上的兩條蓮藕似的手臂,用力分開。可她像是有無數條的手臂,在腰間解開了,又纏上了胸,從胸口扒掉了,又摟住他的胳膊。
「葉晨?回頭看看我。」女孩小聲地祈求著。她的胸膛靠著他的胳膊,隨著呼吸輕輕的按摩著他的皮膚。垂下的長發掃著他的腰側,像銀針暗器,將毒汁緩緩注入他的體內。
葉晨慢慢的轉過臉,對上女孩鬼魅一樣的眸子,裏面潮氣氤氳,像是要將他吞噬的兩潭深淵。羽翅般的睫毛抖動著藍色的眼影,距離他越來越近,緊張到顫抖的呼吸噴在他的肩膀。葉晨微微的撇過頭,躲開她貼上來的嘴唇。
「葉晨,別忘了……你會后悔的……」姚祧在他耳邊小聲提醒。
「姚祧,妳不要這樣好不好。不要弄的我們朋友都做不成。」葉晨想要推開她,手掌碰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膚,灼燙一樣的躲開去。
「可是,我不想要做你的朋友。」姚祧換了個姿勢,依舊緊緊地貼著他。
那最好,葉晨想。想要和姚祧做朋友,這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最荒唐的決定。
「抱我。」她輕聲地懇求,「抱抱我。」
葉晨石雕一樣,無動于衷。他不敢推開她,他雖不相信姚祧真的能做出什麼,但是他不敢輕視她的威脅。依依,他不可以讓她受傷害,哪怕有一點點可能都不要。
「葉晨。」女孩蛇一樣的纏著他,「吻我……」
葉晨被姚祧煩的崩潰,一把將她按倒在床上,「為什麼要這樣纏著我?!為什麼要我對妳做這種事?!為什麼要用依依威脅我?!」
女孩躺在床上,長發披散開來,明明緊張的渾身顫抖,卻笑得像只海裏的女巫, 「葉晨,你怎麼這麼笨。因為我喜歡你啊。因為我想要把自己給你,這樣你就不會再看其他的女孩子,不再看依依。」
女孩玲瓏光裸的上半身,讓葉晨感覺很刺眼,他的視線想要漂移開去,可攀附在她胸前的那對飽滿的花朵卻抓住了他的好奇,白皙中點綴著粉紅的花蕊,成熟的如果實般圓滿,微微的顫抖著,召喚著他體內荷爾蒙的涌動。
她抓著他的手腕,手指順著他的胳膊蔓延向上,姚祧還沒有學會怎樣挑逗男人,只是憑著自己的本能,勾住葉晨的肩膀,努力將兩個身體靠近。
姚祧以為,只要他們緊緊地抱著,肌膚相親,他就是她的,她就是他的了……

痛-69。告訴我,依依在哪裏? 窗外一陣閃亮,絢麗的煙花,仿佛無數彩色星晨,在夜空綻放一片璀璨的輝煌。
兩張年輕的臉在明滅的火光中閃現著不同的表情。
「葉晨,你看,煙花多美,這是屬于我們的新的一年。」她在他耳邊低喃,側過臉,兩個奶頭一起吃好爽_易渡白蘭地X0價格是多少親吻他赤裸的肩膀, 「Happy new year.」
焰火,明亮,絢爛,一朵接著一朵,在他們眼前怒放。他一直想要看的新年焰火,原本想和依依一起看的焰火,現在自己卻是在另一個女孩的身邊。
葉晨推開纏在身上的女孩,「依依在哪裏?」
女孩臉上溫柔的笑容和煙花般消逝,她坐起來,「你腦子裏除了依依就沒有別的了麼?」
「如果是妳的妹妹丟了,妳不會擔心著急害怕麼?」
「可她不是你的親妹妹啊。」
「那又怎樣,是不是親的妹妹那麼重要麼?她是我最在乎的人。我可以為了她去死。」葉晨直面著衣衫不整的女孩,再沒有一絲動搖,「如果有人害她受傷,我不會放過他的。」
一條黑色的線從女孩的眼眶沿著臉頰緩緩向下蔓延,像是白皙的臉蛋從那裏裂成了兩半。葉晨嚇了一跳,以為自己困在了一場夢魘之中,掙扎著想要醒來。
一條又一條的黑線更快的將女孩的臉上畫出盤根糾纏的網,眼睛裏明亮的閃光,和尖尖下巴滴落的水珠終于讓葉晨明白,女孩哭了。
「你愛她麼?」姚祧哽咽的問。
葉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默默的看淚水將姚祧的眼妝化成一張丑惡的面具。
「你和她接過吻麼?」
葉晨低下頭,不敢承認。
「我哪裏比她差麼……我比她漂亮,比她聰明,比她身材好……她是妳的妹妹……」
「但她不是我的親妹妹。」葉晨突然打斷了姚祧自言自語般的哭泣聲,淡淡的語氣,卻讓姚祧楞在了那裏。
「你……你的意思是……你想過要她做你的女朋友?她還是個小女孩……你不可能讓她做你的女朋友……」
「是。」葉晨累了,他決定對這個纏人的女孩坦誠,雖然他不確定自己對依依的感情是不是愛,但至少這是他心裏至今依然堅信的部分,「我喜歡她,我喜歡抱著她,我們接過吻,我說過等她長大,我會娶她做我的老婆。妳滿意了麼?」
姚祧的小嘴微張著,似乎還在嘗試著接受葉晨的話。但葉晨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
「告訴我,依依在哪裏?」
姚祧擡手將臉上的網抹成一片黑色的霧,「我~不~知~道。」
依依是被噪雜的腳步聲吵醒的。也許是哭累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睡著了。那方窗外是淩晨略略發灰的天,仿佛昨夜那樣燦爛奪目的「星光」只是一場夢。
她挪了挪身子,手腳已經完全麻木了,略一動就會漲痛。
至少,現在并不是場夢。
「……你確定是那個丫頭?」有人在很近的地方說話,依依看不到。
「昊哥,我肯定沒錯,就是那個學校的,這丫頭長的俊,我印象深刻。」
「你們把她弄來干嘛?」
「秦……秦……哥不剛判了麼,就……就……是因為這丫頭。我打聽了,這……這丫頭命裏帶煞,就……就……就是因為她咱們秦哥才進去的。」
「你就個屁。秦哥進去之后有帶話出來,這丫頭他罩了,誰要敢動她,秦哥出來就抽了誰的筋。」
「那……那怎麼辦?」
「怎麼辦?趕緊去給人放了唄。」
「對不起啊,昊哥,我們是真不知道。我們也沒敢對她怎麼樣,一直等著您來決定呢。您看,秦哥那邊……」
「媽的,新年第一天你們就竟給我整晦氣,好好安撫那丫頭,抽空去看看秦哥。自己去認個錯……」
「那秦哥不會……」
「操,等人家告你的狀你就爽了。」
一個倒戴著棒球帽的小混混轉過一摞箱子,估計是沒料到依依醒著,還弄掉了蒙眼的布,被她黑暗裏亮晶晶的眼睛嚇了一跳,「操……操……筒子……她……她看到我了。」
「又他媽的怎麼了?」另一個腳步走近,探頭往這邊瞅了眼,「給他媽的再蒙上不就行了,黑摸唿哨的看不清。」
「妳……妳看得清我不?」
依依搖搖頭。他背著光,只看到窗口一個黑色的剪影。
「那乖……乖的啊……我……我給妳蒙上眼睛,帶……帶妳回家……」
依依點點頭。
那個混混走過來,撿起地上的布,重新又給依依蒙上眼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1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